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55章 荷塘夜话

255章 荷塘夜话

所谓的荷塘月影,就是用人参,雪莲以及其他的一些配套的中药熬制出来的小米粥,之所以取这儿么一个有着花前月下嫌疑的名字,那纯粹是楚颜的女性那一面的荷尔蒙在作怪!

韩雨轻声道谢,想要接过,楚颜往回一收:“你现在身上的伤口正在长,还是我喂你吧!”

众人大汗!

楚九喃喃的道:“那个,刚才我好像忘了点什么,我去瞅瞅再!”

邵洋扭身就走:“我去看看给你配的药物!”

“我给您打下手!”王帅跟了上去。这儿几天他的确一直跟在邵洋的屁股后面,这儿家伙最近又发现了一个非常好的消耗精力的办法,那便是中医。

中医,不愧是中华传承数千年之瑰宝,什么天文地理,星相占卜,奇门八卦,阴阳五行,全都必须有涉猎,这儿么说吧,若是有一个人真的是此道高手的话,那你就是称他为国士也绝不为过。

这和西方那种只针对什么病便打什么针的做法绝不相同,他们还成天叫嚣人道?也不想想看,同样的五十毫克的老鼠药,耗子吃了必死无疑,大象吃了活蹦乱跳,这能一样吗?

可中医就不同了,它和个人的体质情况相关联。总之,王帅对这儿方面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以前的时候他就没少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书,此时几乎全派上了用场。

邵洋一扭头,看了还站在旁边咧着个嘴儿,吃着苹果傻乐的卓不凡道:“你也跟我一起去吧。”

韩雨那个郁闷啊,窗外的夜空一片黑暗,这儿三更半夜的,你们哪儿来那么多忙的?

可不管他怎么想,这儿些人还是一哄而散。病房中只剩下了他和楚颜。

“切,”楚颜的脸色微红,却故作不解的道:“这儿些人可真有意思,不就是喝个粥吗?又不是喂你老鼠药,他们用的着跑那么快吗?”

韩雨略有些局促的动了动身子,最后争取道:“其实,我自己喝没问题的!”

“算了,你的那个私人护理没来,我的手艺自然也没她好,看总不能让你将粥喝到被窝里不是?”楚颜白他一眼,用小勺轻轻的舀起一口,微微吹了吹,这才送到韩雨嘴边,像是劝孩子似得道:“来张嘴儿,热不热?”

韩雨摇了摇头,还没来得及下咽,邵洋突然出现在在门口:“啊,有个事忘了给你说!”

韩雨一紧张,那口粥差点没从嗓子眼里呛出来,他连连咳嗽,楚颜急忙给他找了纸,一边在他嘴边擦着一边扭头瞪眼道:“什么事儿?”

邵洋一缩脖子:“也没什么事儿,就是让他少吃点!”

楚颜没好气的道:“知道了!”

邵洋也不说话,像个老农似得一背手,掉头就走。楚颜走过去,将门一关,低声道:“这儿人怎么就跟个鬼似得?”

她重新坐回去,根本不理会韩雨要自己吃的建议,又给他挑了一勺粥,低声问道:“好吃吗?”

韩雨急忙点头,楚颜笑了,得意的道:“这儿可是我给你熬的,好吃你就多吃点!”

这其中的关切韩雨就是再笨也听出来了,老实说他在感情方面挺迟钝的,可是像楚颜这种抓把莲子丢锅里就可以说这儿雪玉莲子更是她煮的千金小姐,如今竟然能煮出粥来,而且煮的还不赖,天知道她究竟私底下下了多少功夫!

韩雨是那种别人对他好,他就对别人好的那种人。楚颜现在这儿么关心他,他心中自然感动不已,于是再看楚颜的目光便有些不一样了。当然,他自己还没怎么察觉:“唉,你们怎么能来的那么及时?”

韩雨叉开话题,问的是楚九带人救他的事。

“这儿得亏了你的那个手下,”楚颜轻笑道:“他当时被人一堵发现事情不对了之后,立即便给我打了电话。也不知道你怎么那么笨的,竟然自己傻乎乎的就冲了上去,你也不想想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留下那么多人该怎么办?”

这儿话就有些幽怨了,韩雨没敢接。不过心中对马奎的机灵却也是暗自赞叹不已,想必是他在这儿里住着的时候留下了酒店的号码以备用。所以才联系上了楚颜。

这次自己的确是太冲动了,对方既然是想要梓涵来要挟他,那只要他不出现,梓涵应该便没什么危险才对。

只是,当时他的理智完全被担心和愤怒给掩埋住了,一心只想着不能让梓涵出事,却忘了考虑自身。

当然,这儿也有他过于自信,或者说是太骄傲的缘故。在部队的时候,他的近身格斗技术在全师都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除了东方之怒里的那些变态之外,一般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退伍之后,他唯一遇到的几个像样点的角色便只有剑门的那个断刀和暗蛇。

所以,难免有些大意了。

正所谓莽莽中原,藏龙卧虎啊,自己以后还是要小心些,不能小瞧了这儿天下众人才是!韩雨在心中暗自检讨着自己的莽撞,嘴巴则机械的张开,吃粥,咽下……

楚颜见到他半天没做声,禁不住道:“你想什么呢?”

韩雨回过神来,低声道:“没,没想什么。”说完,他望着楚颜略显苍白的脸色道:“这儿几天辛苦你了……”

楚颜小鼻子一皱,不耐烦的道:“行了行了,你若是觉得对不住我,那就赶紧好起来,好胳膊好腿的站在我面前,等哪儿天我生病了,你再照顾我好了。”

韩雨笑了一下道:“那我还是内疚着吧。”

楚颜瞪眼:“怎么,你就那么不想照顾我?”

韩雨忙道:“不是,我是不想你生病!”

这儿话说的,又暧昧了。楚颜的脸微微有些发热,又舀着一勺粥放到他的嘴里道:“还算你有良心!”

韩雨干笑了一声,抿着粥道:“你也吃点吧,看你的脸色若是再不吃点东西,那可就真的病了。我现在还没好呢,可不能照顾你。”

楚颜脸色微红道:“可是,我,我就熬了这一碗……”

“我已经吃饱了,老船刚才也说了不让我多吃。”韩雨在部队里吃大锅饭惯了,那有的时候别说是一个碗里的了,就是一个坑里的,饿急了他们也一起吃了,根本就没想到太多。

等说完了他发现楚颜脸色红的仿佛猴,哦不是红苹果一样,这才发觉自己这么说有些太过无耻。还没等他将话收回呢,楚颜已经低着头,用勺子见粥送进了自个的嘴儿里。

韩雨的话都顶到嗓子眼了,又咕咚一声,和着唾沫吞了回去。

人家姑娘都不嫌弃他了,这儿个时候若是他再说出阻止的话来,估计楚颜手里的叉子便敢送进他的喉咙里去。

暧昧而甜蜜的一碗稀粥见了底,楚颜并没有回去的意思,韩雨低声道:“几点了?”

“三点四十!”楚颜看了一下手腕上的手工女表,回了一句。

韩雨劝她道:“离天亮还早,要不你先回去休息吧,我没事儿了!”

就算是有事儿,这儿里都有二十四小时值班,门口有人站岗,韩雨手边就有一个按钮,只要一按,上到院长,下到几个值班主任那里便会响起警报,隔壁还有楚颜专门安排的一个二十四小时随时备战的医疗小组,也足以保证他得到及时的治疗。

可楚颜还是摇了摇头:“你睡吧,我就在旁边坐着,让别人看着我不放心。”

楚颜的性格和静汐比起来,无疑要泼辣,大胆,直白许多。韩雨这儿回想要装作听不懂都难,他有些无奈的道:“要不,你在那张**躺会吧!这儿样一直坐着,你的身体吃不消!”

“你不再睡会吗?”

“我都睡了四五天了,哪儿还能睡的着?”韩雨苦笑道。

“那行,那我陪你聊聊天!”楚颜说着去了旁边的那张床,这儿里是特级护理病房,所有的小护士都是经过特殊训练,可以满足在这儿里养病的富人提出的几乎所有要求,其中就包括“摔跤”等娱乐项目……

当然,楚颜不会让这些人来护理韩雨,她一抬身,躺到了旁边那张**,拉过辈子一盖,轻轻的吐了口气。

韩雨扭过头,望着房顶。两个人虽然是躺在两张**,却是在一个房间里,韩雨只觉得空气中似乎多了点什么!

“这儿几天多谢你了。”韩雨轻声道。

楚颜皱了下眉头,忽然道:“我能问你个事儿吗?”

韩雨侧了侧脸,在这儿边望去,楚颜的侧脸娇嫩柔美,在幽幽的灯光下闪烁着一层莹光,分外吸引人。

“什么事儿?”韩雨见她突然扭头,有些做贼心虚的转回了脸。

楚颜瞄了他一眼,望着自己的手迟疑道:“你,是不是喜欢静汐?”

上帝啊,佛祖啊莎士比亚孔子啊,这儿,这儿算什么问题?韩雨身子微微一僵,顿了一下才有些不自然的道:“哪儿有?”

嗯,还有两章,虽然没有到两万,但是相信兄弟们不会让小狼失望,今天若能到了,明天保持五更,爆发的日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