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05章 男儿血泪二

305章 男儿血泪 二

韩雨正躺在一张石椅上琢磨明天买礼物的事儿,忽然谷子文跑了过来,脸色有些阴冷的道:“老大,出事儿了!”

韩雨腾一下坐了起来,谷子文压低声音道:“华子和厚生,被公安局给抓了!”

“怎么回事?”

“他们下午的时候发现了一个行踪古怪的人,便跟了上去。却不想,被那人发现了,只一招,便将他们两个打晕了过去。华子说,如果不是对方手下留情的话,他们很有可能就醒不过来了……”

韩雨眉头一挑,华子和厚生天赋不错,只参加了半个多月的集训,已经有了遮天正式小弟的水准。而两人联手,等闲的三五个人绝不是他们的对手。可现在,竟然被人轻描淡写的便给揍趴下了?

“而等他们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被警察给制住了,在他们不远处的一栋别墅里,有一具尸体,而那尸体的主人,华子听那些医生说,好像是咱们市计生局的主任宋文达。”

“你的意思是说,他的目标并不是华子等人,而是那个计生局的主任?”韩雨一下便抓住了他话里的重点。

谷子文点头道:“华子说,那些警察在请他们调查!”

韩雨有些不在意的翻了翻眼皮:“调查呗,反正等调查清楚了,方文山便会将他们放了,你放心,那俩小子,不会吃什么亏的!”

谷子文两眼一眯,喃喃的道:“华子还给说了一个线索。他说,那人杀宋文达的时候,只一脚便将他从车边踹进了别墅里……”

“当时他的车子离别墅有多远?”

“至少十米!”

“那个宋文达是不是又矮又瘦?”

“相反,他一米七五的个头,一百五十斤左右!”谷子文苦笑道。

韩雨瞳孔一缩,随即眼中爆出一抹精光,难怪他会如此紧张,一脚能够将一个人踹出去十多米远,至少说明了一件事儿:他,是个高手!而且,是个真正的高手!

“看起来,我得向我们的方局亲自要人了……”韩雨拿出手机,轻声道。

……

“陆战,男,二十八岁,北京军区某特务营侦察连上尉连长,中级军官。因为不忿于上级的勒索敲诈,不与之同流合污,遭到排挤。一三年元月十四日,趁着该营集合整训之机,当众射杀该营营长,副营长和营参谋后,逃逸!”

“陆战此人曾在某特战部队服役三年,枪法一流,近身格斗术一流,属一级危险人物……”赵达钢看着手上的资料,眉头越皱越紧。

坐在他下手处的方文山也是满脸苦涩:“这儿位爷简直就是杀神,这儿来天水也就半天的工夫,已经杀了七个人。其中,市计划生育局的主任宋文达,他的小舅子聂宝华,他们村的计生主任,张洁,还有聂宝华的两个帮手,张洁的两个帮手……”

“这些人都该死!”一个年轻人打断了他的话。

他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服,像个学生仔一样年轻阳光。他的手腕上,一块百达裴丽的限量版腕表正闪烁着冷光。

这儿个年轻人正是赵达钢未来的女婿,静汐的未婚夫,他上一次见韩雨的时候,将这儿块百达裴丽差点押做酒钱,后来他又让人将表“拿”了回来。

他和赵达钢来天水,主要是为了关注一下昨晚的大战。见到一切顺利,他们本打算回去呢,却不想各自接到了上头的命令,让他们负责陆战一事儿。

见自己的话被他打断,方文山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儿。这位小爷虽然年轻,可身份却大的吓人。他虽然是一个市的公安局长,可要不是跟赵达钢是老战友,私交不错,只怕连见这儿位小爷的资格都没有。

当然,在他的心中,未尝也不赞同这儿位小爷的话。这些人,为了些个黑心钱便将一名真正的军人逼得拿起了屠刀,不是该死是什么?

赵达钢轻叹道:“作为一个男人,我敬佩他的举动!他为了自己的老婆孩子,快意恩仇,不计个人得失,是个站的稳,挺的直的汉子!可惜,他还是一名军人……”

“他也是那个部队出来的吧?”赵达钢忽然问了一句。

年轻人点了点头,将身体都蜷缩在了沙发上,轻轻的嗯了一声。

“没有上报吗?”赵达钢轻声道。

“你们家老爷子的脾气,秉性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已经派了司令部直属的特勤大队,不过,他们好像在路上遇到了点麻烦。”年轻人目光一闪,露出思索的神色。

赵达钢苦笑道:“不能等了,天知道这儿家伙还会对谁下手!老方,给黑衣打个招呼,就说我们有事儿需要他帮忙!”

“赵叔,他能帮什么忙?不过就是个小混混头子而已……”

“混混头子?混混头子能打的你落荒而逃吗?”赵达钢睨了他一眼,道破了他的欲盖弥彰。

年轻人也不尴尬,嘿嘿一笑道:“我就知道瞒不过赵叔叔,算了,既然他出面我就不露面了!”

赵达钢眉头露出一抹深深的思索神色,半晌缓缓的点了点头!

方文山拿出电话,还没等打便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轻笑道:“不用我打了,他自己找来了!”说着接通了电话:“喂!”

“方局,我是黑衣!”韩雨也不客气,直接道:“我的两个人听说卷进了一场凶杀案,我想保释他们,你看方便吗?”

“这儿个,黑衣啊,你也知道,这里面的程序也不是我一个人说的算的。这件事情闹的很大,如今省厅已经派了不少便衣下来……”

“噢,是这样啊,那就算了!”

“等一下!”方文山看了赵达钢一眼,见他点了点头,这儿才对着电话道:“黑衣啊,咱们也算是老朋友了,有些话我便直说了。这次的事情有些棘手,我想请你帮下忙,找一个人!”方文山低声道。

“没问题!”韩雨一口答应了下来。

“他叫陆战,男,二十八岁,穿着一件黄色的军用大衣,脚下穿着……”

韩雨听见陆战这儿个名字的时候,身子便微微一震!陆战?他的眼前似乎出现了那个脸坚硬的仿佛石头一样,拥有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灵动的像个猎豹一样的男人。

韩雨在刚加入东方之怒的时候,这个陆战便已经在东方之怒中呆了两年了。他们曾经并肩战斗过一年,因为都是天水市人的缘故,两人的交情很不错,至少韩雨对他的枪法就很佩服,曾经缠着他讨教过枪法!

而韩雨也是东方之怒中,少数的几个能够用一把三棱军刺压制的住陆战的人!

难道是同名同姓?这儿念头一冒出头来,便被韩雨立即排除了。天底下没有那么巧合的事,更不会有第二个红眼睛的陆战,能够将人踹出去十几米!

“暗蛇,马上命令社团所有的小弟,出去寻找一个人。他的年龄在二十七八岁左右,神情坚毅,穿着一身军大衣和军靴。这儿个人。找到之后,不准声张,更不准接近他,立即通知我!”韩雨沉声道。

谷子文点了下头,他少有见到韩雨如此急迫的表情,所以也不多问,转身就朝回走。

韩雨握紧了拳头,暗暗在心里喊了一声:“陆战,你小子可一定要被老子先找住……”

天色阴沉了下来,渐渐的被一层暮色所笼罩。

天,黑了!

一个穿着黄色军用大衣的男人,此时正静静的坐在一处羊肉摊前,从容的喝着汤。他面容坚硬的仿佛大理石,手里还拿着烟卷,正是遮天和警方,以及军方的人在四处寻找的陆战!

“老板,上三碗汤!”三个穿着单薄,脖子上挂着链子,头发染的像发了霉的鸟巢似得混混走了过来,坐在了最中间。

那老板急忙答应一声,“你吗B的能不能快点?磨磨唧唧的,干什么呢?信不信老子将你的摊子给砸了?”一名混混嚣张的道。

“老板,多少钱?!”陆战站了起来。

“啊,八块!”

“不用找了!”陆战直接递过去一张一百的,扭头就走!眼下钱对他来说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

“哎,哥们!”三个年轻人见到这么一个肥羊,彼此对视一眼,其中一个一下跳了起来,拦在陆战前面:“手头挺宽裕啊,也借我们点花花呗?”

“老板,那钱就当是赔偿了!”陆战突然回头说了一句,然后猛的一拳砸了过去,正中一名混混的下巴,那混混的身体一下飞了起来,重重的砸在了一张桌子上。

陆战猛的回拳,一手肘砸在了后面一名混混的胸口上,这儿个时候第三个人还没反应过来,被他抓住头发,直接摁进了旁边的汤碗里!

干净利索的干掉了三个人,陆战朝着不远处望了一眼,转身就跑。

他,被发现了。

嗯,情节是早就设计好的,可他奶奶的茶壶煮饺子,肚子里有,就是倒不出来!这儿一章写的自己都不满意,娘的,今儿就一章了,明天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