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01章 三个月期限

201章 三个月期限

就当韩雨进了楚家之后,那边谷子文和墨迹等人也在办公室里。如今,社团的小弟全部枕戈待旦,狼牙和山炮分别带了一百名精锐小弟,已经埋伏在了楚家的周围。

可是,他们几个人还是有些不安的聚集在一起,商量着。

“不行,我要去救老大。这都去半天了,他还没出来。”墨迹干坐了半天,腾一下便站了起来,就要朝外走。

“你上哪儿去?”胡来一把拉住了他。

“我去救老大啊,那老爷子能有什么好心思?”墨迹一下甩脱了胡来的手。

胡来忙又站在他前面道:“你根本不了解里面的情况,去了能有什么用?”

“那我管不着,就算是死,我也得给老大死在一起。当初,我们兄弟几个都说好了,只要老大能帮我们将耗子的仇给报了,我们几个的命就是他的了。”墨迹大声道。

胡来眼瞅着拉不住他,只得一狠心,一拳将他砸到了地上,然后压住他道:“你给老子冷静点儿,老大现在或许还没事儿呢,你若一去,救人不成反而害了老大怎么办?再说你一个人去有个球用?若是他们真的敢怀着什么歪心眼,和尚跟你一块儿去。”

墨迹顿时僵住了,他使劲在地上砸了一拳:“那咱们就在这儿等着吗?”

“不等着又能怎么办?”胡来叹了口气。

谷子文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俩活宝,轻叹道:“行了,事情未必就像是你们想的那样子。至少我们现在还不确定楚家有那个实力能将老大留下。”

胡来皱眉道:“不确定?老莫不是说了吗,楚家连一个统一了全省的帮派都给揍趴下了,他们还能没有这个实力?”

谷子文瞄了他一眼道:“既然他们有这么强大的实力,那你说他们为什么要对咱们下手?”

胡来顿时愣住了,墨迹也眨巴眨巴眼,傻了。

谷子文没好气的继续道:“以前楚兴社被狂风帮压着一头,他们都不出头帮一把,你们就不想想是为什么吗?”

胡来晃了晃胖胖的肚子,直接坐在地上道:“为什么?”

莫太横轻声道:“说明以前那两个帮派的覆灭,的确跟楚家无关。或者说虽然是和楚家有关,可他们只是个引子,导致两个帮派灭亡的却是另有原因。如此一来,他们的实力便不足以对咱们动手。”

“当然,如果他们有这个实力,却一直这么低调的话,那便可能是他们压根就没有将咱们这些小山头放在眼中。”

“可还有个黄泉道呢,万一他们两家联手呢?”墨迹反问了一句。

莫太横摇头道:“不会,若是他们两家联手的话,以前便直接掀翻狂风帮了。又何必等到现在?”

谷子文点了点头:“老莫说的对,眼下咱们最要紧的是不能乱了阵脚,不仅不能乱,而且还要帮老大稳住后方。做好应变的各种准备。墨迹,你现在带领三百个人去往楚兴社的地盘,一旦他们有什么异动,立即顶住了。”

胡来皱眉道:“那和尚我呢?”

“你带领其他的人,准备配合狼牙等人强攻楚家。总之,一旦有变,我们必须见形势掌握在自己手中,并且在最短的时间内突入楚家庄园将老大抢出来,以免投鼠忌器。”

谷子文说着将一份鸟瞰图拿了出来,这儿是楚家的高空俯瞰图,胡来等人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儿弄来的,当然他们也不关心这个,只是围在一起,开始商量起一旦有变,如何才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他们的防御攻破来。

且不说他们在这儿里折腾,那边韩雨在楚九的引领下,来到了会客室。里面,马文泉正静静的坐在那里,见到他进来,马文泉站了起来,冷漠但不失客气的跟他点头打了声招呼。

韩雨直接坐在了他对面,旁边,楚颜和另一位年轻人坐在那里。

“这儿位想必就是黑衣老大了吧?”坐在楚颜旁边的那位年轻人一见到韩雨,立即眉目一耷,淡淡的道:“果然是好大的架子啊,我们楚家请客,你也能姗姗来迟。不过也是,如今的黑衣老大,已经是天水市道上数一数二的人物了,日后说不定还能统一全市呢!”

“阿宇,你说什么呢?”楚颜瞪了他一眼,顺势拉了还坐在那的王振宇一下,对着韩雨点头示意道:“他是我爷爷的护卫,王伯父的儿子,说话有的时候太冲动了些,你别往心里去。”

冲动?韩雨心中暗自冷笑。眼前这个头发梳理的连苍蝇上去打打叉,脸上敷着一层淡淡的白色粉底,看上去像个老娘们一样带着点变态气息的年轻人,只怕绝不是什么冲动那么简单。他最后那句话,分明就是在挑拨自己和马文泉的关系。

而刚才楚颜说他是楚老爷子的护卫,王伯父的儿子时,丫的眼中分明闪过一抹阴寒。由此可见这个人一定是很有野心的人,至少他对楚颜这个介绍很不满意。

韩雨心中梳理着眼前这人的性格,嘴里却淡淡的道:“没什么,王少爷快人快语,很值得人钦佩。不过我这人还知道自己吃几个馒头,所以从来不会想超出自己能力之外的事情。更没有想过统一天水市黑道的事情。”

“我之所以会对狂风帮和楚兴社下手,也是因为他们先出手招惹的我。我这个人,一向信奉的人生格言便是,人对我点头,我对他微笑。人打我一巴掌,我便废掉他那只胡乱挥舞的手!”

“你这儿是威胁我吗?”王振宇的脸色有些难看。

韩雨微微一笑:“不敢,我从来都不会用语言来威胁别人,只会用手。”

“哼。”王振宇深深的望了韩雨一眼,转头对着楚颜深吸一口气,放缓了声音道:“小颜,我公司那边还有事儿,就不在这儿陪你了,我先走了。”

说着大步朝外走去。

“振宇!”楚颜急忙追了出去,看那模样,似乎对王家小子的感情绝非一般……

房间中只剩下了两个人,卓不凡在进来的时候,便被楚九给安排到别处去了。

“得罪了他,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啊!”马文泉静静的坐回了椅子,脸上的线条绷的紧紧的,就好像是石头做就的一般。

韩雨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的坐在了他对面,两人中间隔着一张不知道是什么木头做就的桌子。韩雨掏出一烟来先朝他示意了一下,马文泉酷酷的道:“我不抽烟。”

“那可惜了!”韩雨轻轻的拿出一根在手上敲打了两下,这才放进嘴儿里:“以前的时候我也不抽这玩意来着,可是后来我才发现,烟和酒真是好东西。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男人不吸烟,白在世上颠,男人不喝酒,白来世上走。嗯,虽然说的绝对了点,不过我还是觉得,一个男人来到这个世上,若是烟酒不沾,和外面的那些花草树木又有什么区别?千百年才轮回一次为人,若是连草木都不如,那未免太过冤屈了些!”

马文泉瞄了他一眼,静静的低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指道:“歪理。抽烟会让一个人的心脏受到污染,喝酒会麻痹一个人的神经,这些都会让一个人的反应变慢,判断变的迟钝。所以,我从来不接触这些东西。”

韩雨闻言惊诧的瞪圆了眼睛,直接将手里的烟丢了过去:“那赶紧试试!”

……

“其实楚家小一辈中,最有实力的人不是楚颜,而是王振宇,你得罪了他实在是不太明智。”马文泉又将话题绕了回去。

韩雨见转了一圈也没躲过去,吐了个烟圈淡淡的道:“我这个人不喜欢在背后议论人家,尤其是还在人家家里的时候。”

马文泉笑笑,不出声了。

沉默了一会儿,韩雨冷不丁道:“其实,我听说抽二手烟比抽烟者的危害还要大!”

马文泉的额头上禁不住冒出几道黑字……

“看起来,你们两位也是能够和平相处的嘛!”门口的光线一暗,紧接着一个身材高大的老人走了出来,他今天穿了一件暗红色的排扣复古唐装,手里拎着一个旱烟袋,慢腾腾的走了进来。

“楚先生!”马文泉站了起来。

韩雨也起身微微一笑,对着来人点头道:“楚爷爷好。”

来人正是楚颜的爷爷,听见韩雨的称呼,楚老爷子明显是愣了一下,随即哈哈笑着点头道:“好好,”随即瞄了马文泉一眼,不满的冷哼道:“你小子的称呼就太过僵硬了。”

说着,他到主位上坐下,抽了口旱烟这才轻声道:“今天,我找你们两位来,是有件事情要跟你们商量一下。你们都是后生晚辈中的年轻俊彦,我便直说了。”

“天水市乱的时间有些久了,也是时候该结束了,毕竟这么一直打打闹闹的,最终只能便宜了别人,你们说是吧?”

韩雨和马文泉都不出声,他们闹不清这位老爷子嘴里的结束,是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

楚老爷子似乎是想给他们时间先想一下,又抽了两口旱烟,这才淡淡的道:“再有一个月的时间就要过年了,大家都辛辛苦苦的忙碌了一年,这最后的几天是一定要安稳的。当然,我知道让你们谁松手都是不现实的,所以除了这几天,你们随便折腾。”

“我给你们三个月的时间,”楚老爷子将腿一弯,烟袋锅子照着鞋底腾腾敲了几下,这才站直了身子,平静的道:“三个月内,你们两个无论谁迎了,楚兴社的人手地盘,我都双手奉上。在这期间,楚兴社不参与你们之间的任何争斗。”

“当然,若是三个月的时间,你们还没决出个高下的话,那我便让人将你们都打回原形。”

说完,老头背着手向外走去,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道:“等一会儿你们两个在我这里吃了饭再走吧,吃完了这顿饭出了这个门之后,你们爱怎么玩就怎么玩。”

PS:呃,晚了点,不过据说快大封了,嗯,爆发的日子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