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80章 偷听

280章 偷听

刘文龙一愣:“吞了它?这儿不太好吧?那个赵宝才虽然利用咱们,可他毕竟对我有恩,再说,他对我提供帮助,我在生意上回报他,我若是吞了他的货,那不成出尔反尔了吗?”

“我们吞的不是赵宝才的货,而是东海帮赵东海的!”老火轻轻的撩拨着他面前的那个鱼缸,里面,几尾锦鲤正在竟食!

“而且,这儿一次,倭国雅库扎的一百多人负责运送这儿批货物,目的,据我分析应该是梓涵,黑衣的那个妹妹!”

“什么黑衣的妹妹?那是他一个朋友的。妈的,这儿伙王八蛋就他娘的没想过好事儿,”刘文龙原本还有些犹豫,被老火这儿句话一劝,立即狠狠的一点头:“敢来老子的地盘上闹事?我非把小鬼子的国旗插进他们的**不可!”

老火头也不抬的道:“遮天的仇,不报了?”

“报,那个黑衣不是说了吗?恩必报,仇必血!我那几十号兄弟可不能白死,不过在这儿之前,俺得先把头顶上的汉奸这俩字去掉。”

刘文龙两眼一眯,重新坐了回去,脸上露出懊恼的神情:“现在,明天龙那小子和那个黑衣,还指不定在心中怎么嘲笑老子,瞧不起老子呢!不先将这儿屎盆子摘下,老子也没脸做人了!更没底气跟他们斗,那感觉,就跟他妈的头顶上带了顶绿帽子似得,祖宗都跟着俺丢人!”

他是个光棍脾气,人家对他好,他就对人家好。相反,他对人家不好,人家对他不好他也就不生气。比如,遮天。

前一阵子他派人刺杀了韩雨,差点没干掉了他,后来,遮天的人立即就反手杀了他不少的人,这儿是因为他先出手在先,所以对于遮天的反击,他不生气。

可他却生气自己被人家当枪使了,他生气那个黑衣是倭国人也想杀的人,他生气赵得风竟然拿着他的兄弟的命,去给那些倭国人帮忙!

这儿得亏是他小子死了,要不然,就算他还活着,他刘文龙也要一脚再把他给阎王爷送回去不可!

刘文龙的目光落在了面前的那把天策上,青色的刀身,如同一泓流水,带着无可比你的灵性。刀身上,一道张牙舞爪的火红色长龙,带着血腥的气息盘转在刀身上,龙身有些细长,显示是匠人有意打造的,以来是为了好看,二来则是当作血槽之用!

刀柄上,一把细密的螺旋花纹,带着一股岁月的味道。刘文龙抚摸着刀身,目光中露出一种无法形容的深邃,就仿佛,他看懂了这儿刀的语言似得:“别着急,我先借你之手,将那群小鬼子宰了之后,再将你还给他,然后,我再与那黑衣一决高低!”

旁边的老火听了,目光露出一种复杂的神色。他欣赏刘文龙,是因为他身上带着一股子英雄气,光明磊落,顶天立地!虽然他脾气暴躁,虽然他容易发怒,虽然他的心思不够缜密,虽然他不懂得收买人心……

可他活的不亏不欠,不卑不亢,就算是死了,也可以骄傲的站着,而不是倒下!见了自己的祖宗,他可以骄傲的说,他是个Z国爷们,纯的,他没有丢他们的脸!

他是个英雄!

老火心中一直这样认为,正因为这一点,他才会在刘文龙救了他一命之后,便一直跟在他身边,帮他出出主意,搜集情报……

只是,这样的性情,脾气,却实在太不适合在江湖上混了。因为他做事,有的时候并不顾全利害,太过冲动。而他所有的不够理智的决定中,只有这一回是老火诱导的!

老火其实是个挺保守的人,他喜欢冷静甚至冷漠的去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可这一回,他却不想在用脑子了。他想怎么做便怎么做,而不是该怎么做!

老火想,男人这儿一辈子,总是要冲动一回,热血一回的。有的人是为了一个女人,有的人是为了一个朋友,而这一回,他为的,是自己的祖宗,是那些曾经受过苦难的先辈,是日后自己的子孙后代们……

干掉这儿些倭国孙子,让他们知道知道,Z国爷们的血还是热的,Z国爷们的心还是烫的,Z国爷们的脊梁还是铁打的,钱砸不弯,刀劈不断!

Z国,只要这儿些带把的爷们还在,天,就永远不会塌……

……

要加薪仿佛失踪了似得,遮天的人找了他一天,竟然也没找到他的踪迹,只有人打听到一辆非常可疑的红色马自达出了城!韩雨却不相信要加薪会就这么走了,他能够看的出来,这儿个杀手绝对不是那种那么容易就放弃目标的人!

当然,最主要的是,只要干掉了韩雨,他,**杀手,极限八刀流的要加薪先生就会拥有挑战黑榜排名第二的杀手宝座。而要是输了,那他完美的职业人生便会出现一个巨大的污点!

这儿是要加薪绝不会允许的,他是一个有理想,有目标,有着自己的尊严和骄傲的杀手,他是一个将杀人和艺术完美的融合到了一起的杀手,他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种癫狂的变态,试问这儿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承认自己的失败呢?

“我试试能不能将他引出来,让下面的人都提高警惕,一旦找到他之后,不准动手,要立即汇报!”韩雨有些无奈的挥了挥手,现在是他在明,敌人在暗,除了提高警惕之外,根本没有一点别的办法!

谷子文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眼下也只能这儿样了!

于是,韩雨开始开着车子,在市区内转悠,或者是去路边吃点饭,或者是在人少的时候,感叹一下冬天的萧瑟凋零。然而要加薪也不知道是识破了他的想法,还是已经淡定到了一定的境界,反正,人家就是不露头!

这儿小变态,该不会是真的离开了吧?韩雨心中也有些犯嘀咕,毕竟要加薪也被他给吓的不轻,若是这儿家伙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坚强,那么的要脸面,掉头走了呢?毕竟,他是一个变态啊,一个不能以常理来思考的变态。

再说了,一个杀手隔三差五的便去执行一次任务,取走一个人的性命,应该比普通人更容易生出生命如此脆弱,活着如此美好的感觉!没准他已经珍惜生命,远离自己这儿个危险了呢!

韩雨叼着烟,他到底是猫起来了,还是已经离开了,这儿实在是让人很纠结啊!他眯着两眼专门捡着没多少人的地方钻,直到半夜了也没见到要加薪出来,最终他决定,放弃了。

伟大的**杀手要不要睡觉他不知道,反正他是困了。

就当韩雨开着车子进了小区,准备朝着自己的别墅去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不远处一栋别墅前停着的一辆黑色轿车内,走下来两个人。在别墅门口的灯光晃照下,韩雨发现其中的一个人很像他的一个老熟人,渡边乱高。

韩雨心中一动,悄无声息的下了车,借着旁边的路灯和黑影,朝别墅摸去!

他住的也是这儿里的别墅,自然对于一些隐藏的设备和别墅的构造非常的熟悉。韩雨很轻松的来到楼下,躲过了几个摄像头,然后攀爬着墙壁徒手爬到了二楼。

刚才他已经看过了,一楼只有两个看着是保镖似得人物。韩雨来到别墅的楼顶,找到了书房的位置,两脚勾住了楼顶的边沿,身体便直直的摔了下去,头下脚上的贴在墙壁上。

韩雨悄悄的打量了一眼,里面可不正是渡边乱高吗?这儿货带着一个金边眼镜,靠窗而坐,梳理的一丝不苟的小分头,光滑可鉴。他手里端着个茶杯,轻轻的转动着,韩雨几乎可以想象的出他那傲慢,得意的神情!

在他的对面,则是一个陌生人,他的脸色,不,应该是皮肤黝黑,有些胡子茬。一双眼睛精光闪烁,他微微低着头,哈着腰,脸上带着讨好,巴结的神情,正坐在渡边乱高的右手边,小声的说着什么。

韩雨悄悄的将耳朵贴在了墙壁上,什么都听不见!

这儿里是别墅,对于隔音自然是经历了一番专业设计的。这儿也是为什么渡边乱高会毫无忌惮的坐在这儿里给人谈生意的原因。

只要房间内没有被人安装窃听器,那他们所谈的东西,就算是外面有人,也什么都别想听到!价值以两百万的别墅,若是连个声音都不隔,那还不如买个猪圈!

韩雨皱着眉头,直觉告诉他,渡边乱高肯定不是在干什么好事儿,可问题是他现在什么都听不到,根本就不能知道他具体在干什么!

难道要冲进去,将他逮住,然后严刑逼供?

韩雨有些无奈的想,忽然他的眼睛亮了一下,他突然想起当初在安装空调的时候,听到的,在书房最上面的那一圈横墙,用的根本不是什么实心的红砖,而是那种大孔的方砖。

也就是说,那里的墙面有的地方是中空的,只要他能够找到,便可以当做扩音的喇叭用。

韩雨两脚一用力,身子便缓缓的升了上去,然后他悄悄的贴在窗户上面的墙壁上,一点点的找着,果然,被他找到了一个能够听见房内声音的地方!

妈的,小鬼子,不知道隔墙有耳吧?今儿爷爷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Z国国情!

嗯,兄弟们请支持点贵宾票吧,不要多,一人一个,一毛钱滴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