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48章 遮天众将

248章 遮天众将

看着张院长转身又进了抢救室,楚九这儿才对着楚颜小声道:“丫头,你可别吓你九叔啊,他没事儿,那小子是谁啊,堂堂的遮天老大黑衣,那阎王爷哪儿敢收他啊?老张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就是个半吊子!”

“那个什么老船不是让人去请了吗?他们就要到了,你放心,没事儿,九叔给你保证没事儿!你现在身体虚弱,不要情绪太激动,好吗?”楚九一个铁打的汉子,想当年名震江湖十几年未曾一败的天刀楚九,说着说着眼睛都有些红了。

楚颜是他看着长大的,他一辈子未婚,便将楚颜当成了自己的女儿一般。再加上楚颜的父亲在她小的时候就死了,这儿孩子跟着他的日子,比任何人都长!

现如今,见她嘴角的血都流了出来,楚九竟然觉得浑身仿佛没了力气似得,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老了,他是真的老了!眼瞅着楚颜从一个嗷嗷待哺的小丫头出落的亭亭玉立,长成了一个小丫头,然后再看着她长大成人,成为了能够为楚家执掌一个公司的大姑娘,一晃间二十多年了。

而他,也由当年那个充满了锐气,杀气,充满了活力的年轻人,变成了年过半百的老者。当年争雄天下的豪情早就不再了,剩下的,只是想让后辈好好活,好的好的长者之心和舔犊之情!

“九叔,我没事儿,您起来,您快起来!”楚颜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将楚九扶了起来。

转而望着抢救室恶狠狠的道:“我不相信这儿个王八蛋就会这儿么去了,他的血管里还流着我的血呢,这儿份情他还没有还我呢!他欠我的,他必须得还给我……”

楚九点头,做出一脸凶恶的表情道:“对,咱等他还,咱得让他还……”

两人正说着话,那边却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

楚九顿时就毛了,回头厉声道:“谁在那吵吵呢?想死了?”

“九叔,有人闯上来了!”一名小弟沉声回了一句。

楚九差点没拿瓶子砸过去,直接摔死这货。他也气糊涂了,没想到别的,直接就道:“你们都他妈的是死人啊?有人闯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是不是他妈的这儿几年没动手,把点本事都活到你女人的裤裆里去了?”

若是韩雨在旁边见了,定然会目瞪口呆。他和楚九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他身上那份岁月沉淀出的从容和气场,就连他都暗自赞叹不已。平常不管什么时候,九叔可是从来都没急过脸,更别说张嘴就骂人了。

可见韩雨和楚颜现在的状况让他担心到了极点,心口仿佛有团火似得在烧,手下还愣是不开眼,他不怒才真是怪了!

“哦!”那小弟张了张嘴儿,想要说什么可是自己琢磨了一下,终究没敢说,转头道:“拦住他们!”

十几名楚家的护卫闻言顿时动了起来,可马上就被冲散了!

“九叔,遮天暗蛇前来探望老大!”

“九叔,遮天和尚多有得罪了!”

“遮天,铁手……”

“鬼刀……”

“墨迹……”

一道道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声落,楚家的护卫便被人给冲到了两边,遮天的几大战将便同时出现。最前面的,则是个老农似的农民。他穿着个青色的中山装褂子,下面是一双老式的裤子,脚下一双千层底。

原本这儿个人应该是个浇花或者种地的农民,然而此时他偏偏站直了身子,两手负后,速度不快不慢越众而出,身上却自然的流露出一种连遮天的几大战将都不如的气势。

那是一种自信,一种在自己所擅长的领域取得了非凡的成就之后才能拥有的气场,因为他有这种绝对的实力!

这样的气势,楚九当年只在几个人的身上看到过。而楚老爷子,便是那几人之一!

想不到时隔多年,竟然又遇到了这种人。

楚九的两眼轻轻一眯,其实当他下了命令之后,他就想起来人可能是遮天的那个医生了,不过他可没想到遮天所有的大将都来了!

这儿伙小崽子,难道就不担心自己的老家被人给抄了吗?

楚九心中暗自嘀咕一声,却已经向前迎了几步,挥手止住了自己的手下!楚家的侍卫堪称精锐,可跟这儿几个遮天的杀神比起来,还是有不小差距的。

“都退开!”楚九冷声道。

那些手下急忙闪到一边,刚才汇报的那个小弟低着头不敢看他。楚九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收起要踹他的心,静静的望着来的遮天众人。

“九叔!”众人显然以谷子文为首,他走到楚九面前,恭敬的道:“我们几个心焦老大的伤势,所以事急从权,冒犯的地方请您多多谅解!”

楚九是什么人物?别说他现在不在道上混了,就算现在还在立杆子,以他的身份自然也不会跟几个小辈的较真。

他挑眉道:“行了,我们也算是自家人了,就不用说两家话了。我之所以不让那皮猴子通知你们,就是怕你们都过来了。天水市你们毕竟才刚刚打下来,还称不上固若金汤!”

“不过,既然你们都来了,那边的事情你们就不用担心了!”

楚九的这句话,等于是将遮天大本营的安危揽到自己身上了。

谷子文微微一点头,平静的道:“多谢九叔的厚爱,不过,老大既然将社团交给我们几个,我们自然要替老大看好家!那边我们已经做好了周密安排,九叔不用担心!”

楚九深深的望了他一眼,最终点了点头道:“好吧。”

他转而望向邵洋:“这儿位就是船医生吧?”

邵洋点了点头,淡淡的道:“黑衣怎么样了?”

“还在里面抢救。”楚九望了一眼急救室的门。邵洋轻声道:“我进去看看。”

“你不用休息一会儿吗?”楚九知道等一会儿他要亲自给韩雨主持手术,若是身体太疲惫或者太紧张的话,都容易出意外。

尤其是看他们这儿样子,分明就是一口气跑上来的,要不然他的那些手下绝不会来不及向他汇报。

却不想邵洋竟然拒绝了:“不用了,我没事儿!”

楚九只好点头道:“那好吧,衣服都给你准备好了,你先换上吧!”

邵洋对着楚颜点了点头,然后走进了旁边的房间换衣服。楚九则将张院长叫了出来,低声吩咐了几句。邵洋便从里面走了出来。

“现在只剩下一个比较关键的手术还没有做,有什么需要你直接给老张吩咐就行!”

邵洋点头道:“准备二十克溪南潘尼针剂,找三个人做我的下手!”

张院长愣了一下,溪南潘尼是一种促进吸收的注射药物,他不知道邵洋要这个干什么。不由狐疑的皱了下眉头。

邵洋冷冷的盯了他一眼:“我不希望等一会儿再出现这儿样的犹豫。”

说完,转身走了进去。

张院长的脸色禁不住一红,要说他也是外科手术的专家,什么时候被人如此无视过?他扭头望向楚九。

楚九冷冷的问了一句:“那个手术你有把握吗?”

张院长缓缓的摇了摇头:“伤口太深,可能刮到了心脏,现在病人……”

“那你就听他的!”楚九冷冷的打断了他的:“我只要黑衣活着!”

“是!”张院长不见到他发火,急忙跑了回去。

那边,谷子文等人和脸色苍白的楚颜聊了起来,当谷子文问起楚颜为什么脸色如此难看的时候,楚九本想说出实情,却不想楚颜先用一句受了点风寒搪塞了过去。

当然,谷子文等人也看出来了他对韩雨的担心,若不然也不会受了“风寒”还在这儿里等着,而他们从卓不凡那里已经听到了是楚颜得知韩雨出事之后立即让楚九联系的人这儿才救了老大,所以对她很是感激,言语中甚至不自然的将她当成自己未来的大嫂来尊敬。

不过他们现在都没什么聊天的心情,所以说了几句之后便都沉默了下来。

没一会儿卓不凡蹬蹬蹬跑了上来,一见到众人都好好的站在那,这儿家伙才长出了口气,低声道:“呼,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们会打下来呢!”

“九叔,我想让小凡带我去见见梓涵,问一问老大受伤到底是怎么回事!”谷子文对着楚九沉声道。

楚九点了点头:“去吧,黑衣晕过去之前曾说过,不要和她为难!”

谷子文淡淡的道:“我知道!”说完他喊了王帅和卓不凡一起朝楼上的护理病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