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60章 放肆

260章 放肆

韩雨闻言瞄了旁边的楚九一眼,那意思是这儿里有倭国人,你咋也没给我说一声?

楚九肩膀微微一晃,显然是说,不过就是个倭国人罢了,有什么好说的?

这儿两人的小动作很快,旁边的人并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来。被楚老爷子介绍的两人很是和气的朝韩雨打着招呼,韩雨也淡淡的说了一句:“遮天,黑衣。”

然后和他们闲扯了几句,便在他们对面坐了下去。

楚老爷子说话了:“小雨啊,这儿次老拓和小川先生前来,是想在咱们这儿找个合作伙伴。眼下,小川先生急着要为自己手里的货物寻找买家!”

“是的,”他运用有些怪异,生涩的中文回了一句。

韩雨眉头一挑,有些懒洋洋的问:“什么货物?”

“小川先生的事业做的非常大,汽车,机器,电脑,手机,药物,衣服,总之,囊括了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这儿次是拓海在旁边接话。

不过他显然并没有将韩雨放在眼里,继续面向楚老爷子道:“楚爷,眼下可是个极好的机会啊。以您的面子,只要点下头,那便是看的见的真金白眼。不出三年,我们的财产便可以翻上三倍,五倍甚至更多。您……”

“我说了,”楚老爷子一翻眼皮,端起旁边的茶杯轻轻的吹了吹,抿了一口:“我已经老了,干不动了。再说了,现在天水市是遮天说的算,跟不跟小川先生合作,你跟他说。”

韩雨顿了一下,大概是看出了他脸上的为难之色,楚老爷子笑了一下道:“你怎么想的就怎么做,只要你点头,那便等于是楚家点头,你拒绝,便是我老头子不答应!”

只是这儿一句话,让对面那两人在身子一僵的同时,目光顿时变的热切起来。

在楚老爷子没说这句话之前,韩雨不过是个小社团的老大,一个流氓头子而已。再厉害,也不过就是能砍两个人,手底下有几个拍着马屁跟在后面叫哥的家伙罢了。

可现在,他却是楚家的继承人。无论是点头还是摇头,都代表着楚家的态度,代表着至少是他们脚下这儿一省黑道的态度。

而相比一个随时都要进土的老爷子,他们更相信,金钱美女和权利这儿些东西,对于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更有诱惑力。

“呵呵,黑衣先生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如此年轻,便被老爷子看中,日后的前途定然不可限量!”拓海急忙笑着朝韩雨点头,态度跟刚才已经很是有些不一样了。

“拓爷过奖了,我不过是个后生晚辈,日后还要各位前辈多多提携才是。”韩雨表现的也很谦虚。

拓海笑的更得意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韩雨总觉得他的笑容中有些阴寒。仿佛对自己很不满似得,自己应该没见过这儿个老家伙吧?韩雨眉头微微向上一扬,心中暗自嘀咕。

“不行了,老了,日后这儿天下早晚还是你们年轻人的。”拓海摆足了老前辈的架子回了一句。

“这儿世界是我们的,也是那些孩子们的,但是早晚,都是那些孙子们的。”楚老爷子摇头轻笑道。

拓海也乐了,点头称是,然后道:“黑衣啊,在楚老爷子面前,我也不敢自称什么前辈,但是,我总比你年长几岁。所以有些话便说的直白些,你若是觉得对便听,若是觉得不对,那就当我放了个屁!”

“不敢,您请说!”

拓海用手捋了捋他的山羊胡,点头道:“我觉得和小川先生的合作,是有百利而无一害!首先,便是利益。咱们出来混的,刀光血雨的图个什么?不就图个地盘,图个钱财,图个风光吗?”

“小川先生每年可以给我们提供价值两百亿到三百亿的货物,如此一来,我们每年的利润保守估计,也将在三十亿左右。一年是三十亿,那两年呢?三年呢?五年呢?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富豪!”

韩雨眯着眼,不为所动的道:“这儿么做,是把国家的钱往自己的口袋里揣吧?”

“咳咳!”拓海干干咳嗽了两声,眨巴眨巴眼,像看外星人似得盯着韩雨,你一个混黑道的,在这装什么大义凛然的大尾巴狼呢?

“那个,话也不能这么说,从某些方面来说,其实我们是给国家做了贡献的。咱们弄进来的这些东西,在国内的附加税高吧?税一高,老百姓买的就贵!可是现在,咱们从中赚点辛苦钱,老百姓呢,还能省钱,应该是双赢!”

“再说,赋税这个东西是落入了国家的口袋,还是被某些人给吃了,这谁又能知道?”

韩雨承认他一开始的说辞有些无耻,可也得承认他最后一句话还算有道理。

见他露出了意动的神色,拓海忙继续道:“眼下这个社会,有了钱便有了人,有了地盘,到时候,黑衣老大有什么梦想,完全都可以实现!”

韩雨吐了口气,从兜里掏出烟盒来,习惯性的摸出一根先朝楚老爷子示意,楚老爷子举了举手边的烟袋,那边拓海也摆了摆手,摸出根火腿肠似得雪茄放入嘴儿里,小川先生倒是客随主便,伸出了手作势欲接,韩雨却没鸟他。

他有些尴尬的将手伸了回去,拓海的脸色也微微有些难看。从韩雨对小川的态度上,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果然,韩雨说话了:“这儿一次我可能让拓爷你失望了,我这儿人天生薄命,横财不发,这儿买卖我不做!”

“什么?”他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我说,这儿买卖我不做!”

“为什么?”拓海再也顾不得什么身份,仪态,腾的一下从那梨花木的椅子上便跳了起来,嘴里使劲的咬着雪茄:“这儿是什么样的生意你知道吗?赚钱的生意,发财的生意,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

拓海被气的山羊胡子都一撅撅的,唾沫喷了韩雨一脸。

韩雨用手一抹,有些恶心的皱了皱眉头,吸着烟道:“理由很简单,我不喜欢倭国人,所以,跟他们的生意,我不做!”

“能问一下,你为什么不喜欢倭国人吗?”一直没有开口的小川说话了。

“有些东西是可以忘记的,但是有些东西却永远不能忘。”韩雨眯着眼,静静的望着他,竖起的一根手指头在自己的太阳穴上点了两下,淡淡的道:“这儿里,有着对你们的仇恨和鄙视。仇恨,让我不能和你们合作,鄙视,让我不屑和你们合作。”

“黑衣先生,如果你是在为几百年前的事情赌气,那我在这儿里代表自己的先烈向你道歉。不过,我觉得有些事情……”

韩雨摆了摆手,打断他的话道:“不接受道歉!”他的眼睛猛的睁开,冷冷的盯着小川道:“我没有那个权利代表那些死去的祖宗,去原谅你们!血债,只有血偿!”

“这是搞笑!”拓海忍不住冷嘲热讽道:“你这儿又是为国为民的朝自己脸上贴金,就能改变的了自己的身份了?别忘了,咱们是黑道上的人,是生意人……”

“黑道上的生意人,也是Z国人!华夷须严辩,春秋存义;汉贼不两立,古有明训!”韩雨淡淡的道:“老祖宗的话,或许不一定全是对的,可这儿句不管对错我都听!钱是钱,永远不是祖宗,至少在我眼里不是!”

韩雨这儿话说的很淡,却透着一股坚决。楚老爷子轻轻的扫了韩雨一眼,又从拓海的脸上扫过,重新闭上眼,抽起了旱烟。

拓海顿时恼怒的瞪起了眼睛:“你……”

他恨恨的坐了回去,冷声道:“好,你有志气,我不给你说。老爷子……”

“我说过了,他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他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楚老爷子的声音从旱烟中飘了起来。

拓海一张脸顿时变的五彩斑斓起来,就好像刚刚被毒蛇给咬了一口,正在中毒似得!

他从鼻孔里喷出点热气,想要走,却又舍不得这儿到口的肥肉。若是有楚家点头,这儿里面赚的利润自然有他一部分。可若是楚家不点头,他一个人,根本没有办法跟小川进行合作。

别的不说,单单是楚家知道了他私下合作的事情,暗中给他使点绊子,他也受不了。

所以,他虽然生气,却依然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没有移动屁股,狠狠的抽了一口雪茄,大概是抽的太猛了,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姓拓的看年龄应该是楚老爷子那一辈的人,韩雨也不想让他太过难堪,低声道:“倭国人不会那么好心的,走私,他们赚的钱比通过正规渠道要多,这儿是图利!而车辆,电脑,手机,谁知道他给我们的这儿些东西里面都做了什么手脚?”

“汽车消耗汽油,电脑能够收集情报,我相信,倭国人永远不会安什么好心!”

“哼哼,”拓海冷笑一声:“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韩雨的声音也冷了下来,他没想到这儿个拓海竟然是个见利眼开的主儿:“谁是小人之心谁是君子之腹?拓先生,你可知道在倭国人进攻Z国之前,曾经也有许许多多的人跟你一样都有着同样的想法?”

“你将脑袋别在裤裆里仔细瞅瞅,是不是自己的脸和屁股长错了地方?我建议你以后就将脑袋别在哪儿走路,形成习惯,免得等日后到了下面,羞于见自己的祖宗!”

“放肆!”楚老爷子的声音响了起来。

第三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