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28章 仇家初现

228章 仇家初现

马文泉和萧炎的见面自然另有一翻感人场面,这儿兄妹俩虽然不知道什么愿意一个姓萧,一个姓马,可是他们之间那股纯纯的兄妹情谊却是一点儿也不掺假的。

而如今,他们一个受伤未愈,一个被人绑架,自然有许多话要说。

韩雨起身告辞,马文泉望了他一眼:“炎儿的事情要多谢你了,我答应的事情不会反悔的!”

“谢我就不必了,如果没有我,她的身份也不会暴漏,说起来你没有问我要精神损失费,我就已经下米拖佛了!你们聊吧。”韩雨笑呵呵的摆了摆手,走了出去。

来到外面,他长长的伸了个懒腰,竟然觉得精神有些疲惫。

吩咐了几个小弟要照顾好马文泉的安全之后,韩雨驱车离开了医院,直奔十二中而去。

萧炎被绑架的事情虽然在天水市闹的沸沸扬扬的,可是校园内却还是一片宁静。对于萧炎这个红颜大姐大的缺课,大家都没有感觉到一点儿奇怪。

只是有些诧异一向是好学生的肖茹竟然也没有来,让不少老师感觉有些感慨!

韩雨见到肖茹的时候,她正坐在那里,望着外面的雪发呆。纷纷扬扬的雪下个不停,地面上渐渐的落满了一层。

挥了挥手,将那名一直陪在他身边的遮天小弟赶了出去,韩雨坐在了她对面:“萧炎救回来了!”

“真的?”肖茹的眼睛亮了一下,随即又暗淡了下去,低下头道:“是我对不起她!她对我像是亲姐妹一样,可我却……”

韩雨静静的听着,早在他要离开的时候,萧炎给她说了一句,让他不要难为肖茹他便已经猜到了。此时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惊讶:“每个人都会有做错事的时候,因为年轻,所以我们永远都还有下一次机会!”

“只要把握住了,什么都还不算太迟!”

肖茹苦笑了一下,一个人若是战胜了死亡的恐惧,那她便会很少再感到害怕了,至少不会紧张。肖茹此时就是这样,她望了韩雨一眼,轻声道:“她,她还生气吗?”

韩雨回望了她一眼,点了下头。肖茹的脸色微微一白,苦涩的道:“如果是我,我也会生气的,是我对不起她……”

“的确是!不过你到最后还是打了电话,不然你不是害了她,而是害了你自己!”韩雨顿了一下,轻声道:“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为了钱!”肖茹目光一低,便又重新抬了起来,她望了韩雨一眼扭头望向窗外:“我知道这么说你可能会看不起我!”

“我只是看不起你这种赚钱的方式,可不会看不起你追求钱。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其实有一大部分也是为了钱。我开着娱乐场,开着KTV,我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提高人们的自我修养!而就在前几天,我为了钱,还暗算了好几百人!”

韩雨淡淡的道:“我不会站着说话不腰疼,因为我也穷过,我知道钱不是万能的,更知道没有钱在这个社会寸步难行!”

“可毕竟还是有许多东西,不是钱能够买到的。你有了钱,这儿市里所有的房子可着你挑,可那只不过是光秃秃的四面墙,是家吗?”

“你有了钱,也可以买到美丽的珠宝,饰物,可能够买到你现在的青春和美丽吗?金钱,可以买到书籍,却买不到智慧,它也可以买到手下,却买不到朋友!”

“人这一辈子若是把钱看的太重,你就成了他的奴隶!”韩雨望了她一眼,正色道:“好好干,我希望有一天,如果你大学毕业以后,我的集团还没垮的话,你能够来这里工作!”

肖茹身子一颤,她不敢置信的望着韩雨,她知道韩雨是遮天当老大,是黑衣,是黑道魁首,也知道了萧炎和他的关系,她不明白自己做了伤害他亲人的事情,他为什么没有杀了自己,反而,反而还给了自己这样的一个承诺?

韩雨的目光中闪过一抹深深的悲哀,他望着外面白茫茫的一片,一朵雪花轻轻的打着转从半空中落了下来,妖娆无比。他轻叹了口气,低声道:“我的一位兄弟曾经为了钱,连自己的命也搭了进去!”

“你知道吗?若是让我现在拿出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来换回他的重生,我也是愿意的!可我知道,这儿不可能了!他为了钱付出过的代价太重了,我不希望再有人为钱而付出太多!”

站起身,韩雨拿出一张卡放在桌子上:“这里面有三万块钱,算是我给你的投资!日后等你毕业了,至少要为我赚十倍的钱才行!”

韩雨起身就走,根本就没给她拒绝的机会。肖茹呆呆的望着他的背影,已经说不出一句话来。

韩雨在快出去的时候,忽然转过头,轻声道:“以前的时候,我的教官对我说过一句话:如果你的敌人让你生气,那说明你还没有能胜他的把握。现在,我将它送给你。萧炎在生你的气,其实这儿并不是什么坏事!”

离开了校园,韩雨心中有些轻松。

三万块钱对现在的他来说,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数目,他不知道这儿能不能改变这个女孩日后的一些行为处事的观点,可是他希望自己能够多少影响一下她!钱这个东西是好的,可若是牺牲一份珍贵的友情去换取,就未必值得了!

……

“老大,那个电话的主人没有查出来,是一次性的卡,没有什么别的特点!而他只打了两个电话,无法判断出对方是谁!那四个倭国人,什么也没交代,一回到训练场便咬舌自尽了!”莫太横低声叹息了一句。

韩雨眉头一挑:“在那么会让他们自尽的?”

莫太横苦笑一声,他下午的时候刚好在训练场,见到送到了几个倭国人,他主动将问讯的任务接了过来,却不成想这儿些倭国人比他以前接触的那些道上的大哥们要硬气多了。

无论他怎么折腾,人家就不说话,到最后一咬牙,挂了!

“他们的牙齿里有一颗带毒,咬碎了之后,没几下便蹬腿了!”

韩雨愣了一下,摆手道:“是我疏忽了,他们既然是山口组在外执行任务的精英,所以有这种执行外勤的特种军人常用的伎俩倒也正常!而且,他们也不是什么都没说,至少我们已经知道,他们的确都是倭国人,渡边乱高就算不是主谋,也绝对和他脱不了关系。”

他微微一眯两眼,冷声道:“看起来他并没有离开天水市,暗蛇,老莫,你们马上让人暗中查一下他的下落,只要他还在天水市,那咱们就应该能够将他找出来!”

……

话虽然如此说,可事实却让人大跌眼镜。整整三天,遮天和黄泉道的小弟明察暗访,甚至连楚兴社的人都一起配合,也没有找出这个渡边乱高的落脚点来。

而此时在城东楚兴社所属地盘的郊区一家地下赌场内,王振宇正转动着酒杯,陪着一名面容削瘦,甚至带着点儿苍白脸色的中年人喝酒。不是韩雨等人翻箱倒柜欲寻之而不得的渡边乱高还是谁?

“你的那几个手下是折了,渡边先生,他们现在正满世界的在找你,只怕用不了多少时间就会有人怀疑到我的头上来,这里,你不能再呆了!”王振宇咂了一口红酒淡淡的道。

他喜欢喝红酒,不是喜欢它的味道,或者历史之类的狗屁东西,只是纯粹的以为这儿是贵族的范儿!他喜欢别人将他当成贵族,高高在上,虽然喝的是人血却偏偏他妈的优雅无比,说的白了,就是他特别喜欢这明明是满肚子男盗女娼却偏偏整出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装B感觉!

渡边乱高喝的是火辣辣的白酒,他的脸颊上带着一点儿红色道:“多谢王君这些日子以来对我的照顾,渡边铭感五内!日后但凡有需要的地方,尽管开口。山口组永远都是王君最为忠实的朋友!”

王振宇点头道:“我也会是渡边先生最好的合作伙伴!你的那批货物已经到了F县,你放心,只要一转手,本少爷便有足够的钱去收买那些老家伙手里的股份。一旦我控制了楚家的经济,那作为回报,整个天水市,乃至整个北方都会成为山口组走私的港湾!”

控制了楚家的经济,就能控制楚家,控制天水市?渡边乱高的眼中闪过一抹不屑,嘴里却笑着道:“谢谢王君,预祝我们未来成功,干杯!”

连夜送走了渡边乱高,王振宇轻轻的吐了口气。楚九那老家伙已经开始暗中让人调查他这里了,若不是他还需要山口组的扶持和帮助,他才不会冒险跟这个蠢货一起合作呢!

“若是萧炎那丫头在手的话,黄泉道和遮天一定会一乱到底。只要三个月一倒,楚家定然会出手。到时候少爷掌管了楚家,刚好顺理成章的成为天水市的霸主。可惜……”一个浑身裹在黑色中的人影突然走了过来,他的声音沙哑难听,仿佛刀片在砂纸,盆沿上不断的刮过似得,让人耳朵根子都禁不住竖了起来。

可惜什么?当然是可惜萧炎在最后的关头却还是被韩雨给救了!

“不过让他们接个人而已,却仍能办砸了,就这点本事,也好意思自称是世界级黑帮?”

王振宇眉头皱了一下,对于黑衣人的出现他并没有什么意外,可见他连山口组都看不起,忍不住道:“这是那个绑架的人和他们没有配合好,倒也不是他们的人实力不行。据我所知,被活捉的那几名倭国人已经全部自尽了,黑衣并没有得到什么线索!”

“不用线索,他也知道是谁干的!”远处昏黄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露出一道狰狞的仿佛蚯蚓似得疤痕,从左边脸上直咧到嘴角!其他的地方也坑坑洼洼的,好像马蜂窝似得惨不忍睹,可一双眼睛带着让人窒息的寒意。

王振宇眯了下眼睛,望向他道:“若是能够知道谁策划绑架的萧炎就好了,这儿人一定是恨不得黑衣死的。”

“是我!”让人烦躁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王振宇的眼睛瞬间睁大又眯了回去:“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我说过,我只想让黑衣死,他死后,王少爷自然就是受益者!”

王振宇点了点头,眼中却闪过一抹阴厉。这个自称血难的人是主动找上门来的,他们因为共同的利益而展开了合作,可是对于这个人的来历他却并不清楚,而且他很不喜欢对方身上那种阴柔嗜血的感觉。

他,几乎已经不是人了,而是一具冰冷的行尸走肉!

若不是这行尸走肉里装满了对黑衣的仇恨,又有那么一点手段的话,王振宇相信自己怕是懒得和他说一句话!

“那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办?”

“先用钱收买那些能够买过来的股份,那个渡边乱高不是说要帮忙吗?让他的人出面,这样无论成败,都与您没有关系……”

王振宇点了点头,就在这儿时,一个面色阴冷的保镖走了过来,低声道:“少爷,九叔来了!”

“嗯?马上将小颖叫过来,我这就去见他……”他顺手扯开自己的上衣,快步朝外走去。一出门,一个穿着暴露而性感的丫头便走了过来,王振宇仿佛一个花花公子似得哈哈笑着,勾着她的下巴道:“美人……”

血难抬起头,望着外面幽深的夜色。对于王振宇的举动他一点儿也不放在心上,现在,只有一个人能够进的了他的心,那便是黑衣!

“你等着吧,我不仅要杀了你,还要让遮天也给你陪葬,当然在这之前,我会一个个的干掉你的亲人。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哪儿怕我的下半生全都用上,我也会拉着你陪葬。一定会的!”

刺耳的声音响了起来,一如既往的平静,可其中所蕴含的寒意,却让外面的北风都为之一紧!

呼!

这个冬天最冷的日子,就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