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47章 稀有血型

247章 稀有血型

楚颜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感觉时间如此缓慢过,它清晰的仿佛点点滴滴都在她指尖飘过似得,让人心焦的恨不得能朝它吹一口气,哪儿怕因为自己一夜变老了也心甘情愿。

明明只过去了十分钟,楚颜却感觉仿佛过去了十年一般。坐立不安和恐惧不断的在吞噬着她的理智和冷静,她感觉到了一种沉闷的压抑,这儿是她过去二十多年的人生中,所从未有过的。

她下意识的轻轻搅动着手指,这儿种动作并不符合一个成熟的,理智的大家小姐,集团经理,却符合一个女人的本能。

楚九轻轻的望了她一眼,目光中闪过一抹不知道是欣慰还是叹息的复杂。原本他和老爷子都是看好韩雨的,也希望能够将楚颜交给他。毕竟,楚家偌大的基业需要一个有能力,靠的住的人继承不说,单单是为了楚颜的终生幸福来讲,他们也希望两个年轻人之间能够产生一种火花!

而如今,花火是产生了,可韩雨却受了重伤,而且是那种谁也不知道能不能好的重伤。若是楚颜在这儿个时候爱上了他,而他却……

楚九望向窗外,心中暗自道:黑衣啊黑衣,你小子若是还有点良心的话,就咬咬牙扛过来吧,若是连累的颜儿郁郁寡欢,你就算能逃到阎王殿,老子也不会饶过你的!

就当两个人各怀心思的时候,抢救室的门砰的一下被推开了。

楚颜触电似得站了起来,向前抢了一步又站住了。她望着张院长,嘴巴张了张又有些不敢开口。

楚九也早转过身,低声道:“怎么样?”

“情况不太好,他身上的伤口太多了,现在我们正在处理伤口,另外,胸口处的刀伤离心脏过近,若是贸然处理的话,可能会出现意外!”张院长快速的道:“现在,需要马上为病人输血!”

“那你还说什么?赶紧让人输血啊!”楚九瞪眼道。

“他的血型是比较罕见的RH阴性AB型血,这儿种血液我们医院原本也有储备的血浆,可是前几天用完了,如今新采的血浆根本就没有RH阴性AB型的血……”

“用我的吧!”楚颜将袖子一卷。

“这……”张院长迟疑了一下。

“小颜的血就是这种RH阴性的,”楚九点了点头,他知道RH阴性AB型血非常稀少,平均五六千人中才有一个,若是血库里没有库存的话,楚颜便是眼下唯一的选择,因为这儿丫头的血型就是RH阴性AB型的:“就先用着她的吧,我马上再组织人手输血!”

张院长点头道:“好,那要快一点啊,病人现在非常危机!”

说着他安排了一个小护士开始给楚颜输血,楚九则马上打电话给那些楚家的老部下,很快,呼啦啦的便来了一百多人。

可是经过检查之后却发现这些人的血型竟然没有一个人是配号的,而那边,楚颜已经抽取了一千五百毫升,脸色已经开始泛白。

“再抽!”楚颜一咬下唇,急促的道。

那边,小护士露出一丝犹豫的神色,对于一个正常的成年人来说,损失一千毫升以内便会感到明显的不适,可以说这儿已经到极限了。若是再抽取的话,很有可能会危急生命!

“能不能再等一下?”血液上的事情,楚九也无能为力,毕竟他的血型和韩雨的不合,他根本取代不了楚颜:“我已经找到了两个合适的配血者,都在路上了,大概用不了十分钟他们就能赶过来了!”

小护士为难道:“十分钟太长了,病人撑不到……”

“行了,抽我的吧,我没事!”楚颜转过头望着楚九,勉强露出一丝笑容。

楚九眼睛一热,忙转过头去:“只能抽三百毫升,我让他们五分钟内赶过来!”

当他走出去的时候,楚颜有些虚弱的道:“别听他的,抽五百吧,我的身体好,没事儿的!”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救人要紧!”

小护士见她神色坚决,只得点了点头,拿出针管再次扎上了楚颜的胳膊。

楚颜静静的盯着瓶袋,看着里面一点点的红色在慢慢的积累,越来越多,她的心中多少生出一些安慰。不管怎么说,自己能为他做点什么,而不是干干的坐在那里!

看着看着,她觉得浑身渐渐冷了起来,身体不由得向旁边一歪,差点没摔倒。

“小姐……”小护士急忙扶住了她,她并不知道楚颜的身份,只是很佩服这儿个女孩子的勇气和坚强!

“你现在身体已经产生失血反应,不能再抽了!”说着她就要去拔针头。

楚颜按住了她的手:“没事儿,我一个大活人,没那么容易死。”

小护士摇摇头:“不行,这儿样做你会很危险的!”

“里面的那个人还需要多少血?”

“就算是等血型相配的人赶过来,至少也得五百毫升,正在给他清洗伤口……”

“那就抽五百,总不能功亏一篑!”楚颜淡淡的道。见到小护士犹豫,她眉头一挑:“快点,还傻站着干什么?”

楚颜毕竟是楚家的大小姐,又是公司的总经理,经常的发号施令身上自然有股普通老百姓所不会具有的气势。此时一瞪眼,虽然她脸色苍白,身体虚弱,小护士还是被吓的微微一颤,心说反正是你让我抽的,若真抽出了什么事儿也不怪我!

五百毫升的鲜血被送到了抢救室,楚九出现在楚颜身后将她扶了起来。他是看着楚颜长大的,太了解她了。虽然他说了最多三百毫升,可他也知道楚颜是绝对不会听的!

“将这儿包牛奶喝了!”楚九轻声道。

楚颜嘴角勾了勾,便算是笑过了:“谢谢九叔!”

楚九轻叹口气,故意板着脸道:“谢什么?你这儿丫头白对他这么好,你就算是将心挖给他吃了,不让他看见又有什么用?”

楚颜淡淡的道:“我不用他知道。”

楚九气乐了:“好,咱不让他知道,咱就当学雷锋了!我让人给你安排了个房间,就在隔壁,我扶着你过去躺会吧。”

“不用了,我就在这儿坐着等会就行!”

楚九有些抓狂的道:“你这儿丫头怎么就不听话呢?你刚刚失了那么多血,现在身子虚弱的很,怎么能在这等着呢?你放心,那俩小子已经到了,就坐着带电梯向上赶呢,我已经安排好了!”

楚颜望了一眼抢救室的门,固执的道:“不,我就在这儿里等着。”

楚九疼惜的望了他一眼,无奈的道:“那我让人给你拿床杯子,你在这儿躺会!”

说着,一挥手早就准备好的一组沙发被抬了过来。上面还放着一床被子,显然楚九早就知道她不是那么容易就范。看着忙活的楚九脸上带着的担忧,她柔声道:“九叔,我……”

“行了,你就在这躺着吧,实在扛不住了就睡会!”楚九轻声道:“九叔就在这儿里替你守着。”

楚颜点了点头,静静的坐在杀发上,又开始望着抢救室的门发呆。她不过是失了点鲜血,便是这种感觉了,里面的那个人还受了那么多的伤,不知道他是怎么扛过来的呢?楚颜忽然觉得自己的心一揪揪的,有些生疼……

那两个血型相配的人终于赶过来了,有了充足的血源,初步的伤口清理已经差不多了,然后就是做手术。漫长的等待了大概足足有四十分钟,张院长才从抢救室里走了出来。

“怎么样了?”楚九知道楚颜最想问的是什么,没等她开口便抢先问了出来。

张院长瞄了楚颜一眼,脸色有些难看:“病人现在还很危险,其他的伤口已经都处理的差不多了,可是,其中有一刀是在他胸口上的,据我分析,很有可能就在他心脏附近,这儿样的手术,风险较大,尤其是现在病人的身体太过虚弱……”

不用说了,肯定是成功的几率比较低。楚颜的脸色一红,嘴角竟然流出了鲜血,身子歪了下去!

楚九吓坏了,他一下跪了下去,环住了楚颜:“颜丫头,颜儿,你别吓九叔,没事儿,黑衣他没事儿的!”

他猛的抬起头,紧紧的瞪着张院长:“老张,我楚九这儿辈子没有向没有还手之力的人说过半句狠话,可现在我却不得不告诉你一声,若是里面的人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你和里面的那些人只怕这儿辈子,不,只怕你们有没有这儿辈子都两说!”

张院长的身子一哆嗦,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九爷,病人的伤太重了……”

“那我管不着。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他是遮天的老大!一个手下有着五六千小弟的社团老大,若他出事,别说你了,就连我都不知道怎么应付他手下那帮暴怒的兔崽子!”

楚九也没了耐心,冷声道:“就算你没有把握救好他,也必须用尽全部的方法让他活着,伤势不能恶化,他的医生很快就来了!”

楚九的意思是对方的医术可能比他高明,他没有把握的事情对方不一定没有。

但是张院长却将它当成了是楚九的一个暗示,等对方的医生来了之后就可以将责任推到对方身上去了。他擦了把汗,连连点头道:“您放心吧,我一定尽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