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199章 道上秘闻

199章 道上秘闻

韩雨设想了无数次怎么和他见面,却没想到这见面来的如此突然,又如此的自然。

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即便是离的如此之远,也能够让人感受的到他骨子里的傲意!

深吸一口气,韩雨走到他的前面,伸出右手,淡淡的道:“其实,我们早就见过面了!”

“哦?”马文泉眉头一挑,不解的望了他一眼。

韩雨眼皮一垂,用只有两个人才知道的声音轻声道:“那一次,你还到我门口看了看,不是吗?”

马文泉的脸色腾的一下变了,不过他马上就恢复了平静:“黑衣老大果然名不虚传,其实从很早的时候我就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过小瞧你了。现在看来,应该是的。”

韩雨轻叹道:“我也不过是运气比较好罢了。”

周围的人都有些不解的望着他们,不知道这两人在小声说些什么。其实韩雨说的是上一次萧炎醉酒,她的房间里突然闯进了人的那一次。

当时韩雨就觉得奇怪,当时的萧炎,并没有和别人接触过,怎么会有人摸到了自己这里呢?后来他忽然想了起来,她曾经和几个负责装修的小木匠一起聊过。当然,这儿也是他听那个莫苍龙说小木匠之所以会退出城北之争,是因为欠自己一个人情才彻底明白过来的。

韩雨当时得罪的人很多,可是让别人欠下人情的,却并没有几个,甚至,除了当时的萧炎之外,没有任何人。而且,小木匠退走之后,有人又在南城属于黄泉道的地盘上看见了他们,这才引起了韩雨对于小木匠很可能就是黄泉道中人的猜测。

而就在昨天,他受伤后清醒的第二天,他从自己安插的一个钉子手中得到了一个确切的消息,更是直接证明了小木匠不仅是黄泉道中人,更是黄泉道老大。

马文泉嘴角向上轻轻的挑起,淡淡的道:“好运气总有能用完的一天,不过你手下的这些人倒是都很不错。”

“黑衣老大,黄泉老大,明天,我们老爷子想要在楚家设宴,商议咱们天水市道上的事情,希望两位到时候能够捧场!”杨武轻声道。

“我一定去。”韩雨缓缓的点了点头。

马文泉眉头微微一皱,随即轻笑道:“既然是老爷子赏光,我定然是要去叨扰一顿的。”

然后两人都告辞离去。

看着马文泉离去的背影,墨迹皱着眉头道:“老大,这儿人似乎很狂啊?”

韩雨两眼轻轻一眯,眼中精光闪动:“若我们道上的人物都是楚云风,叶狂风之流,岂不更令人失望?”

墨迹抓了抓头,喃喃的道:“这儿倒也是。”

举行完了集体葬礼,韩雨又到北海县看了一圈,如今汉魂集团娱乐分公司在北海县的几个场子,已经开始盈利。而北海县因为他和当地警察的关系,治安一日好过一日。率先体会到了双赢的好处。

社团的其他兄弟则分批赶了回去,这一次的葬礼对他们的触动是很大的。以前的时候,他们是个混混,是个帮派成员,他们心里清楚虽然许多人在表面上都很怕他们,可是在暗地里却不知道怎么骂他们。

可是现在,他们却突然发现这一切都变了。至少在遮天是这样,他们有荣誉,有尊严,有保障,甚至他们还可以成为英雄。每一个为社团死去的兄弟,都会得到足够的抚恤。甚至,他们的亲人还可以去集团上班。

荣誉和利益,让他们每个人的心里都涌动着一股热流。他们找到了能够挥洒自己这一膀子力气地方,找到了能够实现他们价值的地方。士为知己者死,眼下,他们便觉得,自己已经成了那国士……

韩雨中间和其子见了一面,当知道忘语这个狂人对眼下的生活很满足,已经正式成为了他们村的一员,韩雨又安心了不少。

回到北海县,谷子文等人立即凑在一起讨论了起来。因为当时杨武代表楚家发出的那个邀请,他们都听着呢。

“老大,我觉得你不该去,谁知道那老家伙安的是什么心?”墨迹皱眉道。

莫太横轻声道:“不去只怕是不行。如今咱们才刚刚和狂风帮大战一场,虽然损失并不是很大,可是大家那根弦已经绷的够紧了。再说,据我所知,楚家的实力,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大。”

“噢?”众人全都将目光转向他。如今莫太横在众人中也算是半个地头蛇,至少没有几个人比他更了解天水市的情况呢。

“你们知道在狂风帮和楚兴社之前,曾经统一过咱们天水市的帮派吗?”莫太横卖了个关子。

胡来瞪眼道:“你有话快说,憋着难受不难受?”

莫太横干笑一声,忙道:“四海帮。当时,四海帮也是从县城崛起的帮派,他们用了半年的时间,便统一了自己所在市区的帮派。然后,用了三年的时间,横扫整个SD省。当时在整个国内的道上都被传为传奇。甚至,有人会认为他们将统一整个国内黑道。”

几人听出了兴趣,谷子文皱眉道:“然后呢?”

莫太横深吸一口气,轻声道:“然后,四海帮便给灭了。”

“灭了?”众人齐齐低呼。

“你不说他们很牛逼吗?怎么让人给灭了呢?”胡来皱眉道。

莫太横来两手一摊:“道上传说,他们得罪了一个超级帮派,然后被人给扫了。也有人说,是上面动的手。这伙人当年的势头太大,以至于影响到了上面的形象,还有的人说是帮派内讧,分崩离析!”

“可这跟楚家有关系吗?”韩雨不解的望了他一眼。

莫太横轻声道:“或许没关系,可有消息说,他们被灭之前,曾经试图将整个楚家都占为己有,进攻过楚家的庄园,可最终没有得手。”

“你的意思是,他们曾经在统一全省的黑道时,进攻过楚家,结果却失败了?”韩雨眉头一挑,目中闪过一抹精光。

莫太横点了点头道:“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当时我还只是个混混。不过听说是有这么回事。当然,这里面也可能是有人以讹传讹,可在四海帮之后,曾经有一个帮派也差一点儿就统一了咱们市区,不过后来他们的帮派三十多名中高层一夜之间全部被人宰了个干净。”

“嗯?”众人再次惊讶。

“据说,在这之前他们好像是和楚家谈什么条件,谈崩了之后,派杀手潜入楚家的庄园,结果失手,社团第二天就被灭了。然后,才渐渐崛起了狂风帮和楚兴社。”

众人顿时不说话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压抑。

胡来嘴儿一咧,笑了:“娘的,听起来挺有意思啊,和尚我都想会会这个楚家了。老大,要不,今晚我去摸摸他们的情况怎么样?”

众人被他一说,纷纷嘿然不语。韩雨瞪了他一眼,低声斥责道:“不许胡说。”

他点上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手指头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旁边的桌上轻轻的敲着,顿了一会儿才道:“看起来,我们得将楚兴社和楚家分开来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