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66章 意外的消息

266章 意外的消息

谷子文小心的打量韩雨一眼,建议道:“我觉得你还是给赵厅长打个电话吧。咱们以前在JN的事就没少他帮着压压,这儿次出了这儿么大的动静,就凭咱们两眼一抹黑就想吃掉人家东海帮,当地的那些主儿也不能答应啊!”

这儿就像是东海帮的人来找遮天麻烦的时候,方文山主动帮忙是一样的道理。他现在跟韩雨是绑在了一起的,突然换个新帮派到来,人家会信任他吗?会给他好处吗?答案怕是多半都是否定的。

韩雨轻叹了口气道:“我试试吧。”

他走到旁边拨通了赵达钢的电话,老赵对他还挺客气,不过他显然不知道手下的分局行动,得知事情的经过之后,他顿了一下才道:“如果你有那个局长和东海帮相互勾结的资料的话,我愿意将那里整顿一下。”

韩雨有些意外的愣了愣:“谢谢您,赵厅长。”

“你还是叫我赵叔叔吧,不然我总觉得你小子是在故意疏远我似得。我这儿么做也不只是单纯的帮你,东海帮贩卖儿童,妇女,组织走私,贩毒,敲诈勒索,将东边的几个市区弄的乌烟瘴气。”

“以前的时候我是人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现在嘛,当然不能由得他们胡来了。不过,有一点,你必须将事情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不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明白,谢谢您!”韩雨点头道。

“不用谢我,对了,你现在的身体怎么样了?”赵达钢低声道:“若是你有什么需要的话,给我说,别的东西我可能没有,但是一些解毒的药材之类的东西,我还是有的!”

韩雨一愣:“解毒?”

“啊,你搜集的那个什么荷塘月夜,难道不是解毒的方子吗?怎么,你以为我不知道?我告诉你,我的老子以前的时候被蛇给咬过,特意访了名医也开出过类似的方子。所以,知道人参,雪莲,薏米什么的放在一起的功效。”

“嗯,那个方子还在呢,若是你需要的话,我可以让人将方子给你送过去。不过,你的那个医生朋友,手艺的确挺不错的,无论是他给静汐做的外科手术,还是开的滋补调理的方子,都让一些老家伙赞叹不已,若是有机会的话,你能不能将他带到BJ参加明年举办的中医论坛?”

那边的赵达钢显然对邵洋的医术很是赞赏,所以难得的啰嗦了起来。韩雨却皱着眉头并没有听到心里去,随口应付道:“到时候再说吧。”

说着就挂了电话,韩雨给自己叼上一根烟,抬起头,望着外面漆黑的夜色,为什么赵达钢会说那是个解毒的方子?若他说的是真的,那邵洋为什么只字未提?还有,赵达钢是真的无意中说出来的,还是有意要告诉自己?

若他真的是有意告诉自己,那为的又是什么?他在怀疑邵洋??还是在向自己暗示什么?

一时间,韩雨只觉得满脑子中全都是问号,却偏偏一点头绪都抓不到。

谷子文在房间中等了一会儿,见他还没有进来,不由得担心的走了出来,现在黑榜排名第三的杀手已经接了任务,他有些担心韩雨的安全。

见到韩雨静静的站在窗前,谷子文眉头微微一挑,来到他身后站定:“想什么呢?”

“啊?”韩雨顿了一下道:“没,没想什么。”

谷子文狐疑的望了他一眼,没有继续追问,而是道:“赵局的态度……”

韩雨笑了一下,他决定暂时不对谷子文说,一来是他相信邵洋,不仅是因为他是雪儿的师兄,更因为他曾经救过自己的命,若没有他,自己早就已经死了。就算那个荷塘月色真的是解毒的方子,他对自己隐瞒也徐是因为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而不一定就是有什么图谋。

二来,他总觉得赵达钢显得有些神秘,而且他这儿个提议,有些突兀,隐隐的让他从心中生出一种反弹。

当然,韩雨还是暗中提高了警惕,因为除了中毒之外,他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昏迷四五天的原因。可这儿毒是什么时候中的呢?对方的目的是为了杀掉自己,还是为了警告邵洋?

这儿些疑问,只有他自己慢慢的寻找答案了。

“他的态度已经表露出来了,让我们搜集那个局长的证据,只要能够证明他和东海帮相互勾结,那便给我们方便。不过,我们也必须得将事情控制住,不能闹大了。”韩雨低声道。

谷子文点头道:“那当然,若是闹的太厉害了,那不是逼着上面动你吧。不过,这儿个赵局倒的确够意思,有了他这句话,咱们可有底气多了。”

“嗯,我现在就给手机,铁手他们打电话,这儿一次咱们要给对方空间,舞台,让他们嚣张去吧!”韩雨轻笑着道。

谷子文露出一抹森冷的笑容道:“最好是让条子的人去他们的场子撩拨撩拨,若是弄的他起了真火,失去了理智,那他们就更倒霉了。”

韩雨轻叹了口气,那个赵东海跟自己哥俩为敌,也真够可怜他的了!

JN,赵达钢的家里。

赵达钢放下电话,皱眉道:“黑衣中毒了,我怎么不知道?”

在他的身后,一个嘴角带着笑容,穿着一身运动服的年轻人抽着劣质的香烟道:“赵叔叔你不知道是因为你不懂医术,那就是个解毒的方子。”

赵达钢吐了口气道:“有人想要对付他?”

“不,是有人想要对付他身边的那个医生。”

“为什么?”赵达钢意外的挑了下眉头。

“小孩子斗气罢了。”那年轻人明明不过二十来岁的年纪,却偏偏一副老气横秋的嘴脸。

赵达钢也不着恼,笑骂道:“你这儿臭小子,口气倒不小。静汐好容易才去BJ一趟,你不说多陪陪他,怎么到这儿来了?”

“看热闹啊!”年轻人嘿嘿一笑道:“我就是想看看,能够让静汐都有些心动的男人,到底什么样。”

“臭小子,你又胡说,静汐是你的未婚妻,我告诉你,你小子若是敢推,我砸断你的腿!”赵达钢挑起了眉头,笑骂道。

年轻人将他的三分头微微一扬,笑着道:“我哪儿敢啊?静汐是赵叔叔的心肝宝贝,也是我最在意的人。我若是负了他,甭说您了,便是赵爷爷也能将我给剥了丢到南极去!”

“你小子,知道就好!”赵达钢嘱咐了一句,然后又和他低声说了起来。这儿个年轻人就是静汐的未婚妻?他竟然专门从BJ跑到这儿里来找韩雨来了?

韩雨此时可不知道情敌已到,而且很是高明的没有见面,便先通过赵达钢让他欠了个不大不小的人情。不过,就算是知道,只怕这儿个人情韩雨依然得欠。

如今的他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孤身一人,便敢去深山老林里剿灭十三个****的年轻人了,也不再有当年全队的人都撤了,他依然自顾自的在深山里埋伏上十几天的固执,他的**和热血还在,却已经懂得了收敛,懂得了责任,懂得了男人身上的背负!

钢浇铁铸的脊梁,若是一味的只知道强硬,便容易折断。男人可以没有胸,却一定要有胸怀!这是韩雨渐渐领悟出的道理,没有别人可以告诉他,只有生活,只有岁月,只有不断的起伏,挣扎,然后一个人舔着伤口慢慢的悟……

生活有的时候挺混蛋的,它总是将一些东西藏着,掖着,让你自己去发掘,去寻找,去守护,而在找寻的过程中,风雨就成了磨砺,将一个原本充满了棱角的石头,打磨出光滑来,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给手机他们打完了电话,韩雨决定,亲自去WF一趟。

“还是我去吧,你现在的伤还没好呢!”谷子文急忙阻止。

韩雨摇头道:“我去接和尚,又不是去找他们打架。再说,社团的日常事务还得靠你处理,若是你丢了,这儿么一个大摊子我怎么弄?”

谷子文坐镇中枢,已经担任起了后勤部长的职责,钱财,人手,以及各种物资,包括砍刀,汽车,伤药甚至是医生等等前面缺的东西,都是经过他的手才流转出去的,也正是因为如此,遮天才能保持住源源不断的强大战力。

韩雨当惯了甩手掌柜,这儿些杂事他还真处理不了。

谷子文无奈的道:“那行,那你多带几个人,那边反正有铁手在,你只要帮着出出主意便行。”

“我去就是给兄弟们打打气,壮壮胆。大家打着替我报仇的旗号在那里玩命,我却躲在后面一个人享福,总是过意不去!”

韩雨自去找了卓不凡,谷子文立即安排了几个心腹小弟,先朝WF去告诉马文泉一声,然后又安排了几个人,等韩雨的车子出发后,又安排了几个人开车遥遥的跟在韩雨的车屁股后面,以保证他的安全!

此时的韩雨还不知道,他的车子一出发,便有人得了消息……

嗯,今天补上两张,再更五章,日子不过了兄弟们也别藏着鲜花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