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29章 馅饼陷阱

229章 馅饼?陷阱?

在楚家的庄园中,有一片碧波荡漾的池塘,池水深的地方足足有十几米,即便是浅的地方也有两米左右。池水清澈见底,可以看见一尾尾草鱼在水里游荡。池塘的中间还有一座小岛,全是当初挖池塘时候的泥土堆成。

小岛最上面是一片苍翠的竹林,竹影摇曳,婆娑作响。而在它的下面,则是虬结峥嵘的梅树。梅树绕岛而栽,占了一半小岛一半左右。

此时冬风料峭,正是那梅花正艳的时候。在一大片的白色中,几朵傲雪红梅悄然绽放,那抹嫣红仿佛一团团簇动的火焰,极为的赏心悦目。

而在梅花的对面,占了小岛剩下的半壁江山的则是桃树,桃叶早已落尽,只剩下冰冷的枝条,在梅花的映衬下非但没有一点儿逊色,反而让人从中感到了一种力量!

如果说盛开的梅花是一种对严寒的反抗,是生命的磅礴,那半岛为了重生而落尽枝叶,默默积蓄的桃树,便是一种生命的智慧,无声的怒吼!

竹影,水波,梅花清香,桃枝萧索,就这样彼此的交融在一起。

而楚家的老爷子,此时正坐在马扎上,嘴里叼着烟袋,手里拿着鱼竿,默默的垂钓。

韩雨就坐在老爷子旁边,两眼微微垂着,也不说话。

身为曾经那支部队里的一员,哪儿怕只是外围成员,定力也要远比常人坚韧的多!

曾经,他为了击毙一个毒枭,在对方那条必经之路上潜伏了十三天,整整十三天,他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就靠着露水和旁边路过的蚂蚁,还有两截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死掉的动物的尸骨里的骨髓硬生生撑了下来。

当他开枪击毙了那名毒枭之后,还有多余的体力跑出其他人的追捕!

而当初这个任务,在第七天的时候便被裁定失败,他的同伴也是那时候便撤离了回去!

论体力和忍耐,韩雨还从来没怕过谁!当然,这儿也要多亏了他修炼的无名心法。

在他靠着心法调整自己的呼吸时,就连心跳和脉搏也会跟着变慢,如此自然要比同伴消耗的少上许多。为此,大家还曾戏称他为冷血动物。

韩雨默默的感受着周围安逸的气息,眺望着远处那一岛的荣枯,对他而言,这儿是一份极为难得的平静。

幽冷的风拂动水面,轻柔而凛冽,划过他的鼻尖,嘴唇,眼睛!柔和的凉意,让人的精神为之一震,也让水里的鱼线轻轻的一动,随即打个旋儿,猛的沉了下去……

楚老爷子嘴里还叼着大烟袋,手却快速的一捞,迅疾无比的将鱼竿扯了上来,鱼钩上,一尾三斤多沉的青花扑棱棱的扭转着身子,打起的水珠在阳光的下闪闪发光。

“哈哈哈,看起来你小子的运气不错,这儿一上午就颇有收获,嗯,已经是第四条了!”楚老爷子笑呵呵的望了脚边的鱼篓子一眼,嘴里的烟袋喷出一股股淡淡的烟雾。

“等一会儿你将这鱼带回去吧!”楚老爷子挥了挥手,笑着道。

韩雨也笑了,他望着老爷子手里的钓竿道:“鱼早晚都有吃完的一天,您何不将钓竿也送给我呢?这样,我想吃的话也可以自己钓!”

楚老爷子微微愣了一下,轻轻的横了他一眼道:“你小子还是第一个在我面前如此毫不掩饰的说出自己欲望的人,不知道我得说你是真诚呢,还是说你贪心?”

韩雨静静的道:“我只是说出了人之常情!”

楚老爷子笑了:“好一个人之常情,没错,贪婪,野心,理想,其实说白了都是一回事,只有不满足才会有不断的进取!可人有的时候却必须要学会控制,理想和野心,贪婪之间其实只有一线之隔!若是你不控制住自己的心,那它便会成为脱缰的野马!”

“就仿佛这钓竿一样,你现在拿了去,就能吃到鱼吗?我看未必!鱼之所以上钩,是因为杆,可更重要的却是因为我!”

楚老爷子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正色道:“钓鱼,不是有鱼竿就行的,还要有鱼饵,你会做吗?下竿的地方不一样,可能钓上的鱼就不一样,你会选吗?鱼咬钩沉,提竿早则鱼脱钩而逃,提竿晚则鱼夺食而去,这时机,你会把握吗?”

韩雨老脸一红,不吭声了。老实说,他的确不懂得怎么钓鱼,只是不甘心被人平白赠上一篓鱼而已!

“有了鱼竿,并不等于就有了鱼!不过就只是吃鱼而言,是自己钓上来的,还是别人给的,不会有什么区别。钓鱼是运气,别人送的鱼也是运气。而运气,在我看来便是垂钓者最大的依仗!”

运气便是垂钓者最大的依仗?!

韩雨身子一颤,眼中的瞳孔狠狠的一缩,他慢慢的站起身,对着楚老爷子恭敬的一弯腰,九十度的正躬:“多谢您老一番教诲,黑衣受教了!”

楚老爷子一踢鱼篓:“这个送给你,你还拒绝吗?”

“长者赠,不可却!”韩雨伸手就爱那个鱼篓提了起来。

楚老爷子哈哈笑了起来,楚九从旁边驾着一艘小船从湖面上晃悠悠的飘了过来。

“走,我带你去小岛上瞅瞅,让阿九弄条鱼就着湖水给炖了!我给你说,就这儿湖水,下面有一汪活泉,那可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好东西……”

梅花点缀,竹林长空。北风呼啸,水映苍穹!

几块石头一堆,一口铁锅一放,上水的活鱼去了鳞片,腥膻,往锅里一放,添上水,就地捡了那地上的枯枝在下面点着烧起,一股青烟晃悠悠的就飘了起来!

不一会儿,鱼香就在空气中飘散,楚九就近将找了几片粉嫩的梅花花瓣放入其中,又加上了葱姜蒜等佐料,淋上几滴陈年老醋,放上几点船中备着的香菜这么一点缀,一锅浓香四溢的鱼汤便宣告出炉!

饶是韩雨来的时候已经吃过饭了,此时也禁不住食欲大振,跃跃欲试!

鱼汤是奶白色的,因为下面的小火还没有熄,所以时不时的还会冒起一个咕嘟!韩雨坐着从河对面拿过来的马扎,那边楚九拿过一瓶酒。

“我珍藏的,好几十年的玩意,今儿你小子算是有口服了!”楚老爷子让楚九先给韩雨倒上,韩雨哪儿能让啊?急忙抢过来,给他们两位斟满,这才给自己倒了一杯。

两手端平,韩雨吸了口气道:“这第一杯酒,我便借花献佛,敬楚老爷子和九叔!我先干为敬,您随意!”

韩雨说着一举杯,将酒都倒入了嘴里。

辛辣的感觉顿时顺着喉咙而下,仿佛一道火龙似得直烧进他的胃里。

韩雨顿时瞪圆了眼睛,哈了一口酒气。楚九笑呵呵的道:“你小子喝这么**什么?快夹块鱼押一下!怎么样,九叔的手艺还不错吧?”

韩雨连连点头,边吃边道:“虽然我不是什么美食评论家,说不出怎么好来,但是我可以拍着自己的胸脯说,从小到大,我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鱼!”

楚九笑呵呵的道:“若是喜欢就多吃点,喝点汤,这儿活水熬出来的汤,外面可喝不着!”

韩雨连声答应,这儿鱼的确味道鲜美,也不知道是不是夹了梅花的缘故,韩雨总觉得这鲜美中带着一股无法形容的香味!

三人就这样围锅而坐,觥筹交错起来。

“老爷子,今儿天我冒昧前来,就是想要问一声,那个,如今我和黄泉道的马老大已经达成了协议,那楚兴社……”

“我老头子说过的话,是不会变的。它就是这条鱼,如今已经是你的了!”楚老爷子淡淡的道。

“那,我代表大家,谢谢您……”

“等一下!”楚老爷子举着酒杯,笑眯眯的望着他道:“先别忙着说谢,其实我也是有条件的!”

韩雨想了一下,点头道:“您说吧!只要我能办到的,绝不推辞!”

他心中清楚的很,遮天在天水市能不能继续混下去,终究还是要看这老头子的态度。前面那几个帮派便是前车之鉴!那两个帮派能够短时间内做出那么多成绩,便已经说明了他们的实力,可在这儿老爷子面前,终究还是成了过往云烟……

“其实,也没什么难得!只要你点个头就行!”楚九在旁边笑眯眯的望着韩雨,轻声道:“老爷子想要认你做孙子。”

咳咳,韩雨一口鱼汤在嗓子眼那就进去了,呛的他忙转过身去,连连咳嗽起来。等好些之后才转回头来,喃喃的道:“那个,开玩笑的吧,九叔?”

楚九没有吭声,只是静静的望着他。韩雨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忙向楚老爷子望去!这儿若是换了个人,他非以为对方是在骂人不可。

楚老爷子还是坐在马扎上,叼着个烟袋像个老农似得:“我原本膝下有一个儿子,只是他去的早,只给我撇下了颜儿这一个丫头。如今,偌大的楚家,姓楚的只有我和颜儿两人而已。怎么样,愿不愿意认我这个爷爷?”

楚九望着韩雨补充了一句:“我是老爷子的侍卫,原名孟楚九,而不是真的姓楚。”

嗯,后面还有,不过建议大家不要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