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89 楚颜出事了

289 楚颜出事了

得知刘文龙战死的消息,韩雨沉默了半天,他虽然被天狼社的人狙杀过,可说实话,他并没有恨过刘天龙这儿个人。

现在听到他只是为了不要让自己误会他和倭国人是一起的,是汉奸,便去和倭国人玩命,韩雨更是觉得心中沉甸甸的。

他的这儿种举动,或者在有些人的眼里是幼稚的,是愚蠢的。可韩雨却知道,Z国,之所以屹立数千年的风雨而不倒,这儿个民族,之所以永远都有底气,面对这儿个世界,其实靠的就是这儿些愚蠢的人,幼稚的人!

他们以前或许是贩夫走卒,或许是地痞流氓,可当他们拿气了刀,拿出了命,跟那些想要藐视这儿个国家,这儿个民族的人去玩命的时候,他们便有了一个统一的称呼!

Z国爷们!

正是这儿些爷们,用生命铸就了这儿个国家的钢铁脊梁!正是这些爷们,用信念守护了这个国家的尊严!

“将他火化,骨灰好好收藏!”韩雨静静的吩咐了一句,便挂了电话。

“兄弟,咱们虽然没见过面,可你,既然临走的时候还想着我,那便是瞧的起我!”韩雨拿过一个酒瓶,放在自己面前,随手取过两个杯子,边倒酒边道:“你放心吧,你的遗愿我一定会帮你实现。我会将你葬在富士山顶,看我血洗DJ!”

韩雨的目光中闪烁着凌厉的杀机,他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将对面的酒杯泼洒在地:“杯酒心意,一路走好!”

这儿种祭奠是一种心灵上的,是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的敬意,如果不是世事弄人,他们或许会成为朋友,成为兄弟。可如今,却只能叹一声,造化无常。

韩雨心情有些沉重的来到窗前,明显西垂的阳光透过窗子照了进来,带着幽幽的寒意。

倭国的雅库扎四大组织中,除了最为神秘的天照盟之外,其余的三大帮派全都已经献身了。看起来,倭国已经开始试探着朝Z国扩张他们的帮派势力了。

在如今这儿个国家不能轻言战争的年代,帮派之间的争斗无疑已经成为了一种新的较量方式!经济掠夺,文化侵略,能源战争,情报刺探,甚至还有新的形势下的鸦片战争……

黑道上的结盟,合作,甚至是投靠,与汉奸何异?

刘文龙显然是看见了这儿一点,生怕自己背上什么骂名,才会在中了对方的奸计之后,慨然赴死,以此来证明自己清白的。

他,或许称不上什么英雄,却当得起爷们这儿两个字!

他正抽着烟,想着心事,电话忽然响了:“喂,老大,你让我查的那个小子,已经有消息了。”

韩雨神情微微一动:“哦?快说!”

“他叫血难,我让人摸查了竹叶帮,狂风帮,楚兴社,以及黄泉会中所有可能符合情况的人,最终发现了一个人的情况跟他最为吻合……”

……

“楚楚,你是不是生病了,我看你这儿一天的表情都不太好,还是不要逛了,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吃点东西,你跟我回家看看去吧!”大街上,楚颜对着脸色依然有些苍白,看上去精神恍惚的楚楚道。

楚楚强笑一笑,摇头道:“不用了,颜儿姐,我想去那边买身衣服,你陪我去看看吧!”

楚颜望了她一眼,她虽然有些粗枝大叶的粗线条,可也不是傻子,自然看出楚楚有些不对。不过,她既然不说,楚颜当然也不好多问。

她点头道:“好,那我给你参谋参谋!”

国贸商城,算是天水市最为顶级的一个购物广场,里面有来自世界各地的顶级男女服装,各种化妆品,鞋子,甚至包括袜子,腰带这儿一类的东西也不缺。

一见到楚颜和楚楚两人走了进来,值班经理便急忙迎了上来,热情而熟练的道:“楚小姐,您来了?二楼有刚上的几款LV的女式手包,您用不用上去看一下?”

“不用了!”楚颜向后退了一步,把习惯性的又躲在了她身后的楚楚推了出来,笑呵呵的道:“我今天是来陪我妹妹看看的,有什么东西你就使劲朝她推荐吧!只要你能让她高兴起来,我给你们老板说一声,让他给你发奖金!”

那个值班经理的眼睛顿时一亮,她目光挪到楚楚的身上,笑道:“楚楚小姐明媚动人,气质优雅,适合她的东西可实在是太多了。您这儿是来照顾我来了!”

说着话,她还不忘了在前面引路。对于她来说,楚颜也好,楚楚也好,谁只要抬抬手,都够她吃半年的。对于这儿两位财神爷,那她自然不敢怠慢,更何况楚颜已经许下了好处?

值班经理陪着小心陪着笑将她们两位引到了二楼,什么LV的手包,香奈尔的冬装,罗斯特的眼镜,总之,全都是世界顶级的牌子。

楚楚倒也不客气,敞开了的试穿,楚颜在旁边看着,时不时的还帮她参谋几句。等见到楚楚的脸上终于露出笑容之后,她才大是松了一口气。

购物,果然是女人排解心底郁闷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啊!

外面,寒风中,几名楚家的护卫就靠在外面,有两个甚至分别上了一楼和二楼,楚颜自然也发现了她们,她眉头一皱,走到来到二楼的那人身边:“行了,我就是在这儿买点衣服?能有什么事儿?你们先回去吧!”

“对不起小姐,九叔吩咐了,让我们必须时刻呆在您周围!”那护卫急忙站了起来,压低声音恭敬的道。

楚颜回头看了一眼,这儿样卖奢侈品的地方,自然不会人头涌动。楚楚进去试衣服去了,只有那个值班经理和几个柜台的负责人站在那。她皱眉道:“那你们到下面去等着吧,不要跟的太紧了,楚楚心情不好,我可不希望她看见你们!”

那保镖见到她有些不耐烦,也不敢再说什么,只好答应一声走了下去。

楚颜这儿才重新走了回去,她虽然不知道楚楚为什么不高兴,可也知道,楚楚对于自己和她的身份差距还是很敏感的。尤其是她们两个走在一起的时候,那一声楚小姐,永远都是属于她的。

楚颜有好几次看见过她眼中闪过的一种自怨自艾的神情,所以她便一直很注意,不让自己在楚楚的心中特殊起来。

她朋友很少,而楚楚,则是她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姐妹,她不想她们两个之间渐渐疏远,然后变的陌生起来。

楚楚从试衣间里走了出来,楚颜笑着上前几步,自诩端详道:“嗯,我觉得这儿一身搭配起来非常不错,楚楚,你今天可真漂亮!走,我带你去买双高跟的冬靴!”

“小姐……”

“叫我小颜姐,以后都这儿么叫,在公司就叫我楚总,在外面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便叫我小颜姐!”楚颜拉着她的手,不容分说的将她带到了一个卖鞋子的专柜那儿,将她按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这儿是菲拉格慕的鞋子,当年玛丽莲梦露就钟爱这儿个牌子的鞋子,今天,你也选一双!”

“小,小颜姐,我,我还是不要选鞋子了……”

“不行,女孩子哪儿有不喜欢穿高跟鞋的?今天,你必须听我的,选一双……”

楚楚不喜欢穿高跟鞋,是因为她比楚颜要高上一些。即便是穿着平底鞋,也跟穿了高跟鞋的楚颜差不多高。

为了顾忌楚颜的形象,在她面前,楚楚从来都没穿过高跟鞋。显然,楚颜想要她今天破个例!

楚楚看着低头在哪儿里给她选鞋的楚颜,目光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

选完了鞋子,两个人又找了个地方吃饭,倒是苦了那些负责保护她们的人。眼瞅着天色已黄昏,老爷吩咐了让小姐天黑之前必须回去的,可小姐此时兴致正浓,他们哪儿敢上前劝阻?

“等半个小时,小姐吃完了饭,立即请她回家!”护卫的一个小队长低声做了决定!

说着话,一辆平白无奇的黑色捷达,从他们身边驶了过去……

楚家庄院。

“老爷子,事情都已经准备好了。”楚九低声道。

老爷子点了点头,他似乎颇为喜欢独钓寒江雪的那个韵味,这儿大冷的天正坐在人工湖便垂钓。影子则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静静的站立在一棵树影下,一动不动。

“等他们动手吧。”楚老爷子眯着眼道。

楚九点了点头,老爷子问了一句:“黑衣那边打过招呼了吧?”

“打过了,我已经秘密的调集了两千人手,只要他们一过来,立即从后面冲击他们!”楚九眼中闪过一抹厉芒道。

“其实,不缺吃不缺喝,安安稳稳富富贵贵的过完这儿一辈子挺好的,可是他怎么就不知道满足呢?上位有什么好?当老大有什么好?腥风血雨的不说,每天早晨第一件事情都是摸着自己的脖子庆幸,脑袋还在!这儿样担惊受怕的日子,为社么他非要削尖了脑袋往这儿深潭里钻呢?”楚老爷子叹了口气,握着鱼竿的手已经微微有些发抖。

“人总是将未来想象的太过美好。如果李世民当年当过皇帝,或许他就不会发动玄武门政变,活着,未必就比死者更幸福。可这儿个道理,只有死过的人才明白。”

“有的人不踩一脚狗屎,他永远都不知道自己哪儿一步是臭的!”楚九轻声宽慰道。

“可有的时候,不是踩狗屎那么简单,而是一脚滑进了粪坑,万劫不复啊!”楚老爷子眯着眼睛望着远处,轻声道:“这儿一次我怕是要对不起老王了!”

“老王一生刚正,不会怪您的!”楚九说着自己也不相信的话,对于那个王振宇,放他一命倒不是什么难事,可问题是,他有那个幡然悔悟的觉悟吗?只怕没有。

“对了,颜儿呢?”楚老爷子突然问了一句。

楚九道:“我有安排了几个人跟在她的身边,她应该快回来了。”

正说着,他的脸色突然一变。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望着楚老爷子道:“老爷子,颜儿,颜儿那边出事了!”

第二更了,打着滚的喊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