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13章 探望陆战

313章 探望陆战

韩雨花了八千块钱买了一枚周大生的钻戒,当然,钻石很小,做工也不是很精致。不过,送给他的大哥却是既能让他长点面子,又不会有什么麻烦。

等上了车,韩雨才笑着道:“你这儿丫头整起人来,可真是够狠的!我估计那女的以后再也不敢再用那种语气给人说话了!”

“哼,那是她活该,怪的谁来?”楚颜哼了一声。

韩雨笑着开了车:“去哪儿里吃饭?我请客!”

刚才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个小插曲,这儿就像是有的人打了个盹,便碰上了车祸,有的人旅游一次,便遇到了泥石流,山体滑坡或者客车落水一样,一句话,一个决定,往往便能改变一个人的际遇。

韩雨一点也不同情那个女人,还有那个苏安通。他们不过是损失了点钱财,已经够便宜他们的了。

楚颜想了一下:“嗯,不如去吃面条吧?我好久都没有吃那种大碗面了!”

韩雨有些踌躇的道:“这儿个不太好吧?你也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怎么说我也得请你吃点好的啊!咱现在也算是个小有钱人,你可不用替我省钱!”

“知道你现在也不缺钱,可是我就是想吃大碗面了。我知道有一家晋妈妈手擀面,我们去哪儿吧!”楚颜轻声道。

韩雨笑着点头道:“行,既然你想吃,那咱们就去尝尝!”

一碗尖椒肉丝面,一碗排骨面,又要了两个小菜,韩雨却吃的满头冒汗。楚颜更是毫不顾忌形象,边吃边咋呼,在这儿样寒冷的天气里,喝上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面,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情。

“黑衣,我怎么总觉得后面有人跟着咱们呢?”吃过了饭,上车的时候,楚颜忽然开口了。

韩雨两眼轻轻一眯,淡淡的道:“警察,不用管他们,跟一段他们便会回去的!”

救了陆战的事情,看来方文山对他多少还有些怀疑。早在今早出门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有人一直在对他进行跟踪,虽然非常隐秘,可如今他好歹也是天水市的半个主人,自然瞒不过他。

不过,韩雨并不打算点破,他们既然想跟,那就让他们跟着吧,反正陆战现在在楚家,难道方文山还敢派人去楚家不成?

上一次,王振宇试图颠覆楚家双方厮杀了大半夜,上面却一点表示都没有,便是楚家能量的最好诠释。方文山想进楚家,怕是还不够那个资格。

韩雨开了车,没有回浪漫烟灰,而是径直朝楚家而去。他正好趁着送楚颜的机会,去看看陆战的情况。

到了楚家,韩雨陪着楚老爷子说了几句话,便在张笑晨的陪伴下,朝楚家大院靠近左边的一个独立区域而去。

这儿里,驻扎着楚家的一支私人医疗队,不仅楚家上下有了感冒,疼痛发烧之类的事情不用去医院,便是连有个癌症,长个瘤子之类的大手术,也一样可以进行全面的治疗。

至于做个手术,治个刀伤,枪伤的,更是专业对口。

“老大,昨晚你派人送来的那个伤员,就在这儿里。老爷子一直让俺带了兄弟们在这儿里看着,您尽管放心,保证没有人能泄露消息!”张笑晨咧着嘴儿笑道。

韩雨点了点头:“辛苦大家了!”

“老大,您若是说这样的话,可就不把俺李逵和大家当兄弟了!这儿都是俺们应该做的,有啥好辛苦的?”张笑晨晃动着他毛茸茸的大脑袋,两边的络腮胡须让他看上去生猛异常。

韩雨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好,不说辛苦,等回头,我请你们喝酒!”

听到喝酒,韩雨本以为李逵会高兴异常,像他这儿么一个猛人,那还不是嗜酒如命?更何况他的外号叫李逵,而水浒中那位黑旋风,可是出了名的酒鬼!

可让韩雨没有想到的是,张笑晨竟然苦涩着脸,向后缩了缩膀子:“老大,您,您还是给俺们发包好烟抽吧,酒就免了!”

韩雨诧异的道:“怎么,你不能喝酒?”

张笑晨苦着脸嘟囔道:“都怪俺这名字,娘娘腔的,搞的俺不管什么酒,只要喝一口便会醉,一醉就会睡着,比他娘的吃安眠药都管用!娘的,俺上辈子可能是自己掉进酒缸里淹死的,所以这儿辈子才跟酒有仇……”

韩雨听他说的有趣,又想想这儿么一个威风凛凛的大汉,沾酒就醉的情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这儿可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嗯,按照你的这个逻辑,那和尚风流成性,无女不欢,上辈子是怎么死的?难道是靠死的?”韩雨眨了眨眼,率先走了进去。

这儿是个五层的小楼,还算不上是楚家最高的建筑。里面什么科室都有,简直就是个医院。进进出出的医生,护士,都是楚家护卫或者家人。虽然张笑晨没来过楚家几次,可他这副形象是在是太过有性格了,以至于别人想认不出他都难。

一路上,不断有人跟他打招呼,张笑晨咧着嘴儿,不断的点头示意,然后陪着韩雨直接上了五楼。整个五楼,只有三个护理室,是专门为了楚家的高层,或者是为了楚家做出过重大贡献的人进行治疗的地方。

整栋楼层上下只有一个出入口,平常的时候,是封死的,除了打扫卫生的人之外,其他的人是严禁入内的。而当有人住的时候,只需要安排几个人,便可以保证病人的安危。

能够在五楼参与护理的人,要么是楚家从小养大的孤儿,要么是一些高层管理人员的亲属,总而言之一句胡啊,全都是政治可靠,值得信任的。

当昨晚陆战做完手术之后,在楚老爷子的亲自吩咐下,便被安排在了五楼。

当韩雨和张笑晨两人来到楼梯口的时候,两个张笑晨的手下鬼魅似的闪了出来。等看清楚是他们后,才放松了警惕:“老大,队长!”

韩雨点了点头,意外的看了张笑晨一眼。这个家伙外表虽然粗犷,可实际上却是心思细腻,而且小心谨慎。换了别人,谁会在固若金汤的楚家内部还能如此保持警惕?

“老船在吗?”韩雨随口问道。

“船医生在里面呢!”

“老大,这儿边请!”张笑晨在前面领路,走廊中,还有两名黑风大队的小弟正守在那里,一见到韩雨和张笑晨,纷纷施礼。

韩雨看见旁边的一张长椅上还放着两个棉大衣,显然是有人二十四小时守着,禁不住苦笑道:“行了,不用这么如临大敌的,让兄弟们都歇着吧!”

张笑晨道:“这个老大您就甭管了!”说着,帮韩雨推开了陆战所在的房门。

韩雨走了进去,这才发现里面是个套间。左边有个房间,张笑晨低声解释说是护卫住的地方,旁边的另一个房间则是值班的护士住的地方,当然,现在是老船的临时住处。

在右边,才是陆战住的地方,单单是一个病房便足有两百多平,足以看出楚家这个天水市的常青树,平时不怎么显山露水的,可实际上却是多么的财大气粗,气魄雄浑。

“他妈的,我告诉你,想死?那也得问过了老子再说!救人,是老大让救的,若他不让你死,你他妈的想死也没门!年纪轻轻的,便想死想活,你根本就不是个带把的爷们,是懦夫……”

韩雨一推开门,便听到了邵洋那中气十足的喝骂。这儿房间的隔音效果太好了,至少在推开门之前,他竟然没有听到一点响声。

“老船,你这儿是骂谁呢?”韩雨关上门,笑呵呵的走了进去。

“还能骂谁?”邵洋一看见他便走了过来,指着**的陆战道:“老大,你可来了,你快看看吧,你这救的是什么人啊?啊?这儿简直就是个白眼狼啊!”

“咱们废了那么大的功夫将他给救活,可他倒好,一醒过来便要死要活的!”说完他看了韩雨的胳膊一眼:“你的伤怎么样了?”

“好多了!”韩雨笑了一下,轻声道:“他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一句话也不说,也不配合治疗。他现在身体很虚弱,还没有度过危险期,若是再这么下去,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他!”邵洋哼了一声道。

韩雨眉头一皱,他没想到陆战醒过来后,竟会是这副反应。这儿还是当初那个浑身是伤,却满是求生欲望的陆真人吗?

“你也忙碌了一夜,先去休息吧,我开导开导他!”韩雨轻声道。

邵洋转过头来,看了陆战一眼:“小子,虽然老哥哥我不知道你曾经蒙受了什么委屈,遭遇了什么不幸,但是,有一句话我要奉劝与你!”

“人,活这一辈子并不容易!想死,只不过是很简单的事情,只要找处高楼,一抬脚,到时候,你就算是有万般的不舍,死亡也会如期而至!可活着,才是最需要勇气,也是最不容易的一件事!”

“想想吧,他若是想通了,你让他将那碗药喝了。不然,便给他准备后事吧!”邵洋看了韩雨一眼,径直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