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64章 极限八刀流战士

264章 极限八刀流战士

看着那些小弟答应着又练了起来,就是被踹的那个小子,也没有恼怒,而是拍拍屁股重新爬了起来,大吼着朝对手冲了过去。

韩雨有些惊诧的对着跑回来的谷子文道:“你给他们吃什么了?让他们这么玩命?”

“还能什么?地位,金钱!”谷子文一摆手道:“他们这儿些人分成了三批,想要快速上位的,只要通过训练,便可以是五星小弟,日后再厮杀的时候,只要砍伤五个人,便能升四星,成为一个小场子的负责人或者是小百人队的副队长。”

“这儿些人都是有些基础的,总的来说就是下手黑,心够狠。那些没有提过刀砍过人的,训练就比他们舒服多了,全是按部就班的,当然他们的待遇也要差一些!”

“就算是那些表现优异的日后也就是正式小弟,算五星,稍微差点的,只能算是社团的编外人员,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站场子,稳定后方!”

“至于第三批则是从这儿些人中,挑选那些有武术底子,身手好,头脑灵活的人,算作社团的尖兵。不过这些人最难选,除了在训练中慢慢寻找之外,还要查一下他们的底细!”

韩雨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这儿都是你想出来的?”

“哪儿啊!”谷子文忙澄清道:“是墨迹,他临走的时候已经制定好的训练计划。”

韩雨拍拍他的肩膀:“走,咱们到一边去说会话!”

说着,迈步向前走去。

谷子文跟在他的后面,韩雨发现自己很喜欢这儿里,仿佛一个校园,当然这儿里本来就是个学校,只不过现在是属于他了,专门为他的社团提供前几力量的基地!

“老大,有事儿啊?”谷子文低声道。

韩雨望了他一眼,继续望着远方,太阳很好,天空纯粹的仿佛幽蓝的大海似得,只有几朵洁白的云飘荡着。

韩雨微微眯了眯眼,问:“你知道**杀手吗?”

谷子文的眉头一挑:“**杀手?黑榜排名第三的那位?”

“嗯。”

“你怎么想起问他来了?”谷子文随手接住一片干枯枯的落叶,抬起头道:“该不会是你想请他对付东海帮吧?”

韩雨乐了:“我有那个闲钱,直接就将东海帮给砸晕了,还用的着去请他?”

谷子文马上想到另一种可能:“那就是有人请了他来杀你?”

韩雨点了下头,依然不紧不慢的嗯了一声。

谷子文身形立即顿住了,他左右看了一眼,这才跟上道:“谁请的?”

韩雨慢慢的说:“赵得风的老子,赵宝才!”

“妈的,这儿货SB啊?不都给他说了,赵得风不是咱们杀的吗?”谷子文突然骂了一句,这儿次才道:“老大,这儿事有些麻烦啊!那个**杀手,他的真正的外号是极限八刀流战士要加薪!”

“他姓药?”

“不是,是要加薪水的那个要。凡是有人找他出手,不管你先出多少钱,这儿家伙都必须让你加上一块不可,号称那一块钱才是他的薪水,所以才有了这么个名字。”

韩雨有些惊愕的愣了愣,这儿才骂了一句说:“一块钱?他扶贫呢?”

“这儿谁知道?杀手组织里一直流传说他还是个钢琴高手,据说他能将弹钢琴和杀人当成同一件事情来做。如果这儿是真的,这儿人便绝不好对付!你想,杀人都能整的跟弹钢琴似得,那岂不是说他的手段已经达到了艺术的高度?”

“我就怕他钢琴弹的跟杀人似得!杀人就是杀人,哦,钢琴玩的好,就得杀人?杀人就行?照这个逻辑那郎朗就是黑榜第一杀手了!”韩雨撇了撇嘴儿。又问:“他有没有什么习惯?知不知道他的长相?”

谷子文摇了摇头:“这些不清楚,不过他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这样,我安排几个人,咱们得防着他点……”

韩雨摇了摇头:“行了,这儿事你就不用担心了。我让小凡跟着,再加上火影,我那一块钱他是指定赚不去的。这样,我听手机说,天龙帮那边占据了一个县城,遏制住了东海帮的扩散之后,便停下了。我担心黑狼那边扛不住,这样,你让狼牙带三百个人过去!”

谷子文迟疑了一下,道:“当时我之所以让黑狼他们过去,是想着万一能弄死那个刘文龙,天狼社定然大乱,到时候我们就有机可乘。可没想到最后失手了,如此一来,我当时的安排便成了臭棋。”

“马奎他们总共就四百来人,就算再派三百过去,只怕也不是天狼社的对手啊。”

“你的意思我明白,”韩雨点两下头:“眼下社团的切肤之痛还是东海帮,将JN的人手抽回来,全力干掉东海帮,的确是个挺好的选择。可一来梓涵那丫头还在JN,若是将人手都调了回来,我怕她没了照应,会被姓赵的给算计了!”

“二来,我们已经跟天龙帮商议好了,联手对付天狼社,若是这个时候我们突然抽身走了,那天龙帮会怎么想?眼下,天龙帮看似按兵不动,那是因为我们也没有动。若是我们一走,天龙帮返回BZ,那腾出手的天狼社若是跟东海帮联手,那我们可更吃力了。我估计,刘文龙现在最恨的人便是咱们。”

谷子文苦笑道:“说的也是,行,我现在就去找狼牙,让他们下午出发,晚上的时候到。”

韩雨嘱咐了一句:“让兄弟们分开走!”

谷子文自去找狼牙商议事情的细节,安排人手,韩雨则坐在一个空旷的小湖边的石头上,微微皱着眉头。这儿是原本武校就有的,水里有一个个的木桩,等到夏天的时候,学生便会不断的踩着木桩在水里跑,练习他们的反应和速度。

当然,此时已经是寒冬,所有的人不是在市内的练武场,就是在后面的操练场。四周空荡荡的,除了孤寂的寒风,只有背影在陪着自己。

韩雨从兜里摸出一根烟,吸了起来。一开始的时候,他在想社团的事情,盘算着遮天和对手的力量。可想着想着,他又想起了静汐,想起了楚颜。

一个是自己对她有着朦胧好感的女人,一个是对他有着好感的女人,让他有些分不清自己的心中到底是惦记谁更多一些。

静汐,他已经好久没有给她联系了,或许她已经忘记了自己也不一定。

他记得楚九貌似无意的说过一句,静汐的家族很强大,在BJ也没有多少人敢不给他们面子。而静汐则在很小的时候就给另一个家族的人订了亲。

她原来有自己的男朋友,或许是不希望我打扰她吧。韩雨的手微一哆嗦,狠狠的吸了一大口,呛的连连咳嗽了两声,才重新将情绪平静下来。

都说男人吸烟是为了排忧,其实更多的时候,这儿只是一种习惯。

烟在手头低燃,就放佛寂寞和忧愁也在指尖飘了起来似得。

男人喜欢一个人站直了身子,顶起天。喜欢挺起胸膛,迎接所有的风雨。可男人也会累,会愁,而当一个男人中的男人,只会更累,更愁!

只是作为一个社团的老大,韩雨不愿意将自己疲惫的一面展露出来罢了。

烟,在风中不断的燃烧,很快就只剩下了个烟屁股。韩雨吧嗒了两口,随手丢掉,长身而起,然后朝外走去。

他的脊背依然挺的笔直,仿佛坚定,仿佛钢浇铁铸一般。这儿是一个操蛋的人生,生活充满了无奈和杯具。

作为一个男人,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站直了身子,挺直了胸膛,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着一切,用自己的身体却扛起这一切,用自己的双手却撕开这儿一切!

管他妈的明天是几号?老子只要活今天活的痛快,便是死了也不亏!

韩雨的步伐加快,上了车快速离去。

WF,金樽KTV内,胡来正在办公室里搂着个刚来的美女弄的热火朝天,门突然砰的一下被撞开了。

“和尚哥,不好了……”说着他瞄见胡来正站在办公桌前露着黑黑的屁股,忙骂了一句:“我靠,”转身就朝外走。

“哎哎,你小子跑什么?老子又不搞基,有什么事儿直接说,我办这儿个又用不着耳朵!”

您是不用耳朵,可我耳朵没闲着啊!那小弟有些尴尬的瞄了胡来身边的女人一眼,忙收摄心神道:“下面,下面有人闹事!”

“嗯?”胡来的动作一缓,左右扭动着像做广播操似得道:“东海帮?”

“不是,看起来是当地的混混,还有,警察。”那小弟低声道。

胡来道:“你等我十分钟……不,三分钟……嗯,一分钟,好了,我这儿就跟你下去!”

说着他一转身就去穿衣服,那小弟用万分崇拜的目光望了他的背影,啥叫收发自如啊,筒子们?这儿才是!显然他的和尚哥已经达到了男人的最高境界,不仅能硬,而且还能软!

那小弟微微低头,羞惭的走了出去!

“和尚,我陪你!”那女人站起身,竟然是个貌美的少妇。对于刚刚那小弟看光了她身子的事儿,她竟然只字未提。

胡来呵呵一笑:“好!我就带你下去见识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