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70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270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欲望是个很可怕的东西,有的时候,他会成为一个人成功的动力,支撑着你永远将脊梁挺的笔直。可有的时候,它更像是一个能够将自己掐死的罪恶的双手,将你带入无边的深渊。

韩雨的车刚到浪漫烟灰门口,便得到了消息:在他前面赶来的车子,被一辆大货车给撞翻了。

韩雨眉头微微一挑:“车上的人没事儿吧?”

“那小弟没有躲闪开。”谷子文的声音从电话中传了出来,是他在韩雨来市里之前,故意安排车辆挂了韩雨走的时候坐的车牌,结果却不想就在进入市里的高速公路上出了事。

“知道是谁干的吗?”

“若是没错的话,应该是东海帮。”谷子文低声道。

“东海帮?”韩雨摇头道:“在天水市肯定还有帮他的人,不然,他哪儿可能掌握的了我回来的信息?”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向里走去,卓不凡就跟在他身边。

“铁手那边怎么样?”谷子文问了一句。

“还算顺利,这儿小子是个独当一面的将才,有他在,等着和尚出来之后,他们两人互相配合,东海帮得不到什么好处。眼下,我已经让他找了最好的律师,给他们打口水官司去了,反正一时半会的倒不用他们用什么损招害和尚。”

谷子文吐了口气,见到韩雨的脸色不太好,低声道:“你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韩雨摆了摆手:“我没事,忘语那边怎么样了,他的伤没事儿吧?”

“伤口的面积比较大,不过不算太深,已经有医生给缝上了,这儿样的天气应该很快就会好起来的。”谷子文低声安慰道:“不过,短时间内他不能与人动手了。”

韩雨眉头一拧:“知道是谁动的手吗?”

“黑榜杀手!”谷子文低声道:“按照他的描述,对方应该是弯刀巴图鲁,枪王郭卫强,还有狙王张宪!如果不是张宪莫名其妙的半路上帮了他一把,打退了那两人的话,只怕这儿次忘语也麻烦了。”

“这儿三个人的实力不算强,可是彼此配合起来,却是有远有近,动静皆宜!”

韩雨冷声道:“黑榜,一直听你说,这是个组织还是个中介?”

谷子文道:“应该是个中介性的组织,他对于杀手并不具备约束力,只是按照悬赏人所出的悬赏金额确定任务的难度,给杀手积分,然后按照积分进行排名。因为他比较公道,所以杀手往往都会在黑榜上注册,成为黑榜杀手。”

“而杀手积分越高的,每次出手的利益就大。尤其是黑榜前十的杀手,那可是囊括了整个亚洲,甚至是部分欧洲的杀手。他们每个人动手的底线动辄都是数千万,甚至更高。黑榜组织则抽取佣金,可以说他是古往今来最为聪明的杀手组织。”

“他们不用费心训练杀手组织,不用承担杀人之后的后果,却一点儿钱也不少赚!”

韩雨点头道:“你的意思是,只要有钱,谁都可以发布任务,谁都可以接?”

谷子文点了点头。韩雨笑了:“好,你让人在道上散布消息,就说日后但凡是有人雇佣黑榜杀手对付我遮天自我以下任何人,包括家庭成员在内的,遮天将用同样的办法报答他!”

谷子文两眼轻轻一眯:“老大,这儿怕是会消耗不少钱财啊?”

“花什么钱?”韩雨懒洋洋的道:“你不是黑榜杀手吗?回头我和小凡也去注册一个,若是一般的人,小凡出手就足够了!”

谷子文笑了:“如此一来,只怕还真没人敢请这儿些杀手来找我们麻烦了!我这儿就让人去发布消息。”

“能不能通过接发任务,找到发布任务的人的线索?”韩雨又追问了一句。

谷子文苦笑道:“如果黑榜连雇主的消息都会泄漏,那他又怎么会是黑榜?”

……

“老爷子,昨天有黑榜的杀手去北海县了!”楚九低声道。

楚老爷子眉头一挑“嗯?”

“他们大概是想去找黑衣的麻烦。”楚九低声道。

楚老爷子的眼中闪过一抹寒光:“人查到了没有?”

楚九低声道:“只查到了其中的一个,狙王张宪从天水市回来之后,回到宾馆,睡倒之后便再也没醒过来。却没有人知道是谁下的手!”

堂堂一个杀手,当然不会是因为什么身体疾病而一觉睡了过去。楚老爷子意外的挑了挑眉头:“你的意思是……”

“不知道,不知道是黑衣手下有隐藏的高手展开的报复,还是那家伙得罪了什么其他的高手。反正他死的很干净利落,像是被人给拧断了脖子。”楚九有些苦涩的道。

“先不去管他。”楚老爷子想了一下道:“我相信黑衣这儿孩子不是个负心的人。这儿样,你去派黄河带黄旗的人去他的老家附近,暗中将他的老家保护起来,别让他分了心!”

……

“这儿个黑衣,可真是够狡猾的。”王振宇坐在办公室里,旁边坐着的是小川,渡边和秦拓海。刚刚得到的消息,他让人在公路上制作车祸干掉韩雨的计划,失败了:“看起来我们光靠刺杀是干不掉他了,如今,他的大部分力量都集中在了外面,内部反倒是最为空虚的时候。”

“眼下,我们只有将天水市一快拿下了。成功,我们大家伙一起发财,秦叔,你说呢?”

“嗯,谁都知道你是老爷子最为信任的人,楚家企业的大部分股份都在楚颜的名下,若是你再能将那丫头弄到手的话,楚家所有的家产便是你的。你发财,我们自然也能跟着沾光,不过,我们有那个力量动手吗?”

王振宇笑了,他的笑容中有些自得的道:“这儿个秦叔请放心,东海帮的赵老大曾经被我救过一命,所以对于我的话一向是言听计从。而且,遮天虽然扫荡了天水市四周的县城,可是我的地盘他们却没有动。那里,还驻扎着我近三千名精锐的手下。”

秦拓海的目光一闪,惊诧的望了王振宇一眼,半晌才不知道是鼓励还是讽刺的道:“老王有你这儿么个好儿子,可真是死也瞑目了!”

王振宇的眼中闪过一抹恼怒之色,暗道:“老家伙,等老子掌握了楚家之后再要你好看!”

“渡边君,眼下我们的身份是雅库扎成员,只有打开这儿里的市场,才能够一起发财!”小川望了那边的渡边一眼。

渡边两眼轻轻一眯:“当然,我们全都听从王君吩咐。”

几个人立即低声商议了起来,王振宇故意没有找血难,这个人对他来说或许是有些用处,有些小聪明,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帮着自己遮掩身份,可他从来都没有将对方当成自己的心腹看过,更没有瞧的起他。

在他的眼中,血难就是一个赤脚的不怕穿鞋的光棍,这样的人宁愿自己挨上一刀也要砍伤对方一刀,属于对生活失去希望的一无所有的人……

时光匆匆就过了两天,韩雨一直在等待着那个极限八刀流杀手的到来,却连对方的影子都没等到,直让他以为是手机的情报出现了失误。

东海帮那边已经从态度上认输了,与黄泉堂的厮杀产生了太多受伤,死亡的小弟需要抚恤,出来混的都讲个道义,可你要是连死去的人的钱都给不起,那谁还给你卖命?

东海帮因为从来都没有一次性的朝里砸过这么多钱,所以处理的缓慢了些,便使得下面的小弟差点造反。没办法,只得赶紧弄了一大批钱财发了下去。而马文泉的手里还有大批的东海帮俘虏,便提出与东海帮交换,东海帮自然是乐意至极。

不过赵东海又出了个昏招,他让人将遮天的小弟砍去了一个胳膊,才送出来,把个马文泉气的,一挥手,让人砍掉了一百名东海帮小弟的胳膊。而且他让人将原因给这儿些人讲清楚,不是他妈的老子愿意砍你们的胳膊,是你们的老大不仗义,先砍了老子的兄弟!

这儿一下,那些俘虏都火了,点着赵东海的名字骂啊,狗日的你若是不想让兄弟们回去,直说就得了,你他妈的都跟人家交换了,还砍人家的兄弟,你他妈的这儿不叫背信弃义吗?

现在好,你无耻了,却得老子们给你买单?那些个小弟一个个的就别说了,把个赵东海给郁闷的,可这儿个时候他若是拒绝交换俘虏的话,下面的小弟反弹会更大。所以没办法,他还是咬着牙将这儿烫手的山芋接了过去。

胡来也被换了出来,跟赵东海相互勾结的那个局长,这儿段时间面临的压力很是巨大,只是血斧堂的小弟一晚上便去了他家三十多趟,他的老家,他的七大姑八大姨,所有沾亲带故的地方都去问候了一遍,不放,不放行吗?

而且,就算是胡来在里面,这儿事情已经闹大了,他也没有办法干掉胡来。赵东海没有办法,只好接受了一百名东海帮的小弟,然后放出了胡来。

跟东海帮的交锋,可以说是完胜。遮天东线的局势算是暂时稳定了起来,可一场更大的暴风雨却已经开始酝酿……

后面还有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