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52章 失手

252章 失手

夜夜色漆黑如墨,可人间却灯火通明。

只是此时夜色已深,大概是夜间一点左右。这个时候即便是夜生活一族的人,也少有还在大街上出没的。斑斓的灯光落在胡来的身上,将他映衬的仿佛凶狠的罗刹一般。

可是前后刘文龙的小弟还是不要命的围了过来,胡来刚从车上跳下来,不等他追,前后的刀光便到了,他回斧这么一遮一掩的功夫,便被截住了。

刘文龙有一条规矩,若是在厮杀的时候,你的堂主死了,你身为堂主的侍卫却活了下来,那时候不管什么原因,都要受到严厉的处罚。

至于作为他刘文龙的护卫,那就更严厉了。

当然,做老大的护卫的好处那是显而易见的。曾经,有六七名刘文龙的贴身护卫,都已经上位。

有的甚至成为了天狼社的一堂之主。

所以,天狼社有不少小弟还是愿意冒这个险。正所谓富贵险中求,他们做的本就是掉脑袋的买卖,多点风险多点收获,在他们看来简直就是公道之极。

如此一来,便导致了一个直接的结果,刘文龙手下的侍卫悍不畏死,勇猛异常!

胡来是哇哇乱叫,却一时间也冲不破这儿七八名小弟的阻拦,反而因为心中一急,使得自己的身上被划拉出了一道口子。

然后几个天狼社的小弟猛扑上来,一阵玩命的攻击。胡来一时不察,失了先机,一时间竟然被杀的手忙脚乱。

得亏这儿个时候血斧堂的精锐小弟已经从车中跳了下来,先下来的人立即闷声不响的举着厚重的斧子,朝胡来这儿边杀来,替他解围。

刘文龙的侍卫本就十几个人,又被他随身带走了三四个,剩下的七八个人虽然拦住了胡来,却也被他干掉了一个,伤了两个。

此时再被十几名血斧堂的小弟一冲,顿时就散了。

胡来急忙从人群中杀了出来,这儿时候刘文龙已经跑出去足有二十米了。胡来气的眉头都竖起来了,举着斧子在后面就追,嘴里还不停的喊:

“小B,佛爷算准了你今夜有血光之灾,你就是跑到天边,也难逃一死!你还是给我住下吧!”

“我操你吗的,你让我住下我就住下啊?老子傻逼啊?”刘文龙也算是老江湖了,可这样被人撵着屁股追却还是头一回。再加上胡来一口一个小B的骂着,他气的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忍不住回了一句。

遮天的这伙孙子,动作可真他妈的快啊!

刘文龙气喘吁吁的跑着,心中还不停的转着念头。敢在他的地头上动手,还有一个和尚的,在他的情报中只有遮天最为符合,也只有他们最有这个理由。

虽然早就在对黑衣动手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自己可能面临遮天的报复,却怎么也没想到这儿报复来的这么狠,这么猛,这儿么绝!

来杀他?这儿是摆明了要他给黑衣陪葬啊!

心中正想着,路边的一个广告牌上,突然扑下来一道黑影,一点寒光呜的一下就到了他的胸口!

那叫一个快,刘文龙的头发梢一下就竖起来了,他想也不想身子向后一仰,然后倒在地上咕噜噜就滚了出去。

他不是向后,因为后边有他的小弟,所以他滚的方向是路边。

然后,两手朝地上一扶,便撑了起来,也不耍狠也不还嘴,一猫腰,一咬牙,撒腿就跑。

饶是刘文龙也算是身经百战,此时心也寒了。这儿个遮天社那是真的有高手,有能人呀!刚才那一下,得亏他躲的及时,若是稍慢一点,怕是便要饮恨于此!

可即便这样,那三棱军刺在他的身上也划出了一道尺多长,两尺多深的口子!

刘文龙跟在身边的小弟反应也不慢,见那杀手还想再动手,其中一个直接合身扑上,用自己的身体将他必杀的一刺挡了下来。剩下的两个则一左一右攻向他的要害。

这儿个突然冒出来的杀手是谁?不是别人,正是遮天裁决堂的堂主,暗榜的杀手,暗蛇谷子文!

谷子文早就在胡来行动之前便提前猫到了广告牌上,若是那个刘文龙被胡来给办了还好,若是失手,那他定然会朝自己的老窝跑。

而回酒店,那这个广告牌便是必经之地。

可是让谷子文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刘文龙竟然像泥鳅般滑,他这儿突然的一击,竟然被他给躲了过去。

而他的两个手下又是那么的彪悍,他虽然随手刺死了一个,可也被另一个在手臂上来了一下。

而且,对方以命搏命,等他将这小子杀掉之后,胡来已经到了金钱,而刘文龙已经跑出了二十米开外!

谷子文没有一点儿迟疑的,甩手就将三棱军刺丢了出去。

乌黑的三棱军刺,化作一道黑光。转眼间便划破了二十多米的距离,发出呜的一声,直奔刘文龙的后背!

“挡!”只听奔跑中的刘文龙喊了这儿么一句。

他身边唯一还跟着的一名小弟身子一转,挡在了他的身后。

三棱军刺从他的后背扎入,从前胸透了出来,发出噗嗤的一声。

那小弟却像是解脱了似地,整个人软软的倒了下去。

这儿一切发生的那么突然,那么的悲壮,以至于谷子文和胡来的心都狠狠的收缩了一下。

虽然吃惊,可是谷子文却没有一点儿迟疑,眼见第一支三棱军刺失败以后,将左手中的三棱军刺交到右手,奔跑中身形微微一顿,又抛了出去。

前边,刘文龙这儿个时候显现出了身经百战的素养,他正在前跑的身子,一听见不对,猛的向旁边横了一大步。

几乎就在同时,提气,大喝!

一道雪白的刀光匹练似地倒卷下来,正中三棱军刺的中间。当的一声,三棱军刺竟然生生被他给斩杀在了地上。

把个胡来给气的啊,眼珠子瞪的溜圆,却没有一点儿办法。他手里的斧子足足有二十多斤沉,即便能丢出这儿二十多米去,只怕也没了神恶魔杀伤力,林文龙只需轻轻一闪。

到时候,他们两个赤手空拳,还真不一定能是这儿刘文龙的对手!

所以,胡来气的在后边大骂:“小B,和尚是来超度你的,你他妈的跑什么?”

刘文龙也不理他,这儿个时候血斧堂的小弟已经干掉了刘文龙的侍卫,正撵在后面。

而那边,刘文龙的手下已经发现了这儿边的动静,已经有几个人朝这儿接应了过来。

谷子文有些不甘心,眼瞅着就要得手了,竟然被他就这样跑了?胡来更不用说了,咬着牙使劲的捣腾着脚步,只是他的身躯硕大,虽然力大,可身子也沉。

只和谷子文跑了个一前一后,前边的刘文龙明显在跑路上下过狠功夫,个子虽然不高,可是一双小短腿却捣腾的飞快,他们几乎将吃奶的劲用了出来 ,也不能再拉近双方的距离了。

等到刘文龙跑到酒店门口的时候,那边他的手下终于反应了过来。

十几个人跑了出来,一见到自家老大灰头土脸还挂着彩的跑了回来,当时就是一愣,再见到后面有追兵,还以为有大部队杀上门来了,当时便护着刘文龙退了进去。

谷子文和胡来一口气杀到人家的酒店大门口,两人并肩而站,气喘吁吁的瞄了里面一眼。

谷子文低声道:“撤!”

胡来单手一扬斧子,大喝道:“行啊,小B,跑的挺快啊,不过这儿回是你运气好,下回,佛爷非把你的狗头剁下当香炉不可!”

说完,转身就朝外跑。

来的快,去的更快!

刘文龙听见动静才发现不对,一回头见到手下的人也跟着退了进来,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你麻痹的,还傻站着干什么?追啊!他们就几个人!”

说完,带头朝大门口追去。

那些小弟本来还面面相觑,心中犹豫,听到他最后那句,再见到他先追了出去,这儿才一个个的兴奋起来,举着刀从后面追了起来。

“秃笔,你麻痹的别跑!”一边跑,刘文龙一边还不忘了骂两句。

“你他妈的有本事别追!”此时的胡来才算是体会到了刚刚刘文龙的郁闷,瓮声回了一句。

“你他妈的有本事别跑!”刘文龙眼中闪过一抹狠厉,借着这儿一声喝骂的掩护,抬手就将刀子甩了出去。

刀光仿佛一道狂龙,朝着胡来的后背就吞噬了过去。

眼瞅着就要落到他的背上了,胡来也没有躲闪。刘文龙眼中一喜,正以为自己的计谋得逞的时候,忽然当的一声,那刀光一顿,竟然掉了下来。

刘文龙心中一惊,脚步微微一顿,等发现胡来翻着手腕,将斧子从后背提了回去之后,才气的骂了一声,继续追了上去。

那边遮天的小弟早就已经发动了车子,胡来上了车,那金杯身子一扭便窜了出去。

刘文龙气的,左右看了一眼便朝车子跑去。今天说什么也得追上这儿两个人,要不然以后他睡觉都不能安稳了!

刘文龙的运气不错,躲过了胡来和谷子文的联手刺杀,可他手下的小弟就没这儿么好的运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