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18章 谁有问题

218章 谁有问题?

战斗很快便结束了,有韩雨带着遮天的小弟在外面张网,黄泉道的小弟在里面开花,天水市道上的两大势力联手,对付三百来山口组的走私小弟,自然是不在话下。

尤其是胡来带人将他们中能管事的人全部给干掉了之后,其他的人很聪明的放下了手里的家伙。

马文泉亲自出来将韩雨接了进去,遮天的小弟在狼牙的带领下,上车回了训练场,韩雨只带了胡来,卓不凡两人去了仓库。

黄泉道的小弟正在打扫战场,见到他们立即恭敬的肃立。

胡来看见有不少的遮天小弟拿着个比较奇怪的铁家伙,不由得奇怪道:“这儿是什么?”

马温泉静静的向前走着,长声道:“他们的武器!”

“武器?这儿玩意能打人吗?”胡来纳闷的眨了眨眼,忽然看见那些带着铁的跟机枪似得家伙的人背上还背着个不大的筒子,像是个氧气瓶似得,顿时瞪眼道:“我擦,你们这还养着水军呢?”

马文泉白眼一翻,没好气的道:“那是压力瓶!”

韩雨打断他的话道:“铁手老大不要在意,和尚他是山里来的!”

马文泉看他一眼,痛快的道:“这儿也不是什么秘密,告诉你们也无所谓。我的这些兄弟,曾经有不少都是干装饰的。我们工作的时候用钢钉枪,排枪给人干活,有的时候难免会打到自己身上!”

“这儿东西打在身上便是一个血窟窿,就算是胳膊,若是挨上一下也能被打穿了。所以……”

饶是韩雨彪悍,胡来勇猛,也不由得打个寒噤。难怪地上有不少山口组的小弟被打的像是被马蜂蜇了似得。想想自己朝着对方冲去,迎头却飞来一片钉子的情形,胡来喃喃的道:“你们这儿也太黑了!”

马文泉淡淡的道:“也就是听起来恐怖,实际上这东西的威力并不是很大!只不过因为它能够远程打击,又不犯忌讳,再加上有不少兄弟都用惯了手,所以我们才会有这东西!”

“可它只适合远战,离的近了,一旦发生混战便很容易吃亏!”马文泉倒是一点避讳也没有,很从容的将这些气枪的缺点说了出来。

胡来点了点头:“嗯,回头我得让他们将斧子的面再弄的大点,实在不行人手一个盾牌,嗯,就这样,先用盾牌然后冲上去近战,”他的眼睛一亮,抬起头来对着马文泉道:“呵呵,铁手,你的这些人,也并不怎么厉害嘛!”

韩雨脚下一趔趄,忙将头扭到了一边。问明白了人家的弱点,然后想出来对策再反过来说人家不行,和尚怎们能如此无耻捏?

一行人站在院子中,看着被集中起来的山口组的人呢,旁边有黄泉道的小弟上来汇报道:“老大,这儿些人不是山口组的……”

马文泉一脸冷酷的站在那里,并没有露出半点惊讶的神色。那小弟继续道:“他们都是咱们天水市东边的北海帮成员。真正属于山口组的人,只有六十来个,而且,大部分都死了!”

“遮天的众位兄弟,在这儿次的事情中功劳最大,这儿些人怎么处理,就由黑衣老大处理吧!”马文泉望了韩雨一眼平静的道。

韩雨眉头微微一挑,北海帮是天水市东边的RZ,QD两市的黑道霸主,他来处理这些人,无疑会得罪北海帮。

不过,他并没有拒绝,因为这儿是他必须要承担的责任。

“本来这儿些人勾结外人,走私财货,计算是杀了他们也不冤枉。可他们应该都是些喽啰,并不知道那些深层的东西,所以就算真的宰了他们,也没什么意思!我看,不如将他们交给上面,一来以他们犯下的案子,也够判个十年八年的,二来也能表明我们的态度!”

马文泉的眼中露出一丝欣赏的神色,敢惹敢当,这儿才是响当当的汉子。不过,他还是低声提醒道:“可他们毕竟是东海帮的人,我觉得还是放了吧。那个赵东海是个极为护短的主,若是动了他的人……”

“正因为他极为护短,所以我们放不放人他都不会承我们的情。既然如此,那我们又何必朝他低头?”韩雨淡淡的笑着道。

马文泉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韩雨说的虽然在理,可放和不放的差别还是很大的。毕竟他们的本来目的是为了对付倭国人,东海帮只不过是被殃及的池鱼。若是放了他的人,赵东海就算是再怎么护短,也没有合适的借口,短时间内便不能前来报复。

毕竟,是他勾结倭国人在先,从道义上来说,他们站不住什么理!

可若是不还人,反而将他们送给了上面,那可就是当着所有同道的面狠狠的落了他的面子了。以赵东海那极为好面子的本性,他能不报复吗?

不过,他毕竟是黄泉道的老大,他要尽的只是身为天水市同道的本份,既然韩雨已经做出了决定,那他自然不会再说什么。

韩雨一见到马文泉脸上闪过一抹欲言又止的神情,便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吐了口气,望着远处空荡的夜空道:“和倭国人勾结,便是汉奸!倭国人好歹还有着足够的理由来跟我们做对,因为他们和我们是两个种族!”

“可他们呢?他们只为了赚点钱,便来帮着那些人来戕害自己的同胞,这样的人,没有任何理由能让我放过他们。赵东海也不行!”

马文泉眼中亮起一抹精光,有些沉沉的望了韩雨一眼,苦笑道:“有的时候,我真有些看不透你到底是个什么人!”

韩雨眨了眨眼,委屈的道:“我是个标准的Z国爷们,纯的,怎么,看不出来吗?”

马文泉一顿,线条刚硬的面庞渐渐开始融化,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胡来和卓不凡却用鄙夷的眼神望着韩雨……

一笑过后,马文泉只觉得自己对韩雨的了解似乎更多了些。他深吸一口气,还没等说什么,远处一个小弟蹬蹬蹬跑了过来。

他脸色一沉,又恢复了刚才冷峻的表情,紧紧的盯着那名小弟。

那小弟来到近前,小心的望了韩雨一眼,低声道:“老大,不,不好了……”

马文泉眉头一挑:“有什么话直接说,别吞吞吐吐的!”

韩雨眼中露出一抹笑意,这个马文泉虽然没当过兵,可身上却带着一股让人亲切的直爽。当然,这也是因为从目前为止他们还算是盟友!

“那些个车子里面是空,是空的!”那小弟低声道。

“什么空的?”韩雨嘴角露出一丝浅笑,和气的道:“你不要着急,慢慢说!”

“我刚才和几个兄弟奉了您的命令去点差后面那些运输车中的货物,可是除了前面的这几辆之外,后面的那些集中箱中,只有最外头的那小半截车厢有货,后面全都是空的……”

“空的?”马文泉的眼角腾腾跳了几下,顿时有些明白了,自己中计了。那个渡边乱高为什么今天没来?这货肯定是察觉到了什么,所以悄悄的将货给截流了。难道是自己什么地方露出了马脚?

不,应该没有。这儿几天马文泉为了表明自己的心迹,几乎一直将渡边乱高安排过来的那几名保镖呆在身边,一直等到渡边淮南来的时候才将他们还了回来,他自认并没有露出一点破绽。

应该是那老狐狸还在试探自己!马文泉心中暗骂一声,此时他最担心的倒不是货物的去向,而是原本价值数亿的东西,突然没了多半,遮天这边会不会恼羞成怒!

果然,他的念头才刚刚冒起,胡来便冷笑道:“呵呵,是不是我们来的太不巧了啊?要不,我们先回去,你们再找找?”

“你这儿是什么意思?”那名黄泉道的小弟身子一颤,冷声道。

“我的意思就是,这货物没的可真是时候啊!我们在这儿打打杀杀的拼了半天,到最后吃饭了,你们才说排骨汤的排骨没了,只剩下了汤,我还心想问问,你们是什么意思呢!”胡来握住了斧头,瞪着眼道。

“你若是不相信的话,可以跟我去看!但是,别污蔑我们黄泉道!”那小弟大声道。他们的争吵立即惹的其他黄泉道小弟纷纷侧目,渐渐站直了身子,不善的望着韩雨他们,有几个小弟甚至还不动声色的走了过来。

“吆,怎么着?被戳穿了便想杀人灭口?好啊,你家和尚爷爷正好手痒痒呢!来,哪儿个不怕死的上来试试!”胡来杀气腾腾,脸上没有一丝惧色,反而有些跃跃欲试!

“和尚,别胡说!”韩雨喝止了他:“我相信黄泉老大不是那样的人!”

“人心隔肚皮,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胡来低声嘟囔了一句。

马文泉苦笑着摆了摆手,低声道:“行了,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黑衣老大,”马文泉抬起头来正色道:“我被那个渡边乱高给骗了!”

“我知道!”韩雨点了点头,笑着道:“其实,我早就猜到这批货物有问题了!”

马文泉顿时惊愕的瞪圆了眼睛,胡来更是鼻子里一个劲儿的往外冒热气:早就知道?卓不凡从兜里掏出个苹果,喀嚓咬了一口,眼睛淡淡的瞄了他们一眼,满脸从容。

他们这儿半天说什么呢?打了半天也不吃点东西,难道都不累吗?

嗯,后面还有,兄弟们鲜花请支持一下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