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51章 天狼社刘文龙

251章 天狼社刘文龙

刘文龙肤色黝黑,嘴角带着一圈毛茸茸的胡子,身材并不高大反而显得有些瘦小,可他的目光中却带着一股阴狠的气息。

他也是一名退役的军人,而且是正儿八经的特种兵,后来因为一次斗殴中让两位同为特种兵的同伴全都打成了残废,被军事法庭给送进去关了三个月。出来后被开除军籍,遣返回乡。

其实对于这样的人,上面要么狠狠心给处理掉,要么便是继续录用。因为这样的人属于高危人群,他在大熔炉里对同为钢铁的同伴都能下的去狠手,那对还是铁矿石的老百姓能有什么心慈手软的?

刘文龙回到自己的家乡之后,果然没安分,先是在自己的家乡称王称霸,因为一身过硬的功夫和狠辣的手段,再加上不俗的头脑,很快便打出了自己的名头。

而后,更是渐渐的收拢了一些亡命徒,招揽手下,开始占地盘,罩场子。没两年的功夫便成为了JN市小有名气的帮派。而后被赵得风的老子给看中了,暗中为他提供金钱和消息,替他摆平官面上的人物。

两人都是不世出的人杰,一明一暗相互配合下,短短的一年时间,刘文龙的天狼社便已经成为了JN市最大的帮派。虽然并不是唯一的,可那些小帮派全都要看他的脸色吃饭,不仅要严格限制人数,还要时不时的上贡!

而天狼社也一直保持着一种让人心慌的扩张态度,可这次他之所以会去主动招惹遮天这儿个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同行,并不是为了扩张,而是因为赵得风的要求,和东海帮献上的大把的利益!

原本赵得风保证过了,这儿次的事情绝不会有失!可现在,那个什么黑衣却他妈的被人救走了,而且是被楚家的人?

刘文龙嗅到了一种危险的气息,原本他以为遮天之所以能够统一天水市的黑道,是因为运气或者别的什么原因,未必是得到了楚家的支持或认可!

可现在看来,他的这种想法太过一厢情愿了!

遮天他不怕,一个人数不过三千所有的小帮派,和他的天狼社团比还差的远!

可天水楚家,却是一个他不得不正视,不得不仰视的存在!作为曾经北方黑道的雄主,别说他了,赵得风的老子那也不够人姓楚的一个手指头的!

“风少爷呢?”刘文龙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沉声问了一句。

“本来,我们带着风少爷下了楼,可是没到拐角的时候便突然杀出来三个人,兄弟们一时不察,风少爷中,中了一刀,死了!”

“什么?”刘文龙腾的一下跳了起来,脸色忽白忽红的变换了一阵,抬手抓住那小弟的头发,狠狠的朝桌子上按了下去!

砰!

那小弟倒霉的脑袋撞到了桌子上,钢化玻璃的桌面上顿时起了一道裂纹,鲜血,顺着裂纹蜿蜒游走!

砰,砰……

刘文龙却没有住手,仍旧不断的撞着:“你们他妈的是吃什么的,啊,屎吗?一群废物,上百号人都留不住一个人,还他妈的让那个小王八蛋死了,老子要你干什么?干什么?”

刘文龙抓着他的脑袋,朝着桌脚上一撞!哗啦一声,钢化玻璃的桌脚顿时碎成了一地琉璃!

那小弟的脑袋上也多出了个血窟窿,鲜血呼呼的向外淌着!

其他的小弟被他的暴戾吓的脸色苍白打着寒噤,不敢出声。

刘文龙打够了,这儿才随手将他一丢,拿起桌脚上的一张纸擦着手上的鲜血,喘着粗气道:“将他给老子送下去!”

急忙有两个小弟抢出来,将那倒霉蛋抬了下去。刘文龙这儿才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皱着眉头发呆。其他的小弟则大气也不敢出,吸气提臀,夹紧了菊花站着!

刘文龙点上雪茄,叫过一个小弟,仔细的问了问赵得风的事。就像刚才那个倒霉鬼说的一样,在韩雨走出了酒店之后,天狼社的一干手脚还算利索的小弟,便忙将酒店的大门给堵上了。

赵得风则让人将韩雨的刀取了下来,带着人趁机朝后门退去,他们实在是被吓破了胆子,不敢再战,甚至就连热闹也不敢看,生怕韩雨掉头再回来找他们的晦气!

酒吧后面是个网吧大院,赵得风早就在那里准备好了一辆车子。就当他战战兢兢的带人来到车前准备上车逃命的时候,网吧的院墙上突然扑下来两个黑衣人。

赵得风当时只来得及转过身,便被雪亮的刀身给劈中了脖颈。当时,鲜血直喷,天狼社的小弟都被这突然的一幕给吓傻了……

“老大,风,风少的死肯定和那个黑衣有关,他……”

“去你妈的!”刘文龙随手拿起手边的烟灰缸便砸了过去。那小弟急忙闭上了嘴儿,站在那老老实实的挨了一下。烟灰缸正中他的眉心,砸的他摇晃了一下,擦破了一大块的皮,他却不敢动一下。

“那个黑衣煞笔啊?他要是早就知道后面有门的话,不会走后门啊?”刘文龙暴躁的骂了一句。他只是最简单的和黑衣替换了一下身份,便得出了黑衣绝不会杀害赵得风的结果。

黑衣并不杀,干掉了赵得风就会得罪自己,得罪赵氏集团,这儿对他有什么好处?

更何况他当时既然没有杀赵得风,回头又再派人动手,这儿不他妈的纯粹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除非,是对方故意想让遮天和姓赵的结成死仇!

“那个黑衣死了没有?”刘文龙抬起头。

那小弟缓缓的摇了摇头:“他受了很重的伤,应该是活不下去了,不过最后被人给救走了,所以是生是死,我,我也不知道……”

刘文龙满意的点了点头,不亲眼看着一个人死在你面前的时候不要轻易定论对方的生死是他立下的规矩,难得这小子还记得这么清楚。

“下去领五万块钱,这儿次其他的兄弟每人四万,你们可以在家里休息一段时间,一个月后再重新回社团来!”

那小弟急忙表示感谢,刘文龙虽然暴戾,有些喜怒无常,可是只要你不是真的惹怒了他,或者闯下了什么大乱子,他平时脾气还好,尤其是对手下非常大方。若非如此,这儿些人也不会冒着每天被烟灰缸砸的危险跟着他。

等那小弟退出去之后,刘文龙才抓起旁边的那一把刀,韩雨的刀。

“好刀!”刘文龙也是识货的人,两眼放光的打量着天策,连声赞道:“好杀气!如此一把长刀,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才会有如此迫人的杀气!单看此刀,便可知那黑衣绝非俗类!”

“宝刀配英雄,一向如此!”站在刘文龙下手的一名面色蜡黄的中年人开口了,他脸色平静,刚才刘文龙发火的时候,他是唯一一个脸色未变的人。

他叫老火,好女色,善谋略,刘文龙能有今天,此人功不可没!

“如此好刀,若不用来杀人,可惜了!”刘文龙微微眯着两眼,忽然斜了他一眼道:“你说,和东海帮的人一起动手的,还有倭国人?”

“是!”老火缓缓的点了一下头。

刘文龙两眼一眯,眼中闪过一抹与刚才的暴戾绝不相称的阴冷:“和三孙子合伙来算计老子当汉奸吗?”

就在这儿个时候,电话响了。

刘文龙接过来一看:“老混蛋的消息挺快啊,这儿么时候就给我打过来了?”说着,他接通了电话:“喂,赵大哥,这么晚了怎么想着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儿?”

“阿龙,小风出事儿了?他,他被人给害了!”赵得风的老子,赵宝才一见他接通了电话,声音便哽咽了起来。

“什么?赵大哥,你弄错了吧?小风有我派人保护着呢,怎么可能就出事了?”刘文龙矢口否认:“若是小风出事,我早就该得到消息了……”

赵宝才沙哑着声音,显然刚才已经哭过一回了:“是我派在小风身边的人说的,是那个黑衣派的人,你下过来一趟吧……”

“唉,大哥,你先别着急,我上就到!”刘文龙说着挂了电话,望了中年人一眼。

随手别上韩雨的天策,急忙朝楼下走去。

寒风呼啸,仿佛众鬼怒嚎。

刘文龙在一群手下的簇拥下,走出了自己的酒店,上车呼啸而去。

可就当他离开酒店不到两百米的时候,路边一辆车突然打横窜了出来,砰的一下撞到了前面的车上。刘文龙的眼神一沉,深吸一口气,大喝一声:“下车!”

说着,猛的抬脚踹开了车门,然后身子一猫窜了出去,带着几个小弟头也不回的朝酒店跑去!

敢在他的酒店门口刺杀他的人,要么是一批死士,要么便是对方有着一定的把握。

而无论哪儿一种,对他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不的不说,刘文龙的这种果断,救了他一命!

就当他刚刚跳出车外的时候,后面的胡来已经从那辆金杯的顶篷上狠狠的跳到了后面的那辆车上,再猛的一起跳,像个大鸟似得落在了他刚才的车顶上,大斧子闪着寒光就劈了进去。

喀嚓!

斧子从旁边的玻璃那里钻了进去,奔驰的车顶,生生的凹进去两个脚印。

散碎的玻璃碴子像是子弹般朝刘文龙的后背砸来,他急忙一回头,脸色巨变中,像是受惊的兔子般跑的越发的快了起来……

“小B,别走!”胡来扬起斧子,站在车顶上大吼一声,恍若混世魔王一般。

不走?你当我煞笔呢?

刘文龙头也不回,带着几个手下朝酒店的方向飞奔!

鲜花上两万的时候再来个二更,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