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53章 夜战

253章 夜战

就在谷子文和胡来动手的前一刻,莫太横也动手了。柳威虽然是天狼社的二当家的,可他无论是运气还是身手,显然都比刘文龙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一开始他从酒吧里出来的时候,莫太横没有找到机会下手。便一路跟踪到了赌场,这儿家伙在赌场呆了大约有一个小时才出来,还搂着个女人。

莫太横早早的就藏到了他的车子底下,等六位来到车边,准备上车的时候,莫太横从下面猛的一伸手,拽着他的两只脚便将他拉到了地上。

莫太横也够狠的,剔骨尖刀直接就从他的两腿中间捅了进去。

柳威的一声凄厉惨叫那叫一个销魂啊,简直就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他当时两手一捂裤裆,便抽抽了!

一个小弟急忙一扯他的领子将他拽了起来就向后退,旁边的几个保镖则怒喝着弯腰就去车底下找凶手。就在这儿时,两辆出租车猛的从路边窜了过来,打横将他们一拦,车中下来几个人,兜头就杀!

柳威的小弟当时就懵了,几个人反应不及,被剁成了好几分,那边莫太横趁机一勾车底下的防撞侧翼,从另一头窜了出来。

莫太横没有撤,而是翻身跳入车顶,从上面扑杀了过去。

暗铁堂不愧是遮天成立最早,最为精锐的一个堂口。此刻,表现出了惊人的战斗力和战斗素质。他们自觉的分成了两批人,其中一批二十多人围杀柳威和他手下的小弟,其他的十几个人则迎向了发现事情不对,正朝这儿赶来的赌场站场子的天狼社小弟。

不过两三分钟的时间,柳威和他手下十几个小弟便都倒在了地上。那边,十几个赌场的保安被干掉了几个之后也被冲散了。

莫太横见事情这么顺利,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留下几个人在外面放哨,他则带着三十多暗铁堂的精英冲进了赌场。

他们几乎是咬着前面撤进去的那批天狼社的小弟冲进去的,所以赌场方面根本没反应过来。虽然有几个勇悍的家伙冲杀过来试图阻止他们,可暗铁堂的小弟不用吩咐,便有几个人脱离了大部队迎了上去。

其他的人的速度根本一点也没有减慢,一路但凡有挡路的,只要穿着保安的衣服或者带着家伙,那也不用打招呼,直接一刀就劈过去。

如此一来,场子里顿时闹成一团。能来这儿里玩的,全都是这附近十里八地有头有脸的人物,本以为天狼社的场子安全,却不想竟然遇到了有人砸场子。

一个个悔的肠子都青了,那些愣头青起身就跑,结果没跑几步便被遮天的人给踹趴下了。

那些有经验的呢,却呆在原地没有动,甚至脸上露出了不满的神色。

不管对方砸场子是为了抢钱还是为了抢地盘,一般都不会难为他们这儿些财神爷,这就是江湖规矩!

没有理会大厅中的众人,莫太横带人一口气杀到赌场门口负责人的办公室外面,才被迫停了下来。

对方有枪!

冲的最快的一名暗铁堂小弟的胳膊被打中了,其他的人急忙退了回来,堵在楼梯口拐角处,望着莫太横。

“不知道是哪儿的朋友?这是天狼社的场子,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了?!”莫太横皱着眉头正想办法,里面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响了起来,只不过此时那声音听着有些忐忑不安:“兄弟们若是求财的话,便说个数目,只要我能够出的起,便绝不还口!”

“你放心好了,不会有什么误会的!” 莫太横站在拐角处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那您是哪儿条道上的?总得知会我一声啊,日后就算是报仇,我们也能找的到正主啊!”那人的声音都带上了哭腔。

他这儿边虽然有枪,却也只有两把,身边也只跟了七八个人,还一个个的满脸的惊慌。若这儿不是在地下,而是在楼上的话,没准这儿些人早就丢下他跳楼跑路了。

莫太横被他气笑了,都这样了还想着报仇呢?这样的人他倒是第一次见。他扬声到:“爷爷外号鬼刀,遮天社暗铁堂的!”

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来是找柳威的,现在他已经死了,你只要投降我也不难为你!”

“我们天狼社和贵社团无冤无仇的,会不会……”

“这儿个你就放心吧,不会有什么误会的!”莫太横也不想手下的小弟有所死伤,所以问道:“你现在就说说降是不降吧?!”

里面顿时没了动静,莫太横稍微等了一下,心有不耐,将手一挥,立即有几个小弟推着天狼社的小弟便走了上去。他们将自己的身子尽量的猫在对方的后面,一步步的朝里迫了进去。

没走几步,刚才那声音便响了起来:“别,别打了,我们投降!”

说着,很主动的将两柄手枪贴着地推了过来。

“走出来!”莫太横吩咐一声,那些人又走了出来,遮天的小弟将他们赶道一堆,下了他们的武器,让他们抱头蹲下!

“你们的人什么时候能到?”莫太横问了一句。

当中一个胖呼呼的中年人尴尬的道:“大概还有十几分钟!”

“哦!”莫太横点了下头,猛的一刀扎到了他的大腿上。胖子呜嚎一声,脸色都吓绿了。几个天狼社的小弟见状将手一耷拉就想反抗,莫太横冷声道:“谁敢动,别怪老子跟他不客气!”

那几个天狼社的小弟刚才连武器都交了,此时赤手空拳,哪儿是暗铁堂一干精英的对手?两个跳的最高的天狼社小弟的脑袋上被砸了两刀,鲜血直流,其他的人便老实了。

莫太横这才道:“你们两个,在他们每个人的腿上都扎一刀。伤口不要太深,免得让他们送了命,可也不能太浅,免得等会他追咱们!就照着我的这儿个标本来就行……”

那个中年的胖子疼的直咬牙,吸气道:“这儿位老大,我不过就是这儿个赌场的经理,不是社团的人啊!”

“扎都扎了,那我还能给你补上啊?”莫太横分了一半的人手,将赌场原本就有的本钱和那些赌客的赌资都卷了个空,这儿才扬长而去。

这儿一战,不仅完成了目标,还得了一笔意外之财。具体数目暂时还不清楚,可是那黑色的大号手提袋,却生生装了一百多个。四五十号人,每人手里都提了两三个,没入黑暗……

马文泉那边也得手了,他只有二十个人,却分成了五组。平均四个人对付一个只相当于遮天社团中四星小弟的主儿,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除了在刺杀一个刘文龙的姘头,也是天狼社的一个女将的时候,稍微出了点麻烦,其他的人全部都很顺利的做了刀下之鬼。

原本谷子文给他定下的目标只有六个,可他却一口气杀了十二个,一直杀到天微微放亮才停手。

而那边,墨迹也奉命挨个去拜访了那些赵氏集团的合作伙伴或者大股东,至少说服了七个人。而这儿七个人,有的是早就想着让姓赵的倒霉了,有的则是想取而代之,有的则干慑于遮天的**威,而不得不从。

不管怎么说,他这儿次行动非常成功,至少赵氏集团在近半年的时间内将会焦头烂额不已。

几路人马只有谷子文这儿一边失手,不过他们明显的将刘文龙吓的不轻。因为他只追了两个路口便掉头赶了回去,竟然不敢追了。

谷子文从路边一棵树上跳了下来,喊了正在那装着仓皇而逃的胡来,无限惋惜的回了医院。一回去他们便找到了邵洋,韩雨的手术早就做完了:“老船,老大怎么样了?”

他们进来的时候,邵洋正在端详着一枚黄色的铜片。它只比一元的硬币大上一圈的黄色的小铜片,分量却比较足,比那个一元的硬币还要厚上不少。只是此时中间却有一个条形的切口。

邵洋将黄铜片递给了谷子文,嘴里道:“就因为有了这枚军功章,刀口才卡在了心脏的上面,没有伤到要害。不过,因为他失血太多,到底能不能度过危险期,就要看他个人的求生欲望了。”

谷子文眉头一挑:“这儿是军功章?”

“在黑衣的上衣兜里发现的,被匕首给刺穿了。”邵洋低声道。

谷子文长长的吐了口气:“老大是有大造化的人,一定会度过这儿一关的!”

胡来第一次用一种严肃的表情道:“我去隔壁替老大念经祈福!”

说着,转身走了出去。

谷子文也起身道:“我去看看老大。”

邵洋点了点头,等谷子文出去之后,他才重新拿起那枚铜牌,端详半天,站起身来到窗外,紧紧的握着拳头,对着外面漆黑的夜色低低的道:“师兄啊师兄,这么多年未见你还是那么的喜欢将一切危险消灭在萌芽中的习惯。可惜,我既然选择了他,又岂会让你那么容易就把他毁去?”

外面,凄冷的夜风中,一个年过半百,留着个山羊胡的中年人也在一家酒店中,望着外面漆黑的夜色,满脸的冷漠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