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71章 莫名一战

271章 莫名一战

夜色正浓。韩雨一个人无聊,便坐在酒吧里喝酒。

他发现了一个留着一头中分,穿着运动服的年轻人在看他。他脸型狭长,双眼优雅而富有魅力的微微眯着的人,两眼狂妄而毫无礼貌的紧紧盯着韩雨。

韩雨默默的喝着酒,心中却生起了一丝警觉。他能够感觉的出,这儿个人的眼中似乎带着一点点挑逗的意思。

他刚想走,那人却朝他走了过来。直接坐在韩雨的对面,轻声道:“不请我喝一杯吗?”

他的声音很好听,清脆,阳光,带着一股朝气。

只是这人的年纪看上去至少也得二十三四了,却偏偏整的跟个小中学生似得。韩雨微微皱起眉头,很自然的身子向后一扬,淡淡的道:“我没钱!”

他韩雨虽然到现在都还没有老婆,却是个男人,一个杆杠的男人,搞基的事情他没有一点儿兴趣。

“堂堂的黑衣老大若是说自己没钱的话,那遮天干脆改成丐帮得了!”年轻人晃动着酒杯,歪着头看着他淡淡的道。

韩雨只是一下便猜到了他的身份:要加薪!

他两眼一眯,冷冷的盯着对方,心中有些惊愕他的嚣张。看起来他是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啊,要不然怎么会如此光明正大又狂妄的出现在他身边?

“看起来你很了解我啊,不过,你来的可比我想象中的要晚一些。”韩雨淡淡的道。

“哦,你知道我会来?”穿着一身白色运动服的中分男看了韩雨一眼,有些意外的道。

“你的到来,并不是什么秘密!”

“也是。”

韩雨冷声道:“我们出去吧,就在这儿里动手的话,惊动了客人就不好了。”

说着,不等对方拒绝便起身向外走去。

“动什么手?唉,我说……”年轻人望了他一眼,皱眉道:“就这儿脾气,静汐也不知道怎么就看上他了?”

这个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前面通过赵达钢给韩雨提了个醒的那个被赵大纲当成了自己女婿的年轻人。

他起身也想走,服务生走了过来:“对不起先生,您还没有结账呢!”

“结账?”他抬起头来,惊愕的看见韩雨顺手从一个酒保手里拿过一瓶啤酒,还向他的方向指了指。

“我擦,你丫的也太黑了吧?还来剥削我?这儿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年轻人被韩雨的举动气的哇哇乱叫,他张牙舞爪的道:“我,我没带钱!”

服务员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道:“兄弟,你当我们这儿个场子是来找乐子来了,还是将我们兄弟当星期六过呢?”

“嘿,开个玩笑!”年轻人急忙笑着将手上的表摘了下来:“今儿本少爷出来的急,忘记带钱包了,这儿样,我把表给你押在这儿了,你看行吗?”

“什么牌子的?”服务生狐疑的望了他一眼,那眼神让年轻人几乎抓狂!

“百达裴丽的!”他有些无力的哼哼了一声。

那服务员鄙夷的看了他一眼:“百达裴丽?你当我是火星人啊,你能带的起百达裴丽的手表,却连几瓶酒钱都付不起?走走,算我倒霉,今天这儿账我给你结了。”

年轻人刚要走,服务员忽然那又喊住了他:“唉,兄弟,你这儿高仿的表从哪儿买的?正是我喜欢的牌子,回头我给我女朋友也买一款女士的!”

能够用来抵作一顿酒钱的表,在他看来撑死了也就五六百,这儿玩意虽然也是他工资的好几分之一,但是,谁叫他喜欢呢?

年轻人被彻底打败了,刚刚站起的身子一个趔趄,差点没一头栽倒桌子底下!

“在,在西直门的旧货市场,那里二手,高仿,水货齐全,若是运气好的话没准还能淘换个秦始皇用的夜壶!”说着,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那服务生随手将表带到了手腕上,不满的撇着嘴道:“小气样,还西直门?我怎么不知道天水市有个西直门?不想说拉倒!”

可怜的年轻人用了一块价值百万的手工百达裴丽镶钻水晶手表付了几十块的酒钱,结果还被人给说成了小气?他一翻白眼,低低的吼了一声:“黑衣……”

他快速的跑了出去,老远的便瞥见韩雨倒背着手钻进了一个巷子。他冷笑着道:“黑衣,你给我站住!”

他跟着跑了进去,才一进到巷子口,顿时一阵低沉的呜咽便响了起来,他立即一侧身子,当的一声,酒瓶在地上摔的粉碎。

韩雨眯着两眼,瞳孔微微一缩。他刚才丢出酒瓶,看着跟小流氓打架似得没什么门道,可实际上却是他选择了对方进入巷子口,看不清楚里面情况的瞬间砸了过去。

也就是说,当年轻人刚刚进入巷子口的时候,他的酒瓶已经到脸前了。他只要反应稍微慢上一点儿,那便是满脸桃花开的局面。可让韩雨有些意外的是,他不仅躲过去了,而且似乎躲闪的非常轻松。

“身手不错啊!”韩雨淡淡的道。

“嘿嘿,一般般了!”年轻人很是臭屁的败了摆手,可是话还没说完,韩雨一个箭步已经窜到了他的跟前,然后举着匕首便是一挥。锋利的匕首朝着他的喉咙便削了过来。

因为他的天策先是落在了赵得风的手里,后来又被小弟给捡了送给了刘文龙,所以现在他只能用匕首!

不过就算是这样,一把锋利的匕首在韩雨的手中,也一样可以轻松的杀人!

冰冷的刀刃带着的呼啸几乎是擦着他的喉咙过去的,年轻人的身子向后一仰,手里同样翻出一把匕首,跟他的匕首一碰,他手里的匕首一下便飞了出去,可他却也躲过了韩雨的攻击,身子趁机向后退了一步,嘴里道:“我靠,不用这儿么狠吧?”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咱们两个,只能有一个活下来!你来找我,便要有这儿个觉悟!”韩雨说着,手中的匕首上下翻飞,压根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清冷的月光中,但见韩雨的手中一团光华不断的舞动,带着阵阵森寒的杀意。

招招进逼,招招夺命!

年轻人更是让韩雨大开眼界,这儿家伙这一会的功夫已经被韩雨给挑飞了七八样家伙什了,可这儿丫的就好像屁股上背了一个别人看不见的军器库似得,探手向屁股后面一摸,便又拿出一样来,就跟变戏法似得。

这儿回他拿出的是个斧子,小斧子很沉重,跟韩雨的匕首一碰,斧子柄便转了个圈,然后朝着韩雨的脸便砍了过去。

韩雨急忙一个铁板桥将腰别了下去。年轻人急忙道:“唉,你的动作别这么猛啊,你的伤才刚好没几天……”

“你调查的倒清楚!”韩雨面沉如水,可马上身子便向旁边一闪。这一次对方竟然用上了九节鞭。

“你既然号称极限八刀流,显然是刀用的极好,怎么不用?”韩雨手里的匕首一点,便要栖身上前,那年轻人的反应倒是不慢,手腕一动,九节鞭便收了回去,然后朝着韩雨的手腕缠了过来。

韩雨任由他缠住,另一手一摸,握着把匕首狠狠的朝着他的喉咙刺了过去。

“那是,我的刀法当然没的说……我靠,你真想要我的命啊!”那年轻人怪叫一声,身子向后一翻,刚想给韩雨解释一下,远处已经传来了脚步声:“快点,老大在那!”

“我擦,打不过了就叫小弟?算你狠!”年轻人指着韩雨的鼻子,半晌才用佩服的语气骂了一句,然后头也不回的就跑:“你等着,有本事在这儿别走,我也去叫人……”

韩雨追了两步便停了下来,有些奇怪的皱起了眉头。

他能够感觉的出,这儿个年轻人对他并没有什么杀机,反而嘻嘻哈哈的有点儿嬉皮笑脸的意思。不过他的花样倒的确不少,而且怪异的手段层出不穷,就算是韩雨都应付的有些吃力。

而对方逃跑的速度那更是一绝,一句话没说完,便跑没影了。饶是韩雨自诩速度过人,一时间也禁不住有些瞠目结舌!

“老大!”来的是附近场子的小弟,自从知道要加薪接了刺杀韩雨的任务之后,他便在韩雨身边安排了人手时刻警惕。

刚才见到韩雨打架,立即便有人通知了离的最近的一批小弟赶过来帮忙。

“没事儿吧?老大……”

“那孙子呢?”

“老大,你伤才刚好,下回有人找麻烦,让我们兄弟上就是……”

几个小弟还是第一次见到韩雨,禁不住有些激动的七嘴八舌的关心起来。

“去去去,老大还用的着你们几个说?”一个小头目训斥了他们几句,转过脸望着韩雨道:“老大,要不我安排车送您回去?”

韩雨瞄了他一眼:“不用了,你将这儿里的家伙收拾一下,送到浪漫烟灰……”

说完便朝外走,他已经走的挺远了,还能听见后面小弟的啧啧赞赏:“老大就是老大,这儿是干掉了多少个人啊?”

“什么干掉?那是被老大给打跑了!没看见没有尸首吗?”

“我听说咱们老大身手过人,没准是将人给斩碎了!”

“靠,尸体碎了可血呢?血不能都没了吧?”

“行了行了,都他妈的给老子闭嘴,快点收拾完了四周看看有没有扎眼的主儿……”那个头目打断了手下道。

韩雨微微眯着眼睛:这儿个人是不是要加薪?如果他不是,那又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