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68章 史上最雷杀手

268章 史上最雷杀手

漆黑的夜风中,七八个人抽着烟,骑着电动车,摩托车走在寒冷的北风中,这儿个时候已经半夜多了,正是上零点的人下班的时候。

他们大摇大摆的朝着下关村而去,当他们经过村头的时候,前面突然窜出来几个人影。

骑车的众人顿时被吓了一跳,停了下来。

几个人借着车灯一瞧,前面的路已经被人用几根木头给堵住了。两个人正拿着半截长的砍刀,叼着烟望着他们:“哥几个听着,咱们是求财不伤人,识相的将钱拿出来,不然,那您就掉头再回去吧!”

骑车的几个人不由得面面相觑,其中一个人张嘴就要骂,被同伴给拉住了:“这位兄弟,俺们几个木,木钱!”

“滚你麻痹的,木钱?木钱把车留下!”劫道的俩人有些耐烦了,将刀子一挥。

“我去你大爷的,就你们俩小B,也他妈的敢来抢爷爷?告诉你们,老子可不是那些上班的民工。”方子是骑车的这儿些人中的一员,装作下班的人只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他们的真实目的,是为了接近下关村,去找到遮天老大黑衣的老家,绑架他们的家人。

可是连他们的村子还没靠近呢,竟然被几个小毛贼给拦住了,他怎么能不着恼?

他将刀抽出来,狞笑一声:“小子,识相的现在就滚蛋,不然,我将你那玩意给你割下来!”

那两个劫道的互相看了一眼,冷笑道:“你们不是上班的,我们兄弟却也不是劫道的。明人不说暗话,你们是来这儿找人麻烦的吧?我们兄弟,是遮天的!”

方子一听这儿话,给他气的。他来的时候就得到了嘱咐说那个黑衣很有可能派了人保护他的家人,所以他才想出这么个办法来接近村子。可他没想到,对方也挺鸡贼的,看模样竟然是装作劫道的来试探他们!

还有什么说的?砍吧!

方子眼一横,便冲了上去。双方立即打成了一团,鲜血,刀光,撕碎了黑色的呼啸。低低的怒吼,惨叫,挣脱了北风的牢笼,在这夜风中舞动成一团!

渐渐的,又有两伙人冲了过来,他们是方子的同伙,原本分做三组是想分批靠近村子,然后再进行偷袭,现在既然被发现了,那他们便索性开始明攻起来。

其子抽着烟,在他的旁边是独臂的墨海和苏前,原先马三太的保镖。

“其子哥,来的人足足有四五十人,兄弟们有些顶不住了。”苏前皱眉道:“我带人上去吧。”

他们都是韩雨安排过来的,打着在炼油厂工作的事情暗中保护着韩雨的老家。只不过炼油厂的规模并不是很大,而且为了容纳更多的百姓工作,他们总共也就五六十个人。厂子那边留了十几个,韩雨的老家伏击留了几个。

剩下的三十几个人,还没有全上,此时已经有些顶不住了。

墨海也知道外面的情况,皱眉道:“上吧,若是被这儿些人闯过去,那我们更没办法了,就算对方还有别的招,不是还有忘语老大吗?”

其子点了点头:“上吧,小心点儿!”

苏前满脸兴奋的点了点头,招呼十几个人又冲了出去。他们就在离着劫道的地方不过三百多米的地方,因为下关村靠着个小山,所以他们在村旁,山边弄了个养狗厂。平常的时候,有十几个小弟在这儿里守着。

苏前等人自从断臂之后便被韩雨给派到了这儿里,好吃好喝的供着,却从来没有对他们提出过什么要求,这儿几个人自觉都欠韩雨的。

所以现在有了报答的机会,一个个的自然厮杀的极为悍勇。其子和他们的注意力全部被来袭的这些人给吸引了过去,却不知道,忘语也跟人交上了手。

跟忘语动手的是一名用弯刀的大汉,在他的旁边还有一名枪手,他们两个人,给了忘语极大的压力。忘语要注意随时躲避枪手的子弹,还要硬抗那用弯刀的大汉,不一会儿便有些捉襟见肘了。

忘语的纸牌速度很快,也很锋利,全速运转起来,就仿佛快速劈出的刀锋一般。然而,那大汉皮糙肉厚,这儿又是冬天,他身上穿着个牛皮的背心,就跟他妈的防弹背心似得,颇有点刀枪不入的意思。

忘语的纸牌落在他的身上,全都软绵棉的掉了下来。

而他的刀子呢?忘语却需要全力去躲闪。一个不小心,远处还站着那名冷漠的枪手还会抽冷子偷袭。

这儿人显然是个用枪的高手,他不疾不徐的或前,或后的走着,一直保持着跟忘语十米左右的距离。

他手里拿着的是把装了消音器的手枪,改装过的,在这儿样的夜色里,发出的声音竟然只有小猫叫春般大小。忘语身上的灰色衣服已经有了两个破洞,对方的腿上也插了两张特制扑克。

可形势依然对他非常不利,对方有两个,不,是三个人。他还隐约的感觉到远处有一个人在用枪不断的捕捉着他的位子,所以他不得不快速的变换着身形,甚至借着那个大汉的身体做掩护。

这样高度的集中精神,对他的消耗实在太大了。

“看起来,十年我是等不到了。”忘语的眼中闪过一抹叹息,身子突然像条如水的鱼般向旁边扑了出去。人还在半空的时候,一张张纸牌,便朝着那名枪手飞了出去。

那名一直跟在忘语身后打他的枪手很郁闷,忘语的身法很滑,而且那手飞牌的绝技,简直比他的手枪还好用。而且更为夸张的是,他竟然有一种纸牌连他的子弹都能够挡下。

“妈的,这儿家伙简直就不是人!”心中正想着,突然见到五六张纸牌从四面八方朝他飞了过来,他脸色一变,身子向后快速的躲闪,同时手里的枪对准了纸牌。

这些纸牌都是能要人命的,他的身上可没有巴图鲁那种牛皮,硬挡不住。

砰砰砰砰……

五张纸牌被他的子弹给打了下来,可是剩下的一枪却落空了。他的子弹眼瞅着就要打中纸牌的时候,那纸牌突然化了一个诡异的弧度,然后在他的手腕上拉出了一道口子。

鲜血,顿时激涌而出。

他的脸色一变,立即左手接住了握住的手枪,然后就要朝忘语进行射击。他们所接到的任务,就是狙杀这儿名暗中保护着黑衣家人的高手,至于其他的事情,自然有别人去完成。

而那边,忘语在飞出去之后,身体快速的旋转着向后落去。可依然还是慢了一步,巴图鲁手里锋利的弯刀,在他的腰部转着圈的拉出了一道口子,若不是他靠着手里两张特制的纸牌挡了一下的话,现在没准他已经被一刀两段了。

即便是这样,他受的伤也不轻。而且,纸牌的不断消耗,让他已经要弹尽粮绝了。

想不到,我忘语竟然负人所托,死在了这儿!

忘语闭上眼睛,手中握着最后一张特制的纸牌,目光如同鹰隼般紧紧的盯着巴图鲁的喉咙。他有把握在对方的刀子劈中他身体的瞬间,将这儿张特制的纸牌射入他的喉咙!

砰!

就当忘语要拼命的当口,远处的枪突然响了。子弹,从巴图鲁的刀上窜了出去,将他的弯刀给甩了出去。

“狗日的,打歪了!”一名带着猪头面具,抽着劣质香烟的人蹲在不远处的一个草垛上,喃喃的骂了一句。他一手端着枪,另一手则用一把匕首顶着一个人的喉咙!

隔着数百米的距离,在这样的黑夜中打中了一个人手里的家伙,还算打歪了?这儿要是有人听见的话,只怕会连鼻子都气歪了。这儿家伙也未免太会自吹自擂了吧?

可只有带面具的人自己心里清楚,其实刚才他那一枪其实瞄的是后面拿手枪的那名枪手……

砰!

握着手枪的那名杀手条件反射似得扭过头,向着枪声响起的方向张望,却不妨子弹贴着他的头皮就飞了故去,打在不远处的一家人的地基上。

我擦!

他头皮一麻,身子一猫掉头就走,巴图鲁也明白了过来,跟在他的屁股后面飞跑。

忘语莫名其妙的捡回了一条命,顿时松了口气。这时候,一批杀手已经突破了遮天小弟的阻拦,有几个人正朝他冲了过来。

砰!

枪声再次响起,这儿回子弹是贴着忘语脚面飞过去的,那几个杀手愣了一下,才刚想嘲笑哪儿个菜鸟枪手的无敌枪法,却不妨那子弹打在了旁边的一块石头上,然后反弹了回来,打进了一名杀手的胸口。

那几个人才刚刚举起家伙,同伴突然闷哼一声,被那走空的枪给放倒了,几个人这儿才瞄见坐在地上的忘语,手里正捏着张纸牌,几人面面相觑一眼,掉头就跑。

娘的,老大明明说找了高手来杀这个玩牌的人,可现在他竟然活的好好的?旁边还有个神枪手?这儿他妈的还打个屁呀……

几个人是呼啦啦的跑,生恐比别人跑的慢了,满严肃的一场厮杀,就因为一个人的出现而变成了一场闹剧……

嗯今天五更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