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16章 黑吃黑

216章 黑吃黑

“渡边先生,货物已经到了,你不来和我交易了吗?”

黑夜弥漫,渡边乱高站在一栋高楼的窗户前,望着不远处的夜幕道:“真是抱歉了,马老板,我刚刚接到我老板的通知,已经离开天水市了,不过货物我已经给你运过去了。你只要将货物交给我的手下就行了!”

“这个不太好吧?这么重要的交易……”

“呵呵,我也是没有办法,端人的饭碗就要服从人家的调遣,只能望马老板多多体谅了。我派去的那个人叫渡边淮南,是我的族弟,他完全可以代表我!我这儿里还有事儿,就先挂了!”渡边乱高直接挂了电话。

马文泉呆呆的愣了一下,这才微微一皱眉,低低的骂了一句:“老家伙难道是怀疑我了?!”

“应该不会!”黄泉道的一个小弟低声道:“刚才货物我们已经验了,都是真的!”

渡边这儿次显然是下了血本,足足四十辆三菱重卡车全都集中在仓库内。就连马文泉也有些纳闷,对方到底是怎么将这些东西运到这里来的?

不过,眼下并不是讨论这儿个的时候,既然货物是真的,那不管那个渡边乱高报的什么心思,他都要按计划行事。

他可没有那么多钱付给这些倭国人,就算有,他也不会给!

“马上通知黑衣老大,动手!”马文泉低声吩咐了一句,可等了一下没见到手下人动弹,顿时转过头来,冷声道:“怎么不去?”

“老大,这儿么好的买卖,咱们自己干了就是,何必让他们来分一杯羹?”手下的小弟嗫嚅了一下,终究还是发财的心思占了上风,鼓足勇气道。

马文泉的眉头一下竖了起来,他冷冷的扫向旁边几个人,低声道:“你们也是这样想的吗?”

那几个小弟不敢和他的目光对视,纷纷低下了头,可显然是已经默认了。

马文泉的目光中闪过一抹失望,随即有了然的苦笑着摇头。也是,他手下的这些人虽然多半出身质朴,品性不坏,可是毕竟也跟他混了这么久!而这次他们面临的财货,少说也有两个亿!若是吞了它们,就算黄泉道现在解散,也足够每个人分个二三十万的。

眼瞅着一座金山落在了自己的嘴里,谁舍得吐出来给别人分一半?

“这儿也怪不得你们,两亿,两亿,呵呵,从黄泉道成立到现在,咱们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多钱?”马文泉有些自嘲的道。

“主要是那些倭国人总共不过三百来人,咱们,咱们没有必要麻烦遮天的兄弟!”一名小弟尴尬的强自辩解道。

马文泉微笑着点头道:“可是,你们知道这儿货物是谁的吗?”

他们顿时愣住了,这儿些人只知道是个倭国人走私来的,而且看对方似乎傻乎呆的,一次竟然给他们运来了这儿么多的货物,可人偏偏来的这么少,一时间贪心弥漫,却并没有深思。

此时被马文泉点破,他们才顿时惊愕起来,纷纷摇头,低声询问。

马文泉望了一眼外面,因为在准备动手,所以,他故意让手下的人放缓接货的步骤,看起来似乎效果不错,那些车辆到现在还没在仓库门前停妥!

“山口组!这儿些货物都是山口组的,你说,咱们若是吞了这批货物,他能放的过我们吗?”顿了一下,马文泉从一干手下的脸上扫过,英俊的面容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我听说,昨天遮天的老大便受到了山口组杀手的袭击,若不是他们应对及时的话,只怕黑衣此时已经完了。”

一干小弟闻言全都一缩脖子,不说话了。再好的宝贝,再多的金银,再漂亮的美女,跟自己的小命比起来,那都是一坨狗屎!

活着,才有一切。没有人比他们这些刀头舔血的人更明白这个道理!

“这儿是利益均摊,却也是风险均摊。不然,只怕不等山口组动手,遮天的人便已经杀到咱们面前了!”马文泉的话让手下的小弟又是一惊,神智越发的清明!一个个的心中暗自嘀咕起老大的英明来。

马文泉面色变冷,他抬起头,望着幽幽的天空,那里有一颗明亮的星星在不断闪烁:“其实,就算没有这些问题,我也不会私自吞下这批货物的。因为,这儿是我和黑衣早就约好了的!”

他这儿话说的很是自然,并没有一点儿做作的意味。显然,即便没有那些麻烦,他也绝不会将这些东西自己吃了,只因为他曾经和人有了约定。

一诺出口,万金不易,此才堪谓大丈夫!

马文泉的几个手下,望着他傲立于窗前的身影,目光中露出了狂热的崇拜……

渡边淮南皱着眉头,有些不满的催促道:“唉,我说你们几个能不能快点?还有,马老板呢?我的货物已经运到了,他若是没什么问题的话,我还要拿钱回去交差呢!”

一名黄泉道的小弟急忙道:“渡边先生别着急,我们老大马上就来了!”

“渡边先生!”说着话,马文泉已经走了过来。黑夜中,一身白衣的他,显得风度翩翩,老实说,他长的比韩雨要英俊多了,甚至有些妖异。跟他一比,那些什么倭国的棒子的明星可就差的远了。

实际上,他们连韩雨也比不上,因为他们没有韩雨的那种男人味!

渡边淮南眉头一皱,冷淡的道:“马老板真是贵人事忙啊!”

“哦,刚才下边有个场子出了点小问题,我处理了一下,让你久等了!”马文泉淡淡的道。

渡边淮南眉头一挑,目光斜斜的望向上方,傲慢的道:“哦?不知道您的那个场子盈利多少?难道比我们这边还多吗?你可知道这一次我们的货物能够赚多少?”

“不能比!”

“哼,你还知道?”渡边淮南冷笑了一下。

马文泉正色道:“我那边的生意是有本钱的,这儿边,没有本钱!”

渡边淮南愣了一下:“没有本钱?什么意思?”

“没有本钱的意思就是,老子本来就没打算给你钱!”马文泉的话音未落,人便猛的窜了过去,一抹寒光从他指尖冒出,朝着渡边淮南的喉咙旋了过去:“杀!”

渡边淮南被吓了一跳,他是谁啊?财神爷。

眼前这人刚刚还说的好好的,可怎么转眼间就要动手杀他了?他呆呆的愣在那,一时间头脑一片空白。他想躲,可身子却早就忘记了反应,迟钝的就仿佛怀孕的母猪!

寒光瞬间在他的喉咙里拉出了一道血线,可并没有杀了他,因为一直站在他旁边的那几名黑衣护卫,一直在暗中保持着高度警惕。

他们奉了渡边乱高的命令,暗中一直在提防着黄泉道反咬他们一口。

所以,当马文泉动手的时候,他们立即便将渡边淮南拉到了身后,只是他们没有想到马文泉的动作那么快,以至于渡边淮南还是受了伤。

好在喉咙还没有被完全割开,一名保镖立即拉着他后退,两个人迎向马文泉,其他的人则快速的迎向扑过来的黄泉道小弟!

原本表面上谈笑宴宴实则各怀鬼胎的两边小弟,则在马文泉的那一声杀字出口,立即抽出随身携带的武器,狂悍的劈向对方!

一时间,鲜血四溅,惨叫迭起……

黄泉道的人毕竟是地主,在人手上占了便宜,而山口组的小弟只是有所戒备而已,所以转眼间便陷入了被动!

几名精英小弟带着一队精锐护着渡边淮南上了后面的车子:“撤,撤……”

一时间,山口组的小弟纷纷转身玩命的逃,或者抢车走人,抢不了又走不掉的,则直接玩命,希望给自己的同伴创造机会!

一人拼命,三人难挡!

黄泉道的小弟顿时一阵手忙脚乱,有不少人甚至反而被对方给干掉了。眼见手下的小弟伤亡惨重,马文泉急忙大声道:“不要追的太近,拉开距离,吊着射杀他们……”

“老大,他们逃了!”一名小弟急忙朝马文泉禀报。若是真的惹来了山口组的报复,他们只怕日后都没什么好日子过了!

“放心,他们逃不掉!”马文泉手腕一挥干掉了一名山口组小弟,随口自信的道。

那名小弟不解的望去,眼睛当即瞪的溜圆:那些正逃窜的车子,果然在仓库场地的入口处停下来了。

渡边淮南脸色苍白,呆呆的坐在车里。

夜风中,一辆黑色的悍马野兽静静的卧在那里,仿佛这夜间的王者一样睥睨四方!

而韩雨,则一身黑色的风衣,静静的站在车顶上。

在他的身后,则是二十多辆黑色的车子,和一排排身穿灰色制服,带着压抑的杀气的小弟!

“既然来了,还想走吗?”韩雨点上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悠悠的道。

嗯,有鲜花的兄弟,请支持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