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86章 窃听器

286章 窃听器 第三更

影子瞳孔狠狠的一缩,整个人的身上爆发出一抹浓浓的战意。他深深的望了韩雨一眼,开口了:“我等着,你将天策取回来之后,你我再战!”

他语速很慢,就仿佛是怕韩雨听不清似得。说完,也不等韩雨的反应,径直转身进了书房。

楚九轻声道:“他叫影子,是老爷子的贴身保镖!他这儿人遇到身手好的就想跟人打一架,你别介意!”

韩雨摇头笑笑:“怎么会?我觉得他挺可爱的。以前的时候,他也当过杀手?”

楚九嗯了一声:“他的偷袭倒是很少有人能够挡下,对了,你是怎么认出他不是真的刺客的?”

以楚九的眼光,自然看出来刚才韩雨并没有真的下杀手,当然,影子也没有用全力。

“他的招式有杀机,他的人却没有杀意!”韩雨回头看了黑夜一眼,轻声道:“而且,他在动手之前,大概是怕我挡不住他的攻击,所以故意弄出了一点小动静让我知道。”

韩雨瞄了楚九一眼:“九叔,也听到了吧?”

楚九呵呵笑道:“想不到你小子不仅眼毒,连心眼也这么多,我什么都没表示,也被你看出来了?看来,我真是老了!”

“九叔可一点也不老,其实,最主要的是我不相信,有人能够悄无声息的突破楚家卫队的阻拦,来到书房外面。再说,要真的是杀手,九叔岂有不去护卫老爷子,而是站在一边看戏的道理?”

“就算如此,你小子也未免太可怕了点。”楚九轻叹道:“老爷子一辈子没有看错人,看来这儿次,也是一样!臭小子,好好干,把眼光放的长远些,你看的越远,眼前这些事情,处理的便越是得心应手!”

韩雨点头受教,离开了楚家,韩雨回去睡了一个囫囵觉,好好休息了一晚,等到第二天一大早,他便来到了浪漫烟灰。白天的时候,浪漫烟灰是不营业的,一楼只有十几个小弟坐在桌子前打扑克。

浪漫烟灰,原本是暗铁堂的总部,后来,暗铁堂交给了莫太横打理,谷子文成为了裁决堂的堂主,这里自然也就变成了裁决堂的总部。

眼下这儿十几个小弟,便是裁决堂负责维持浪漫宴会秩序的小弟。

见到韩雨进来,那几个小弟急忙将手里的扑克一丢,纷纷起身打招呼:“老大!”

“老大!”

“老大,早!”

韩雨点着头,轻笑道:“这儿一大早的不去吃饭,怎么在这儿玩上了?”

“俺们几个吃过了。”一个长着兔唇的小弟笑了一下:“暗蛇哥天还没亮便将俺们拉起来,在训练场狂训了三个小时,这儿不,几个人在这儿里歇歇。”

“那行,你们歇着吧。”韩雨径直上了楼,谷子文正在给几个小弟吩咐事儿,见到韩雨走了进来,他一指那几个人道:“你们先下去吧。”

那几个小弟纷纷朝韩雨施礼,然后走了出去。韩雨看了那几个人一眼,全都是社团从北海县的时候跟着遮天一起出来的老人,从忠诚上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老大……”谷子文刚想说什么,被韩雨一打手势给制住了。他左右看了一眼,走到窗边,拿着个黑色的东西一按,低着头四处寻摸,仿佛在找什么东西似得。

灯边,花盘,旁边的书架……

谷子文也是干过杀手的人,只是看了两眼,便眉头微微一皱,这儿是在找窃听器?老大是不是太过小心了?

正想着,韩雨忽然脚步加快,直直的来到办公桌前,小心的打开桌脚的笔筒,然后一个个的将里面的笔抽开,终于,在一支黑色的圆珠笔里发现了一个袖珍型的窃听器。

谷子文的脸色当即难看到了极点,韩雨却是一脸平静,仿佛早就知道了似得,容纳后又在房间中找了一圈,包括沙发底下都查了一番,这儿才坐在沙发上,随手将手里的那个黑色的仪器放到了旁边。

“果然不出我所料啊!”韩雨淡淡的道。

谷子文面色铁青:“裁决堂中有奸细?”

韩雨点了点头:“不仅裁决堂,只怕各个堂口中都有。”

“是我失职了!”谷子文轻叹一声,右手在茶几上砸了一下,冷声道:“这儿伙王八蛋,我非将他们全揪出来办了不可!”

裁决堂号称是社团的执法堂,保证社团秩序的堂口,成员都是他一个个的挑选出来的,竟然也被人混进了奸细,还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放上了这儿么东西,谷子文只觉得一张老脸火辣辣的,心中充满了愤怒。

韩雨却不以为然的笑笑,谷子文虽然是杀手,可是毕竟没有受到过正规的,特殊的训练,他想不到有人会用这种方法窃取情报这儿很正常,如果不是他昨天遇到了那俩倭国人,而且从楚九的嘴里得知,王振宇是个推崇高科技的人,只怕他一时也想不到这儿上面去。

“用不着查了,今晚,他们就会自己蹦出来。”韩雨看了他一眼:“你,刚才没说什么吧?”

“原本我是要说点的,幸亏你来了,我还没来得及说!”谷子文有些庆幸的吐了口气。

韩雨一翻白眼,看起来这儿个杀手对黑道斗争的激烈性和残酷性,认识稍有不足啊!

“你这边怎么样?”

“如是刚才你问我,我会说,我这儿边已经准备好了,两百名裁决堂的成员,随时都可以与人一战!”谷子文瞄了那个黑色的窃听器一眼,苦笑道:“可是现在,我却不敢这儿么说了!”

韩雨摆手道:“社团中有奸细,那是肯定的。不过,应该都是我们进入市里以后的事儿,至少,我们在北海县还有十二中所收的人,问题应该不大。”

“可还是有了!”谷子文长长的吐了口气,裁决堂中的人大部分可都是从这儿两个部分中抽调过来的,也就是说,就算裁决堂中有奸细,也就是了了几个人,绝不会太多!

可这儿,却依然不能让谷子文感到释然!就算只有一个,那又怎么样?人家还不是将这么个东西,放到他的眼皮子底下来了?

“不过,你放心,行动的时候,我会挑选那些据对能够信得过的人!”谷子文忽然想到了毒药的问题,追问道:“那个解药弄出来没有?到底有没有效?我们要不要试试?”

韩雨摇头道:“怎么试?这个时候我们去偷,去抢?那不就摆明了告诉他们,我们已经知道毒的事儿了吗?我听老船说,那种毒药的炼制方法总共就两三种,他会将全部的解药都配出来。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裁决堂的小弟还是不要在那里吃饭了。”

“一开始挑头的那人找好了没有?”韩雨将手里的烟蒂在那个窃听器上摁灭。

谷子文皱眉道:“还没,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人啊!”

韩雨想了一下:“我看就楼下的兔子吧,他是跟着我们的老人了!忠诚上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我怎么将这小子给忘了呢?行,我这就去叫他!”

兔子就是刚才在楼下给韩雨打招呼人,他现在是裁决堂的一个小队长,家是北海县的,算是韩雨起家最早的那一批班底。只是因为生就一个兔唇,所以外号兔子。他说话虽然不怎么清楚,可为人机灵,身手也不错,颇为得到谷子文的信任。

在调到裁决堂之后,他从暗铁堂中带了三十名精锐小弟过去,其中,就有这儿个兔子。“老大,你找俺?”兔子一上来,便笑着跟韩雨道。

韩雨丢给他一根烟,将火机朝前面一推:“自己点!”

“谢谢老大!”兔子过去,将烟放在嘴里点着,吸了一口。韩雨也吐着烟圈:“兔子,我能相信你吗?”

兔子毫不犹豫的道:“俺兔子的命是老大的,只要您一句话,哪儿怕是让俺从这儿跳下去,俺若是皱一下眉头,也不算条汉子!!”

“命是你自己的,好好活着,日后,总有出人头地的一天!”韩雨一点头,谷子文接口道:“兔子,现在,社团遇到麻烦了,你必须保证,听到的任何消息,都不准传给第三个人,无论是谁!”

兔子见谷子文如此严肃,忙夹着烟道:“只要出了这儿个门,俺便什么也没听到。”

谷子文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儿才将社团现在面临的状况说了一遍。当得知有人已经设计了一个惊天的陷阱来谋算他们的时候,兔子是倒吸一口冷气啊!

这儿要不是被老大给撞见了,那他们稀里糊涂的做了冤死鬼,搞不好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

“难怪兄弟们都说老大是紫微星降世,有星神护体呢!这伙王八蛋这儿么狠的计策,都能被老大给撞破,这是活该他们倒霉了,不过,老大,暗蛇哥,俺能做什么?”

可怜的推荐,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