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14章 心结

314章 心结

韩雨默默的走了过去,他径直来到窗边,这里的窗户都是防弹的,五百米以外的狙击步枪都打不穿。而且玻璃上烤了一层特制的颜色,让人只能从里面看见外面,从外面却看不清里面分毫。

“到底出什么事儿了?”韩雨两手背后,静静的叼着烟。

“你,学会抽烟了?”陆战沉默了半晌,才沙哑着声音开了口。当初韩雨在部队的时候,可是从不抽烟的。

韩雨轻轻的弹了弹烟灰,熟练的吐个烟圈,淡淡的道:“从部队离开之后,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容不得我不学!”

“你也离开部队了?为什么?”陆战惊愕的瞪圆了眼睛。他可是记得当时,他们部队的主官曾经把韩雨当成是最具有潜力的军人,上面怎么可能会舍得放他离开?

“不遵守纪律,私下打架,还误伤群众!”韩雨轻描淡写的道。

陆战苦笑道:“你是被开除的?”

“恩!”韩雨轻轻的答应一声,甚至还笑了一下:“其实,现在想想,我其实并不太适合当军人。如果做别人手里的刀,我或许会成为最锋利,最坚硬的一把,可我永远不会按照握刀人所规划的那样去挥舞,去劈砍!”

“你要是按照他们规划的轨迹去运动的话,又怎么会成为最锋利的那把刀?”陆战幽幽的叹了口气,忽然道:“那,你现在在干什么?”

韩雨回过头来,目光炯炯的望着他,轻声道:“如果,我告诉你,我现在已经是一方黑道的老大,你会怎么想?”

“是上面的任务?”陆战惊讶的问了一句,随即便反应了过来:“算了,我懂里面的纪律,就当我没问!”

“屁的任务,老子走上这条路,完全是因为,我喜欢!”韩雨忽然嚣张的挥了挥手,大声道:“我喜欢现在的生活,充满了**,充满了未知,充满了探索和征服,这完全是一片崭新的世界,在这里,我至少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

“你变了!”陆战沉默,半晌才苦笑道:“不过,和我猜想的差不多!”

早在醒来的时候,陆战看见自己所处的环境,听到他们称呼韩雨为老大,对自己态度恭谨,便已经猜到了些什么。要么,韩雨是在执行秘密的任务,要么,便是他和自己想象中的血刺,完全的变了模样。

只不过,此时从韩雨的口中得到证实,陆战的心中还是禁不住起了滔天巨浪!想不到,想不到当初那个嫉恶如仇的血刺,竟然自己做了黑道老大!

“算了,别说我了,说说你到底怎么回事吧!为什么不想活了?为什么杀人?”韩雨忽然换了话题。

陆战猩红的眼中顿时爆出一抹森冷的杀机,整个人就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一般,呼吸急促。他颤抖着手,寒声道:“给我一支烟!”

韩雨将一根烟递了过去,陆战放到嘴边,韩雨帮他点着,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看着自己的老战友满脸疲惫的神情,韩雨轻声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出事?当然出事了!”陆战嘴角勾起一丝嘲弄的笑容,淡淡的道:“如果不出事,我一个一心想要报答祖国的军人,怎么会成为了罪人?”

韩雨默然,当初陆战的确是个标准的军人,他服从命令,军事素质过硬,为人随和,而且极为上进。他珍惜自己能够当兵的机会,他也喜欢当兵,喜欢穿军装,他执行任务的时候,勇敢,机智,若是只看当初,任谁也想不到他会有这样的结局。

韩雨知道,其中定然有着巨大的变故。

果然,陆战开口了。从他决心亲手报仇之后,他是第一次说出自己的遭遇。

“你也知道,我是个没有多大志向的人,我就是想在部队好好干,干好,一辈子就穿着这身军装,若是哪儿一天不幸中弹光荣了,也算是为国捐躯,我不后悔!离开东方之怒后,我到了BJ军区一支卫戍部队中任连长,你也知道,我结婚的早,爸妈全靠媳妇在照顾!”

“他们二老最期望能够早点抱孙子,可是我一直忙,所以一直没要上。BJ那个地方房价太贵了,我就是想将他们接到BJ来住,也没有那个条件!不过,这儿又能算得了什么呢?咱们军人,别的本事没有,可吃苦耐劳这四个字却是永不敢忘的!”

“就在今年,你嫂子她怀孕了,她马上就要给我们家生个儿子了!我已经是连长了,只要好好干,凭着我的军事素质总有出人头地的一天!可是,这所有的一切却在一夜之间突然变了!”

“我,在部队受到排挤,当初提拔我的老首长,或许是想锻炼一下我,或许是将我忘了,总之,我这儿个连长已经当到头了。我,有话没地方去说,有委屈,没地方去诉,好,这儿一切是我的命不好,是我不懂得变通,是我不会溜须拍马,是我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这一切我忍了,大不了,我复员我回家,我扛包种地,凭着一膀子的力气,我一样能够养活自己!”

“可我的孩子,他们凭什么就给我流掉了?甚至,连你的嫂子都死在了手术台上,只换来了他们一举手术失败?一尸两命,家破人亡!就因为我没有给计生主任的钱?就因为我没有办准生证?可你知道咱们天水市分管计划生育的那个主任有多少个女儿吗?你知道他为了要个儿子,养了多少小老婆吗?”

陆战,这儿个铁打的汉子,竟然流出了泪水。只有额头上就像是蚯蚓一般来回扭动的青筋在诉说着他的激动,他的愤怒,和他的仇恨!

“所以,你就回来杀了他们?”韩雨轻轻的叹了口气。

“是!难道他们还不该死吗?”陆战睁开眼,大声道:“营长,副营长,参谋长,他们为了捞取钱财,根本不管别人的前程!姓宋的主任,为了给他的小舅子赚钱,却让别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难道还不该死吗?他们既然有权,便能够胡作非为,草菅人命,那我有拳头,为什么要被他们摆布,为什么要做他们眼中的蝼蚁?”

“他们都死干净了吗?”韩雨忽然蹦出这么一句。

激动中的陆战愣了一下,韩雨淡淡的道:“如果没有死干净,我便将剩下的替你宰了!”

“相关的人都被我给宰了!”陆战露出一抹感激的神色,轻声道:“谢……”

韩雨打断了他的话,摇头道:“咱们之间,用不着说这个!来,先吃药吧!”

陆战眉头微微一挑,扫了他一眼道:“血刺,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自诩已经没有活着的意义,死志已决,你就不用再劝我了。欠你的,做兄弟的来世再报!”

“呵呵,将这儿辈子的债推到下辈子去?你不觉得自己这儿句话是在敷衍吗?”韩雨笑了一下,随即定定的望着他,冷声道:“你别忘了,你自己的仇是报了,可其他的人呢?这个世上有多少人和你遭遇着一样的不幸,可他们却没有你的拳头而只能选择逆来顺受?这个世上有多少昧着良心赚钱的王八蛋,在草菅人命?”

“你若死,自去死便是,我只问你一句,你若死了,他们怎么办?”韩雨到最后,已然是声色俱厉。

陆战身子微微一颤,他虽然大开杀戒,可是在心中却早就萌生了死志,早就做好了死亡的准备!他的心中依然遵循着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的准则,所以他认为自己也该死!尤其是他的私自杀戮,和他以前的信仰,原则相悖,他无法原谅自己。

可现在,他禁不住在心中问自己,若是他死了,还有人受了跟他同样的委屈,又该怎么办?

“那些该死的人,既然该死,你杀了他们,又有什么错呢?为了一群该死的人而殉葬,不值!“韩雨趁热打铁的劝解了一句。

”我犯下的事情太大了,杀了军政官员,上面不会放过我的。我活下来,只能给你带来麻烦!“陆战淡淡的道:”我本就是该死之人,又岂能再连累了你?我知道你是为我着想,可我心意已决!“

”你我之间,还说什么连累?“韩雨微微一笑,淡淡的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上面根本就没有杀你的意思!“

”嗯?“陆战挑起了眉头。

”你胸口中弹的情况,老船给你说了吧?离心脏有两公分!如果说对方是失手的话,我倒宁愿相信他是故意放你一马!”

“这儿只是你的猜测,做不得准的!”陆战倔强的道:“我之所以并没有在最初的时候不配合治疗,是因为还想见你一面,更不想那些人因为我而受到连累!而如今,能够和你说说我的事我便已经很满足了。”

“我知道你现在很忙,就别再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说着,陆战闭上了眼睛,竟然是铁了心的想死。

韩雨知道他一方面是没有转过心中的哪个劲来,一方面则是怕连累了自己。再加上生无所恋,才萌生了死志!

可知道归知道,他压根就不知道怎么开解他心中的这个疙瘩!邵洋刚刚说了,他现在还没脱离危险……

正当韩雨犯愁的时候,邵洋忽然走了进来:“黑衣,这儿个倔驴改了主意没有?”他看见韩雨的表情,立即道:“甭说了,我知道答案了。要我说,你干脆成全他得了。这儿是我给他配的一方药,吃了就死。哎,小子,你不是活不下去了吗?喝了他,你就解脱了!敢不敢喝?”

见陆战狐疑的望着他,邵洋恶狠狠的道:“你放心,我不会拿着治伤的药给你当毒药的,治好了你你若是想死,谁也拦不住,我才不犯那个闲!”

“好,我喝!”陆战说着,伸手接过,然后一口喝了下去。没一会儿,竟然真的两眼一翻,晕死了过去。

韩雨吓了一跳,喝骂道:“我靠,你该不会真把他给弄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