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43章 马奎杀到

243章 马奎杀到

韩雨和孙平天两人色变的原因是一样的,马奎来了!

孙平天是因为没有想到马奎来的如此快,按照那个戴帽子的阴险家伙的吩咐,他在两公里外的地方,将路给堵死了,就算他们能够冲散前面的阻拦,两公里他们也不可能跑的这儿么快!

而韩雨则是因为担心。

这儿次东海帮只是精锐便来了一百多人,马奎和他的手下却已经与人大战了一场,若是他们充了进来,那再想出去可就难了!

眼下想要解决危机,让马奎他们推下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他死!

只有他死了,马奎等人才没有了继续冲杀过来的意义。以他对马奎的了解,这儿个刀子绝不是那种会无谓流血牺牲的人,他来是因为自己还活着,他必须要救!

可自己要死了,他没了救人的理由和必要,自然也就退下去了。

韩雨平静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决然,他一提手里的长刀,就要上前。可才一动,他的身子便晃了一下,忍不住闷哼一声。

血,从伤口处流了下来,渐渐的低落在他的脚下……

他身上的伤实在是太多了,有几处贯穿伤更是在不断的吞噬着他所剩无几的气力。这儿要是换了别人,死八回的心都有了。

而眼下他还能站着,全是凭着胸中那口气,那股求生的意志和钢铁般坚韧的神经。

可此时他全部的力量也只够让他站着而已,别说与人厮杀了,他现在连抬腿的力气都没有。手里的长刀仿佛有千斤重似得,直图鲁手!眼皮也有些撑不住了……

“不能睡,老子不能睡!”韩雨猛的抬起了右手,握住左胸口的匕首,缓缓的一转!

刀刃在身体内转动的感觉清晰的传了过来,饶是韩雨神经坚韧的不似常人,也禁不住哼了一声。

冷汗,瞬间布满了他的额头,剧烈的疼痛却让昏昏欲睡的他顿时清醒了许多!

要说这儿胸口的刀位于要害附近,是不能乱动的。可他胸口中刀的时间太长了,因为匕首一直没有取出,所以血流的不是很多。此时,甚至反而有了凝结的意思。

不动一下,若是伤口收缩的话,回头取下来可就麻烦了!

孙平天狐疑的皱了皱眉头,退入人群,望着那杀人人群的十来个身影,他们仿佛有着一种特殊的联系一般,以前面一个人为中心,不断的在人群中游走。

他的手下虽然是对方的十多倍,可竟然也拦不住他们!

孙平天冷冷的看了两眼,眼中不由得闪过一抹震惊的神色。眼下这儿些人若说身手,的确比他的手下要高些,一比一对打,他的手下的这儿些人全都不是个!

可要是两个打一个,那遮天的小弟便是输多赢少了。三个打一个,估计他们能胜出的没几个。毕竟,他手下带来的也都是东海帮的精锐,遮天中有身手如此了得的小弟,已经很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然而,当他们十几个人组成队的时候,他手下五六十个人送上去也不一定是他们的对手!

孙平天眯着两眼冷冷的端详了一会儿,可越看他对遮天的忌惮便越深,也就越理解为什么老大会急着将这个黑衣给铲除了。

俗话说,观一叶而知天下秋,同样的道理,单看眼下这十几名遮天小弟的身手,便可知道遮天的厉害!

遮天小弟的这种战术要说起来也很简单,无非就是快速的游动,往往是闪开自己的对手,将他丢给后面的人。靠着这种移动,他们不断的让对手扑错方向,露出破绽,给对手带来大规模的杀伤。

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如登天!首先,你得完全的信任自己的队友。因为你的生死是掌握在他的手里的,而你的手里则掌握着前面队友的生死。

有多少人当自己面临死亡的时候,会完全的将自己的后背交出去,而不是自己回刀自救?

孙平天不知道,他只知道大多数时候就连他自己也是相信自己手里的刀更都些!

而除了信任,还需要身手。需要发现破绽之后便立即抓住,狠狠的重创对手的眼力,判断和能耐!第三个则是需要一个好的头领,需要有丰富的厮杀经验,看似几十上百个人绞杀在一起,他要能在转眼间便看出其中的薄弱点,避重就轻的打击对自己最有利的地方!

最后,在是需要这支队伍都有必死的决心。因为在这儿样的游走中,只要有一个人受伤就会被毫不留情的抛弃,不然,他们的优势便会丧失。

孙平天越看心越冷,靠着这种移动,眼前的这十几个人形成了一个有机的整体。看上去东海帮的小弟都是冲着自己的对手杀上去的,可等到了近前就比全变了。

也就是说,从整体来说,东海帮的小弟是上百人对付十几个人,可从真正能对的上手的那些人来说,却是一个东海帮的小弟往往要面对两个甚至是三个遮天的小弟。

这儿要是能赢,才真他妈的怪了!

“放他们过去!”孙平天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按捺不住的兴奋和不安,他旁边的小弟禁不住愣了一下:“啊?”

“马勒戈壁的,老子说什么你没听见啊?”眼瞅着人家遮天那边默契的配合,自己这儿下个命令还他妈的犹犹豫豫的,孙平天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他抬脚照着手下的屁股就踹了过去:“我说让你放他们过去!”

“啊,哦!”那小弟这儿才慌忙跑了下去。

“简直就是个猪!”孙平天气哼哼的骂了一句,他刚才已经看出点儿门道来了,这些人之所以能够形成巨大的杀伤力,就在于一个速度上。

他们彼此间换位迅速而流畅,是他们这儿个椭圆保持巨大杀伤力的重要原因。

可若是他们将韩雨救了之后呢?一个受了重伤的老大,一个昏迷不醒的女孩,有了这么两个拖累之后,他们只能和自己硬拼!

孙平天心中暗叹一声,他感觉自己也有些卑鄙。卑鄙就卑鄙吧,总比让自己的小弟扑上去,强行迟滞他们的速度要好的多!

马奎猛的一刀将一名东海帮小弟抽了出去,忽然感觉前面的压力一空,终于杀出了重围。他并没有急着向前冲,而是接应了一下后面的兄弟。

“一二三……九!”当数到第九个的时候,后面再也没人了。

马奎的脸色黯了下去,十三个兄弟,一番冲杀便折了四个人。

东海帮的人似乎是被他们给冲垮了,离着还有十几米的时候,便停了下来。

马奎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大声道:“走,找回了老大,再杀光这儿些王八蛋,替兄弟们报仇!”

“报仇!”

“杀光这儿些狗日的!”

……

九名浑身是血的小弟纷纷低声呼喝,九个人,面对一百多名对手非但没有一点退缩,反而呼喊着要报仇!站在人群中的孙平天脸色铁青,冷冷的哼了一声!

“老大在那!”一名小弟眼尖,看见了靠在珠子旁边的韩雨。

“老大!”

“老大!”

“老大,你没事儿吧?”来到韩雨近前,马奎才发现韩雨胸口上的匕首,看见他腿上扎着的白色绷带,看见了躺在地上的梓涵。他的眉头一下挑了起来,脸上蒙着一层狰狞的杀气:“这儿些王八蛋,我去宰了他们!”

“住手,我不过受了点皮外伤,梓涵也没事!”韩雨忙扬声呵斥了一句。

皮外伤?若是他那身一绺一道的衣服和血迹也能算作是皮外伤的话,马奎真不知道自己这些人该算什么了!

他一向自诩是个汉子,可从来没有见过像韩雨这儿种身上中刀还能如此平静的站着说话的人!

“拿绷带!”马奎大喝一声。

手下一个小弟急忙将绷带递了过来,马奎亲自上前帮韩雨包扎。他那双砍人的时候都不曾有过半分颤抖的手,此时却哆嗦了起来。

韩雨嘴里叼着烟,沙哑着声音道:“这儿才一会儿不见,堂堂的刀子怎么也变成绣花的老太太了?”

马奎没有出声,而是深吸一口气,猛的一使劲,帮他将腹部和肩膀的伤口使劲勒了勒!

韩雨的嘴一哆嗦,烟头生生的被咬成了两半,猩红的火焰缓缓的飘了下去,被风一吹,左右摇摆,仿佛心有不甘一般。

“给我注射一支吗啡,一支氨甲苯酸!”韩雨瞄了他一眼,低声道。

“老大?”马奎身子一震。

“快点,他们就要过来了!”韩雨的语气坚决不容拒绝。

马奎没有办法,从腰带特制的卡子内找出了两支微型的一次性注射器,吗啡是止痛的,氨甲苯酸是止血的。这儿是他为自己准备的,却不想先用到了韩雨身上。

“老大,你忍着点!”

“嗯!”

马奎一咬牙,将两支都给韩雨注射了进去。其他人则挡在韩雨的前面,将东海帮的视线给挡在了后面……

后面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