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67章 黄泉堂发威

267章 黄泉堂发威

“那个黑衣终于走了!现在,你打算怎么办?”王振宇望着坐在他面前的那个黑衣人,一个无论什么时候都喜欢带着帽子,带着口罩的家伙,一个阴狠的只有毒蛇才能与之为伍的集阴险卑鄙之大成于一身的生物。

沙哑刺耳的声音响了起来,在这儿冷冷的寒风中带着无边的寒意:“我的打算,不就是王少您的打算吗?”

王振宇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似乎是对他将自己与之混为一谈颇为不满,他转着酒杯淡淡的道:“现在是本少爷在问你,不是你在问本少爷!”

血难也不以为意,嘎嘎的笑了起来,在王振宇发火之前,他才道:“很简单,那个黑衣是北海县下关村的人,如今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东海帮身上,自然会有所疏忽!”

“你的意思是,去对付他的家人?这样不太好吧?道上讲究的是祸不及妻儿,不行!”王振宇挥了挥手。

血难眼中闪过一抹不屑的神色,明明是心里一百二十万个赞同自己的说法,却偏偏要装出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的人,简直就是虚伪,愚蠢。难道他真的将别人都当成了傻子吗?

当然,表面上血难还是要说服他的:“道义这儿个东西有个屁用?王少爷若是想要成为楚家的继承人,必要的手段还是要用的。听说他对自己的父母很好,我们抓住他的老子,他还能不乖乖就范吗?黑衣虽然崛起的时间很短,可是身边的几个人无一不是响当当的人物。”

“若是我们从正面对付他,说句泄气的话,没准我们永远都杀不了他。有的时候,为了达到目的而用些手段,是很正常的!当然,一切还要王少做主!”

一句话,又将球推了回来。

王振宇挑眉不悦道:“本少爷有的是钱,难道我们就不能收买他身边的人吗?”

血难差点没忍住挥手给丫的一巴掌,麻痹的你把自己弄的跟个猪一样,有意思吗?

他知道王振宇以前的时候,故意装的跟个白痴一样是为了让别人不注意到他,可有的时候习惯这儿个东西是很可怕的。

你不断的告诉自己是猪,哪儿或许有一天你一觉醒来,你已经是变成了大脑袋,大耳朵,长鼻子大眼睛的怪物!

“钱这儿个东西,并不是万能的。能被收买的人,往往不可靠,若是黑衣靠收买点人便能干掉的话,那我们也就不必坐在这儿了!”

王振宇恢复了自己的本来智商,厌烦道:“我当然知道,我不过是担心颜儿的反应罢了!行了,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处理了,还有,不要用刚才那种眼神看我,不然我不介意将你丢到太平洋里去喂鲨鱼。”

血难两眼一眯,淡淡的道:“知道了!”

说着,他起身来到了训练室。自从他来到王振宇这儿里之后,一天至少要在训练室内呆两个小时,还找人学刀法。王振宇对此却是嗤之以鼻,可以看的出来,血难以前练过两下子,虽然跟高手不沾边,可是底子还不错,有些东西只要稍加点拨,他便能明白个差不多!

可这儿又能有什么用呢?出来混,靠的是头脑,是金钱,是势力,而不是匹夫之勇,莽夫之力!

夜风呼啸,韩雨连夜朝WF赶去,路上,他总是感觉有些心惊肉跳的,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却偏偏想不到是什么。

卓不凡在旁边宽慰道:“大哥,你是不是太累了,没有休息好啊?”

“可能是吧!”韩雨低声吐了口气,将烟头掐灭道:“我先躺会儿!”

卓不凡从兜里摸出个青苹果道:“你吃一个?”

韩雨摆摆手,卓不凡便自己吃了起来,火影吐着舌头蹲在旁边,警醒的四处张望着,只是在车内它也看不见什么!

马文泉没有猜错,东海帮在用计将胡来弄到警局之后,没过多久便朝他下手了。

遮天毕竟是刚刚占据这儿里没多久,难免会有所疏漏,以至于白天的时候竟然没有发现东海帮的人手已经调到了他们的眼皮子底下。

好在马文泉的反应很快,应对也很及时。他将社团的小弟全部集中在了一起,然后握成两个拳头,跟东海帮的人在大街小巷的展开厮杀。反正地盘都是夺来的,现金都已经被他给卷光了,剩下的那些家当就算是全都砸光了他也不心疼。

不仅如此,他还派人帮着砸。反正只要原本是属于东海帮的产业,全都被他给砸成了废墟。

然后,才按照韩雨的吩咐,大踏步的让出部分地盘,双方打了大半夜,马文泉这儿边虽然人数少,可还是占了上风。尤其是白毛孙平天和另一位东海帮的大将带着人来找他的时候,好一个马文泉,主动出击,然后故作不敌,被追了二百多米后,将对方反而带进了他的包围圈。

然后围着好一通厮杀,而黄泉堂小弟的奇门兵器也在混战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前面的小弟手拿陌刀,猫腰在前,而在他们后面,则是成排的举着气钉枪,气排枪的同伴,每个人身后背着一个小型的压力罐,然后便是一通砰砰的乱射。

这儿些家伙显然都是处理过的,没有一般木匠用的声音那么响,威力也比手枪什么的小了不少,可打在人身上也一样要命。别看冬天穿的衣服后,连威力小的直排钉都挡不住,就更别说打水泥钢钉的那种气枪了。

反正只是一上来,噼里啪啦的一通乱响,东海帮小弟便倒下去有五六十,有几个倒霉的小弟还被打在了脸上,毁容还是小事儿,眼睛被打瞎的那可就彻底没治了。

寒山远,烽火烧几季,边陲亡,葬骨无人书!

黑道,本来就是一条不归路,冰冷冷的死亡,只有真的从自己的身边刮过的时候,才会有人明白这儿一点,可是已经晚了。

随着马文泉一声冷冷的杀,黄泉堂的小弟已经放开了身上的家伙,然后抄起陌刀便冲了上去。什么叫能远能近,能阴能狠?

东海帮的小弟算是知道了。

马文泉手拿一柄陌刀,带了几十名小弟便像是切豆腐似得,冲进了东海帮小弟的人群中,陌刀飞舞,鲜血乱飞。

东海帮的一名大将朱投,带着十几个手下前来阻拦,结果不到三招,便被马文泉手里突然飞出的雕刻刀给射穿了喉咙!

而后,东海帮一片大乱,白毛孙平天无奈,只得率众突围,然后被马文泉赶着杀了一路,直到大队的东海帮成员赶来才收手。

这儿一战,东海帮损失了一员大将,伤四百多人,死了二三十个,被马文泉给俘虏了六百多,虽然遮天方面也损失了不少的地盘,原本占据着WF市里的它们,现在被东海帮给抢去了半壁江山。

可那些地盘除了废墟之外,什么都不剩,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遮天虽然是败了,可实际上却是大胜!

要不是韩雨的命令,只怕马文泉会玩的更狠,杀的更凶。这儿一战,遮天黄泉堂的名气算是彻底的响了起来。

RZ那一战,是暗铁堂和血斧堂两个堂口打下来的,马文泉因为对天水市的情况最为熟悉,所以带着他的人在代替和尚清理天水市周边的县城势力。等他赶到的时候,WF都打的差不多了。

所以,血斧堂已经在东海帮那里声名远播了,黄泉堂还有些默默无闻。这儿也是为什么赵东海在设计陷害了胡来之后,便大摇大摆的派人来抢回地盘的原因。

他以为,马文泉比胡来好对付,却不想一脚踢在了铁板上。

按照东海帮老大赵东海的估计,血斧堂的老大胡来进去之后,遮天在WF的主要力量便算是瓦解了。黄泉堂的人手虽然少,可是看起来应该不像血斧堂那么难对付。

当然,他虽然这样想,虽然有些看不上马文泉,可是跟遮天交手这么长时间,他还没怎么赚过便宜,所以也不敢真的就小瞧了他。

他凭借着自己在WF的关系,悄悄的三千多名东海帮的小弟运动了WF市区的外围,三千多人,黄泉堂和血斧堂就算是加在一起,也不过一千五百人,远不是他的对手。

更何况,他已经将那个棘手的胡来个弄到了局子里,他能不能挨的过今晚都难说。

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让他大吃一惊。

不仅没有彻底的将WF夺回来,而且他的亲信大将朱投还被马文泉给斩杀了。三千多人,生生被他用一千人不到,给揍的落花流水。而他忙活了半天,所得到的不过就是已经变成了一个个废墟的场子。

那些场子都他妈的成垃圾了,收回来有什么用?又变不成钱?

赵东海也算是个枭雄之辈,可得到这儿个消息还是禁不住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面色灰白,好半晌才吐出三个字:“黄泉堂……”

等到韩雨赶到的时候,厮杀已经结束了。韩雨瞪了那开车的小弟一眼,一开始的时候他没有在意,等过了三四个小时都还没到的时候,他才察觉不对。

可一问,差点没给他气死,开车的那小弟竟然绕路了。当然,这儿不是他自作主张的,而是谷子文一手安排的。如此一来他就比预计的晚到了两个小时,自然也就跟这场大战错过了。

韩雨郁闷的直翻白眼,打电话狠狠的将谷子文给骂了一顿。得亏这儿次争斗,遮天又赢了。若是马文泉孤掌难鸣,遮天这儿边大败,那他这个做老大的还在兜圈,日后还怎么面对马文泉,面对黄泉堂的兄弟?

当然,韩雨的到来还是有用的,那就是给黄泉堂开庆功会。只是此时的他还不知道,当黄泉堂在跟东海帮的人杀的热火朝天的时候,一支秘密的斩首队伍,已经朝着他的老家奔袭而去!

昨天的补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