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18章 萧炎的失落

318章 萧炎的失落

路上韩雨便给楚颜打了个电话,等到的时候,这儿丫头已经在广场那里等着了。

见到又多了个人,楚颜不由得愣了一下,不过要么得说人家是大集团的继承人呢,她只是稍稍愣过之后,便笑着伸出了自己白皙的玉手,笑着道:“你好,我是楚颜,你就是慕容飘雪吧?经常听黑衣提起你,想不到你这么漂亮。”

楚颜和慕容飘雪早就见过面了,就在韩雨上一次被梓涵给刺伤,从JN回来的时候,不过两个人并没有说过话,所以楚颜用这种初次见面的方式跟她打招呼,倒也合理。

慕容飘雪温柔的笑笑:“我们已经见过了。你先上去吧,东西我帮你拎。”

“不用了,就几件换洗的衣物。”楚颜砖头对着韩雨道:“这儿里有两瓶好酒是让我送给韩爷爷的,鱼和鸡就放在后面吧?”

韩雨皱眉道:“你怎么还带这么多东西?不是说好了不用带的吗?”

“爷爷非让我带着,那有什么办法?”楚颜轻轻的哼了一声。

“这丫头,还没走呢,就开始说我的坏话?”楚老爷子在楚九的陪伴小走了过来,看了他的小车一眼,笑着道:“给你们家人捎点年货,知道你不愿意弄的太夸张,不然的话我就让人给订几辆车啊什么的送过去了!”

韩雨汗了一下,这要是老爷子说的的确是实话,他没有给他弄几辆凯迪拉克送过去,而是选择了鱼肉这类最常见的东西,已经觉得是很丢脸的事情了。估计老爷子给人家送礼,就从没这么寒碜过!

“有这些东西就够了,”韩雨将东西放在了后备箱中,又陪楚老爷子说了会话,慕容飘雪过来给楚老爷子见礼,老爷子笑着夸了她几句,目光马上就被小桐羽给夺过去了。

“楚爷爷!”小桐羽奶声奶气的声音,让楚老爷子哈哈大笑,一伸手将她饱了起来:“好孩子,再叫一声!”楚老爷子大笑着道。

“楚爷爷,您的胡子真好看,真长!”小桐羽乖巧的把玩着他的胡须,韩雨忙道:“小桐羽,别闹!”

“去,你别闹!怎么着?小丫头你也要带回去啊?我看就留在我这里得了呗!你自己带俩大人回去还不够你烦的啊?”楚老爷子瞪了他一眼,老爷子可是火眼金睛,只是拿眼镜一飘,不说看透了他们几个人心中的那点猫腻吧,也看了个**不离十!

韩雨有些尴尬的嘿嘿一笑,小桐羽出声替她解围道:“不行,楚爷爷,桐羽要跟哥哥回去看爷爷奶奶!等我回来了,再来看你好不好?”

她明明是个小娃娃,却偏偏一副老气横秋的语气。把个老爷子给乐的哈哈大笑,韩雨等人也失笑不已。楚老爷子使劲亲了亲她的脸,这才道:“好,你都这样说了,爷爷还能说什么?别忘了,从老家一回来就来看爷爷,爷爷这里好吃的好玩的东西可多着呢!”

小桐羽答应一声,身子一斜,让慕容飘雪将她接了过去,楚老爷子还依依不舍的捏了捏她的脸:“这小丫头,比颜儿小的时候还可爱!行了,时候也不早了,你们就赶紧走吧!不过,等回来你可要将这丫头给我送回来!”

“哎!”韩雨答应一声,给楚老爷子告别。离了楚家,朝北海县呼啸而去!

这一路无话,楚颜坐在前面,不断的张望着路上的景色。慕容飘雪则靠在后面,看着小桐羽。睡醒了的小家伙,就仿佛个小天使般,不断的问这问那:“哥哥,这儿是什么树?”

“哥哥,外面的那个鸟窝里住的是什么?”

“哥哥,咱们还有多远才到啊……”

……

韩雨不厌其烦的认真回答着她的每一个问题,他喜欢这种感觉,喜欢小桐羽的问话,这儿让他从心里往外的感到轻松,感到放松。车子,飞驰在公路上,等太阳从东方升起的时候,他们已经到北海县了。

而此时,萧炎也到了训练场:“黑衣呢?”

谷子文望了一眼穿着一身红色的运动服,像是一团燃烧着的火焰般的矗立在他面前的丫头,心中暗自轻叹一声,轻笑道:“老大回老家了,你找他有事儿啊?”

“哦,没啥事,就是想让他看看我的血战八方练习的还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突然回老家干什么?”萧炎微微眯着两眼,心中有些失落。

昨天她来的时候,那个坏家伙跟楚家的那个狐狸精一起去买东西了,等晚上的时候才回来,今天,又回老家了?难道他们两个一起回去的?

“老大的大哥要结婚了,他回去看看!”谷子文轻描淡写的道。

“哦,他和那个楚家小姐一起回去的?”萧炎微微眯着眼,貌似无意的问了一句。

谷子文使劲吸了下鼻子,轻声道:“这儿个我还真不知道,要不你打电话问一下他?”

“哦,不用了!”萧炎对他笑了一下,转身就走。

“唉,你不在这儿继续练刀法了?”

“不练了!”萧炎回头笑了一下,等她再转过脸来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不见了。

原本青春的脸上写满了淡淡的哀愁,她心里有一种感觉,黑衣,一定跟那个楚家的小姐一起回去的,一定是的!

她长的漂亮,人也好,而且有背景,黑衣跟她在一起,不仅会幸福,而且在事业上会有极大的帮助。而自己呢?除了会惹祸之外,什么都做不了!我真傻,还以为他会喜欢我呢……

萧炎的眼圈慢慢红了,少女的心中有着一股虽然浅淡,却难以逝去的悲哀!

“华子,你去跟着她看看,别出了什么事儿!”谷子文看着萧炎远去的背影,低声吩咐了一句。

华子答应一声,身子一晃,慢悠悠的跟了上去。谷子文轻叹了口气,有些事情他不好说,也说不好。因为他知道,有些事情是人力难以控制的!

萧炎走在路上,越想心中越悲哀。她看着风中瑟瑟的树枝,看着天空随风而动的云,看着路面上一个个忙碌的身影,一种说不出来的悲伤就这样盘踞了她的心头,一种独属于青春的伤感,悄悄的侵蚀着她粉嫩的心。

在这一刻,萧炎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孤单,终于,她这个小辣椒再也忍不住,流出了一个个晶莹的泪珠。

萧炎使劲用手抹了抹,却怎么也停不住,虽然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哭。

枝条依然光秃秃的,它们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可到了明年,到了春天,它们依然会发芽,会抽出嫩绿的树叶,会找回属于自己的春天!可爱情呢?

爱情不是春天,到了该来的季节就会出现在你面前。它也不是树叶,只要有了养分,有了温度,有了阳光,它就会慢慢成形。爱情这个东西,有的时候只来一次,或许是在春风中,或许是在烈日下,总之,你手指稍微一松,它就溜走了……

自己的爱情便飞走了,就剩下了她一个,像是这空荡荡的枝条,无力的在寒风中颤抖,等待着永远不会到来的春天……

想着想着,萧炎的眼泪便仿佛断了线的泪珠一样骨碌碌滚了下来。在别人的眼中,她就仿佛一团小火焰一般,充满了活力和豪情,就仿佛永远也不知道愁似得。可是这些人往往会忽略掉,她的年龄。

对于一个十**岁的丫头来说,细腻,敏感永远是一个无法跨越的天性!

“吆喝,小妹妹,怎么了?怎么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还流着泪,说说,谁欺负你了,哥哥给你报仇!”就当萧炎正走着的时候,几个人影突然挡在了她的前头。

萧炎向后退了一步,一双冰寒的眸子向上一扬,冷冷的盯着面前这三个小痞子,嘴唇微微一张,吐出了一个字:“滚!”

“吆喝?这儿小丫头还是个小辣椒,哥喜欢!走,陪哥哥唱会歌去,保证你的心情很快就会好起来的!”中间的一个年轻人脖子上套着个狗链子,露出里面张牙舞爪的刺青,一看便不是什么好人。他拉长了声音,用半阴半阳的语气说着话,伸出手来就想去挑萧炎的下巴。

萧炎是谁?马文泉的妹妹,红颜的大姐大!她什么时候被人占过便宜?

“找死!”萧炎低喝一声,凤目一寒,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抬起脚便是狠狠的一踹。

毒龙脚!

马文泉亲传的腿法,中招者是疼的原地跳几圈,还是成为太监或者半拉全活人,全凭施展此招人的的心情决定!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年轻人很不幸,真的,因为他遇到了萧炎很不开心的时候。这儿一脚踹的又快又狠,几乎是用上了全力。那小子呜嚎一声,眼珠子几乎都要从眼眶中掉出来了,脸色煞白,嘴唇哆嗦了两下,这才发出一声凄厉的不似人腔的狼嚎:“啊呦……”

“疼,疼死了老子了,这小**敢他妈的下黑手,上,上啊……”

嗯,呼叫一下鲜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