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002章 洗大头还是小头

002章 洗大头还是小头

韩雨被黑子的举动吓了一跳,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忙走进去道:“黑子,算了,跟她较真什么啊?”

“她侮辱我可以,却不能侮辱我的兄弟!”黑子幽冷的目光落在了小护士的脸上,半晌才冷哼道:“不要以为自己穿上这身皮就他妈的是天使了,也可能是屎壳螂!”

小护士的眼泪骨碌骨碌的朝下掉,那梨花带雨的模样本来该让人心疼,可是韩雨见了却生出一种恶心的感觉。

他忙将目光转向别处,轻声道:“走吧!”

黑子点了点头,冷冷的看了那小护士一眼:“收据!”

外面等着交钱的几个人,看见他们出来,忙朝旁边让了让,用一种敬畏的目光看着他们。韩雨有些不太适应的摸了下鼻子,黑子却一脸淡然,从容镇定。

老人的手术做完了,很成功!

“你有什么打算?”医院门口,黑子轻声道。

韩雨轻轻摇了摇头道:“暂时还没有,我想先照顾一下这儿老人……”

黑子睨了他一眼,失笑道:“这年头像你这样的好人可真是不多了,那老头你就不用管了,我已经给医院打了声招呼,让他们通知老人的家属了。到时候,再让他们还你钱就是!”

韩雨轻声道:“还不还都无所谓,八千块钱能就回一条命,已经很便宜了!”

“八千块钱一条命,便宜吗?”黑子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顿了一下才长出一口气道:“行了,这儿医院虽然要钱挺紧,可服务倒也周全。小护士二十四小时的护理,八千块钱,够那老人住到伤好出院的了。”

见韩雨还要说什么,黑子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道:“行了兄弟,现在这儿个社会你我都是泥菩萨,自身都难保,你还有心思救苦救难?你若是真不放心,等什么时候有空再来看看不就行了?”

韩雨一想也是,给老人交了钱,他兜里就只剩下了几块钱,眼下最重要的是怎么解决他自己的温饱!至于老人,医院既然有人照顾,应该不用他操心了吧?

“那好吧,不过我在县城除了你,可没别的朋友了。你……”

“停,你小子若是跟我再客气,那我可跟你不客气了啊!只要你不嫌我那地方简陋,想住多久就住多久!”黑子豪爽的道。

韩雨点头道:“行,那我不跟你客气了,只是如此一来,可要打扰你跟嫂子的二人世界……”

黑子脸上的肌肉突突跳动两下,强笑道:“放你娘的屁!老子现在还是单身,你哪儿来的嫂子?”

说完一颠一颠的大步向前走去,韩雨看着他的背影,眉头皱了皱。黑子的身上似乎发生了许多事儿,自己记得他以前明明说过,找了一个对象叫聂雅珠,都要结婚了,可现在看起来,事情似乎出现了变故!

这一晚上,黑子和韩雨都喝了很多酒。两人聊了许多,他们聊以前的战友,聊文工团的军花,聊他们曾经出生入死的丛林,沼泽,聊现代的生活……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都出溜到了桌子底下!

直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响起的时候,韩雨才猛的睁开了眼,他蹭一下坐了起来,可随即就皱紧了眉头。

黑子呵呵一笑,将手里的早餐放了下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小子是十八岁特招入伍,跟老子一起混了一年,现在也不过二十吧?以前是不是没喝醉过?”

韩雨轻轻的摇了摇头,苦笑道:“去部队之前我还没成年,在部队不准喝酒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到哪儿醉酒去?”

黑子闻言笑骂道:“妈的,没醉过昨晚你小子还喝那么凶?搞的老子酒精锻炼的身体都差点被你给喝倒。行了,起来洗把脸,我去给你弄点醒酒的汤。”

“不用了!”

“行了,你不用管了。”黑子转身去了外面。

韩雨用手敲了敲头,并没有起身,而是盘腿坐在了**,用一种特殊的呼吸方式调理起来。他在很小的时候,便跟他们村一个老头学了一套无名心法。

那时候还小,一门心思想要当个能飞檐走壁的大侠,竟然硬是坚持了下来。

无名心法只有三重,每一重都会成倍的提高你的反应速度。比如两个人出拳的速度一样,那练了无名心法第一重的人,很快速度便会是对方的两倍,可他本身的力量却并没有减弱,如此一来杀伤力自然大增。

据说,心法练到第二重,速度会提高到四倍,练到第三重则会提高到八倍!

当然韩雨现在只练到了第一重,后面的什么情况他还不知道,不过只是这第一重便已经让他成为了全师的格斗冠军。

不仅如此,这儿心法还大大的提高了他的生存能力,不仅让他在野外可以更好的隐蔽自己,减少能量的损耗,提高他的记忆力和分析效率,甚至还可以提高他对危险的预感。

原本老头还教了他一些拳脚和暗器,不过拳脚让他糅合进了在部队学到的格斗术中,至于暗器据说在心法练到了第三重的时候,才真正的具备威力。

因为那时候,暗器可以拐弯射中躲藏起来的敌人。至于现在,只是提高了他暗器的速度和准头而已。

韩雨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感觉头疼似乎轻了些,这才睁开眼睛,见黑子还没回来,忙下床活动活动身体,去洗刷起来。

无名心法是他最大的秘密和依仗,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唉,汤好了。”黑子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韩雨忙笑着接了过来:“住你的,还得吃你的,给你添麻烦了!”

“屁!你在这儿就是老子的兄弟,老子就是你哥!你吃老子喝老子的,应该!”黑子坐在那瞪着眼道。

韩雨急忙笑着答应一声,帮着盛起了汤。黑子没吃饭,而是喝起了酒。见韩雨冲他皱起了眉头,黑子咧嘴笑道:“你小子瞪什么眼?你也来一杯?”

韩雨摇了摇头:“你每天都喝吗?”

“没事儿的时候就喝,不喝干什么?”黑子苦涩的一笑,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哈着酒气道:“这儿酒是粮**,越喝越年轻。你啊,现在还体会不到这儿东西的好处,将来就明白了!”

两人虽然是战友,可黑子比韩雨要大上六七岁,所以两人聊天,韩雨只有受教育的份。

“对了,梓涵呢?若是我没记错的话,她现在应该读大一了吧?”

黑子自小父母双亡,只剩下了一个妹妹。据说他当初去参军,就是为了他妹妹能成为军属,每月能有最低的生活保障。对于他这儿唯一的亲人,黑子一直宝贝的很。韩雨说起她,当然就是想要说点儿黑子高兴的事儿!

果然,一提起梓涵黑子的眼睛便亮了起来:“我这妹妹可比我有出息多了,不今年刚考上省重点大学,呵呵,说起来她跟你小子是同岁!”

“不是我给你吹,我这儿个妹妹,不仅人长的漂亮,而且聪明懂事儿!就连寒假放假她都不回来了,要留在那儿打工。嘿嘿,老子等明年夏天去看看她,这儿样她暑假也可以继续留在哪儿了!”

“前天,她还给我买了件毛衣,就我身上这件,怎么样,我穿着是不是特精神?”

……

一说起自己的妹妹,黑子就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显然他很为自己这儿个妹妹骄傲!

吃过了早饭,黑子便出去了,说自己估计要晚上才回来。韩雨没有问他干什么,却也隐约的猜了出来。

临走的时候,黑子还给他留了两千块钱,让他先不着急工作,多走走看看,买点衣服和生活用品。

韩雨去了一个不会显示号码的话吧,给他父亲上班的单位打了个电话,又去买了两件换洗的衣服,去医院看了看那位老大爷,便又回到了黑子的住处。

黑子住的地方是租的板房,简陋的甚至有些寒酸。房间不大,只有十多平米,一张用砖垫起的床便占了一半,床边放着一台电脑,一个摄像头,韩雨知道那是黑子和他妹妹联系用的。

门口的一边支着张折叠的方桌,外面的走道里则堆满了一个个空荡荡的酒瓶。

韩雨一想起他还借给自己五千块钱,心中便像是有块石头堵着似得,让他喘不上气来。

他将自己摔到**,开始平生第一次思考,不当兵了自己应该干什么?

想了半天,韩雨忽然得到一个很恐怖的结论,那就是他不知道。

他似乎什么都不会,除了杀人。他只有初中的文化水平,或许他对物理和化学很了解,可那只限于制造火药,简易炸弹上。

他会多种枪械,会徒手格斗,会暗杀,会混进一个高档的写字楼里去盗取资料,可离开了部队,这儿一切便由为人民服务,变成了犯罪。

在部队他所掌握的一切,都跟这儿个社会所格格不入。长叹一声,韩雨从**跳了起来,这儿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已经黑了。

眼下,还是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韩雨找了个地方吃了碗面条,便袖着手在街上逛了起来。才两年没回来,县城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高楼起了不少,还多了许多灯红酒绿的地方。

“嗨,帅哥,进来坐一会儿吧。”韩雨正走着,忽然旁边冒出来个女子,笑着朝他的胳膊抱了过来。

韩雨不动声色的退了一步,避开她的手,看了她身后的门面一眼,只是上面一个横幅,闪烁着五彩的灯光,上书漂亮宝贝发廊几个大字。

“理发?”韩雨狐疑的看了她一眼,无意中瞥见她胸前那对紧紧的绑在一起,圆鼓鼓的东西,韩雨心中一热,慌忙挪开视线。

却不想对方突然靠了上来,紧紧的抱着他的胳膊道:“是啊,先生,外面多冷啊,进里面坐嘛!”

韩雨没当兵前就是一土鳖,当了兵后除了训练就是杀人,执行任务的时候也多在荒野丛林,什么时候见过这阵仗?再说,他一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被对方这么一磨一蹭,慌了。

他挣了挣,那女孩根本不撒手,韩雨又不能用强,只得连声道:“你先松开,你先松开,我理就是!”

那女孩这儿才放开他的胳膊,拉着他的手进了发廊。

里面还有两个女孩,见状刚想站起,却被那个女孩用眼神制止了。她见韩雨反应青涩,便知道他没进过这种地方。这儿样的男人嘛,一开始不能太热情了,省的吓跑了他。

不过等他知道味道之后,怕就要嫌她们不够热烈了。

那女孩将韩雨摁在了椅子上,探手在他的太阳穴上轻轻的揉了几下,娇笑道:“帅哥,请问你是洗大头还是洗小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