极道特种

198章 黄泉帮老大

198章 黄泉帮老大

“老大!”中年人一走到旁边,脸上冷硬的线条便融化了下来。

韩雨笑着道:“你怎么来了?吃个苹果!”说着将剩下的那一半递了过去。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暗夜蛇君谷子文。他接过苹果啃了一口,点头道:“味道不错,你刚醒,雪儿就打电话告诉我了。”

“兄弟们的伤亡怎么样?”韩雨低声道。

谷子文坐在旁边的凳子上,轻声道:“战死了三十多个,伤了一百多,其中二十多个重伤。这医院有些小了。”

韩雨眉头一皱:“怎么伤亡这么多?”

谷子文的声音也有些伤感,不过他硬是用冷悍的心神控制着自己的感情:“一部分是留守总部的小弟,十六个人,最终只活下来七个,还清一色的重伤。我去刺杀楚云风的时候,挂了两个!梁欢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韩雨不说话了,顿了一会儿才道:“所有的抚恤都必须一分不少的发下去。”

谷子文点头道:“已经开始安排了。得亏上一次你交给社团的那三千万,要不然,单单 是资金这一关,我们便会遇到不小的麻烦……”

韩雨有些担忧的道:“黄泉道那边,还没动静吗?”

谷子文将苹果咽了下去,笑着道:“有啊,怎么没有?他们已经占据了狂风帮留下的两条街的地盘,大概是想就近观察一下我们。”

韩雨也笑了一下,以前的黄泉道表现的太过安静了,安静的有些神秘,让他的心总像是悬在半空中似得,有些够不着底。这回可好了,他们竟然也跑出来抢地盘,还防着他们,反而让他们松了一口气。

一个强大而透明的敌人,远比一个神秘而未知的对手要更加容易对付的多!

“楚兴社那边挺安分的,他们社团中的干部都被清理的一空,就算是想要折腾,也有心无力了。而且,楚小姐似乎对您的印象不错,她前天还来看过你,并且通知我说,你们已经达成了协议!”

韩雨点头道:“是有这么回事,他们想要借我的手处理掉楚云风,重新掌握楚兴社。并且短时间内不会和我们为敌。现在社团的事情就靠你了,看这情形,我怕是还得休息两天。”

微微顿了一下,韩雨轻声道:“狂熊,黑狼他们都还好吧?”

谷子文笑了一下,顺手给他递过去一根烟:“好,这几个小子现在已经成了表率,成了训练小组的队长,每天都玩命的训练,对抗。如今已经成了狼牙他们的副手。”

韩雨再次点了点头,虽然说社团的高层力量,他们这边并不算少,可中坚的小弟人数并不多。而黑狼,狂熊,陈蛟等人是其中的姣姣者,韩雨一直想将他们培养成社团的骨干。

现在听到他们如此争气,心中自然也为他们感到高兴。

“火影呢,它,没事儿吧?”韩雨小心的看了谷子文一眼,低声问出了自己从一开始醒过来之后就想知道的问题。

谷子文轻叹一口气,没有说话。韩雨的心顿时沉了下去,他脸色一僵,颤声道:“它,它是不是不行了?”

“它呀伤太重了,不过我们找到一个兽医,很快就给他治好了!”谷子文突然大笑着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

韩雨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没好气的瞥他一眼:“老蛇,我发现你现在真是学坏了,真的。”

谷子文嘿嘿咧了咧嘴儿,不说话了。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关于社团规划,分工之类的话,如今他们已经占据了市里,目标自然是放在整顿社团和未来的发展上。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他们的主要精力还是得放在社团小弟的训练和对现有地盘的巩固上。

他们现在是接收了不少人,可是要想将他们变成自己人,却还需要一段时间。

而这其中,训练场则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个基础。尤其是墨迹的思想工作,一定要狠狠的抓一下。

时间在清冷的北风中不断的呼啸而过,这已经是韩雨醒过来的第三天,一大早他便出了医院。墨迹在前天的时候也回训练场了,他身上的伤还没好,可用这小子的话说,思想工作是用不到他动手的,动动嘴儿就行。

胡来等人也都是在医院呆不住的主儿,所以跟墨迹一起也离了医院。下面的小弟,受伤轻的也都出了院,如今还呆在院里的都是受伤比较重的人!

韩雨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带着火影,在卓不凡和慕容飘雪的陪伴下来到了医院的下面,宽大厚重的悍马如同匍匐的野兽一般正停在那里,带着一股霸道的气息。

谷子文,莫太横,胡来,铁面,黑狼,狂熊,刀子马奎等人穿着统一的灰色遮天制服,这是带有浓郁的东方特色,从样式上同西方的西装区别开的衣服,是韩雨托了楚颜找了顶尖的设计师专门设计的,在讲究舒适的同时,更加的冷峻。

“老大!”一见到韩雨,众人立即叉手施礼,来的人并不是很多,却是目前整个遮天的中高层骨干。

韩雨深吸一口气,也不客气,直接上了自己的车,然后道:“走吧!”

那边,陈蛟急忙给他打开车门,让他们上了车之后,这才跑到前面自己去开车。等他们发动了车子,后面的谷子文等人也急忙上车,从后面跟了上来。

车子径直驶向郊区,朝着北海县而去。后面,则是八辆清一色的黑色奥迪A8。在不知情的人眼中,还以为他们这是一个结婚的车队。

他们没有去遮天在北海的分部,而是直接去了县城东边的朱雀山脚下。

原本的朱雀山公墓,如今已经被韩雨给买了下来,成为了遮天的私属公墓。早在韩雨他们到来之前,这里便已经聚集了八百名社团正式成员。

今天,他们要给逝去的梁欢等三十多名兄弟举行葬礼,集体葬礼!

韩雨下了车,早就等候在那里的三十多口棺材,整齐的摆在那里。周围空寂寂的没有一个人,只有八百多名身着灰衣的汉子,静悄悄的站在那里。

他们每个人的胸前都别着一朵白花,显得**而肃穆。

凄冷的寒风中,韩雨静静的走到棺材前,轻轻的抚摸着梁欢的棺材,轻声道:“他们,都是功臣。”

陈蛟眼睛早就红了,他肃立在寒风中,大眼泪花子一个劲儿的往下掉。

黑狼,狂熊等人也都红着眼睛,墨迹和胡来的脸上没了平时嬉戏的神情,紧绷绷的。

“天太冷了,送他们进去吧!”韩雨收回手,轻声道。

陈蛟忽然走了上来,将给梁欢抬棺材的一个小弟推到一边:“我来!”

黑狼,狂熊,炮弹三个人走了过来,站在了梁欢棺材旁边的一角。韩雨轻叹着点了点头,铁面大声道:“起,棺!”

负责抬棺的兄弟纷纷躬身用力,从公墓门口向里,一路上隔着两三米远都会有一个小弟肃手站立。他们没有给韩雨打招呼,只是对着棺材行礼,送自己的兄弟最后一程!

梁欢的棺材入了墓,陈蛟这小子哭的像个狗熊似得,一边往里垫土,一边抹眼泪。韩雨静静的站在那里抽烟,抽的眼圈一直红红的。

“老大,楚兴社的杨武来了。”墨迹凑到韩雨身边,低声道。

韩雨眉头一挑:“走,过去看看。”韩雨带头,墨迹等人跟着迎了几步,便见杨武瘸着腿一步一颠的走了过来。在他身后,还跟着六七个人。

“您怎么来了?”韩雨先上前几步,握住了杨武的手。

杨武瞄了他身后一眼,颇为严肃的道:“我是专门过来祭奠一下这些兄弟的。”

“多谢!”韩雨让开身。心中却有些怀疑,这难道是楚兴社变相的在向他示好?

“上一次救我的那些兄弟,也都在这儿里吧?我也是刚刚出院,竟然一直没来看看他们。是我失礼了。”杨武来到墓碑前,缓缓的低下了腰,然后又依照礼数,将三颗点燃的香烟放到了墓碑前。

他做这些的时候,旁边一个年轻人一直站在他旁边。他身材高大,也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看上去比韩雨的年龄要稍微大上一点儿,留着一头长发,有点儿像是艺术家。

韩雨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能够跟杨武并肩站立的年轻人,天水市的道上,应该不多才是。

见到韩雨注意到自己身边的年轻人,杨武笑着道:“黑衣,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黄泉道的老大,外号铁手的马文泉老大!”

韩雨目光一眯,惊诧意外的神色一闪而过。身后的胡来等人也禁不住瞪圆了眼睛,有些惊讶的望着这个年轻人,显然没想到他便会是那个颇为神秘的黄泉帮老大。

“不请自来,黑衣老大和各位兄弟,不会见怪吧?”马文泉上前一步,平静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