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22章 阴谋

222章 阴谋

鸦雀无声,一片寂静。

十几个黄泉道的小弟,呆呆的站在那,不敢置信的望着这一切,一时间竟然连大气也不敢出!还有几个受伤颇重的小弟本来正躺在那里哼哼,此时也都张着嘴儿,瞪着眼睛……

胡来幽深的目光从那些小弟的脸上扫过,流露出强大的气场。

韩雨一脸冷漠的站在他旁边,心中却也和那些小弟一样,生出一抹震撼!虽然刚才胡来取了个巧,他用斧子的锋锐在车上划开了一道口子后,在身子落下的时候,用脚狠狠的蹬了一下,这才使得被划开的车身承受不住,渐渐的裂成了两半!

不过就算是这样,他的臂力也足够骇人听闻了。即便是韩雨自忖和他换个位置,也不过如此!更别说眼前这十几个人了,一个个的用一种看外星人的目光望着胡来,眼中除了震撼之外,还有一抹隐隐的恐怖!

他们在想,如果那一斧子是落在自己身上的话,和这车比起来,哪儿个下场会更惨?

“你们的老大只是受了伤,还没死。不过若是你们再胡搅蛮缠下去的话,那就说不定了!现在我要送他去医院,回头你们可以报上去,让管事的人来医院看着,可现在,我不希望有人跟着!”

韩雨虽然没有说继续跟着会怎么样,可那幽冷的仿佛来自空溟地狱似得声音中所蕴藏的杀机,却是让所有的黄泉道小弟都微微一颤,他们不由自主的望向那个貌似领头的小弟!

那小弟牙一咬,低声道:“别听他们胡说,遮天的野心我们又不是不知道,他们一直想要吞并咱们。老大就是被他们害的,他虽然不杀老大,可谁知道他们是安的什么心?”

“兄弟们,给我冲上去,将老大抢回来……”那小弟举起了胳膊,煽动着同伴的情绪:“老大对咱们什么样,你们不是不清楚吧?若没有老大,便没有咱们兄弟的今天,咱们兄弟谁不欠老大一条命?今天,就是咱们报答老大的时候了!”

“对,出来混,最重要的就是义气,咱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老大落在他们手里!”有几个小弟被他说动了,语气已经有了冲动。

“兄弟们,碗掉了脑袋大个疤,咱们……”他的话还没说完,韩雨已经皱眉道:“将他擒过来!”

胡来答应一声,猛的一下扑了过去,领头的那小弟目光闪烁,极力向旁边退去,甚至还将他前面的一名小弟推向胡来。

那名小弟惊愕之中,根本来不及反应便挡在了胡来前面。

胡来伸出手,将他朝旁边一扒拉,旁边几个以为他想要下杀手的小弟顿时挺着钢刀便朝他劈了过来。

身为黄泉道的小弟,他们或许可以不是胡来的对手,却绝不会因为恐惧而失去出手的勇气!

只是,有的时候,勇气会成事,可有的时候却也会坏事……

胡来气哼哼的将手里的斧子一撩,叮当一阵火花,那几个小弟齐齐的闷哼一声,手里的钢刀顿时脱手而出,有两把刚好落在了已经转身,准备逃走的那名头领的前面。

那领头的小弟身子一颤,胡来已经绕过了阻拦他的黄泉道小弟,一把拎住了他的领子,抖手一甩,他便重重的落在了韩雨面前,发出一声闷哼。

胡来则又快速的窜了回来,一脚踩在了那名小弟的身上。

其他的黄泉道小弟一个个变了脸色,提着钢刀便要再次上前救人,却忽然又停住了。

因为他们看见了一只手,一只属于他们老大的手,那手上还带着一道浅浅的伤痕,他竖在那里,对着他们静静的竖了一会儿,便重新落了下去。

可是这些黄泉道的小弟却一个个的精神大振,面露喜色。因为他们的老大没有死,而且明确的告诉了他们,住手!

这么说,老大不是被绑架,遮天的人真的是来救老大的?

卓不凡的车子开了过来,韩雨低声瞄了胡来脚下的人一眼:“他有问题,问一下。”

说着转身便要上车,忽然又顿住了。因为夜空中响起了警报声,似乎是有救护车过来了……

果然,没一会儿一辆依维柯改装的救护车停在了那里,后边的车门打开,一个年轻人跳了下来,随后便是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

“老大,是船院长派我们来的!”那名小弟恭敬的对着韩雨叉手施礼。

韩雨点了下头,他接到手机电话的时候已经给邵洋打了电话,当然,邵洋现在对外宣称是姓船,名字就叫船长!

所以,那名遮天的小弟才会有这种称呼。

“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救活他!”韩雨将马文泉放到了那几个医生抬来的担架上,然后自己上了救护车,随即呼啸而去。

黄泉道小弟的脸上又露出紧张的神色,可胡来挡在那里,脚下还踩着他们的头头,让他们有些不敢轻举妄动!

“说,你到底是什么人?”胡来的脚慢慢的加着力气。

“我,我是黄泉道的一名……”

胡来将他的大斧子举了起来,落在那名黄泉道小弟的两腿之间,笑呵呵的道:“小兄弟,你现在印堂发暗,据本大师掐指一算,你可能会有血光之灾啊!若是不实话实说的话,日后,你很有可能就再也享受不了生活了!”

说着,胡来的斧子微微转了下。动作不大,却让那名黄泉道的小头目瞬间便变得脸色苍白起来。

“我,我说,你,你千万别阉了我!”他的声音已经带上了一丝哭腔:“我,我是楚兴社的人……”

“楚兴社的人?”胡来脸上带着笑容:“你给爷爷我扯淡的吗?”

刚才见到他毫不犹豫的拿着自己人挡路的行径,胡来就已经看出他是贪生怕死之辈!不过,前来刺杀的既然是东海帮的人,那这个家伙应该也是东海帮的才对,难道楚兴社和东海帮竟然是暗中一个鼻孔出气的?

那小弟见他不信,倒豆子似得连声道:“不,不是的,我真是楚兴社的人,今天的事情是王少爷让我这么干的!”

“王少爷?哪儿来的王少爷?”

“就是王振宇少爷,是他让人打电话给我,说,说是你们在这儿刺杀老大,让我马上带人来,若是能够杀掉老大的话就将他杀掉,若是不能,也要和你们打上一场,最好,最好……”

“最好再死几个人,然后咱们两家的仇就算结下了是吧?你们的那个姓王的少爷还真他妈的够孙子的!”胡来知道再问不出什么了,站起身道:“不过,看你这么配合的份上,我就饶过你了。”

“唉,你们几个刚才也听见他怎么回答的了吧?人,我就交给你们了!”说着,胡来抬起一脚,将他朝那些黄泉道的小弟踹了过去,然后慢腾腾的打开驾驶座,好说歹说又搭进去一箱青苹果,才算是将卓不凡从驾驶座上骗了下来,自己一屁股踹了上去。

老大的这辆野兽,可是花钱也买不到的好家伙啊!他可是羡慕已久了……

“什么,刺杀失败了?”渡边乱高像是受伤的野兽一样呜嚎一声,几乎跳将起来:“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不是说万无一失的吗?这么多人,连一个人都杀不了,你们还有什么用?我要向东海桑建议,将你们这些只吃白饭,什么都做不成的家伙统统丢出去!”

站在他面前,原本还有些尴尬的孙平天和他的几个手下闻言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孙平天冷冷的望着渡边乱高,声音转冷道:“渡边先生既然看不起我们,为什么还让我们出手?你的那些手下倒不是蠢货,却掉入了人家的陷阱里,上百人一个都没有爬上来,还连带了我们两百余名兄弟!”

“上亿的货物,您说丢都丢了,您有什么理由来指责我们?您的亲弟弟,渡边淮南先生据说也在那些人里,很不幸,据我所得到的消息,他可能很英勇的战死了。”

孙平天冷冷的说完,刚想转身又顿住了:“对了,渡边先生,下一次您最好别再用那根手指头指着我,不然,下一次我很可能会忍不住将他给剁下来!”

看着孙平天和他的几个手下头也不回的离去,渡边乱高气的浑身乱抖,嘴唇发青。

他狠狠的将面前的桌子掀倒在地:“八嘎,八嘎压路……”

这次刺杀的事情,是他安排的。早在马文泉那边动手的时候,他就接到了消息。他知道,凭他的几个保镖和东海帮潜入天水市的那点人手,根本不可能去仓库救出人来。更何况那里遮天也参与了进去,所以他才安排了这一手。

就像马文泉说的那样,被韩雨绕了这么一个圈子暗算了一道后,渡边乱高最恨的不是韩雨这个罪魁祸首,而是他这个被人家当枪使的家伙!

如果不是韩雨出现的话,他这次行动早就成功了。马文泉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做出反应,而且是跑到他的家门口去刺杀他,可偏偏在最关键的时刻,那个该死的黑衣……

渡边乱高的脸上表情纠结成一团,眉头更是突突直跳。在此刻,他对韩雨的恨意又站了上风!

“我们Z国有句话叫胜败乃兵家常事,渡边先生又何必这么生气?”旁边的门被推开,一个年轻人走了出来,他的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几乎能当镜子用,不是王振宇还能是谁?

他身上依然带着种目空一切的气势,只是望向渡边乱高的眼神中,却带着三分敬畏和两分讨好!

手里举着个酒杯,里面盛满了红酒,王振宇轻轻的抿了一口,声音充满了向往:“先生手里不是还有大部分的货物吗?我可以先买下来,暂且绕过天水市,我们一样发财。”

“当然,这样我们会蒙受一些损失,可这是暂时的,只要我当上了天水市的老大,甚至成为了楚家的主人,整个北方都是我的地盘。到时候渡边先生想要怎么做,岂不是一句话的事?”

渡边乱高深吸一口气,重新露出笑容,举着酒杯道:“感谢王君的高义,我来的时候,井衣先生让我代表山口组给先生一个承诺,只要王君一句话,山口组将全力配合!”

王振宇呆了一下,显然对于自己如此受到重视很感意外,可马上他就露出了兴奋的狂热:“真的?”

“当然,井衣先生是我倭国名门望族井衣家族的家主,言出必践!”

“多谢渡边君,多谢井衣先生……”王振宇举了举酒杯,他一直梦想着成为楚家的家主,却没想到这儿一天来的如此快!

黑衣,敢拒绝本少爷邀请的人,你是第二个。等我拿下楚家之后,看我怎么玩死你!王振宇的眸子中燃烧起邪恶的火焰,幽幽的想道!

中国统计局宣布:中国城市人均月收入已突破9000人民币大关。拖祖国后腿的同志们请自觉转发。 看到这个消息我不禁黯然神伤,我无颜转发,仔细算算,我何止才拖了祖国的大腿,我都拖到祖国的大腿根部了,对不起,祖国,我扯到你的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