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04章 男儿血泪一

304章 男儿血泪 一

BJ,某军区司令部的办公室内,一位不怒自威的老者正满脸冷霜,端坐在那。他肩膀上扛着松枝绿色肩章底版上,缀有金色枝叶和三颗金色星徽的肩章,标志着他的身份。

一名大校参谋长满脸冷汗的做着汇报:“……三名正副营长,全部牺牲,目前,其他人已经被控制起来了。”

“他去哪儿了?”

“回司令,他,他应该是去了天水。他的妻子犯了计生政策,被地方的同志送去引产,可不幸的遭遇到了意外,所以,他,他……”

“违反计生政策?他有几个孩子?”

“还没有!”

“还没有,那怎么说他违反政策?”老者的眉头突突直跳,目光恍若闪电般刺了过来,那大校参谋长脸上的冷汗一下就出来了。

他使劲咽了一口唾沫,眼前这儿位老人,那可是华夏国掌握着实权的一位军区司令,只要一句话,不知道可以断多少人的生死。

“是,是因为他没有办准生证!”

老人愣了一下,粗大的手掌在桌子上摩挲了一下,拿起了旁边的杯子,嘴里却连声道:“好,好,好!”

连道三个好字,就仿佛整个室内的温度一下都降了下来似得:“我命令!”

那名大校参谋急忙站直身体:“特勤大队A组出动,着地方上的武警官兵全力配合,将他给我抓回来,送往军事法庭!”

声音虽然平静,可其中蕴含的雷霆之怒,却让人能够清晰的感觉的出来。那名大校军衔的参谋吭哧吭哧的喘了一会儿,才道:“要是,要是没有办法生擒呢?”

老者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才猛的睁开:“你说呢?他快意恩仇,是个男人!可不是个军人!若是遭遇反抗,特勤大队可以就地击毙!”

“是!”那参谋急忙答应一声,刚想去发布命令,不想老者又加了一句:“另外,彻查下面那些胡作非为的干部,但凡有违反军纪的,不管什么来路,都给老子一撸到底,不过,这儿事要悄悄的查,懂吗?”

那名参谋急忙点头,见老爷子没什么吩咐了,这才扭身出去,出门后顺手还将门给带上了,然后,他便听见里面茶杯落地的声音,随之而起的是大声的喝骂:“胡闹,纯碎是胡闹。老子好容易挖来的这儿么一个人才,就让他们给逼走了,啊?一群王八蛋,王八蛋……”

“你们几个,不得随意靠近!!”大校看了一眼三米外嘘若寒噤的卫兵,冷冷的命令了一句,便急忙转身去传命令去了。

天水市!

下午的天已经很晴朗了,阳光挂在天空,照着明晃晃的残雪。昨天刚刚下的雪,剩下了没有多少。

对于昨天的事情,并没有几个市民知道。他们依旧上班,忙着安排这儿个暑假,忙着准备过年。甚至,就连街面上那些不断晃着的年轻身影,都没能引起多少他们的注意。

华子和厚生一大早就被暗蛇哥亲自给放了出来,这儿让华子很是兴奋:“我就给你说吧,暗蛇哥那是器重咱们的,只要咱们将这差事给办妥了,他一定会好好栽培咱们的。”

厚生白了他一眼:“你不是说自己最是忠诚的吗?怎么昨晚叛变的那么快?”

“我是说过忠诚,我只对老大一个人忠诚!那个王振宇,只不过是我寻找老大的一个临时替代品,要不是为了找机会向上爬,我才不会主动要求当卧底!这儿个笨蛋既然完了,那我还要替他陪葬不成?”

华子眉头一挑,左右看了一眼道:“唉,你说,黑衣老大是不是就是咱要找的老大?”

“我不知道!”厚生摇了摇头,他们两个当初在北海县的一夜,遇到了韩雨之后,一直念念不忘。后来,他们听说自己的县城,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叫黑衣的人给统一了,便对他的身份产生了联想。

毕竟,统一北海县的前提便是对付竹叶帮,而在他们看来有本事瓦解竹叶帮的,只有一个人,那个扛着自己兄弟的遗体,当着竹叶帮全体兄弟的面,挥刀砍断了他们老大胳膊的人!

他们两个从县城追到市里,想要参加遮天,却被拒绝了。反而阴差阳错的成了王振宇的手下,然后在他的安排下,随着几个人一起进了遮天,做了卧底。

虽然是卧底,可是俩人却是什么也没做什么,只是按照遮天的规矩不断的训练。再然后的事情,便是昨天那戏剧性的一幕了。

“如果他是的话,若是知道了我们的名字,多少应该有些印象,”华子轻叹道:“怎么着也该见咱们一见啊!不过,咱们这儿个老大倒也挺不错的,我都怕自己真的遇见了老大,也没有勇气再去跟他!”

厚生嘴角露出一抹与他厚道的相貌颇为不符的狡黠:“不见咱们,也不一定就不是啊……”

华子正想问一下为什么,忽然瞥见远处有一个黑影,裹着一件黄色的军用大衣,带着帽子,围巾,正招手拦出租车:“你快看!”

厚生只看了一眼,便立即道:“跟上去!”

两人也拦了一辆出租车,一直进了一个小区。然后见那人匆匆的下了车,左右看了一眼,又拉住一个行人问了几句,仿佛是在问路,两人心中更加怀疑。

这儿小子是谁?杀手?倭国余孽,还他妈的东海帮的人?俩人毕竟当过卧底,又一心想着在谷子文那里建功立业,所以此时见了一个可疑的人,便再也不肯放过。

两人见那人朝着一栋开放式的别墅走去,他们也悄悄的跟了上去!

宋文达只觉得自己的人生着实是惬意,这儿样大冷的天,别人都小心小意的为了生活而忙碌,可他,却只需要享受生活便足够了。

也是,身为天水市计生局局长的他,自然有这儿个享受的资本。只是,他也有不如意的地方,比如,没有儿子。

他如今也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原配的正妻给他生了两个女儿之后便再也没有了动静,这儿让老宋很着急。所以,他悄悄的在外面养起了女人,如今,他包养了六个小三,还有十几个情妇,可好像老天爷怪他坏事做多了似得,让他有了七个女儿,却硬是没生出个儿子来。

就当他以为自己这儿一生要注定无后时,却突然峰回路转,他包养的一个情妇,给他怀了个孩子,还是个男孩!

这儿回宋文达是喜出望外啊,终于,他也不用看着别人的儿子眼馋了,也可以骄傲的宣布,咱也有儿子了。一高兴之下,他便买了这栋别墅给他的情妇住。不,是给他的儿子。

宋文达昂首挺胸的向外走着,每天若是没事儿,他都要在这儿里呆上会。只是今天下午还有个会,需要他主持。

就当他打开了自己那辆崭新的黑色佩斯塔的车门,要进去的时候,突然瞥见一个古怪的男人朝他走了过来。

这个男人穿着一件土黄色的军用大衣,脑袋上带着个土黄色的长舌帽,脖子里缠着个围巾。脚下,则是一双打着绑腿的军用战靴。

“你就是宋主任吧?”那人来到他身前站定,宋文达才发现,他的眼睛呈现出一种妖异的红色。

宋文达警戒的一挑眉头,轻声道:“你是……”

“报仇的!”那人笑了一下,嘴角就那么一下弯了上去,显得诡异而冷血。

宋文达的脸色一变,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人的脚便已经送到了他的肚子上。他此时离着别墅还有十二三米的距离,可下一刻,他就出现在了别墅内!

这儿一脚,竟然将他重大一百五六十斤的身体,踹出去十五六米!

宋文达只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好像碎裂了似得,鲜血,从他的嘴里大口大口的呕出。他惊惧的望着这儿个穿着军用大衣的人,目光中满是惊骇。

“为,为什么?”

那人蹲下身子,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为什么?等你到了下面之后,你就明白了。”

他从兜里摸出一盒已经揉搓的变形了的卷烟,掏出一根放在宋文达的嘴里,给他点着,然后才给自己叼上一根,放在嘴里深深的吸了一口:“别死的那么快,我这儿一脚虽然重,可至少还能让你再活几分钟!”

正说着,楼梯上一声尖叫突然响起了一声女人的尖叫。那人皱了下眉头,慢腾腾的上了楼,不一会儿将一个女人拉了下来。

“你的女人?情妇?”他嘴角勾了一下,这儿个女人只有二十来岁,肚子高耸,已经有五六个月了。

“别,别动她,我求求你了……”宋文达哀求了起来。

那人蹲下,猩红的目光中透出一股让人胆寒的杀气:“曾经,也有人这么求过你,可你为什么不放过她呢?”

他站起身,满脸冷漠的道:“你不该怀他的孩子!”

说完,手臂一动便要动手,那女人突然一声尖叫:“我怀的不是他的孩子……”

“真的,他一直没有儿子,我被他包养后也一直没有怀孕,便去找了以前的男朋友,这儿肚子里的孩子是我前男友的,我为的只是他的钱财,求求你别杀我!”女人快速的道。

“真的,我没有骗你……”

“你,你这儿个贱人!”宋文达脸色猛的变了,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挣扎着就想起来。那却突然一脚踩在了他的脑袋上,衬着钢套的战靴,好像重锤一样砸在了他的脑袋上,发出噗的一声。

那女人尖叫一声,软倒在地,身下,幽幽的血淌了出来。

“喂,是医院吗?这儿里有人流产了……”说完,他将手机朝地上一丢,大步走了出去!

特意为送了贵宾的铁杆筒子们,建立的贵宾群,嗯,只要铁杆,需要报上17K帐号进入,生人勿进,谢谢:60064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