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17章 她也要去

317章 她也要去?

“说什么?”韩雨将手插在兜里,有些懒洋洋的道。

“随便说点什么,哎,好歹我也是出来送你的,你总不能这样一句话都不说吧?”楚颜白了他一眼。

韩雨一耸肩膀,仰首向天,一脸深情的狼嚎道:“啊,好美的月……咦,月亮呢?”

楚颜闻言扑哧一笑,忙又抿住,嘴角却不由自主的向上勾起一抹优雅的弧度。

“想笑就笑吧?我哪儿能知道它一转眼就不见了?”韩雨看她一眼,郁闷的道。这个时候一阵清风吹过,白皙柔和的月光仿佛轻纱一样倾泻下来,落在两人的身上。

楚颜愣了一下,抬头一看,刚刚还被一层薄薄的云雾所遮住的月亮,此时竟然重新露了出来,而且又大又圆,似乎比刚才还精神。就仿佛刚才它是故意让韩雨出丑似得。她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韩雨则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自嘲道:“这儿臭月亮,肯定是个男的,所以看不得老子向美女献殷勤,故意让老子出丑!娘的,回头我非让人将凤姐弄上去,让他见识一下地球人的恐怖不可!”

楚颜白他一眼,心中对他变着法的夸自己是个美女,却是非常受用。

“黑衣,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可别忘记了来带我,我可是早就想出去玩玩了,难得有机会!”楚颜转回她最关切的正题。

韩雨笑了一下:“其实,你又何必惊动爷爷呢?直接告诉我,我又不是不带你去!”

楚颜白他一眼,暗自嘟囔了一句:笨蛋!你带我去?那我算什么身份啊?你的女朋友?不是!可要说不是你的女朋友,便跟着你回老家,那人家的面子又往哪儿里放?

“你说什么?”韩雨眉头一挑,不解的望了她一眼,这种小女儿的心思,他又哪儿里能够了解?

“啊,没什么,爷爷说给你准备了一点土特产,都是自己养喂的,你明天就不要买什么营养品了!”楚颜提醒道。

韩雨点头,见识了老爷子养的鱼之后,对于他老人家的土特产,韩雨已经多少有些了解了:“替我谢谢爷爷!”

两人并肩向前走着,很快便到了韩雨搁车的广场:“好了,你就不要送了,快回去吧,外面寒气重!”

楚颜点头,再次嘱咐道:“那你明天别忘了来接我!”

韩雨忙笑道:“忘不了!”

等他上了车,掉头离去的时候,楚颜还站在那里向他摆手。

韩雨的目光禁不住复杂了起来。老实说,对于楚颜处心积虑的想跟他一起去,他微微感到有些感伤。这丫头在别人的眼中是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公主,许多人奋斗了一辈子也难以企及的许多东西,对她而言都是唾手可及。

可谁知道,她为此付出了多少?有的人或许以为被人保护着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很拉风,可是一天如此,两天如此,如果天天如此呢?

在别人的童年是与小朋友甩泥巴,跳房子的时候,楚颜却在训练防身朮,或者是听人讲解经济运行的规律,讲解御下之道,讲解机遇和出手的时机……

小小年纪的她,便要学着怀疑每一个靠近她的人是抱着什么目的,她不敢相信任何人。她不能和其他的小孩子一样,随意打架,那些老师没有一个人敢碰她一下,他们看向她的目光不是看自己学生的目光,而更像是在看一个能够掌握自己生杀大权的贵人!

这样的情况,虽然随着楚颜年龄的增加而有所改善,可本质却依然!

她就像是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没有自由。

以至于她是那么的珍惜每一个走出鸟笼,渴望蓝天的机会!

这儿个世界上所有的东西,只要你喜欢,尽管去拿,前提是你能付得起相应的代价!像那种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的人,韩雨只能说一句,那是你没有真的坐在宝马车里哭过!

没有死过的人,永远不知道活着应该珍惜什么,就像不错过,你便不懂得什么是遗憾一样!钱,并不是万能的,它不过是生冷的一堆废纸,它,可以改善生活,却永远替代不了生活!

放心吧,我明天一定会来接你的!韩雨心中暗自嘀咕一声,猛的踩下了油门,座驾咆哮着冲了出去!

韩雨没有回社团,直接回了别墅。等他回到别墅的时候,才发现慕容飘雪正在和小桐羽一起吃饭。一见到韩雨,小桐羽便放下碗筷,朝他跑了过来:“哥哥……”

“哎……”韩雨一把将她抱了起来,伸出个手指头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吃饭了没啊,小公主?”

“正吃着呢,哥哥,你来一起吃!”小桐羽一边笑一边向后躲闪韩雨扎人的胡须。

慕容飘雪走了过来,将小桐羽接了过去,随即鼻子一皱:“你喝酒啦?”

“啊,陪楚老爷子喝了两杯!”

“我去帮你弄点醒酒汤!”慕容飘雪说着,起身进了厨房,韩雨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他只好坐在那里等着,不一会儿,慕容飘雪端着醒酒汤走了出来,韩雨慢条斯理的吸溜着。

“冯妈呢?”韩雨随口问道。

“她请假回家了!”慕容飘雪轻声道。

韩雨坐直了身子,笑着说:“那刚好,我要回家一趟,想将小桐羽也带着一起去。本想放她假的,现在看来是用不着了。桐羽,明天跟哥哥一起去看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好不好?”

“好,爷爷奶奶他们在哪儿?”

“在家呢!”

“离这儿远吗?”

“嗯,不远!”

“不远那桐羽怎么没见你回去过呢?我特别特别的想念我妈妈,我想见她,可是我的家离的特别特别远,我回不去了……”小桐羽轻轻的用勺子舀着碗里的米饭,奶声奶气的道。

韩雨忽然觉得鼻子一酸,就仿佛有人在他的心口上狠狠的拧了一把似得。

韩雨伸出手,在桐羽的小脸上捏了捏,柔声道:“谁说的?你忘记你要叫我哥哥了?哥哥的家就是桐羽的家,哥哥的妈妈就是桐羽的妈妈,明天,我带你去找妈妈好不好?”

小桐羽的眼镜亮了一下,狠狠的点头。

“你要回家?”慕容飘雪将她抱了起来,搂在怀里。

韩雨点头,轻轻的搅动碗里的醒酒汤:“啊,我哥准备结婚,我回去看看!”

“那我跟你一起去!”慕容飘雪忽然蹦出一句。

韩雨才刚刚舀了一口醒酒汤放进嘴里,闻言顿时呛的连连咳嗽起来,半晌他才从直起腰:“你,你也去?”

“怎么了?桐羽能去,我就不能去了吗?老哥……”慕容飘雪拉长了声音。

韩雨只觉得头皮发麻,苍天啊,大地啊,饭岛啊,凶器啊,这儿是哪儿位神仙大姐跟我开的玩笑,有一个楚颜不算,现在又让慕容丫头也过来凑热闹。

俺滴娘来,俺回个家咋嫩难来?

韩雨心中狠狠的叹息了一句,刚想怎么找借口回绝了慕容飘雪,却不想她一句话封死了他的所有退路:“除非你不把我当成是亲人,若是的话,那我现在就搬出去!”

得,这儿要离家出走啊!韩雨无力的摆动着手臂道:“我什么时候说不让你去了?去,都去,你准备一下,带点换洗的衣服,我老妈那个人太热情,你去了,估计三天两天的她不可能让你回来!”

“那咱们什么时候走?”慕容飘雪笑眯眯的问。

“明天,我头有点疼,先回去休息了!”韩雨急忙起身逃离,慕容飘雪起身道:“头疼,不会是着凉了吧?要不,我给你扎上两针吧?”

韩雨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没着凉,是酒劲上来了,雪儿,你准备点冻疮药和一些常备的药物,我老妈每到冬天,手都会冻肿,这回刚好你给她调治调治……”

上了楼,韩雨重重的将自己摔到**,一时间只觉得天旋地转。一来他的确是喝了不少的酒,二来则是因为慕容飘雪这突然的刺激!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未亮韩雨便爬了起来,给谷子文打了个电话,交代了一下社团的事情,然后便下了楼,叫了慕容飘雪,抱起了还在熟睡中的小桐羽,然后下楼上了车。

他开的是楚颜的那款长城炫丽,这么一款四五万的车,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一毛,所以韩雨很是心安理得的将这车占为己有,冲动他这次回家之旅的座驾!

村子里的人可不都是笨蛋,他要是开着悍马回家,不立即穿帮才怪!

车上,慕容飘雪见到韩雨并没有直接出城,而是怪向了城东,不由得惊诧道:“你不是要回家吗?怎么不直接出城?”

“我还得去接楚颜,昨晚忘了告诉你,她也跟我们一起回去!”韩雨轻轻的吐了口气道。

“噢!”慕容飘雪只是答应一声,并没有多少意外。昨天晚上见了韩雨的表情,她就已经隐约猜到了这种可能。她低下头,轻轻的拍打着睡梦中的小桐羽:其实,姐姐也是没有家的!

囧途,嘎嘎,大家上花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