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08章 试探

308章 试探

“你怎么来了?”韩雨喘着粗气,问了一声。

“我将车开走之后,不太放心,便弄了辆出租车在附近游走,准备接应你!刚才我听见这儿方向有枪声,便将车开了过来。不想正赶上。”谷子文回了一下头:“他的伤怎么样?后面有准备的止血的云南白药。”

“胸口中枪,去医院!”韩雨来到后座,给陆战的伤口上撒着止血的药物,脸色却阴冷到了极点。

陆战的伤,在左边的胸口处,因为失血过多,此时他的脸色铁青成一片,眼瞅着只剩下了一口气,就算是进行及时治疗,能救回来的可能性都不大。

韩雨眼中深处藏着一抹冷冽的寒意,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这儿个当初跟人玩命连眼都不眨一眼的汉子,成了被自己人追杀的叛徒!可他坚信,自己的兄弟不是坏人,更不会做对不起这儿个国家的事儿!

车内的气氛顿时变的压抑沉重起来,谷子文皱眉道:“老大,我觉得不能去医院!”

韩雨眉头一挑:“恩?”

“现在,警察肯定在到处找他,如果将他弄到医院里去,人多眼杂,会引来麻烦不说,只怕也救不了他!”谷子文沉声道:“我已经让人通知了老船,就在前面,我们换车!”

谷子文不愧是当过杀手的人,小心谨慎。他在见到韩雨去救人之后,便已经猜出了可能要发生的事情,并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当他们换了车,过了一个路口之后,邵洋已经等在那里了。

一见到陆战的伤势,邵洋的眉头便禁不住皱了起来,他快速的检测了一下陆战的血型,拿出一瓶血浆给他输上:“他现在需要马上手术!”

“去医院!”韩雨下定了决心。

“不行!”这回否决他的是邵洋,看起来像个农民似地邵洋,目光中闪烁着与他的外表绝不相称的精明:“能在Z国光明正大的用枪的人,只能是政府。而政府要杀的人,去医院这儿种地方,只能是找死!他现在,可经不起折腾!”

如今的遮天,的确没有和上面讨价还价的余地,不像楚老爷子……

韩雨的眼睛一亮:“去楚家!”

“他们那里有可疑实施手术的地方吗?”邵洋问了一句。

韩雨点头道:“有,我听楚颜说过一句,楚家有着自己的一支私人医疗队伍,其中有不少都是专家!”

“砖家?”邵洋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就去楚家吧,五分钟后我要给他实施手术,心脏方面的手术!如果他们没有这儿方面仪器的话,我马上让人送!”

韩雨急忙拨通了楚九的电话号码,韩雨说自己这边出了点小问题,想在楚家救个人。楚九没有多说,只回了一句:没问题!

韩雨挂了电话,对谷子文道:“暗蛇,你开着车直接去楚家。”

“你呢?”谷子文皱眉问了一句。

“我回去,免得我们的方大局长等一会找不到我们!”韩雨说着,让谷子文降低车速,也不让他停车,直接推开车门跳下去。一路滚了十几圈才停下身子,等他爬起来的时候,谷子文已经过了路口。

韩雨心中暗自为陆战祈祷一声,爬起身来拦了一辆车就朝浪漫烟灰赶去!

浪漫烟灰正在营业中,昨天王振宇派人来找茬的时候,主要将目标放在了楚家和遮天的根基训练场,并没有多余的力量对他们的场子进行扫荡。像浪漫烟灰这些场子,并没有遭受什么损失。

“起开,起开,我们正在办案,请你们的负责人出来一下……”

突然,正玩的热闹的时候,一干警察闯了进来,他们一个个的虽然没有掏出家伙,可是神情充满了戒备。那些客人纷纷露出惊讶,戒备的神色,不过却并没有多少慌乱。

来这儿里玩的人大都知道,这儿个场子的主人是天水市黑道的新贵遮天名下的,遮天的人不自己贩毒,更不许别的人在自己的场子里贩毒。

所以场子很干净,别说遮天能够这么快崛起,肯定有着不小的后台,便是没什么后台,这儿样的场子也查不出什么事儿来!

边上,十几名遮天裁决堂的精锐小弟在兔子的带领下,悄悄的上前几步,将离得警察最近的那些沙发,桌子都给站了,将那些客人挡在身后。

不过,在没有得到命令之前,他们只是坐在沙发里,像个看热闹的人似得随意瞅着,虽然没有跟警察对峙,可目光中却透露出冰冷的寒意。显然,只要兔子点个头,这儿些个见过血,杀过人的猛人会毫不犹豫的动手砍人!

“呵呵,不知道是哪儿位来这里公干?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们一定配合!”韩雨满脸平静的从二楼走了下来,嘴角带着笑容,显得十分和气!

“是我!”一名干练的警察走了出来,他看了韩雨一眼:“我们在搜捕一个逃犯,希望您能配合!”

“呵呵,警民共建嘛,应该的!”韩雨笑着道:“不过,能不能给我看一下你的手续?”

“手续?我们来的匆忙,一路追着逃犯来此,还没来得及申请!不过,回头我会补上的……”

“没手续?哎呀,这儿可不太好办啊!万一,你们要是惊扰了我的客人,我这儿不好向大家交代啊!大家出来玩,是图个高兴,我不能给大家心里添堵啊!”韩雨一脸为难的道:“要不,您申请了手续再来?”

“放,放屁!”一名小警察突然低声喝骂一句:“跑了犯人,你,你能负责的起吗?”

韩雨眉头一皱,旁边立即有一名裁决堂的小弟走了过来,他走到那名小警察身边:“你刚才说什么?”

“我,我……”

“你麻痹的结巴啊!”那小弟抡圆了手里的酒瓶,砰的一下砸在了那个小警察的脑袋上。

小警察探手一摸,脑袋上已经见红了。

那些警察纷纷探手入怀,要掏家伙,那小弟却将酒瓶朝地上一丢,两手举了起来,笑着道:“对不起,我喝了点酒,有些冲动!我投降!”

说着,他还用挑衅的眼神看了那小警察一眼,低声道:“小B,以后在你的嘴里喷粪前,先把眼睛瞪大点,别他妈的挖个坑,再把自己给埋了!”

“少在这儿给我丢人现眼的,滚!”带队的警察叫王强,韩雨第一次进监狱便是这儿人的功劳。他一直跟着方文山,等方文山来了市里之后,他也跟着调了过来,如今已经是刑警队的副队长了。

平常的时候,他可没少吃韩雨的孝敬。更知道韩雨的底细,连方文山都要客气三分的人,哪儿是他一个小副队长能惹的起的?更别说眼下这儿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蠢货了。

昨天,才仗着他那个刑警队长的姐夫进了公安局,今天就给他惹祸?

王强毫不客气的就踹了他一脚,将他骂了出去!

那个小警察都郁闷的要哭出来了,他擦了擦手,也不说话,低头灰溜溜的就往外走!

“黑衣老大……”

韩雨摆了摆手,打断了王强的话:“人,你可以带走,想关就关,想押就押。这儿场子也可以随便搜,但是,如果找不到人的话,可别怪我将事情闹大,告你们个扰民!”

王强露出了为难的神色,韩雨走近他,低声骂道:“你个笨蛋,我跟你们方局是什么关系你不知道吗?找人?下午的时候,我的人一直在帮你们找人。你信不信我打个电话,便让你这儿身皮给扒了?”

王强尴尬的低声道:“我也不想啊,上面命令挨着查,您多担待!”

“你们走吧!”韩雨弹了弹烟灰。

“那人……”

“怎么?你还想带走我的人?”韩雨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不,不是的!唉……”王强虽然也是个副队长,可是在韩雨面前,却连腰杆子都挺不直。他一挥手,右手无意间在韩雨的左边胳膊上碰了一下。

韩雨面色如常的抽着烟,王强见状,将手一挥:“走,回去拿了命令再来!黑衣老大,多有打扰!”

“王队,那他……”

“算了,是咱们的人出言不逊在先,不干别人的事儿,我们走!”说着,呼啦啦的人又退了回去。

韩雨笑着向下面的客人道:“一点小误会,已经解决了,各位继续,随意,今天算我请客!”说完,抽着烟转身上了楼。

一干客人自然是兴奋不已,你想,一干警察气势汹汹的而来,却灰头土脸的而去,岂不是很好的谈资吗?可韩雨却清楚,那些警察的目的,是为了试探。

今天救陆战的时候,他的左臂被手枪子弹拉出了一道口子。刚才那个警察临走前貌似“无意”的那一下,实际上就是在看他的反应。如果他露出了疼痛表情的话,这些警察说不定就会立即动手拿人。

难道,他已经怀疑我了?韩雨皱着眉头,他总是觉得今天的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可是具体哪儿不对,却又说不上来。按理说,上面的人如果追杀陆战的话,应该会更加严密才对,可现在他却总觉得有点像过家家。

要么是方文山在敷衍,要么就是方文山在用这种方法在警告自己,他根本就知道,动手救人的那个人就是自己!

韩雨深深的吸了几口烟,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不管是对方认为陆战已经死定了,这次试探只是一番警告,还是对方有意高抬贵手,在施加了足够的惩罚之后便让陆战自生自灭,用这种方式让他领情,他都要救陆战!

“喂,暗蛇,那边的手术怎么样了?”韩雨按捺下心底的疑惑,拨通了谷子文的电话!

后面还有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