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09章 东海之客

309章 东海之客

就在韩雨在救陆战的时候,天水市一片公墓中,一个年轻人正坐在一墓地前。他的脸上有着一块大大的仿佛是火烧留下的伤疤,直向下延伸到脖子里,就好像趴着一只蜈蚣似得,显得份外狰狞。

在他的脚下,还放着一个长沿的帽子:“爸,儿子不孝,没想到最后仍没能杀的了那个黑衣。不过您放心,儿子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便将他遮天毁灭到底,不杀黑衣,为你报仇,誓死不休!”

“愿您在九泉之下的英灵多保佑儿子!在我杀了黑衣,灭掉遮天之前,我永不以马家的人自居!爸,您多保证,我等明年再来看您!”

说完,他翻起身,在坟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

这墓地是韩雨给立的,上面有一座石碑,上面写着马如龙之墓,旁边还有一个墓碑,正中写着马三太这儿三个字。

磕完了头,他将帽子带上,不是韩雨四处寻找都没找到的血难还是谁?他站了起来,轻轻的婆娑着石碑上的名字,眼中露出阴沉的神色:“黑衣,多谢你替我埋葬了我的过去,不然,我只怕永远都长不大呢!”

“我还会回来的!”血难抬起头,望了无边的夜色暗暗发誓!

天水市机场,秦拓海静静的站在那里,望着远处一片夜幕下的灯火,那里便是天水市。是他的家,虽然他参与了颠覆楚家的事儿,可是楚老爷子并没有杀他。

论年纪,秦拓海已经六十多岁了,他早就过了能打能冲能拼的那个年纪。之所以还念念不忘的想要对付楚家,完全是因为意气用事。当初,他败在了楚老爷子手里,堂堂的秦拓海秦爷成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他不甘心!

可他比王振宇要了解楚老爷子,比那几个倭国人要了解楚老爷子,所以在一开始的时候,他便已经想到了输多赢少的结局。

他早早的就将秦野送到了美国,至于他自己,则留了下来等待结果。

果不其然,他败了。败的光辉灿烂,败的一塌糊涂,败的无与伦比……

他更没想到的是,跟他一直称兄道弟的小川合鸟竟然会在失败的第一时间,派杀手刺杀他,并试图掠夺他的资产。如果不是楚老爷子派了手下及时赶到救了他的话,他的这儿条老命没准就已经交代了,秦家也完了。

秦家的企业的资金他并没有转移,除了给秦野的名下存了一千万美元之外,其余的财产他已经全部封存。这儿些财产在一亿人民币左右,秦拓海也知道楚老爷子并不在意这儿点钱,他只是用这种方法在向老爷子表态,我是彻底的认输了,是杀是剐随意。

可他没有想到,本有着无数理由杀他的楚老爷子竟然轻易的就放过了他。

“离开这儿吧,你的年纪也不小了,本可以不必背井离乡,可是……去找个地方,过几天安生的日子吧,等我死了你再回来!”这儿是楚老爷子的原话。

秦拓海记得当时自己愣了很久,他了解楚老爷子,每一个背叛他的人是什么下场,他很清楚。所以,对于楚老爷子竟然放过了他,秦拓海感觉很意外。

“若是你真的想要感谢的话,就去谢谢黑衣吧,是他替你求的情。他说,你并没有真的想跟那些人一起联手,只不过是赌一口气罢了!”

秦拓海再次愣了一下,他没想到,那个只见了一面,却嚣张狂傲的年轻人,竟然会如此懂他的心!他年若有机会,秦拓海定会报答今日之恩!老爷子,您保重!秦拓海最后看了一眼天水的夜,转身上了飞机。

“老爷子,老秦走了!”楚九低声在楚老爷子旁边低声道。

老爷子点了点头,轻叹了口气:“走吧,换个环境也许我们能做朋友,而不是敌人!”

楚九沉默,此时谁也想不到,老爷子竟然一语成谶,日后,秦拓海果真救了韩雨一命,也挽救了一次遮天的大危机,秦家虽然没有做成天水市的家族,却成了美国家喻户晓的存在!

这儿是后话,暂且不提。先说赵东海那里,失败的消息传来之后,他立即给白毛打电话,让他撤回了人手。好在这儿次他缩手及时,才没有造成什么不可估量的损失。

不过,金少对这儿次失败却很在意。他在金家的地位也并不是牢不可破的,至少,他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兄弟,而这儿次夸下了海口的行动,若是成功的话,必定会让他成为金家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可惜……

“废物,这儿点小事都办不好,两百名精锐连个泡泡都没冒出来,就他妈的这儿样没了?”金少恨恨的将面前的杯子朝地上一摔,差点甩掉了鼻梁上的无镜眼眶。

这儿是一个只有眼睛框,但是没有镜片的装饰品,嗯,虽然只是个装饰品,却也是普拉达这种世界顶级的奢侈品,贵的一般人不敢想象。

“金少,这儿件事情实在怪不得我。谁知道哪儿里走露了消息?楚家和遮天方面竟然早有准备,不仅没什么损失,反而将计就计,将大家的联军一网打尽!如今,我东海帮已经损失了四百多名精锐,现在面对遮天的两大堂口,很吃力啊……”

“你的难处我也知道!”金少毕竟是大家出来的人,知道恩威并施才能笼住手下:“这次的事情虽然失败了,但是,我的承诺却还算数。从现在开始,你便是外门金家的管事。虽然并没有正式的任命,但是你放心,只要我在金家的地位保持一天,这儿个承诺便算有效!”

“谢谢金少的提拔……”赵东海露出喜色。

金少将手一摆:“只要你好好做事儿,我是不会亏待你的!行了,我家里还有事儿,就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情,你给我打电话……”

说着,他起身离开。赵东海一直将他送到楼下,看着他上了车,走的看不见了,这儿才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唾沫,骂道:“马勒戈壁的,你当老子是傻子呢?管事,管你妹啊!老子当初巴结你,是他妈的想要摆脱那个王振宇的控制,现在姓王的都他妈的死了,你以为老子还他妈的稀罕你这儿个狗屁身份啊?”

“小王八蛋,也不他妈的说给点实际的效益,你让老子拿什么对付遮天?姓金的,我艹你祖宗!”赵东海瞪着眼睛,压低了声音狠狠的骂着,显然是气极了。

“老大,老大,剑门派的人来了!”一个小弟忽然一脸怪异的凑了上来。

赵东海眉头一挑:“哦,快带我去迎接!”

那小弟迟疑了一下,赵东海脚步顿住,皱眉道:“怎么了?”

“他们,他们只派了一个人来!”那小弟脸上的表情活像是见了鬼般,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

赵东海的眉头一挑:“打头的?”

“不,不是的,是总共就只派了一个人来!”那小弟急忙摆手道。

“什么?”赵东海脸色顿时变了,他在昨夜的失败之后便向剑门求援,当时剑门说了会给他派人帮助他对付遮天的,可他怎么也没想到,剑门派的人是来了,可他妈的只有一个!

赵东海脸色阴沉的道:“去,将他带上来。”

那小弟忙答应一声,赵东海则转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不一会儿,外面响起了咚咚的声音,整栋楼似乎都在有节奏的颤抖!

“地震了?”赵东海的屁股还没来得及坐下,右手拇指和食指捏着脸上的那颗大黑痣上的毛便猛的被他拔了下来,疼的他一哆嗦,跳起来就往外跑!

等他出去之后,便感觉呼吸一窒,就好像周围的空气被抽空了似得。而在他面前,宽宽的走廊,如今只剩下了一个只容一人身子过去的空。

赵东海几乎要从那空隙中穿过去的时候,忽然顿住了。

该死的,这儿是个他妈的什么东西?赵东海有些呆呆的望着眼前这儿个,嗯,也不知道是肉山还是叫人的的东西,就好像是圆圆的一堆肉上,顶了个碗口大的脑袋似得。

他的鼻梁上带着个黑边眼镜,跟刚刚姓金的那个装饰品不同,这儿应该是个货真价实的。

不过,除了这儿个眼镜之外,他的脸上便只剩下了一张大嘴,其他的地方,竟然很容易便被人给忽略了。

难道,刚才自己感觉到的地震,就是因为这儿人走路的结果?难道自己感觉到窒息的感觉,也是因为这儿人到来的缘故?他妈的,威压啊?

赵东海瞪着两个眼睛,就要开骂,旁边的小弟急忙道:“老大,这儿位就是剑门派过来的叶先生!”

“你好,叶随风!”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倒是跟他的体形绝不相配!

随风?地球若是多你这儿样的几个,都他妈的有可能被压扁了,除了台风,哪风敢他妈的随你?

赵东海机械的伸出手,脸上的肌肉都哆嗦了:“幸会,幸会……”

“哎呀,赵老大,有吃的吗?走了这一路,累死我了!我们既然认识了,就不戴这玩意装斯文了!”说着,叶随风筒子将他的眼镜摘了下来,随手一扔。

啪!

眼镜摔在了墙上,一如现在赵东海的心!他妈的,老子投降遮天算了!赵东海在心中无力的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