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25章 遮天一怒中

225章 遮天一怒 中

韩雨回拨的是刚才打给他的电话,上面显示的是萧炎的号。一个似乎带着哭腔的女声响了起来:“我,我也不知道,就是吃完了饭在操场,然后他们坐着车走了……”

韩雨按下心中的焦躁,尽量柔和的道:“你是萧炎的同学吧?你慢慢说,他们有几个人,坐的什么车?”

“四,四五个人,开着一辆白色的金杯。”

“好,你就在学校的餐厅那等着我!”韩雨说着就挂了电话,然后拨通了谷子文的电话:“暗蛇,马上寻找一辆白色金杯,对,白色的,不管它新旧,就算是将天水市翻过来,也要将它给老子找出来!”

“让所有人都给老子出去找几个混混,具体特征回头另说,但凡看着三五成群的,就扣下来!为什么?萧炎被绑架了,你说为什么?”韩雨砰的一下打开车门,将手机丢了出去。

“黑衣老大……”马文泉的两个小弟一路小喘的跑了过来:“我们老大让我们来听从您的吩咐!”

“让你们的人也负责找吧,这样,城南这块就交给你们了,白色的金杯,面包车!只要遇到便扣下来!”韩雨说完一板车门便窜了进去。

那两个小弟也不敢怠慢,急忙各自拿了电话,开始将韩雨的命令吩咐下去。

韩雨在车上给方文山,楚九和黄泉道的那个负责人分贝打了个电话,显然马文泉已经吩咐过了,黄泉道的那个负责人只是简单的回了个是便挂了电话。而楚九和方文山则是毫不迟疑的一口答应下来要帮忙。

接下来,整个天水市就像是沸腾的水一样,一下热闹了起来。

韩雨直接朝着学校方向赶去,路上韩雨遇见了一辆白色的昌河,直接开着悍马就撞了上去。那辆昌河紧急刹车,韩雨二话不说打开车门就跳了下去。

“会不会开车啊你?你……”车主见到拦路的是辆悍马,倒也不敢随口乱骂,只是小声嘀咕了两句,被韩雨目光一扫也急忙闭上了嘴儿。

车里面坐着两个人,一个妇女,一个老人,却不是他要找的混混。

“一点小意思,给你压惊!”韩雨随手朝车里丢了几张老人头,也不管对方的反应,转身上车就走。

一路呼啸着继续朝学校驶去。

“喂!是渡边先生吗?”萧炎被劫走之后,那个清洁工走到旁边,装着捡垃圾的样子,打起了电话。

他的声音很是沙哑,像是被烟熏火燎过似得,带着一种让人牙齿发麻的撕裂感。

电话是渡边乱高接的,他的声音有些低沉,情绪不高,显然并没有从昨晚失败的打击中清醒过来:“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够帮到你!”清洁工的目光闪烁,带着一种仿佛瞄准了猎物的毒蛇才有的阴冷。

“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想要对付黑衣和铁手,我有办法!”

渡边乱高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他将对方当成了是遮天或者是黄泉道中的一个叛变的小弟,忙道:“很好,若是你真的能够帮到我的话,我一定不会亏待了你……”

“我只要钱!”清洁工打断了他的话,他伸手在已经发臭的垃圾桶里翻了一会儿,他的手明明在颤抖,却依然沉稳的将一个已经发霉的垃圾袋用手拿了起来,上面还有一个用过的避孕套,他甚至还拿着一个小手指头勾了两下,然后才丢到身后的垃圾车中。

“我只要钱!”他又重复了一遍,声音很是坚决。

“你要多少?”渡边乱高微微皱了下眉头,他很不喜欢这种被人要挟的感觉。

清洁工简短的道:“三百万!”

渡边乱高略微沉思了一下,低声道:“好,我就给你三百万,不过若是你敢骗我的话,我敢保证,这个世界将再也没有你的容身之所!”

清洁工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露出一丝不屑,曾几何时,他也像这样警告过别人?

“若我是骗你的,那便只有一种可能,我是被黑衣指使的。若是如此的话,我不认为你的这句警告对我来说会有什么作用!若我没有骗你,你这警告对我来说,更是一句废话!”

渡边乱高气的一顿,他大概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用这种语气给他说话,握着电话的手都微微哆嗦了一下。

就在这时,电话那头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北城十二中有一个叫萧炎的小女孩,他是黄泉道老大铁手的妹妹。在你找过黑衣的那天,黑衣曾经找过他,而现在她在我的手中!”

渡边乱高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就好像是此时天水市头上的天空一样。

“黑衣!”他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微微顿了一下然后才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钱!”

“除了钱呢?”

清洁工的眉头微微一扬,顿时生出一股冷冽刻骨的杀机和恨意,可他的声音却依然平静。当你真正的恨一个人的时候,是将他放在心里,而不是嘴边!

“我和你的目的一样,也想让黑衣死!”

“好,爽快!”渡边乱高沉声道:“你们Z国有句老话叫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现在,你就是我最好的朋友!”

清洁工的眼睛很是平静,淡淡的道:“别忘了打钱!”

“当然,我马上就让人给你打五百万,日后若是你有了类似的情报,一定别忘了通知我!”渡边乱高说完挂了电话。

他原地转了两圈,早在马文泉那么痛快的答应他的时候,他便多少有些怀疑。他以前的时候听说过这个黄泉道的老大,是个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的主,可自己急着给那个黑衣一个警告,竟然没有察觉他和传言的不同来……

渡边乱高停住了脚步,目光中闪动着阴寒的杀机。这个仇他必须得报,无论于公于私,遮天都绝对不能留,黑衣,更是必须要死!

而这报复,便先从他身边的人开始。

“白毛先生,”渡边乱高来到隔壁,找到了白毛孙平天:“我刚刚得到一个非常有用的消息,需要你来执行……”

孙平天眉头向上一扬,做了个请说的表情,除此之外便再也没有了其他多余的动作,显然对于渡边乱高的这个什么提议,并不是很热心。

渡边乱高强自按捺下心底的愤怒,继续道:“据我所知,那个黄泉道的铁手,有一个妹妹就在十二中读书……”

孙平天的眼中闪过一抹厌恶:“这又怎么了?我们道上的规矩,是不动人家的家属,难道你还想让我去绑架她吗?”

“那个女孩也是道上的人,而且,她跟那个黑衣走的非常近。有她在,我很担心遮天会和黄泉道成为一体,据我所知,楚家已经在道上放出了消息,无论是遮天还是楚兴社,只要能够在彼此的较量中胜出,楚兴社便无条件的倒向另一方!而现在看来,情形对遮天很有利!”

孙平天也没想到,昨晚两个帮派竟然没有打起来,这对东海帮的扩张计划来说,实在是个不小的打击。不过他孙平天虽然是个道上混的,可也是个带卵蛋的主。

让他真刀真枪的和黑衣或者铁手的拼一场,那即便是死了他也不皱一下眉头。可是让他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来对付他们,尤其是对付铁手,他绝不会做!

想起那个浑身是血,却依然站的笔直的汉子,他平静的朝靠椅上一倒,淡淡的道:“那又怎么了?我东海帮能有今天,靠的是兄弟们一刀一枪拼杀出来的,就算是黑衣能够统一天水市,我们也有信心将他打倒!”

“若是我们靠绑架人家的家属,东海帮,走不到今天!”

“你的意思是,你拒绝了我的命令?”渡边乱高气的浑身直颤,伸手就要指他。可手指头才伸了一半,一抹幽冷的寒光便贴着他的指尖飞了过去。

“我给你说过,不要再拿手指着我!还有,你刚才只是建议,不是命令。除了我们的老大以外,没有人能给我下命令!”孙平天说完,便低下了头,竟然再也不去看渡边乱高一眼!

该死的,赵东海手底下怎么会有如此狂妄的家伙?渡边乱高嘴唇哆嗦,可孙平天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他只得恨恨的一收手:“好,好,希望你能记住自己现在的态度!”

说完他一摔门,走了出去。

没有了王阿婆,照样能吃臭豆腐!渡边乱高一出来便对着自己的手下吩咐了下去,让他们亲自去接人。

可怜的渡边乱高并不清楚,这儿一接,为他甚至整个山口组都接出了一个永远也甩不掉的噩梦!

当韩雨的悍马开进校门的时候,那个清洁工刚好走出去,双方交错的瞬间,那清洁工快速的抬头扫了悍马一眼,又迅速的低了下去,目光中闪过一抹浓浓的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