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83章 有惊无险

283章 有惊无险

小川合鸟望着四周的黑暗,的确,如果真的有人偷听的话,以他的速度,那人应该会被他撞见才对。

“或许吧!”小川合鸟长叹了口气。

王振宇长松了口气,宽慰道:“应该没人,我们来这里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他左右看了一眼,刚好瞥见月亮露出了一角:“刚才,或许是月亮投出的影子,这儿风大,咱们还是下去吧!”

小川合鸟跟渡边乱高对视一眼,几人走了下去。

过了大概有两三分钟,王振宇和秦拓海一前一后的上了车子,呼啸而去。

没一会儿,渡边乱高便再次出现在房顶,他围着楼顶快速的转了一圈,下面,小川合鸟也四周瞅了一圈,然后两人互相做了个手势,才重新回了别墅。

“看起来,真是我看错了,”小川合鸟轻叹了口气。

渡边乱高坐在他的对面,顺手从兜里摸出一盒小熊猫,撕开分了一根给小川合鸟,自己也点了一根:“这儿次,你觉得我们能成功吗?”

小川合鸟愣了一下,皱着眉头盯着手里的烟道:“假的?”

“嗯?不是啊?我抽的一直是这儿个味的。”

“你在哪儿买的?”

“街口啊,不是有人专门在那里卖香烟的吗?比正规的商店里还要便宜十几块呢,只是没有**!”

小川合鸟鄙视的看了他一眼,随手将手里的半截烟头摁在旁边的桌子上,从兜里摸出一盒黄果树道:“来的时候,你没接受过培训吗?在Z国,只有抽这种两块五的,才不会有人造假!”

渡边乱高干干的吧嗒一口,狠狠的将手里的那盒熊猫朝旁边一丢:“妈的,防不胜防啊!”

小川合鸟丢给他一个,两个倭国鬼子便坐在那里抽气两块五一盒的黄果树来。小川合鸟随口道:“你难道对行动没有信心吗?难道他们能够挡得住我们的联手突袭?还是那个姓王的有问题?”

“他说的倒是真的,以他的为人,他既然早就想着篡权独立,自然会想方设法的在楚家安插他的眼线。楚家,我也不怎么担心,一个过了时的招牌而已,早就腐朽不堪,只要一拳便能将他终结!!”

“我真正担心的是那个黑衣,我跟他交过几次手,非但一点便宜都没赚到,反而吃了不小的亏,这儿人,就仿佛是我的克星似得,从我找上他的那天起,便被被算计,还从来没占过上风!”

“这儿个人,必须得死,他是个极端的民族主义者,对我们抱有极高的敌意!这样的人,活着将会成为我们的噩梦!”小川合鸟眼中闪过一抹寒光,他对韩雨,他是恨不得能亲手斩杀,以报当初在楚家被奚落的仇恨。

“如果,你们山口组觉得胜任不了这个任务的话,便交给我们的黑龙军。我就不相信,他还能躲得过我黑龙会杀手的偷袭?”

渡边乱高冷笑一声:“你放心吧,只要他不是你们黑龙军的对手,那我们山口组,便一定会杀了他!”

说完,转身便走了出去。

小川合鸟摇头冷笑:“井衣家族的人,永远都是那么的自以为是!如果不是当初,大长老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使得黑龙会被美国人重创,元气大伤的话,现在的雅库扎,又哪儿能轮得到别人指手划脚?”

雅库扎,不过是倭国黑道力量的总体称呼而已,他只是一个名义上的组织,实际上,雅库扎的四个组成势力,山口组,黑龙会,樱花组和最为神秘的全部有忍者杀手组成的天照(以前写的是川稻盟,更改一下!),互相之间没有统属关系。

他们只是各个家族势力相互交锋的棋子,所谓的分和也不过是在维护各个家族的利益而已。山口组,黑龙会和樱花组如今非常活跃,他们将整个世界都当成了捞钱的舞台,而天照则随着枪械等武器的运用,渐渐的有些淡了,可依然没有人敢怀疑它的实力。

因为到现在为止,无论是心狠手辣的山口组,还是老资历的黑龙会,后者以暗杀著称的樱花组,全都没有一个敢去挑战天照的位子。

一个敢以倭国人所信仰的神灵命名,却没有人敢提出质疑的组织,便是实力最好的证明!

小川合鸟在渡边乱高离开之后,也跟着离开了。

等他离开之后过了大约五分钟,一楼的一个房间的门突然开了,韩雨从里面走了出来,他轻轻的拍打着自己的上衣,打开门,快速的溜了出去,然后没入黑暗。

刚才,就在小川合鸟发现他的时候,韩雨的身子朝下一出溜,奔下面去了。他见身子紧紧的猫在阳台的后面,小川合鸟和渡边乱高只在楼顶上赚了一圈,没下来,当然也就没看见人。

若就是这儿样,等他们有人下来探查一番的时候,韩雨还是难逃被发现的命运的。可就在这儿个时候,一个能够带给他幸运的人,让韩雨一度以为对方是他安插在这儿些人中间的帮手,王振宇王少出现了。

他和秦拓海将一楼的保镖叫了上去,而韩雨就抓着这儿个机会,不但没有逃,反而大胆的找了一个单间猫了进去。他赌的就是,这些人只会以为自己若是真的偷听到了消息,一定会想办法逃跑,而不是又藏回来。

当然,现在嘛他可就要跑快点了,谁知道哪儿个多疑的家辉,会不会再杀个回马枪?

别说,还真有。就当韩雨才刚刚猫进黑暗中的时候,一辆黑色的丰田连车灯都没有打,就直接开了过来。它悄无声息的在百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几个人下了车。当先的那人让韩雨愣了一下,竟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个小川合鸟,而是渡边乱高。

这儿个家伙,这儿么多疑啊!

韩雨摸着下巴,冷笑一声,得亏他将自己的车子已经开到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

渡边乱高的确是在路上,想到若是有人偷听到他们的谈话,没有跑,而是躲回他们身边,比如一楼的几个卧室,他们几个压根就没有在这儿里住的意思,有些房间的门,根本就没有开过。

得亏是王振宇安排买房子的那人,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每天都有雇的一个保姆打扫卫生,才没有出现什么脚底下有留的脚印啊,灰尘啊什么的狗屁情节,渡边乱高搜查了一圈,结果自然是什么也没找到。

到最后,他不得不告诉自己,小川合鸟看花眼了。

眼看着渡边乱高离开,韩雨有些庆幸的松了口气。

他们所在的这儿个别墅,虽然是跟韩雨的别墅在一个区域,中间却隔着很多座,而且韩雨回家的时候,从来没有走过这儿条路。

要不是今天他找了一天的要加薪,有些习惯性的朝黑暗人少的地方钻,结果走了这条远路,他还真不一定能够发现这儿几个人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策划了这儿么一场阴谋。

从这个层面上来说,如果不是要加薪这个杀手来找他的麻烦的话,那没准他将会陷入一场更大的危险中。

所以说,有的时候人的这儿个运气真的是很难说,很玄妙,这儿倒是应了一句老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又叫做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韩雨上了自己的车,他没有回去,而是掉转车头,朝着楚家庄园驶去。

刚才,只剩下了渡边乱高的时候,他真差点没按捺住,要出手先将他给办了,可后来想到,办了他倒容易,可他一旦出事,其他的人定然会猜到计划败露,那下一次楚家和遮天要面临的,就不知道是什么狠招了。

既然如此,倒不如将计就计,将所有的奸细都引诱出来,一网打尽……

“九叔,这儿么晚了还来打扰您,真不好意思!”楚家,楚九依然站在那个喷泉面前的广场上接他。

来之前,他先打了个电话知会了一声,毕竟这儿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他以为楚老爷子和楚九他们早就睡了。

“你小子这儿话跟我说说就罢了,到了老爷子面前可千万别说,既然都是一家人了,老说这儿外道的话,老爷子可不高兴!”楚九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对他的到来表示欢迎。

韩雨笑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过紧张或者太过敏感的缘故,韩雨觉得府中的侍卫,似乎比他前两次来的时候多了些,气氛也比以前紧张了许多,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低沉的,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抑。

见他四处打量,目露狐疑之色,楚九笑道:“每个月,府中的侍卫都必须要经历三天的实战考验。而每次考验完,这儿些小子便会变的比平时更加紧张些,许是怕再遇到突袭吧!”

“实战考验?”韩雨惊诧的瞪圆了眼睛。

嗯,啥也不说了,支持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