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17章 沥血而战

217章 沥血而战

“杀!”渡边淮南一脚踢开车门,率先朝韩雨的方向杀了过来。仓库四周的墙足足有十几米高,唯一的出路就是眼前的这个大门。

不冲破这些人的阻挡,他们便只有一条路,死!

所有的山口组成员全都心中清楚,所以一个个的悍不畏死的朝韩雨所在的方向冲了过来。

韩雨嘴一张,猩红的烟头立即被他吐了出来:“上!”

“杀!”遮天的小弟低吼一声,仿佛出闸猛虎一般迎着山口组的小弟便冲了上去。狼牙,山炮,卓不凡三个仿佛三个箭头一般,身后跟着狂熊,黑狼等人,怒浪般涌向山口组的小弟!

双方的人一撞到一起,立即掀起一片惨烈的血浪……

刀和刀的撞击,生和死的齐名,鲜血,惨叫,怒吼,顿时响彻全场,组成了一片激荡高亢,让人热血沸腾的死亡乐章!

韩雨静静的站在野兽的背部,一身黑衣屹然不动,凛凛而立,冷漠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遮天想要真正的成长起来,必须沐浴死亡,在血与火中站直的身躯,才能够真正的顶天立地!

“给老子去死!”山炮腿一颤,被一名黑衣的山口组成员偷袭得手,他立即爆喝一声,手里那把比普通小弟的陌刀要大上一号的家伙,便带着一股凛冽朝着对方恶狠狠的劈了过去!

噗!

那名小弟瞪圆了眼睛,眼睁睁的看着冰冷的刀身没入自己的身体,热血像是破裂的水管一般喷涌而出。他低头看了一眼,这儿才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两名山口组的小弟齐齐的朝着一名遮天小弟劈了过去,那名遮天小弟只来得及架住其中一把,眼瞅着就要丧命当场的时候,旁边突然伸过来一把陌刀!

当!

狼牙出现在他身后,抬脚将那名山口组的小弟踹飞了出去,自己却被另一名山口组的小弟在大腿上插了一刀,疼的他一趔趄,闷哼一声!

“教官!”那名被救的遮天小弟眼睛一红,有些哽咽!

“为了遮天,为了老大,杀!”狼牙紧紧已经被鲜血染红的陌刀,转身扑向下一名对手!

“为了遮天,为了老大,杀!”那名小弟眼中飘着眼泪,怒吼着扑向离他最近的那名倭国人!

“为了遮天,为了老大,杀!”所有的遮天小弟都跟着吼了起来,男人的热血在这一瞬间被点燃!许多小弟开始了玩命,反正只要他们还没死光,便不能让这些倭国孙子冲出去!

那边,倭国人也知道,拖的越久,他们便越发的不可能冲出去,所以绝望之下,也不再顾忌生死,哇哇乱叫着扑了上来!

惨烈的厮杀再次升级,转眼间便有十多名小弟倒了下去,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

韩雨还是一脸平静的站在那,仿佛古井不波的一口枯井。可是插在兜里的手却紧紧的握在了一起,指甲刺入手心,他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

一小撮倭国人杀了过来,他们只有二十来个人,却清一色的一身黑色西装,像是一柄锋利的长刀一样劈开了这天小弟的人群,直直的冲着韩雨的方向冲了过来。

卓不凡见状立即怒喝一声,转身就要截杀他们。

“小凡,”韩雨嘴角勾起一抹阴沉的笑容:“放他们过来!”

卓不凡正冲着的身子闻言一顿,扭头又朝回杀去。

胡来站在韩雨的车前,手里抚摸着一把战斧。在他的身后,则是二十多名穿着灰色西装,安静的矗立在那里的年轻人。

周围的厮杀和喧嚣,仿佛没有惊动他们似得,他们只是静静的站着,等待着出击的命令!

“杀掉他,杀掉他们的老大,我们就能冲出去了!”一名黑衣人大吼一声,握着钢刀向着韩雨的方向狠狠的一劈!

他周围的那十几名黑衣人顿时发出嗜血的怒吼,快速的朝着韩雨的车子冲了过来。

“我擦,这儿些孙子说什么呢?”胡来微微皱着眉头。

“不会是,是把咱们当成苍井空老师了吧?”一名只知A片莫等闲的小弟低声回了一句。

胡来瞪了他一眼:“放屁!他们是把咱们当成小受受了,兄弟们,把他们给和尚剁了,咱们要当攻!杀!”

胡来两脚在地上猛的一蹬,人像是大鸟似得快跑两步,然后猛的跳了起来。

冲在最前面的两名山口组的小弟大喝一声,两把雪白的刀片从他们手中飞出,朝着胡来的胸腹要害而去!

胡来脸上挂着笑眯眯的笑容,右手一挥,足有蒲扇大小的斧子从旁边划了过来。它先和左边的那把钢刀撞在一起,刀斧只是一碰,那斧子便则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向下一沉,然后横横的一切!

扑哧!

厚重的斧子像是切西瓜似得在那名山口组小弟的肚子上开了一道口子,热血一下就喷到了胡来月白色的僧袍上。可他的斧子却没有停顿,又朝着旁边那名山口组的小弟划了过去!

结果,当然是没有一点儿意外。那名小弟瞪圆了眼睛,满脸的惊骇和不解!

他不明白,自己的同伴怎么会在最关键的时刻,突然将他的刀给崩了出去?

那两个山口组的精英可能会觉得自己很委屈,可在他身后的渡边淮南却看的分明。胡来那凌空的一斩,威猛绝伦,带着那把被他劈中的长刀不由自主的砸到了自己人的刀上,然后使得他这一刀落了空!

胡来则趁机落到地上,一斧子便将给削成了肉串!

而在那几名神风小组成员的眼中,胡来的力气或许是让人惊骇的难以置信,可更让他们心寒的却是他那恍若钢铁铸就的坚韧神经!

右边那名小弟的钢刀,刚才是擦着他的脑袋被撞出去的,如果那小弟的力气再大一点儿,如果他那一斧子带出的那把刀上的力气再小一点,如果,他的斧子稍微慢上一点……

只要稍有一点儿差错,他那颗光秃秃的脑袋此刻都应该搬家了。

可他偏偏那么从容,那么镇定,那么自信的连一个多余的躲闪的动作都没有!

这儿一斧子,劈的大部分山口组的小弟都暗自吸气不已。一群人前冲的气势也为之一顿,就在这儿时,遮天小弟压了上来!

他们是胡来带出来的,只一交手便将一个字发挥的淋淋尽致:猛!

他们找到各自的对手之后,便一声不吭的舞动着长刀,一通猛剁,仿佛被北风吹起的烈火似得,连个前奏都没有,呼啦一下便直接到了**!

前冲的这些人都是山口组的精英,中间护着渡边淮南的甚至还是渡边乱高原本用来监视马温泉的神风组成员!可即便是这样,他们也不由得一阵手忙脚乱!有几个小弟,就因为心中一怕,便被人给剁倒在地……

以前的时候,他们以为自己就已经够不怕死的了,与人厮杀的时候,就凭着胸中的一股戾气,往往在还没交手的时候,便让对方手脚发软,纵使有十分本事也只能用出七分来。

可现在,情形却反了过来,眼前这儿些人竟比他们更凶,更狠,更不怕死!

他们就像是一拳头砸在了棉花上似得,软绵绵的不着力不说,那种用岔了劲的感觉,更是难受的让人吐血!

胜利的天平,已经开始向着遮天的方向倾斜!

山口组一路冲杀而出,体力消耗巨大,而且中了埋伏之后满心的忐忑慌张,像是无头苍蝇一样朝外冲,本以为是条生路,可韩雨却突然挡在了他们的前头,让他们实在是郁闷慌乱到了极点!

而反观遮天的小弟,以逸待劳,养精蓄锐,其中高下自然一望可知!

这儿些事情一点点的说起来自然有些慢,可实际上从双方交手到现在,也不过是一两根烟的工夫!

那些想要护着渡边淮南冲出去的山口组精锐,随着倒下去的人越来越多,终于在距离韩雨的车子还有两三米的时候,彻底的停下了脚步。

韩雨静静的站在车上,默不作声的注视着这儿一切,就仿佛是掌握着生死的黑暗君王,显得冷漠而残酷!

在胡来的带领下,山口组这边终于只剩下了两个人。

“投降!”胡来举着带血的斧子,干脆利落的道。

“投降,”其他的小弟齐声低喝,在这儿夜风中更具威势!

这儿些小弟,都是他在黑羽堂担任教官的时候,亲自挑选出来的,这儿些人只有一个特点,愣!楞头愣脑,所以动起手来猛的让人心慌,若是有心脏不好的,只怕不用他们动手便能因为心跳过速而提前挂掉!

同样的,他们还有一个特点,那便是一言不合,便敢用刀子跟丫的玩命!此时,他们一个个的瞪圆了眼睛,那气势若是换个胆小的,只怕早就站不住了!

渡边淮南腿在颤抖,嘴在颤抖,身子若不是他旁边的那个护卫拽着的话,没准早就瘫倒在地上了。

听见胡来的命令,他几乎没怎么想便哆嗦着想要答应下来。可他实在是吓的不行了,嘴巴张了张,却愣是没发出声音!

就在这儿时,他身子一颤,停止了哆嗦!

“你,你……”他低着头,望了一眼胸口冒出来的那一截带血的利刃,满脸的茫然和不敢置信……

“对不起,来的之后渡边先生吩咐了,让我们宁死勿降!”那名到最后还一直保护着他的黑衣保镖猛的一抽匕首,渡边淮南便软软的倒了下去!

“小野川贝,今天嗜主,自然不能再偷生苟活!”他喃喃的望着自己的刀,然后缓缓的抬起头,望着韩雨道:“山口组,会来拜访阁下的!”

说完,他猛的反手将匕首狠狠的送入了自己的小腹,然后狠狠的一切……

“告诉他们,领头的已经死了,让剩下的人投降,敢继续反抗者,杀!”韩雨又点上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平静的吩咐了下去!

嗯,今天,小小的爆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