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21章 一斧之威

221章 一斧之威

韩雨之所以来的如此及时,并不是他一时心血**,而是因为手机。他上一次不是给手机派了个鼠猴做教官吗?这儿家伙从他原本的手下中,挑走了五六个身体灵活却没什么战斗力的去了破晓。

然后便训练了一批新手,然后给他们吩咐的功课就是,掌握马文泉的信息。所以,他们才会撞见了有人刺杀他的事,然后报给了手机,手机自然是在最短的时间内,转告给了韩雨。

而韩雨刚好正和胡来他们在附近吃宵夜,所以闻言就朝这赶,终于在这关键的时刻赶了过来。

韩雨吐了个烟圈,淡淡的道:“看在你刚才的举动上,我放你们一条生路,滚吧!”

孙平天的眉头一挑,笑了:“癞蛤蟆吃天,好大的口气啊!我白毛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跟我说话。后生,你不觉得自己太狂了吗?”

韩雨也笑了:“那是因为我有这个实力。在道上混并不是看谁时间长谁有说话权,而是看谁的拳头硬。”

“那你的意思是,你现在的拳头比我的硬?”孙平天的眼中闪过一抹森寒的杀机,心中暗自转动着念头,如果能够将黄泉道和遮天的老大都留下的话,那东海帮一统 SD省的日子就不远了。

“不仅是拳头,我们老大该硬的地方,都比你的硬!”懒洋洋的声音从韩雨背后响了起来,一个身穿月白色僧袍的胖大和尚踏着幽幽的灯光,像是在海滩散步一样走了过来,他手里拎着个巨大的斧子,单单是一个斧刃,便有蒲扇般大小。

随着他的步子,一步三摇的在他身边忽前忽后,若隐若现,给人一种危险的气息。

在他的旁边,则是一张略显青涩却兴奋的面孔。他张着大嘴,好像含着什么东西似得大步流星的走到韩雨身后,这才伸手将嘴里的东西掏出来喀嚓咬了一口,嘟囔道:“大哥,不揍他们吗?”

孙平天的眉头突突一跳,对方又来了三个人,而他这边只有五六个,原本的优势已经不再。刚刚面对重伤的马文泉,他的手下都是一脸的战战兢兢,如今再加上个这天的老大……

可如果就这么灰溜溜的退走,没有办法跟老大交代不说,他也丢不起这个人。想到这人,他微一点头,旁边的一名小弟立即迈着大步朝着韩雨走来。

胡来微微上前一步,对着也想出来的卓不凡道:“这个让我,回头我送你一箱红富士!”

卓不凡一犹豫,那小弟已经到了近前,见胡来出来也不说话,直接大喝一声,钢刀化作一片夺命的寒光朝着他的光头砸了下来。

冷风呼啸,劈开了一夜芳华!

胡来咧着大嘴儿呵呵一笑:“在和尚面前,区区几手粗浅功夫,也配獠牙?”

声音未落,他的身子已经猛的一闪,让钢刀贴着他的前胸落了下去。眼瞅着就要把他那胖胖的大肚子上的时候,胡来的左手闪电般探出,捏住了那小弟的右手,钢刀在他的肚皮上停了下来,连衣服都没破!

胡来两眼轻轻一眯,手腕一扬,那名小弟的手腕便立即喀嚓一声,以一种违背生理极限的方式折了起来,钢刀反而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而此时,胡来的一句也配獠牙才刚刚落下!

那名小弟惨哼一声连连后退几步,钢刀落地,发出当啷一声低鸣!

“下米拖佛!”胡来干净利落的废了一名杀手,自己的大斧子却是纹丝未动。显然是游刃有余轻松至极,他收回目光,笑着望了孙平天一眼:“今天阁下的印堂发暗,注定诸事不顺,还是回去吧!”

孙平天的脸色一变,他已经将胡来想的够高了,可依然没有想到他的身手竟然如此的干脆,利落,狠辣!

他冷哼一声,望着韩雨道:“这么说起来,今晚遮天是非要出这个头了?”

韩雨眉头皱起,他本来是担心动手会误伤了马文泉,更耽误给他救治,可这个孙平天如此不知进退,再稍一拖延只怕马文泉也不用他杀,只是流血也挂了。

想到这,他再也没心情给他扯皮,冷声道:“你说呢?铁手怎么说也是我们天水市道上的人,别说他没做什么违背道义的事,就算有,也轮不到赵当老大派人来替我们清理门户吧?”

“他这么做,若是想要将手伸到天水市的话,那我出不出头,结果会有什么区别吗?”

韩雨瞄了他一眼,忽然举步朝他走了过去:“带着你的人,离开这。还有,勾结倭国人的事情少做,伤祖宗!”

孙平天眼睁睁的瞅着韩雨走到他身边,又从他身边走了过去,却终究没有动手!他能够感受的到,眼前这个遮天的老大若是真想留下自己的话,只怕他的下场会比马文泉还要惨!

深吸一口气,孙平天紧紧的看了韩雨一眼,连句场面话也不说,狠狠的一挥手便:“走!”带着他的人快速涌入了黑暗。

“铁手,铁……”

韩雨拿手一碰,马文泉的身子便像是一截木头似得倒了下去。韩雨的脸色腾的一下变了,忙伸手接住了他:“小凡,去开车,快!”

卓不凡答应一声,转身就要走,忽然远处传来一阵灯光,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中,一群身穿黑衣的小弟呼啦啦的从车上跳了下来!

“老大的车在那!”来的是黄泉道的小弟,他们跑到近前一看见被韩雨抱在怀里的马文泉,脸色齐齐的一变:“你们是遮天的人?他们杀了老大?”

“兄弟们,为老大报仇!”二十多个黄泉道的小弟发一声喊,快速的冲了过来。

远处,孙平天轻叹了口气:“那个黑衣也是个人物,原本我也不想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来对付他……走吧!只要一打起来,黄泉道和遮天之间的仇便结下了,要是铁手也死在了黑衣的怀里……”

他立了一大功,为东海帮进军天水市创造了一个极为有利的条件,可是他却并不开心……

“老大,怎么办?”胡来眉头一挑,他也看出来了韩雨是想收服马文泉,可要是先和他的小弟打起来的话,那这事基本上几没戏了。若是这个铁手的小命再不怎么硬,挂在了老大怀里的话,更麻烦了!

这儿是典型的吃不着羊肉,反而惹了一身骚啊!

“还怎么办?揍他们啊!”卓不凡手一捞,黑色的匕首在他的手上转了个圈,跃跃欲试杀气腾腾的扑了上去。刚才被胡来抢了先,此时他生恐落后!

胡来心中一紧,这倒霉孩子,你这么一来咱们这救人的可不就真成杀人的了吗?

“小凡,不准杀人!还愣着干什么?闯出去!”韩雨对着胡来低喝一声,也迎了上去。

胡来大喜,虽然他不想被人误会,可是站着挨打不还手,那也绝对不是他胡来大和尚的风格!

“铁手还没死!笨蛋,你们的老大还没死……”胡来手中的斧子一横,便像个盾牌似得挡住了两把朝自己劈过来的钢刀,然后一拳砸了上去,嘴里还给人家解释!

“我擦,你朝哪儿砍呢……”胡来一夹屁股,懊恼的将斧子的面一抡,将一名小弟拍的横飞了起来,只怕这条胳膊要修养几个月了!

“我擦,那是你们老大,我日!”胡来斧子一晃,挡下了一把收不住手,差点没砍上马文泉的钢刀,韩雨则抬起一脚,将他踹了出去!

有了胡来和卓不凡一左一右护着,韩雨虽然只能出脚,却也不是眼下这二十来个黄泉道的普通小弟所能阻挡的。所以,不过是两个呼吸间的功夫,他们便从人群中冲了出来。

可后面的黄泉道小弟却如附骨之蛆般在后面禁止不舍,有几个甚至还将手里的兵器抛了出来。

胡来火了,他一斧子将一把飞来的钢刀劈到地上,然后身子原地转了个圈。

原本胖硕的身子顿时大了一圈,他的脚在地上一踩,身体腾空,全身的力量立即顺着大腿上延,经过后边的脊柱,上扬,经过握着斧子的手臂,然后将他全身的暴虐和怒火通过斧子宣泄了出来……

乌黑的斧子,竟然仿佛连这夜色都给划破了似得,仿佛一道黑色的闪电,落在了旁边的一辆白色金杯上!

喀嚓!

金杯和斧子接触,没有发出巨响,反而像是切开的玻璃似得。斧子从车顶顺着车窗的边沿落了下来!

那些小弟愣了一下,当中一名全身完好,看起来像是头目似得年轻人冷笑道:“切,咋咋呼呼的,吓唬谁呢?你还真能把它给砍……”

他的话没说完,那金杯忽然发出刺耳的声音:嘎吱……

砰!

那金杯原本凝结在一起的车身,竟然轰的像旁边一歪。一辆好好的昌河,竟然被他这一斧子给从旁边划开了一半,露出里面黑洞洞的车身!

那小弟的嘴巴还没来的及合上,眼睛瞪的圆圆的,其他的小弟也禁不住缩起了脖子!

胡来目光一沉,杀气腾腾的道:“若谁他吗的的再敢追前一步,便同此车!”

和尚哥给不给力?给不给力??给我票票,我会让它更给力……呵呵,会越来越热血,越来越精彩的,兄弟们加强火力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