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15章 各有心思

215章 各有心思

谷子文一弯腰,将老船前边的那名杀手脖子上的三棱军刺拔了袭来,感慨道:“想不到几个杀手,竟然就让我们手忙脚乱的!”

“还差点要了我们的命!”本以为必死的莫太横,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韩雨急忙将他扶住,“一点儿小伤,不碍事……”莫太横咧了咧嘴儿,想要给韩雨一个笑容,却不妨一抽气触动了伤口,疼的他一龇牙!

“老船马上就下来了,你再撑一会儿!”韩雨快速的从上衣兜里摸出一根烟,塞到了他的嘴里,自己点上一根,也有些气喘的坐在旁边。微微扬着头,地上横七竖八的都是杀手的尸体。

虽然他一向看这些倭国人不顺眼,可是对于他们这种玩命的打法,还是有些后怕!这些杀手,一个个的勇悍异常,竟然连一个受伤的都没有,全都死了。

为此,他差点挂了,莫太横中了一刀,谷子文腿上一歪歪的,一手还捂着腰,仿佛是个肾功能不足的瘸子……

“老大,完活了吧?”莫太横低声道。

“嗯!”韩雨懒懒的应了一声,从他出手到结束,一场厮杀不过五分钟,却惨烈的让人不愿意想起。韩雨躺在地上,嘴里幽幽的吐着烟。

四周全是血水,鼻端还萦绕着微甜的让人作呕的血腥味,可他却懒的动一下,也不想动。浑身的骨头都酸酸的,麻麻的,软软的,像是没有骨头的蚯蚓一样,提不起一点儿力气。

韩雨心中却是一片轻松。只有经历过死亡的绝望的人,才知道活着是一种多么难得的幸福。包括这血腥的味道,酸疼的身体,还有火辣辣的伤口和在胸腔中游走的烟味……

头顶的木质天花板被染成了天空一样的蓝色,上面还飘着淡淡的白云,远处闪烁着一片宝石似得草原和繁星般点缀其中的湖泊,就像是海市蜃楼一般,韩雨看的很入神!

“老大,你没事儿吧?”胡来扶着摸着墨迹走了下来。

“没事儿!”韩雨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忽然看见墨迹瘪着个脸,不由得笑道:“你怎么了?”

“不小心被那孙子在脚上来了一口!”墨迹有些不爽的哼哼着。

邵洋拎着个医药箱,像是个兽医似得从两人身后走了出来:“谁先看?”

“先给老莫止血吧,其他人谁伤重谁先来!反正我没事儿,就最后吧!”韩雨躺在那,依然望着天花板。

邵洋将药箱放在旁边,低声哼道:“不是我说你,黑衣,你如今受伤的次数比吃饭还勤,在这么下去,你的身体非透支了不可!”

韩雨嘴角露出一丝浅笑,却没有还嘴。这个时候邵洋是医生,他是病人,病人当然要听医生的。

邵洋快速的将众人身上的伤挨着处理了一遍,当然也挨个将他们教训了一遍:“你们啊,一个个的简直就是亡命徒,你看你这道伤口,若是再偏上三分的话,你的胳膊就算是废了……”

“还有你,下回若是没有把握,就躲远点,这儿伤口靠近大动脉,是能用来挡刀子的地方吗?”

“脚被穿透了是小事,若是脚下的大筋断了,你就可以直接当鬼脚七了……”

韩雨和墨迹等人一个劲的苦笑,几个人中只有胡来受伤最轻,可背上也是多了好几道一尺多长的血口子,只不过不是太深罢了。

墨迹坐在沙发上,看着包扎的跟那没处理好的木乃伊似得众人,嘿嘿笑着道:“老大,你说这个时候若是杀手们再来一波的话,咱们是不是就该用这绷带捆他们啊……”

话还没说完,崩崩的砸门声便响了起来,还带着一阵喧哗,显然有不少人都来到了门口。

墨迹抄起茶几上的陌刀,腾一下就跳了起来,刚刚包好的脚顿时一歪:“我日,我的脚,和尚哥,还是你去看看吧……”

胡来眼一瞪:“凭什么是我去?”

“就凭你脑袋上的头发没有我的多!”墨迹大言不惭的道。

“佛祖说了,今晚就请头发比我多的人去喝茶!”胡来丢下一句狠话,过去一按旁边的开关,铁门哗啦一下升了上去。一道红色的影子,刷一下从他身边窜了过去,把胡来唬的朝旁边一跳,探手就要去抓!

“啊呜……”却不想那红色的影子非常的灵活,竟然在半空中生生一扭,躲了过去!

卓不凡带着十来个小弟,上窜下跳的站在门口:“人呢,人呢?”

胡来转身就往回走:“什么人?”

“那些杀手啊!”卓不凡着急道。在下午的时候,他便被韩雨给派了出去,带着人猫在下面的别墅里做预备役,以便应付这些山口组杀手可能留有的后招!

可那些杀手似乎并没有想到,这次暗杀会变成陷阱,所以很是自信的全都跳了进来。当卓不凡发现的时候,都过去好几分钟了,他这才急惶惶的带人上来帮忙,希望能够顺带脚的也干几个倭国鬼子,却不曾想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

“诺,不都在这儿了吗?唉,你们几个,赶紧将这儿打扫一下。这儿是老大才刚买的房子,还没怎么住,别回头在弄一屋子影子在这儿飘来飘去的……”

韩雨的嘴一哆嗦,将烟头差点没给咬断了。胡来这儿话也太他妈的狠了,被他这么一说,这房子还能住吗?

房子里的尸体和血腥被打扫一空,莫太横受的伤较重,被邵洋临走的时候给捎带脚的弄到了医院里。谷子文也被撵了去,他腰上挨的那一刀很重,韩雨怕他伤到了腰子。

房间中,只剩下了卓不凡和墨迹,胡来三个人。

“老大,家里有没有社呢没吃的?”胡来叼着香烟,用右手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他的这个动作习惯其实一点儿也不像和尚,倒像是个天生对自己不长头发的脑袋甚感满意的自恋的秃子。

韩雨轻轻的将烟头随手一丢,懒洋洋的道:“有,可是老莫去医院了,谁会做饭?要不,你泡碗方便面?”

“算了,我还是继续饿着吧!”胡来猫在沙发里,哼哼道。

韩雨的肚子传出一阵咕噜噜的叫唤:“让你一说,我也觉得饿了,小凡,你带两个人出去买点吃的东西吧!我们吃完了再睡!”

卓不凡答应一声就朝外走,然后便听见了车子响,马上这家伙竟然又回来了。

“不让你去买饭吗,怎么回来了?”韩雨身子坐的直了些,低声道。

“大哥,雪儿姐来了。”卓不凡低声道。

果然,他的声音一落,慕容飘雪的声音便响了起来:“这儿大晚上的,你们打发他出去买的什么饭啊?饿了?”

“你怎么来了?”韩雨有些意外的道。他记得自己专门嘱咐过让她和小桐羽今晚都别回来住了,她怎么来了?

慕容飘雪将手里拎着的大包小包的东西往那一放:“我见你将师兄叫来,就知道你这儿肯定又出了情况。果然被我猜着了,这儿里面都是我特意做的药膳,这儿是甲鱼汤,益气活血,这儿是十八桂珍,滋养生机,深海鱼肉羹,调理元气……”

她去厨房拿了碗碟,将大包小包的东西全都倒进了一个个的碗碟里,几人的鼻端顿时被香气所溢满……

“呵呵,你这丫头来的实在是太及时了,你怎么知道你和尚哥我正饿着呢?”胡来的嘴儿是吃的东西也堵不住的,韩雨直怀疑这货是不是在少林内堂当和尚的时候,是不是没有人理他,所以他才会有这种不由自主的表达欲望:“以后,谁要是娶了你,可就有福了!”

慕容飘雪的脸红了一下,目光快速而慌乱的从韩雨脸上扫过,见他面无表情的样子,她的脸色微微一黯然,低声道:“你就别笑我了,我除了会做饭之外,其余的什么也不会,谁会看中我?”

说着,她深吸一口气,笑盈盈的站起身道:“我先回去了,你们慢慢吃!”

“唉,你不在这住下啊?”韩雨惊讶的问道。

慕容飘雪用小手在鼻前轻轻的扇了扇:“不了,这儿里的味道,让人有些不舒服……”

可不是不舒服吗?地上的血迹虽然擦了擦,可定然还是有残留的。尤其是空气中,还带着那淡淡的猩涩!

“那我让人送你吧,小凡,去安排两个人送雪儿回去!”韩雨轻轻的踢了一脚正在那低头狂吃的卓不凡,这儿货色直接拿起一块仰排骨,边啃边往外走道:“嗯,雪儿姐,你这儿骨头做的太好吃了,你什么时候回来住?这么好吃的东西,我得天天吃才行……”

“就是个吃货!”韩雨对着已经没入了门外的两人笑骂了一声。

……

“八嘎!”渡边乱高脸上的肌肉好像是过电了似得,快速的抽搐抖动着,他已经来回转了五六个圈子,整个人像是一头受伤的狂狮一样躁动不安!

“他们都是社团的精英,是神风小组的成员,整个山口组拥有近十万成员,可是神风小组才不过数千!十八名好手,怎么可能会全军覆灭?怎么可能?”渡边乱高狠狠的盯着手下道。

“属下也不敢相信,所以在那里悄悄的等了半个多小时!我是亲眼看着遮天的小弟进进出出的,可咱们的人却一点儿消息也没有!”那名带着墨镜的手下浑身一颤,脸色有些苍白的低着头。也不知道是被渡边乱高给吓的还是因为社团的精英全军覆灭而害怕了。

山口组很重视在Z国的走私,所以才派了他来做整个北方的主事人,还给他派了三十名神风护卫!本来他以为自己出动了一多半去刺杀黑衣,定然是手到擒来的小事。

只要黑衣一死,他将天水市这个可南,可北的运输枢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便可以将整个北方的走私网络牢牢的控制在手里。

可没想到他的如意算盘打的虽响,却生生的在一个小帮派那里折戟沉沙!一下失去了十八名精锐不说,掌握不住天水市,那社团的走私网络势必会出现巨大的漏洞,到时候他怎么向社团交代?

渡边乱高使劲喘了两口气,强迫自己坐回办公桌,顺手拿着支笔胡乱的敲着让自己冷静下来。

眼下不是处罚手下的时候,他还有许多事情要交给这些没用的家伙去做。他派出去的那些杀手是什么实力他心中最为清楚,那些人即便是和精锐的特种兵交手,也是稳赢不输的局面。

他不相信小小的遮天便真的能够卧虎藏龙,不动声色间便吃下了他十八名精锐的手下。这儿里面一定有问题,一定有!

“知道我派人去杀黑衣的,只有马文泉!”渡边乱高眼中寒光一闪,仿佛阴沉的毒蛇一般,沉吟半晌,他冷声道:“马上将路上的货物拦住,只送十分之一!若真的是他跟我山口组做对的话……”

喀嚓,渡边乱高将手里的一支圆珠笔捏成了两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