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21章 这极品的亲戚一

321章 这极品的亲戚 一

韩雨挑眉干笑道:“什么哪儿的?她们都是Z国的,您看不出来啊?”

“我揍你小子,成天没个正行!”韩爷爷气的胡子一斗,抬脚欲踢,韩雨忙作势躲闪,老爷子将脚放下,压低声音道:“我是问你,她们跟你是什么关系?”

“朋友!”韩雨忙道。

“什么朋友?”

“嗯,就是那种,那种……普通朋友!”

把个韩爷爷给气的,普通朋友你那个半天干什么?“我是问你,她们哪个是你的女朋友?”

“哎呦,我的爷爷哎,咱们今天不是给我哥去日子嘛?您老怎么老想着朝我身上安啊?我要是带女朋友回家,能不提前给您和奶奶打个招呼啊?”

“你小子少说好听的,要不是你女朋友,你能将她们带家里来?”韩爷爷压根就不信韩雨的说辞,在他看来这年轻男女朋友还见家长的,就是那关系,绝对没跑!要不然,人家女孩子能跟着你回来?

不过这臭小子不朝家里带也就罢了,如今一带就是俩,这让街坊四邻的看见,像什么样子?

那边慕容飘雪和楚颜在房间里陪着韩雨的母亲说话,小桐羽被韩奶奶带去了里间找糖吃,韩雨的父亲便趁机走了出来。

他走到院子里,韩雨见父亲穿着一件青色的粗布褂子,头上带了个青色的带长沿的单帽,粗糙的仿佛树根一样的大手,相互握住一起轻轻搓了两下,回头看着屋里道:“你这两个朋友都喜欢吃什么?我让你妈去饭店要点去!”

“今天您和我妈都不干活吧?”韩雨问了一声。

韩雨的父亲不解的问道:“啊,不干啊,怎么了?”

“那就包点饺子吃吧,嗯,我来的时候拿了点荠菜,咱们就包荠菜鸡蛋的饺子吃!”韩雨笑着道。

“行!回头我就给你妈说,我去看看你哥……”说着,他起身向外走,没走几步就又走了回来:“这外面的车是谁的?”

“里面那位的!哦对了,我哥去日子的车找好了吗?”韩雨问了一句。

“啊,问你小姑用她家的昌河,说是要来的,不过到现在还没到!”他们这边家乡的规矩,中午十一点前必须到女方去,若是迟到了便会被当成是对女方极大的不尊重!

“刚才车是你开来的?”

韩雨一下便明白了父亲的意思,他笑道:“要是我姑有事来不了,那就别让他们来了,等会我开车跟我哥一块去!”

“那也行,你去给你的朋友说一声,咱用下车……”

“不就用个车吗?不用说……”

“哎呦,买车了?谁的?”正说着话,外面走进来一个年轻人。比韩雨还高上一头,脑袋又大又圆,身子又粗又壮,一对肿大的蛤蟆眼,嘴唇厚厚的。他看上去年纪不大,二十三四岁的样子,穿着一件低领的西服,鼓鼓囊囊的裹着他的身体,那真是没有一处不丰满,没有一处不柔软!

最为耀眼的是他脖子里一根手指头粗细的金链子,明晃晃的,很是吸引人眼球。他左边手里拎着一箱牛奶,右手夹着一根香烟走了进来。

一见到他,韩雨的眉头便不由得皱了一下。韩雨还有两个姑姑,大姑嫁给了本村的一个姓刘的,家里挺有钱,是他们村最早一批住上二层小楼的人。后来,又包养了大片的山林,租赁了数百亩的土地发了财。

因为有钱,所以平时不怎么跟他们家来往,说白了就是看不起他们。而眼前这个年轻人,真是他大姑的儿子,韩雨的表哥,刘阳!

“哎呦,雨回来了?怎么见了我也不叫声哥哥啊?外面那车不会是你开来的吧?跟谁借的?你说你回来,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咱们自己家又不是没车,我的借给你开开不就行了吗?”刘阳一见到他,立即嘴皮子不停的喷了起来。

韩雨两眼轻轻一眯,笑眯眯的道:“表哥的车,我哪开的起啊?那车也不是我的,是我一朋友的!您今天怎么有空来了?”

“啊,这不是听说老大要去日子,准备结婚吗?我带我妈过来看看,想不到你也回来了!哎,对了,你怎么回来了?”

“我复员了!”韩雨淡淡的道。

“复员了?”刘阳夸张的大叫一声,摇头道:“啧啧,当时我姥爷还说你这兵当的多好多好呢,我说什么来着,我说什么来着?不如不去当这个兵吧?你浪费好几年的时间,有什么用?”

“什么,小雨,你复员了?”韩雨的父亲身子微微一颤,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韩雨笑了一下:“啊,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吧,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韩雨的父亲被他这无所谓的态度给激怒了,臭小子,倒现在还笑,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也不给家里人说一声?

“你嚷嚷什么?让那两位姑娘听就见了,不让人笑话?”韩雨的爷爷发话了:“他早就复员了,从上一次回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行了,这事回头再说,你先去看看老大……”

韩雨的父亲叹息一声,扭头就走。

韩雨的爷爷这才转向刘阳,问:“你妈呢?”

“哦,我妈刚才在路上下了车,跟人说话呢!”

韩雨的爷爷心中暗自叹息一声,自己的这个女儿什么都好,能干,能抓持家,老刘家能有今天,她要有一半的功劳。可就是这个性子,太精明了,凡事都算计的厉害,又爱显摆,弄的家里的人都不怎么喜她!

刘阳牛逼哄哄的对着韩雨道:“怎么着,小雨,你现在干什么呢?要是没有合适的工作,便去我那吧。虽说我那个厂子不大,可怎么说也是咱们自己的不是?就是,嗯,暂时没什么好的职位,不过我给你安排一下,你去门卫吧。这玩意不需要什么学历,只要有点力气就行!”

“毕竟你也当过两年兵,这活应该算顺手吧?这样,我开别人都是一千,你去了我给你开一千二,怎么样?你什么时候去上班,给我个话,我好给你安排!”

“谢谢了,表哥,刘大表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工作的事情就不麻烦你了!”韩雨被他气乐了,他很想知道,如果他这个大表哥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之后,又会是怎么样一副表情?

“切,我给你说,现在的工作不好找,你说你又没学历,又没能力,你能干什么……”刘阳还想再说说什么,韩雨却摆了摆手,出去了。

“姥爷,你得说雨一声了,老是这么倔那怎么能行?你看我好心给他安排个工作,他这态度……”

韩雨的爷爷看了自己的大外孙子一眼,轻声道:“你啊我看能管好你自己就不错了,别有两个小钱就整天烧的不知道姓什么好了,这北关村的能蛋还数不着你呢!”

刘阳闻言不由得哼了一声,以前其子就压他一头,他本以为自己办了厂子,这北关村年轻一辈中应该数他最出息,最有本事了吧?可不曾想,那个其子竟然也办了厂子,而且无论是规模还是效益,都比他大的多!

“哼,那个张其有什么了不起的?谁知道他的钱是偷的还是抢的?”

“你小子可别胡说!”韩爷爷瞪他一眼,不满道:“其子至少有钱了没忘了乡亲们,他们回来办厂子,带领大家伙致富。他给村里人的工资是别的厂子的一倍,你行吗?我告诉你,你小子以后要是还想回来看看不被村里的老少爷们给打出去的话,就管好你那张嘴。”

“至于小雨工作的事情就让他自己做决定吧,儿大不由爷,我管不了,你也少操那份心!行了,你也刚来,进去喝口水歇歇脚去吧!”

“我就不进去了,房间太矮了,我站着都觉得憋……”刘阳被骂了个狗血喷头,心情不爽,随手将牛奶一丢就想出去抽根烟,忽然听见房中传来了银铃似得笑声。他禁不住眼睛一亮:“啊,这家里还有别人?”

“哦,是小雨的两个朋友!你等会可别胡乱说话……”

话还没说完,刘阳已经提着那箱牛奶朝屋里去了。韩家的屋是那种两个斜面一个屋脊的那种瓦房,这样的房间北方到处都是,冬暖夏凉。

刘阳本来就是想看看自己的表弟带来的是什么人而已,可是这一看之下,却让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今天的楚颜,穿了一件白色的羽绒服,下面穿着一条牛仔裤,马靴,一头淡黄色的波浪发斜斜的披在脑后,刘阳进来的时候,她正在笑着和韩雨的母亲聊天。见到有人进来,她有些意外的的瞪圆了眼镜,嘴巴微微一张,成熟中有带着几分可爱,充满了诱惑。

而在她旁边,则是慕容飘雪。她穿着一件淡蓝色的大衣,脚下穿着一条休闲裤,如果说楚颜是一朵充满了芳香的冬雪寒梅,那慕容飘雪整个人就像是一朵蓝莲花一般,婉约自然。

极品,俩极品!小雨这小子,从哪儿骗了这俩妞?刘阳盯着楚颜两人,目光渐渐炙热而灼人!

“刘阳,你怎么来了?”韩雨的母亲上前一步,身子不动声色的挡住了刘阳的视线。

刘阳目光一晃,立即回过神来,他第一次用无比热诚的语气喊了句:“舅妈,阿文不是要去日子结婚吗?我特意回来看看家里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这两位是……”

“啊,她们都是小雨的朋友!”韩雨的母亲随口道:“你坐吧!”

刘阳直接无视她最后的那句话,堆起满脸无耻的笑容,伸出了手道:“想不到小雨眼光这么好,竟然带回来两位美女,臭小子也不说给我介绍一下!哎,你们好,我叫刘阳!是小雨的表哥!”

说着,他伸出了自己的咸猪手!

“你是阿雨的表哥啊?我们是他朋友!”楚颜微微一笑,直接无视他那只手。

刘阳脸皮很厚,面对楚颜不动声色的拒绝,他只是笑了一下,从兜里掏出自己的名片递了过去:“我自己开了个小厂,混口饭吃。刚才我还给小雨说,让他去我那里给我帮忙呢!这是我的名片,您两位有什么事儿的话,尽管给我打电话!”

明明是在恬不知耻的夸耀自己,却偏偏装出了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

楚颜和慕容飘雪两人对视一眼,楚颜嘴角一勾:哎,你听见了吗?他要黑衣去给他帮忙?

慕容飘雪的眼睛一弯,眼神微微一扬,转向一边:哼,他也不撒泡尿照照,就凭他,也配?

两人几乎同时露出了好笑的嘲弄笑容,楚颜伸出两根白皙娇嫩的仿佛象牙雕刻而成的手指夹住了名片的一角,收回来歪着头看了一眼:“雪儿,这个我可能用不到,要不你拿着?”

慕容飘雪接过来看也不看:“这个我也用不到,哎呀,桐羽怎么流鼻涕了?”

她走到刚从里间走出来的桐羽面前,拿起名片帮她在鼻子上刮了一下,顺手丢进了垃圾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