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16章 突然的要求

316章 突然的要求

老爷子没有搞什么满汉全席之类让吃者累,炒菜者更累这种华而不实的表面文章,六个菜两个汤,使得这场晚宴丰盛,精致,却并不铺张浪费。

楚九并没有和韩雨他们一起吃,他找了个借口退了下去,剩下楚老爷子,楚颜和韩雨三个人,让这场晚宴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家宴!

“小雨啊,上一次你有事在身,我也没有留你吃饭,今天,你可说什么也要陪我喝两杯!”楚老爷子显然情绪很高,拿出了一瓶珍藏了二十多年的陈酿,笑眯眯的道:“来,我给你满上。”

韩雨急忙翘起了屁股,伸手去拿酒瓶,嘴里道:“爷爷,您这么做,可真是折煞我了,我是小辈,该给您敬酒才是!”

楚老爷子自然不会跟他争抢,松了手,看着韩雨给他倒满一杯酒,老爷子端起来一饮而尽,韩雨急忙陪了一个。

老爷子放下酒杯,韩雨又给他倒满,老爷子看了韩雨一眼,目光中露出毫不掩饰的满意之色:“我呀,盼着有个能够给我倒酒的孙子,盼了多少年,想不到在我已经放弃的时候,却又实现了,老天爷待我不薄啊!”

说着,又是一饮而尽。

这回韩雨没有给他倒酒,因为酒瓶已经被楚颜给抢了过去:“爷爷,您这么说我可就要抗议了啊,什么叫盼着有个孙子给你倒酒啊?难道我给你倒的酒,就不好喝吗?”

楚颜说着,给楚老爷子倒满一杯:“您尝尝,和黑衣给您倒的有什么不同?”

“没什么不同,没什么不同!”楚老爷子忙笑着讨饶,他活了这大半辈子了,最怕的就是自己的这个孙女:“我这不是给黑衣说几句话吗,你这丫头急什么?”

楚颜哼哼着皱了皱鼻子,直接埋头,吃饭。

楚老爷子嘿嘿一笑,摇头道:“这丫头,都被我给宠坏了!”

韩雨笑道:“没有啊,我觉得颜儿的脾气挺好的!”上帝可以作证,韩雨这么说,纯粹的是因为气氛,对,气氛。

你可以想象一下,在昏黄的灯光下,在飘着饭菜的香味和酒香的饭桌上,在这种充满了强烈家庭温馨的气息下,韩雨如何再称呼楚颜为,楚颜?

生分,绝对生分!这落入老爷子耳朵里,吆,怎么着,现在还跟我们整的这么有距离?

韩雨这个人一向是恩必报,仇必血,恩怨分明。谁对他好,他便投桃报李,谁对他不好,他同样也会以血还血,以牙还牙!他自然不希望老爷子不开心,所以,他就很自然的顺着老爷子的话,说出了他想听的。

当然了,韩雨这句话也不是纯粹的拍马屁,至少,楚颜性子直爽,又不缺失可爱的一面……

可同样的话,落在楚颜饿坏楚老爷子的耳朵中,那便是有着另外的意思了。颜儿?楚老爷子嘿嘿一笑,默然不语,只是红光满面的端起了面前的酒杯,干了!

楚颜呢,虽然努力的保持着脸上淡定,从容的神情,可从她拿起一个龙虾,连壳一起放进嘴里却依然吃的津津有味,不,是食而不知其味可以看出,她的内心绝不像是她所变现出来的这般。

这儿个死木头,哼哼,想不到他这榆木的脑袋,终于也有开窍的一天。看起来本姑娘那几碗荷塘月色粥没有白做啊!不过,他夸我脾气好,竟然,竟然夸我脾气好?

嘿嘿嘿嘿……

楚颜嘴角露出一抹浅笑,将龙虾咬的咔咔作响,甚是恐怖!

韩雨明显的感觉到了一种暧昧涌现了出来,他暗自着恼:大爷的,自己怎么嘴一吐噜将这个称呼给叫出来了?这个,应该不会让他们误会什么吧?

韩雨心中转动着念头,陪着楚老爷子又喝了一杯。这儿酒是陈年好酒,香味扑鼻,可同样的后劲也大。这儿还没开始吃饭呢,便连干了三杯,韩雨已经多少有些酒意了。

“这丫头也就你会如此夸她,行了,别光喝酒,吃点菜,这儿些可都是我让人专门种植,喂养的,平常在外面可真吃不到。来,尝尝这个奶酒鲶鱼豆腐汤,在锅里煨了三个多小时,这个时候味道应该刚刚好!”

楚老爷子那是什么人物?察觉到了韩雨的尴尬,立即转移了话题。这儿也是老爷子高明的地方,因为他知道,像韩雨这种人,你不用告诉他你对他有多么多么好,只要你做到了,他自会明白,自有回报。

就算他最后和楚颜真的有缘无份,那有他在,楚颜这一辈子也绝对吃不了一点亏!而他最大的目的便也达到了,这叫稳赚不赔!

韩雨可不知道老爷子已经目光深远到了何等地步,他只是随着老爷子的话,拿起了小勺,先舀了一口鱼汤放在嘴里品了品。

老实说,韩雨对吃的东西并不怎么挑剔,他是一个真正感受过因为饥饿而差点死亡的人,是一个可以靠着一截骨头里的蛆虫和蚂蚁,树叶上的露水过活好十多天的人,吃饭在他看来只有一样目的,那便是活着!

所以,他对于太过奢侈的吃食,不仅不向往,反而隐隐的有些排斥。在他看来,人吃饭是为了活着,人活着却不是为了吃饭。

可现在,他却不得不暗自赞上一句,无论什么样的东西到了极致,都一样会打动人的。杀人是一样,好吃的东西也是一样。

看着韩雨满意的表情,楚老爷子笑道:“你这臭小子算是有口福了,本来啊,这鱼我是要养着到过年时候吃的,颜儿非要炖了让你尝尝!”

见楚老爷子说的如此严重,韩雨顺手又舀了一口汤,仔细的砸吧着:“这儿难道还什么讲究?”

“当然!”楚老爷子笑着解释道:“这鲶鱼吃的小鱼都是用喂牛奶喂大的(咳咳,表要细究,牛奶能不能喂活鱼,狼哥也不晓得撒!),像这样一条鲶鱼,单单是牛奶的耗费便难以计量。为了让它们不断的游走,我又放养了几条专吃鲶鱼的海鱼,这儿样活下来的鲶鱼,不仅肉质鲜美,而且营养极为丰富!你多吃点,对伤口好!”

韩雨听的禁不住一呆,他实在没想到,这儿小小的一碗鲶鱼汤,竟然蕴含着这么多名堂。啥叫真正的享受生活啊,他算是见识到了。

“我这一辈子啊,吃过别人没吃过的苦,受过别人没有受过的罪,也享受过别人没有享受过的风光。权利,地位,这些东西我都有,可老了老了,别的东西都不再看重,唯独这个吃却是越老越爱!”

楚老爷子轻轻的吮着勺子里的鱼汤:“我听小颜说,你哥哥准备结婚,你要回去看看?”

韩雨有些意外的愣了一下,点头道:“啊,我也是昨天才刚刚知道的,今天,颜,颜儿还陪我去帮他们挑选礼物了,要不是她,只怕我挑花了眼也挑不出合适的!”

楚老爷子笑着摆手道:“这儿是大事,也是好事儿。本来啊我应该也过去看看的,不过你也知道,我这边还有不少的事情等着处理,一时脱不开身。所以,只能让颜丫头代替我去一趟了,你回去之后跟你爷爷说,他什么时候有了空闲,便来来家里坐坐,我们老哥俩好好喝两杯!”

带着楚颜一起回去?韩雨瞪圆了眼睛,有些意外的愣来一下。

楚老爷子故意将脸色一沉,嘿然道:“怎么?你不同意吗?”

“不是,爷爷,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嘿,我只是太高兴了,我爷爷,奶奶他们见到了颜儿不知道会有多高兴呢!”韩雨看见楚颜冲他得意的眨眼睛,哪儿里还不知道这爷孙俩在这给他唱了一出双簧?这哪儿是来请他吃饭啊,这分明是给他摆了一道鸿门宴!

韩雨措手不及之下,除了答应还能有个啥法?当然,从心里他并不排斥带着楚颜一起回去。毕竟韩雨也是个男人,他也好面子。而楚颜不管从哪儿方面说,都是一等一的美女,有她跟着,嘿嘿,至少能让爷爷奶奶他们高兴高兴吧?

“臭小子,我就知道你这小子不会不答应的!行了吧,丫头,这回爷爷为了你,可是连这张老脸都卖弄了!”楚老爷子故意白了楚颜一眼,向韩雨点出自己也是不得已,然后便招呼着他吃饭。

韩雨这回吃的那叫一个心安理得,感情这饭也不是白吃的?那还有什么客气的?那什么牛奶鲶鱼豆腐汤是吧?我先来三碗,咱这叫不吃好的,专吃贵的……

这一顿饭吃的,非常融洽,温馨。席间楚老爷子也随口聊了一些用人的小技巧,韩雨听的受用匪浅。像老爷子这样傲立江湖几十年的老一辈,身上自有许多值得他学习的地方……

吃过了饭,韩雨又陪楚老爷子聊了会天,等他起身告辞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黑透了!

因为楚九还没有回来,楚老爷子便让楚颜送他出去,韩雨本想推辞,却被楚颜给拽了出来。外面,星光月影,枝条拂动。

楚颜和韩雨并肩走在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上,空气中弥漫着从水塘刮来的水汽,还夹杂着浓郁的花香。

韩雨有些陶醉的深深吸了口气,旁边的楚颜突然开口道:“哎,你怎么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