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57章 回天水

257章 回天水 第五更

黑狼搓着两手道:“论年龄,刀子哥比我年长,我还在学校里瞎混的时候,他就已经是道上响当当的人物了。论身手,他在咱们遮天中也算是有数的人物,论能力,我更是拍马也赶不上。”

韩雨笑了:“你小子什么时候学谦虚了?”

“我这儿哪儿是谦虚啊,实在是有自知之明。”黑狼嘿嘿一笑:“老大,我觉得刀子哥留在这儿里比我留在这儿合适,这样,我跟着您回去揍东海帮去!”

“这儿才是你小子的目的吧?我告诉你啊,门都没有!”韩雨笑骂了一句。

黑狼故意苦着脸道:“老大,我这人冲锋陷阵还行,您让我负责这么大的事儿,我干不了啊!”

他这倒也不是故意谦虚,虽然他身手不错,动起收来也够狠,可论年纪才刚刚十八岁,虽然长的少壮老成,可嘴上一圈绒毛,一看便知道是个青瓜蛋子。有的时候,还真镇不住某些人。

黑狼继续叫苦:“这儿几天安排人手,管理场子地盘之类的事情讲我的头都弄大了!我也知道,现在社团正跟东海帮死磕,正是用人的时候,可是这儿边我应付天狼社,的确有些吃力!”

“吃力是好事,刚好锻炼锻炼你!”韩雨淡淡的道。

黑狼忙顺水推舟,提出了自己真正的要求:“是,我知道老大是在栽培我,可那个刘文龙心狠手辣,也是个老江湖,还有个姓赵的杵在他身后,我怕坏了老大的事儿,那我黑狼不就成社团的罪人了?”

“您若是不愿意带我走,那将刀子哥留下,我给他打个下手,跑个腿啥的也行。老大,这儿可是我的最低要求了,您不能拒绝吧?”

黑狼可怜巴巴的望着韩雨,韩雨没醒的时候,他再怎么苦也得一个人咬牙扛着,毕竟社团中不仅是他,所有的人心中都七上八下的没底。谷子文之所以拼命的向外进攻,除了是想报仇之外,也不是没有借着这股怒火将社团凝聚在一起的意思。

若是韩雨再有几天醒不过来,或者说他们在对东海帮的时候出现了重大失误或者失败,刚刚才成型的社团,没准就会四分五裂变成昙花一现。而如今韩雨一醒过来,那事情自然就不一样了。黑狼只觉得自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似得,整个人都松了一大口气!

“这儿个,你不能老是问我,也得问问刀子的意思!”韩雨故作沉吟道。

黑狼转过脸,原本就黑的脸,此时都有些紫了:“刀子哥,不是我这儿个做兄弟的不厚道,东边就东海帮一家,社团的主力全都在那,上面有几大堂主,是标准的僧多肉少,咱们去了,没准,没准还没活动开呢,他们便结束了!”

“可您若是留下,那就不一样了,咱们联手跟那个刘文龙斗一斗,你统领全局,我冲锋陷阵。你指哪我打哪儿,怎么样?这儿回就算是我这儿个做兄弟的求你了……”

“黑狼,你这儿么说可是在打哥哥我的脸了。咱们都是自己兄弟,你也是为了社团着想,什么求不求的?既然你看的起我刀子,那一句话,我留下。不过,你还是这儿里的负责人,我给你当个帮手……”

“这儿怎么能行?”黑狼便要拒绝,这儿一次马奎带着十三名兄弟,冲击东海帮的数百人,然后和老大一起杀了出来,已经得到了遮天上下的敬重。不仅遮天内部,便是外人甚至是提到他们就有些瑟瑟发抖的东海帮,谁不知道遮天拼命十三郎的威名?

“你听我说!”马奎打断了他的话道:“你现在是暗铁堂的副堂主,由你出面显得更名正言顺,更何况当时暗蛇哥选了你,若是老大一醒过来便让我将你替代了,这儿会让人误会老大和暗蛇哥!”

马奎转过头,正色道:“老大,我留下,不过黑狼为主,我从旁边辅佐!”

韩雨略一沉吟,马奎说的也有些道理。他和谷子文之间自然没什么,可是落在下面的小弟眼中,却很有可能会产生什么别的想法。

这儿也提醒了一下韩雨,如今他的一举一动全都有人在瞪着眼睛看着,他绝不能再像以前一个人似得,说话办事儿全凭自己的心意。

想到这儿他便点头应了下来,嘱咐了两人几句便让马奎去将梓涵叫来。

几天的时间,梓涵身上的伤早就好了,只是精神一直不振。望着她,韩雨低声叹了一句,他知道梓涵已经都知道了:“你先跟我一起回去吧!”

梓涵抬头望了他一眼,没有吭声。

韩雨身子还躺在病**,身上的伤口全都裹的严严实实的,见他没说话,韩雨又加了一句:“去看看你哥!”

梓涵这儿才点了下头。

韩雨冲着王帅一打眼色,这儿小子急忙过去领着梓涵走了出去。

车是邵洋开的,王帅和卓不凡坐在最前面。楚颜和梓涵坐在另一边,韩雨的身体还很虚弱,所以躺在两外一边。

不过车内很是宽敞,所以并不显得拥挤。,

楚颜打开旁边的一个酒柜,低声招呼着梓涵。梓涵对于楚颜的舞功很是敬佩,低声道谢,却是看也不看韩雨一眼。韩雨也知道这丫头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索性闭上眼睛休息。

两女这儿才低声说起话来,楚颜本来就是大家小姐,出国留过学,又是楚氏集团的总经理,可以说是见多识广,而她的性子也很活泼,至少话很多,所以即便梓涵的心情不怎么好,还是被她引的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

梓涵虽然表现的很是淡定,可刚上车的时候还是被车内的豪华装饰给吓了一跳。楚颜知道她的情况,所以不提那些豪华奢侈的东西,只是聊电影,聊演员,聊吃的东西还有艺术……

嗯,如果蕾丝边的胸衣和专门练习女人身体柔软度的**瑜伽也算是艺术的一种的话!韩雨一开始还悄悄的听上两句,可没一会儿便无聊的真的睡了过去!

睡梦中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当车子一停下的时候,韩雨便从梦中警醒的睁开了双眼,楚颜忙过来将他扶着坐了起来。然后,慢慢下了车。

外面,谷子文带了几个人已经站在那等着了。

“老大!”一见了他,谷子文等人全都露出了惊喜的神色,恭敬的打着招呼。在他们身后,则是三四个社团的中层干部。全都是有些陌生的面孔,社团里的老人已经全都赶到前面去了。

韩雨点了点头,下了车,走了进去。

那边,慕容飘雪带着小桐羽迎了出来,慕容飘雪的身上还挂着围裙,见了韩雨只说了一句:“等一会儿吧,饭马上就好了。”

吃过了饭,韩雨将小桐羽抱了抱,陪她说了会话,小桐羽已经被送到幼儿园去了,以她的年龄现在读幼儿园当然有些大了,慕容飘雪已经帮她联系好了学校,打算等过了年就将她送去。

“老大,社团的事情……”谷子文正想要汇报一下社团的事情。韩雨一摆手止住了他:“社团的事情等会在说,我想先去看看黑子。”

那边的梓涵身子微微一颤,抿了抿嘴唇。

谷子文看了她一眼,点头道:“我去准备。”

韩雨顺手拿起一件黑色的风衣,有些吃力的朝身上套。楚颜走了过去,帮他披在身上。又转到前面替他系上扣子。韩雨的身子僵了一下,尴尬的看了已经走了一半的慕容飘雪一眼,低声道:“我,我自己来……”

“行了,你身上带着伤呢!”楚颜白他一眼,三两下便将口子弄好,还不忘了低声嘱咐一句:“外面风大,别呆的太久了!”

谷子文将头扭到一边,忒腻歪了,看起来这儿楚小姐对老大的那个意思已经到了无人的境界。不过当他无意中瞥见颇为黯然的坐了回去的慕容飘雪时,眼中轻轻的闪过一抹叹息!

“雪儿!”邵洋望了坐回桌前的慕容飘雪一眼,小丫头明显的没有听到,邵洋只得又低声喊了两遍,她这才回过神来。

有些茫然的抬起头,望着邵洋:“啊?”

邵洋若是再想装作什么也不知道,那未免就太明显了。他挑眉道:“你想什么呢,喊了两遍都没听见?”

“没什么,师兄,有事儿吗?”

邵洋点头道:“我知道BJ有一所大学的医科院里面有一个专门的科研实验室,研究人体对毒品的抵抗等相关内容,你想不想去和他们一起讨论一下?”

慕容飘雪听见毒品俩字,一下来了精神:“你说的是那所医科大学?我,我能去吗?听说他们的医学院每年都只收很少的人……”

邵洋淡淡的道:“你若是愿意去的话,我帮你安排一下。我以前曾经治好了他们院长的伤,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出去散散心也好,顺便还能学到更多的关于毒品方面的知识。慕容飘雪缓缓的点了点头……

五更了,惊讶有木有?意外有木有?鲜花有木有??有就给俺吧,谢谢!!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