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295章 举手杀两人

295章 举手杀两人

韩雨的脚快速的一抬,然后闪电般飞了出去,正中一名刚刚爬将出来的那人的下巴。

砰!

仿佛是大锤砸中西瓜,那人张嘴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一个倒栽葱,像个被打飞的保龄球似得,重重的摔到了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韩雨却是得理不饶人,一身黑衣的他,猛的跳了起来,两脚分别踹中了两名小弟的胸口,身子一矮,右手的匕首朝前一挡,快速的划向另一人的胸口,顺势一脚将他踹了出去。

三个人,像是落水的饺子般,噗通噗通的落了下去。最先被踹下去的那个倒霉蛋,还等他爬起来呢,天上突然又落下来三个黑影。

他只来得及骂了一句我靠,整个人便被那黑影给生生的砸出去五六米远,张嘴连连咳血,竟是被砸的爬不起来了。

可对方毕竟在人数上占据了巨大的优势,有的人继续往外爬,朝韩雨攻来。有的人却走了别的窗户,从侧面迂回。

转眼间,别墅的留瓦上,便爬上来七八给小弟,正一手握刀,试图爬上楼顶!

韩雨眉头一挑,嘴角含着一丝冷笑,右手一拉旁边围着别墅转了一圈的避雷用的钢筋,整个人就像是横扫的长枪般,甩了出去。而那锋利的枪尖,便是他的两脚!

砰砰砰的响声不断的响起,刚刚爬上来的那七八个小弟,有的被踹中了胸口,有的则是被踢中了握刀的手腕,转眼间,竟然全都被他给踹了下去!

韩雨的身子甩了一圈,重新落回到楼顶,他慢慢的站直了身子,裹挟着一身黑衣的身影,就像个不败的战神般,傲然而立!

“王振宇已经被我给杀了,你们,还要为一个死人而玩命吗?”韩雨眯着眼睛,冷冷的望着几个已经露出了惊惧神色的小弟,开口道。

“兄弟们,别信他的,黑衣不会放过咱们的!”

“就是,咱们人多,怕什么?干掉他,找咱东海帮要奖金,以后,一辈子都不用为吃喝发愁了!”

“替王少报仇!”这些人都是东海帮的精锐,和王振宇的死党,心腹,他们深知若是真的让韩雨将楚颜救回去之后,他们的下场是什么。

所以,一有人鼓噪,他们便纷纷出声应和起来。一时间,竟然冲淡了对韩雨的恐惧,举着钢刀嗷嗷叫着扑了上来。

“找死!”韩雨目光一寒,飞起一脚直踹一人的面门。那人反应倒快,刷的一刀朝韩雨的腿劈了下来。大有宁愿死,也要把韩雨给废了的架势。

可韩雨是谁?哪儿能让他劈着?腿快速的一收,一弹,鞋底便跟那小弟的五官来了个亲密接触。顿时,他的脸上就是一片春天啊,满脸桃花开!那小弟一百五六十斤的身体,更是被踹的凌空飞了起来,由此可见韩雨这一脚的力气有多大!

韩雨担心自己别墅那边的情况,自然不再留情,他这一痛下杀手不要紧,那几个小弟招架不住了。

终于有人认清了现在的情况,掉头就跑。有的干脆从上面跳了下去,反正五六米的高度,也摔不死他们。自己跳下去,总比被人给踹下去好。

当然,也有不识时务的,对于这样的人,韩雨是毫不客气的将他们踹了下去。

就当韩雨踹向一名小弟的脚还没有收回来的时候,旁边突然飞起一道惨白的刀光,就仿佛一轮弯月突然降临世间似得。那幽幽的白色,带着一种驱除时间黑暗的愿望,朝着韩雨的腿狠狠的斩杀了过来。

这一刀来的很快,更来的突然。

韩雨手腕一翻,匕首快速的迎了上去,可跟那白光一撞,便不由自主的飞了起来。不过,却也使得那白光微微一顿,韩雨的腿趁机一个横扫,砸在了对方的胸口上。

迫使那白光的主人,接连向后退了两步。

不过,韩雨的腿也没有侥幸,被弯刀划出了一道口子。

“弯刀巴图鲁?”韩雨两眼轻轻一眯,盯着眼前这儿个头发梳着一条条的细小辫子,一副蒙古人打扮的男人,他身材并不高大,却异常粗壮。身上穿着一件牛皮的外套,手提弯刀,灯泡似得两眼,凶光闪烁,仿佛饿狼一般紧紧的盯着韩雨。

“黑衣?”巴图鲁开口了。他的普通话腔调怪异,不过,倒也算标准。

韩雨笑了:“想不到能在这儿里遇见你,那可真是太好了!那个用枪的呢?他怎么没来?”

“必要的时候,他会出现的!”巴图鲁紧了紧手里的弯刀,嗜血的舔了舔嘴唇。

他虽然外表凶猛,粗壮,像是个只会用力气的莽货,可实际上能够成为黑榜顶尖的杀手,又岂会是一个简单的角色?只是一句话,便让韩雨不得不分神留意黑暗中的危险,而不敢全力对付他!

韩雨却并不在意,他紧紧的盯着巴图鲁,笑道:“如果杀了你,我想他一定会出现的!”

话音未落,他的身子突然激射而出,仿佛出膛的子弹般瞬间来到了巴图鲁的面前,手里的匕首,映着月光,直取他的两眼。

巴图鲁正被他笑的心里发毛,突然眼中只剩下了一片亮光,他心中一惊,身子微微向后一扬,同时爆喝一声,手里的弯刀,恶狠狠的挥舞了出去。

这儿一刀,斩杀的极为凶狠,它是巴图鲁全身力气的聚集,是他的精气神,他对生死危机的一种咆哮和反抗!

以至于这儿一刀,竟然快的仿佛超越了空间障碍似得,几乎是才刚刚劈出,便到了韩雨的面前。

这儿一刀,劈出了他身为一名蒙古勇士的骄傲,劈出了他身为一名巴图鲁的荣耀,劈出了他对故乡,对草原的思念和依恋,劈出了他对生命的渴望!

毫无疑问,这儿是巴图鲁出道至今,最为巅峰的一刀!

在这儿一刻,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自己的任务,他只知道,如果不能将眼前的人劈死,那他,便将死在那把幽冷的匕首下去!

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巴图鲁两眼怒睁,须发皆张,恍若猛兽凶神一般,浑身带着一种一往无前的惨烈气势!

这儿一刀,足以将一头熊劈成两半,将一棵百年老树,拦腰斩断!

可惜,韩雨不是熊,更不是树!

只见那弯刀堪堪要落在他头顶的时候,韩雨的两脚狠狠的一踏,雄腰一扭,身子突然诡异的朝旁边飘去。巴图鲁这儿一刀,几乎是贴着他的身子,狠狠的斩杀在了空气中。

而韩雨,则像是早就算准了会是这样似得,满脸平静的再次将匕首,削向巴图鲁的咽喉!

巴图鲁虽然吃惊,却并没有慌乱,多年杀手的生涯,让他的反应极为准确,迅速。

只见他身子向后连退两步,手里的弯刀更是急忙一个横扫,试图挡住韩雨的进攻。

可不想,韩雨的招数又变了,只见他原本仿佛全力一击的匕首,突然收了回去,然后朝着弯刀来的方向一点,整个人竟然绕到了巴图鲁的身后。

不好,中计了!

巴图鲁两眼瞳孔狠狠的一缩,嘴巴微张,几乎惊的魂飞魄散,他极力的扭动着自己厚重如山的身子,脑袋狠狠的朝旁边一偏,同时手里的弯刀,朝后挑去……

一连串的反应,彰显出了他身为一名杀手卓越的应变素质。

韩雨手里的匕首明明只要一伸,就能够着他的脖子了,可就在此时,他却突然身子一矮!

砰!

一声枪响突然在楼下躺在地上的人中响了起来,而几乎就在同时,一道寒光突然斩断了黑色的夜幕,循着子弹来的方向而去……

噗噗,两声响几乎同时响起,巴图鲁有些艰难的瞪圆了眼睛,身子虽然还借着强大的惯性向后斩出,可身上却已经没有了一点力气。

他的后脑勺上,一个黑乎乎的枪口正往外冒着鲜血。他有些不甘的摔了下去,弯刀,刚好落入了下面一人的胸腹,而那名黑衣人的眉心,还插着一把匕首,韩雨的匕首!

他两眼圆整,紧紧的盯着站在楼顶的黑衣,目光中满是迷茫,不解,和惊骇……

黑衣人不是别人,正是黑榜杀手,自称枪王的郭卫强!

举手杀两人!

韩雨站了起来,有些虚脱的吐了口粗气。这儿两人死的就像是他们出现的那么突然,其实是一种必然。看似简单的连番交手,实际上,却凝聚着韩雨,谷子文以及忘语和邵洋四个人的心血结晶。

早在知道巴图鲁和郭卫强出现之后,韩雨便知道这儿几个杀手绝不会善罢甘休,因为手机暗中调查,排除,最终得出了血难的真实身份很有可能是马三太。

马三太是谁?可以说是韩雨还没有出道的时候,便跟他有过种种纠结的人。后来,马三太的老子,便是死在了遮天的手里,而梁欢,也是死在了马三太父子的手中。

双方结下的,那是不死不休,不共戴天的血仇!

韩雨之所以没有往马三太的身上想,是因为当时马家发生了大爆炸,现场留下了马三太的遗体!可手机却经过调查发现,那遗体只是名普通的狂风帮小弟,是马三太的替身!

这儿也就能解释,为什么那几个杀手会知道忘语的存在了。如果血难就是马三太的话,他当然就知道!对付狂风帮的刺杀,是忘语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暴露!

所以,从那时候起,韩雨就在想怎么对付巴图鲁和郭卫强了。狙王张宪死了,剩下的这两个人定然不敢轻易分开,他们一定会同时出现。

韩雨便按照忘语的解说,和谷子文等人不断的按照这儿两人的性格,出手习惯,进行模拟演练。其中就包括,借枪杀人,然后出手杀枪这儿一幕!

刚刚韩雨出手,诱敌,变招,看似简单,可私底下,他至少训练了不下数百遍!

说起来缓慢,可双方交手却是电光火石般,在外人看来韩雨只是一扑,一躲,一蹲,便干掉了两个人。

“老大,你没事儿吧?”卓不凡跑了过来,小心的问道。

韩雨站起身,摇了摇头,他单手在楼顶上一扶,就要上来,卓不凡突然脸色一变:“小心……”

语音未落,卓不凡已经从他身边跳了过去,手里黑色的匕首,如泼水般舞动而出。

韩雨眉头一挑,双目却是猛的爆出一团寒光,身子一拧,两拳快速的向后砸去。

只见一个面色冷漠,眼白多的仿佛没有黑色的年轻人,手里拿着一把黑色的匕首,正朝他的腰部刺来,那一头白色的长发,在风中舞动,不是他前两天一直要找的要加薪还是谁?

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部费功夫!韩雨两手一震,拳头一前一后,向着要加薪的胸口砸去!

俺来自马兰坡,希望大家送俺两朵马兰花,射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