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07章 坑爹呢

207章 坑爹呢

谷子文银白色的眉头微微一挑,身子立即上前一步,挡住韩雨,两手悄无声息的摸到了大腿外侧,那里有他的武器,三棱军刺!

胡来,墨迹等人也纷纷站直了身体,面色不善的望着来人。

“怎么着?看你们的这个样子,像是不欢迎我来啊!”当先的那名中年人斯斯文文的,胳膊上夹着个黑色的公文包!

“行了,都让开,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别让人说咱们不懂事!”韩雨站了起来将他们撵开,墨迹等人只是让开了道路,却显然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反而担心的道:“老大……”

“你放心,他是不会带我走的!”韩雨自信的道:“不仅如此,他还得感谢咱们呢!”

“我还得感谢你?”来者正是方文山,他将那几个警察留在了巷子口,走到韩雨身边,压低了声音,恶狠狠的道:“我吃饱了撑的吧?你发什么疯呢,嗯?在市区飚车,你当这是F1赛道啊?”

韩雨也不生气,反而有些开心。这个方文山的语气中虽然充满了愤怒,可他越是这样表现的毫不客气,便越是说明他至少已经将自己当成了一个可交的朋友,或者是合作伙伴!

“没有人比我更明白活着是多么幸福的事情,若不是为了救人,我怎么会拿着自己的生命或者拿着社团的前途,来给你的帽徽上增添那么一两笔亮色?你当我吃饱了撑的啊?”

“哼,那我可管不着,你救人,你救人对全体市民说去,你相信不相信,等到了明天,你将会成为新闻的头版头天?”方文山冷笑着道。

“老大,你好像已经上过一回了吧?”墨迹嘿嘿一笑,他说的是上一次在酒会上赢了金百万一个亿的事情,若不是那些媒体在旁边添油加醋,明明是一件争风吃醋的事情,愣是被他们的妙笔给升华成了为国争光,为国人长脸的狗屁壮举,那个金百万没准还不会如此恨他呢!

韩雨不满的哼了一声,没有理他,反而对着墨迹轻声道:“我不会上这个头条的,我建议你们立即给媒体打声招呼,尽量将这事遮掩过去!”

方文山气乐了,他瞪着眼睛,原本文文静静的一个人竟然露出了几分生猛的杀气。韩雨微微愣了一下,还没等他弄明白,方文山已经幽幽的道:“你建议?黑衣,你小子是不是把日子过颠倒了?弄不清楚形势了?”

谷子文等人暗中交换了一个眼神,老大这不会是脑子受伤了吧?若是搁着以前,他可不会这么嚣张啊!

干咳一声,谷子文忙出来解围,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一个黑社会,跟政府干起来那对他们可是一毛钱的好处都没有:“呵呵,老大,这么点小事就不用麻烦方局了吧?方局也挺忙的。这么滴吧,明天咱们找几个记着吃顿饭,让他们在旁边给遮掩一下,这儿事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啊对,刚好昨天我在酒吧认识了一个美女记者,听说她是报社的记者!我这就给她打电话……”胡来也在旁边点头。

韩雨又是好笑,又是感动,他能够真切的感受到,无论是谷子文还是暗蛇,都是全心为了社团,为了他着想,可是看他们的模样,明显是以为自己受了刺激,所以才会给上面叫板。

深吸一口气,韩雨摆手道:“行了,没有那么麻烦。方局和静汐也熟悉的很!”

“当然,静汐……”方文山的脸色突然一变,他猛的走到韩雨身边:“你刚才说什么,静汐?里面抢救的是静汐?他怎么样了?受了什么伤?是谁干的?你?黑衣,是你小子干的?”

方文山一把抓起了韩雨的领子,胡来等人一见眉头一立就要上前教训一下这个不知道在谁地盘上的警察。方文山头也不回的道:“你们谁敢动一下,就是袭警!不要考验我的耐性!”

“切,那也得是你死了之后的事情!”胡来眼睛一瞪,连戒刀的把手都掏了出来。

街道那边的警察也发现了不对,迈步就要朝这来。

“都别动手!”韩雨忙沙哑着声音喊了一句,他将方文山的手扒拉了下来,苦笑道:“方局,老方,方老哥,你先别这么激动好不好?”

韩雨说着,快速而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遍。当听到静汐是自己从楼上跳下来的时候,饶是大家都是铁血铮铮的汉子,也禁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好在刚才我的医生已经说了,静汐就是失血过多,内脏受到了点震荡,别的方面并没有什么事儿!”

“好一个金百万,好一个三星集团的少爷!看起来,棒子这些年是真的有点儿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知道东西南北,不知道尊敬祖宗了!在咱们的国家里,竟然也敢作奸犯科,草菅人命,他难道以为真的就没有人敢办他吗?!”方文山的眼中闪过一抹寒光,一个原本有些文静的中年人,竟然也露出了让人心寒的血性。

韩雨的眉头向下弯了弯,其实这也不能怪人家棒子狂。这么多年了,人家一会儿说中医是他的,一会儿说四大发明是搁他们家的,这儿就像是山沟沟里的一个土著部落,突然有了一座金山一样,烧的已经有点不知道姓什么好了,便恨不得将天上的星星月亮都摘下来放在自己的祖宗头上,已证明自己也是根正苗红。

要是搁着他,早就大耳刮子抽过去了!可是咱们的国家呢?一味的微笑,忍让,硬生生的憋着一口气,摆出了一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态度!可这年头谎言重复一千遍那便可能是事实啊,说的次数多了,就连棒子都以为自己有六千年历史,有活人无数的中医,有改变了这个世界的发明……

一个巴掌大的地方,出了这么多牛逼的祖宗,当孙子的能不狂嘛!

“他们要是跟咱们挨着,就好了!”韩雨轻叹一声。

方文山眼一瞪:“他敢吗?要挨着老子早过去抽他了!”

你看俄罗斯老毛子,再看看阿三,看看一周边的这些孩子,凡是给咱们做邻居的哪儿个不老老实实的?为什么?就是因为他们尝过被揍的滋味,吃过亏!

可棒子跟咱们隔着个国家,便觉得自己像是有了防弹衣一样。偶尔悄悄的派人过去在他那里整出点动静,丫的都以为是恐怖组织干的,压根就没有那自觉!

“我说这小子怎么跑的那么快呢,火急火燎的上了专机,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走了!”方文山狠狠的甩了甩手。那边,急救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了,接着静汐被人给推了出来。

白色的绷带从她的耳朵两边拉了下来,绕着下巴转了一圈又缠了回去。

方文山急忙迎了上去:“静汐,你怎么样了,感觉好点了没?”

“方叔,你怎么来了?”静汐的声音有些虚弱,脸色也苍白的厉害,失血太多!

方文山拍拍他的手臂道:“这小子救你的时候,五分钟跑了十多公里,将整个市区的道都给清出来了,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我能不来吗?”

说着,狠狠的瞪了韩雨一眼。

胡来和墨迹还笑眯眯的杵在那等着看好戏,谷子文忙伸手扯了他们两下,他们这才有些不情愿的给韩雨让出条道来!

“你安心养着,在这里没有人能再伤害你了!”韩雨目光一对上静汐那双仿佛黑葡萄似得眸子,便禁不住将脑袋挪到了一边!

一开始的时候他只顾着救人,有些话像是没有经过大脑似得就说了出去,现在想起来他难免有些忐忑,让他挥刀杀人简单,让他跟一个女孩谈情说爱?这儿实在不是他的强项!!

“你没受什么伤吧?胳膊怎么样了?伤的重不重?”

“啊,没事儿!都是些皮外伤,你别看这上面缠的绷带,可实际上并不重!倒是你,失血过多,要好好休息!”

“嗯!”静汐点了点头,不再说话,旁边的慕容飘雪调皮的眨了眨眼:“哥,你还有什么说的吗?没有的话,那我就先将静汐姐推走了!”

韩雨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不过还是点了点头。他对慕容飘雪说过,会将她当成自己的亲妹妹一样看,虽然慕容飘雪的生日要比他大,可韩雨却是个认大不认小的主!只是慕容飘雪显然有些喊不出口,所以一般都是叫他黑衣的,第一次开口叫哥就是为了调侃他,这儿让他多少有些不爽!

慕容飘雪得意的笑了笑,推着车子朝特护病房而去!

“呵呵,黑衣,雪儿不是比你大吗?怎么叫上你哥了?”邵洋拍拍韩雨的肩膀,嘿嘿笑了。

“什么啊,她那应该是叫我的!嗯,上一次我好像对她说,她若是叫我一声哥哥的话,我得给她买辆车,老大,我手头上还有二十万,你看能不能再借我点?我给雪儿买辆车!”

“拉倒吧你,”谷子文也难得的心情好,笑着白了胡来一眼:“那丫头绝对是叫我的,这样,我这儿里还有一百万,你那二十万做改装费,咱们俩送他一辆!”

韩雨不理会他们的白话,让邵洋给方文山介绍了一下静汐的伤势情况!

毕竟她只是从二楼的地方摔下来,算不上很高。虽然头摔破了,身上也好几处擦伤,可韩雨将她送到医院来的及时,再加上邵洋过人的医术,静汐并无大碍!

得到这个消息,韩雨和方文山是齐齐的松了口气!

“没事就好,没事儿就好!嗯,我得马上给赵局汇报一下这件事!那个,黑衣,这件事情你办的不错,嗯,虽然是因为你而起的,可你毕竟是将静汐救了回来,清道的事情也是为了救人,就算是功过相抵了!媒体那边我会让人给他们打声招呼,你就不用太放在心上了!”

方文山说着,大步流星的走了。

胡来在后面静静的望着他的背影半晌才佩服的道:“我日!”

墨迹赞同的点头道:“不愧是当官的,这分析能力实在是太强了!老大,你这身伤,算是白受了!”

“那怎么能是白受呢?老大这叫虚晃一枪,表面上看是做了笔赔本买卖,可实际上却是获得了美女芳心!这在我们泡妞的人来说,叫隔山打牛!”胡来鄙视的看了墨迹一眼:“是吧老大?”

“你们还有事儿没事?没事赶紧回去,该干嘛干嘛去!”韩雨没好气的摆了摆手。赶走了这几人,只剩下卓不凡带着火影在那里陪着他。

见到卓不凡一直低着头也不说话,韩雨不由得轻笑道:“怎么了小凡,一句话也不好说,心情不高啊?”

“老大,我是不是特别没用?”

“呵,你小子怎么蹦出来这么句话?”韩雨目光一凝,随即柔和的笑了笑:“来,扶我一把,咱们也回病房!”

卓不凡忙站起来,扶着他道:“暗蛇哥让我好好保护你,可是,每次你都受伤,而我却不在你身边……”

韩雨拍了他的脑袋一下,轻笑道:“这怎么能怪你?这回是金百万那孩子坑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