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45章 楚九

245章 楚九

孙平天眼中闪过一抹惋惜的神色,他欣赏,不,是佩服韩雨这儿样的汉子,若是有点选择,相信他会和这样的人交朋友,做兄弟,而不是当敌人!

只可惜,他没的选择!

他是东海帮的四大战将之一,他是东海帮的白毛!

他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将手一挥,疤瘌头立即带了十几个人从人群后面走了出来:“老大,我来吧!”

孙平天知道他是想争夺功劳,也知道他虽然叫自己一声老大,却是帮主将他派到自己身边名为辅佐,实为监视他的。

虽然从心里他不想让韩雨死在这儿样的小人手中,却也实在找不到什么话拒绝,只得点了点头。

疤瘌头立即兴奋带着他的亲信朝上走来,刚才韩雨一番厮杀,他们也看见了,尤其是最后,若不是和他厮杀的那名东海帮小弟一时心慌,退了的话,没准斩杀遮天老大的奇功就已经落在了他小子的手里。

他已经快不行了,没准是回光返照!

疤瘌头望着韩雨的脸色,心中暗自嘀咕,他将手一挥,吩咐道:“喂,你们几个将这儿个刀子宰了,你,和我一起对付黑衣!”

“是!”被他点到了名的那小弟一脸兴奋,就仿佛韩雨成了一块蛋糕似得。

隐藏在人群中的那名带着帽子的黑衣人,静静的望着韩雨,他处心积虑设计的这一切,如今,终于结束了!

“嘿嘿,黑衣老大,能够死在我疤瘌头的手中,也算是你上辈子的荣耀了。”疤瘌头缓缓的走了过来,旁边的几名小弟则朝马奎迫了过去。

此时的马奎,身上也横七竖八的挂满了伤口,他望了韩雨一眼:“老大,看起来我要先走一步了!”

韩雨脸色平静的道:“到了那里,别忘了给我占个位子,我随后就到!”

“那当然。咱们到了地下再组织遮天,这儿回争取将阎王爷的胡子给拔下来!”马奎笑呵呵的回了一句,脸上的刀疤依旧扭曲,却不再显得狰狞,反而带着股冲天的豪情!

“看你们两个小B得瑟的,都麻痹的要死了,还在这儿装?”疤瘌头的一个手下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哥几个,并肩子招呼……”

他举起了手里的钢刀,还没说完,远处忽然一声呼啸传来,一把匕首插在了他的喉咙里。

“我日你爷爷的,哪儿个狗日的敢动我大哥,我弄死他!”一声脆亮的叫骂突然响了起来,然后便是卓不凡大步流星的冲了过来,手里还握着把匕首!

“小凡?”韩雨的眉头一拧,身子一软。

那边的马奎也被这儿突然的惊喜惊呆了,他呆呆的望着卓不凡。卓不凡一把扶住了韩雨:“不仅我来了,九叔也来了!”

果然,一股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杀散他们!”

“杀!”一片沉闷的应合从韩雨身后响了起来,接着,一个个穿着各异的大汉从他身边冲了过去。

然后,楚九和楚颜出现在他身边。

“黑衣!”楚颜一见到他,眼睛一下就红了,眼泪汪汪的望着他,想要过来却又害怕碰到了他身上的伤口。

“你也来了?”韩雨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身子不由自主的倒了下去:“别难为她……”

这儿是他的最后一个念头。楚颜急忙接住了他,却被他带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楚九只是看了一眼,脸色就变了:“怎么伤的这儿么重?这,这是怎么搞的?你,不是带着人保护着他的吗?怎么还让他伤的这么重?”

饶是楚九的老道,见了韩雨身上的伤也禁不住毛了,狠狠的斥责着马奎,若不是看他小子已经累的脱力了,同样浑身是伤,只剩下了一口气的样子,他没准已经用脚了。你就是将一个大活人丢到狗熊园里让它**半天,他也不能受这儿么多的伤啊!

楚九小心的将韩雨抱了起来:“快,送医院!”

“还有他!”楚九一指马奎。然后对着手下道:“去,看住那个野猴子,别让他闯进了人堆里。”

楚九说的是卓不凡,这小子一见到韩雨受伤,眼都红了,一声不吭的冲了上去,他担心这儿小子再受了伤。

“还有,让兄弟们放开了干活!”楚九紧跟着又补充了一句。

那名传令的是个中年人,还拿着橡皮棍,穿着个军大衣,仿佛保安似得。闻言顿时乐呵呵的跑了下去。不一会儿,只见四处都响起了兴奋的嘶吼和放肆的笑声!

其实,不仅是他,楚九带来的其他人也都穿着各式各样的衣服。他们看上去并不像是保安,倒是各种职业的大杂烩!可就是这儿群大杂烩,却杀的东海帮小弟抱头鼠窜!

黑暗中,东海帮的小弟也不知道后面来了多少人,反正他们今晚这儿心七上八下的已经再经不起折腾了,只是没命的跑,充分的将体育竞技的精神发挥了出来,咱不求跑在最前面,只要跑的比后面那几个快,这儿就足够了!

“行了,让大家别追了!”楚九淡淡的道。

黑暗中,顿时响起一声响亮的口号,不一会儿追出去的众人便三三两两的赶了回来。除了有十几个因为不小心挂了彩外,其他的人毫发无伤。

而其中就是挂彩的那十几个人,还有几个是因为跑的太快,不小心将脚崴了,还有一个是因为来的太过匆忙,穿的鞋子跑掉了,一脚踩在了刀刃上。而他,自然成了受伤最重的一个……

“老马,你将大家伙都带回去吧,老爷子特意嘱咐过我,让我不要打扰大家,可没想到我还是在这儿么冷的天把大家从被窝里叫起来,若是老爷子知道了,非踹我不可!”

“九哥,你说的这儿是那里话?若是楚家有事儿,颜儿有事,你九哥有事儿却还想不到我们,那咱们这儿帮老兄弟还好意思自称是楚家的人吗?”刚才的那名保安大哥拍着胸脯大声道。

“好,各位兄弟的心意和问候我一定要告诉老爷子,老爷子说了,等到过年的时候大家都去家里,咱们一起喝喝酒,下下棋!”楚九拱手。

“那可太好了,我早就想去陪老爷子钓钓鱼了!”保安大哥大笑着答应起来,然后带头走了。几乎所有的人经过楚九身边的时候,都会和他打声招呼。

楚九望着一干老兄弟离开的背影,脸上露出一抹微笑。楚家之所以不在道上了还依然被人所尊敬,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只要楚家愿意,只要楚老爷子一句话,随时都能拉起三五千敢战之士,能战之士!

虽然他们当中有不少人已经习惯了现在柴米油盐的日子,虽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已经没了昔日的冲动和拼劲,可只要他们站出来,这儿个北国大地,便没有人敢不拿正眼看他们。

当然,若不是因为这儿次的事情太过紧急,楚九也不愿意打扰这些老兄弟平静的生活,毕竟,他们曾经握刀的手,现在拿了刀,已经不再是杀人,而是切菜!

如果不是疤瘌头见到同伴突然身死,掉头就走的话,如果不是他掉头跑,带的他亲信的手下也跟着跑的话,东海帮就算败,也不会败的如此痛快!

“回头告诉公司,受伤的兄弟年终奖金提三千,没受伤的兄弟加一千。”楚九低声吩咐了一句。下面自有小弟记下,钱不在多少,只是个意思,想必那些老兄弟发现自己的钱突然多了点的时候,也会露出会心的一笑,然后笑眯眯的给自己添一杯好酒。

兄弟,有的时候就是这儿么简单!

楚九轻轻的扫了一眼跟在他身边的是十几名楚家的护卫:“野猴子呢?”

“刚才我想追他,结果没追上。他可能是想到黑衣老大的事儿了,所以又跑了回来。刚才我看见小姐坐车走的时候,他也跟着上去了。”一名小弟低声回答道。

楚九本想查看一下厮杀的现场,可终究更担心韩雨的伤势,便扫了一眼被几名护卫抓来的东海帮成员:“问明白事情的经过,立即告诉我!”

说着,他带人上了车,快速的朝市里赶去。

远处的黑暗中,带着帽子的血难点上了一根烟。他是个将自己的小命看的比什么都重的人,至少在韩雨死前,他要好好的活着,所以他一直将自己隐藏在安全的黑暗中。

当楚九,不,是疤瘌头手下被人用刀捅死的时候,他便跑了,其实东海帮这边的人中,他才是第一个跑的!

“你死了吗?”他深深的吸了口烟,语气中带着无比失望的喃喃自语一句,像是在问无边的黑暗!

“我希望你没死,你若是死了,我给你准备的大礼岂不白瞎了!好好活着吧!”他将烟头吐出车外,然后发动了车子,驶向无边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