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20章 男儿血性

220章 男儿血性

嘎吱!刺耳的刹车声响了起来,对面的车门打开,冲下来六七个人,当先两人手里拿着枪,不断的冲着马文泉所在的车子开枪,坐在最前面的一名司机和保镖,当场被打成了筛子。

而另一名枪手瞄准了马文泉的方向便是一通乱射,马文泉脸色一变,甚至来不及为挂掉的兄弟悲伤,便猛的在地上滚了起来。

子弹组成的死亡洪流,像是死神的呼啸般劈头盖脸的朝他砸了过来。

“嗯!”马文泉闷哼一声,滚动中的身子一颤,像是触电似得抽搐了一下,滚动的速度顿时慢了起来。

他中枪了!

想不到我堂堂黄泉道的老大,竟然会死在一群连名姓都不知道的人手里!马文泉心中自嘲的一笑,有些任命似得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儿时,一个黑影突然扑了上来,压在了他的身上。随即在他身上跳腾了起来,就好像是一条游到了岸上的鱼,离开了水,在干裂的阳光下所进行的生命挣扎……

鲜血,从他的身上淌了下来,淌到了马文泉的身上。他的手颤抖的推了一下身上的那个人,触手处黏黏的感觉,让他的心禁不住狠狠的抽搐了一下:“阿虎……”

“老大,你,你走……”那小弟努力的想要睁眼,却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只是梦呓似得说了一句。马文泉的心一下疼的纠结了起来,走?他还能走的了吗?

“我操你们个大爷!”马文泉一把将他掀了起来,然后跳起身来,猛的一甩手。

一抹白色的银光从夜空中闪过,那名枪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喉咙,两眼瞪眼,喉结艰难的上下涌动两下,万分不甘的仰头倒了下去!

马文泉对着那几名杀手冲了过去,他的腿中了一枪,深知无论如何都是跑不过这些人的,既然如此,还不如留点力气跟他们拼了,能够干掉一个便算是够了本,能够杀掉两个,便是赚的!

马文泉的眼中闪动着森冷的杀机,他猛的侧身,躲过了一名杀手劈过来的一刀,然后顺势握住了他握刀的手,中了枪的左腿狠狠的顶了上去。

砰!

那名杀手疼的一翻白眼,手立即向他的腿按了下来。马文泉突然身子向后一扬,一拳砸在了他的喉咙上!

喀嚓!

那名杀手的喉结被砸成了两半,被他的拳头带起一片鲜血。

马文泉的身子也猛的一颤,后背上凉凉的中了一刀。他的身子原地一转,握着从那名杀手的手里枪来的钢刀,狠狠的一记斜劈!

砍了他一刀的那名杀手,举着刀正想扩大战果呢,胸前空门大露的他顿时被一片血雨所替代!对面的一把钢刀劈了过来,马文泉疯了似得举起了自己的用手一架,当先的那名杀手的眼中露出狂喜之色,以为他是自己找死,立即暗中一加力!

当!

钢刀和右手相交,却没有像他想象中的那样带起一片血雨,反而发出当的一声响,带起一丝钢铁相交的火花!而几乎在同时,马文泉左手的钢刀已经像毒蛇一样,悄无声息的没入了那名杀手的肚子中。

那名杀手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临死前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靠,那是拳套?

没错,马文泉的右手上正带着一个黑色的钢铁拳套,它全身黝黑,在周围黑暗的隐藏中,甚至一点光也不显!那名杀手才会判断失误,以至于丢掉了性命……

不过,毕竟双拳难敌四手,马文泉马文泉转眼间干掉了四个人,可上上也多了几道伤口,转眼间成了一个血人。

仅剩的三名杀手对视一眼,齐齐的冲了上来。当先一名杀手对着马文泉一刀劈了过来,马文泉身子极力向旁边一闪,左手的钢刀一下捅了上去!

噗噗!

两声钢刀入肉的闷响几乎同时响了起来,前面的那名小弟惊骇的发现,自己握刀的手上已经没了力气。

马文泉松手,艰难的转身,当的一声,他的右手被对面那名杀手给劈的垂了下来,锋利的刀锋在他的胳膊上划出一道血淋淋的口子,他却像是没有察觉似得,猛的用胳膊夹住了他手里的刀!

那名小弟抽了一下,竟然抽不动,两眼顿时瞪的溜圆,他怕了。慌乱中,他将自己的刀一转,刀身朝着马文泉的身子切了过去。刀身入肉,结果更拽不动了!

马文泉探手,握在了插在自己小腹中的那把刀的刀柄,突然仰头发出一声凄厉的怒吼,反手送入了对手的肚子里……

那名小弟身子一颤,脸上竟似露出了一种解脱的笑容!

只剩下最后一名杀手了,他的钢刀几乎都要劈在马文泉身上了,可他却停了下来。他只看见和自己同时进攻的两名同伴转眼间便倒了下去,他不知道自己这一刀若是劈了下去,要的会是对方的命还是他自己的命?

他不敢赌,因为他突然发现,他比想象中的自己更要怕死的多!

他的手颤抖了,眼前的这个血人,明明早就该死去的,可他偏偏还站着,仿佛不死的神魔一般站着,站的他心虚,站的他心慌,站的他头皮发麻……

马文泉有些艰难的将自己胳膊里夹着的钢刀取了下来,已经看到肋骨上的钢刀离开他身体的时候,又带起一股鲜血,可他却像是没有知觉似得,满脸平静到令人发指的冷漠……

他缓缓的转过身,幽深的眸子中,好像有两团漆黑的火焰在燃烧!

那名杀手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手一松,丢开了钢刀转身就跑!

“喝!”马文泉低吼一声,手里的钢刀猛的甩了出去,那名杀手的身体顿时被贯穿,他带着身体里的钢刀又跑了四五步,这才噗通一下摔倒在地!

他才刚倒下,五个黑衣人便一步步的从远处的黑暗中走了过来。

杀手一共有两拨,前面的那些人是负责截杀马文泉的,后面的几个人则是负责堵住他的后路。他们在后面听见枪声之后,等了一会儿也没发现有人逃跑,所以过来看看,却不想恰好看到了让他们终生难忘的一幕!

原本胜券在握的截杀,竟然变成了血战。而那个浑身沥血的男人,非但没有死,而且还干掉了他们所有的同伴。

甚至,有一个是后背中的刀,就倒在他们面前。

那几个黑衣人的脚步微微顿了一下,随即缓缓的从那个同伴的身边走过,来到了马文泉旁边五六米的地方,停住了脚步,用惊骇的目光隐隐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对于身后出现的这些人,马文泉没有一点儿惊讶的表示。他仿佛早就料到了这一点似得,身子摇晃了两下,有些艰难的走到车边,颤抖着摸出一根烟,放入嘴里,靠在车边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用无比平静的声音淡淡的道:“动手吧!”

“铁手老大,果然是条汉子!我们兄弟佩服,若非造化弄人,我倒真想和您喝两杯!”一名看上去似乎是头目的中年人上前一步,幽幽的道。他有着一头银白色的短发,根根直立,往那一站,倒也有一股铮铮的磊落。

马文泉睨了他一眼,身子又晃了一下,声音显得虚弱无比。此时他将全身的力气都靠在了后面的车上,只凭着一股气硬撑着自己的身体:“白毛?孙平天?”

中年人目光中露出一抹惊讶的神色,虽然来的时候老大特意嘱咐,不许他露了自己的身份,可眼下马文泉既然将死,那他也没有隐瞒的必要!

这儿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更是一个让人敬重的汉子。虽然是敌人,可孙平天还是不愿意欺瞒对方。他点了点头:“没错,我是白毛孙平天!”

马文泉点了点头:“谢谢。”

他谢的是对方根本没有承认的必要,可他依然认了这份情他得承!不得不说,男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他们为了某种信念,可以打生打死,可以不共戴天,可当刀子放下的时候,他们却又会惺惺相惜,甚至会叹一声,造化弄人!

有仇必报是男儿血性,快意恩仇是男儿豪情!

血,可以流,但是骨头不能断!命,可以丢,但是脊梁不能折!

孙平天叹息了一声:“送铁手老大上路!”

他旁边的几名黑衣人摸出钢刀,如临大敌的握在手中,缓缓朝前踏了一步。

马文泉的身子挣扎了一下,却险些摔倒。他心中苦笑一声,知道自己已经油尽灯枯,再也没有气力还手了。

他使劲站直了身体,中了枪的左腿突突的跳动着,小腹上的血汩汩而流,可他却已然将自己的身躯站的挺直。

即便要面对的是无边的死亡,他,也要挺起胸膛,堂堂正正的站着……

“还是你们上路吧!”略带叹息的声音,从孙平天的背后响了起来,他身子一颤,急忙转过头:“谁?”

一个穿着黑色风衣,叼着香烟的男人从他刚刚来的方向走了出来,旁边的路灯仿佛都照不透他身上的那股黑暗似得,他就这样一步步的走了过来,直到孙平天面前不足两米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遮天,黑衣!”他吸着烟,幽幽的回了一句。

PS:黑衣已经来了,天水市的统一还会远吗?嗯,希望有鲜花的兄弟投上两朵,求鲜花的男人你们伤不起啊,伤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