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22章 这极品的亲戚二

322章 这极品的亲戚 二

刘阳原本还傻呵呵的在那傻乐呢,一见到慕容飘雪的举动,脸色当即就变了。名片是什么?是他的脸面,是他成功的标志,是他的骄傲和自信的源泉!现在倒好,他的脸,他的成功,他的骄傲和自信竟然被人给随手丢在了垃圾筐里。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呢,楚颜突然大叫一声:“哎呦,你还没给她擦干净呢!刘先生,您的名片还有吗?”

“啊,有啊……”刘阳下意识的从兜里掏了出来。每次回来他都会随身携带上十几张,以便回到村子里好散发散发。

“颜儿啊,我给你找点卫生纸去吧?”韩雨的奶奶急忙道。

“啊不用了,我看这个大小挺合适的!”楚颜一把从刘阳的手里抢过几张名片,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小桐羽面前,给她拧起了鼻子。

“楚姐姐,这个太硬了,扎的我鼻子疼……”小桐羽忍不住抗议了起来,她的小鼻子都被刮红了!

“哎呀,看我太不小心了,光看着这东西大小合适,不用擦鼻子,却忘了这东西太硬了!算了,咱们还是用卫生纸吧!”这回楚颜将手里能用过的,没用的名片全都给丢在了垃圾桶里,顺手接过韩奶奶递出来的卫生纸:“哎,这回不疼了吧?”

小桐羽连连点头,后面刘阳看了,气的那是吹胡子瞪眼啊!感情我的名片在你们的眼里,还不如卫生纸?

不过,不得不说刘阳的脸皮功力,的确有些超出两女的想象。本来她们以为这要是别人受了这样的侮辱,还不直接转身走了?

可刘阳却没有,他只是深吸了口气,便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似得,重新坐了回去。摸出烟点着深深的吸了两口,说话了。

“姥姥,您的身体怎么样?我可是好久都没来了!”刘阳嘴角一勾,转向韩奶奶打起了亲情牌。

那边韩雨的母亲将楚颜和慕容飘雪的举动看在眼里,心中暗自摇头,这俩丫头这么做有些太莽撞了,怎么说刘阳也都是韩雨的表哥,也是一个挺有本事的人,这以后韩雨说不定还能用的上他呢!她们这么一来,不给得罪了吗?

这要是万一她们中有一个跟小雨成了,那以后这亲戚还怎么做?

韩雨的母亲端过来一杯茶,递给刘阳:“你姥姥的身体还行,就是成天想着抱重孙子。”

“那着什么急啊?现在天哥不是要结婚了吗?婚期定在哪儿天啊,婚房什么的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本来其子那边说是要拆咱们的房子,建厂房的……”

“他敢!还反了他了,”刘阳早就听说了这件事情,知道已经解决了,此时自然乐的卖弄一下爷们气概:“我天哥的房子他们也敢动?他也不打听打听,我是干什么的!不行,舅妈,这事您怎么不早给我说呢?我这就找他去,我天哥没有房子,那能结婚吗?不说别人,便是我也不能答应啊!”

说着话,刘阳腾的一下跳了起来,满脸慷慨的道!

“行了,行了,你找谁去啊,这事情都解决了。当时小雨刚好在场,那村主任的房子没拆成,连那几个拆迁的都被小雨给揍趴下了!后来其子还送来了补偿款,村里给我们新规划了宅基地,一切都解决了。”韩奶奶低声呵斥道。

“阿雨当时还打人了?奶奶,您给我讲讲他是怎么打的,给我讲讲!”楚颜抱着韩雨奶奶的胳膊,甜笑着道。

“讲讲?那咱们去院子里,晒晒太阳,我一边剥蒜一边给你讲。”韩雨的奶奶笑呵呵的道。老实说她一见到楚颜就喜欢上这丫头了,聪明,活泼,漂亮,更重要的是对她的态度好。很难想象如此一个年轻漂亮看上去又那么有教养的丫头,会毫不嫌弃的抱着她的胳膊叫她奶奶!

“我给您帮忙!”楚颜急忙道。

“唉,你这小手干干净净的,怎么能干那个类?我剥就行了……”

“没事,我呀就给您当个小兵,打个下手!”说着,娘俩走了出去。

那边慕容飘雪也带着小桐羽,跟了出去。

“咳咳,舅妈,不知道这位姑娘叫什么名字?在哪儿里工作啊?”刘阳也不傻,他看出了楚颜两人对他的态度都不咋滴,所以转而开始从韩雨的母亲身上着手。

“我不知道,她也是第一次来家里,我怎么知道?你自己问啊!”韩雨的母亲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

在她的眼中,这两位那都是她儿媳妇的备选人,自然不愿意在被别人染指。

刘阳却是充分的发挥脸皮厚吃不够,脸皮薄落不着的精神,嘿嘿一笑,低声道:“舅妈,我知道您在担心什么,就算她们中有一个是我表弟的女朋友,可总还得有一个不是吧?你把那个介绍给我得了呗!我这个做外甥的早点结婚,您不也早点喝喜酒吗?”

“你说的倒也是这么个理,不过,她们也是第一次来,我都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情况呢,我怎么给你介绍?”韩雨的母亲转身去弄别的东西。

这个时候,韩雨回来了。

“妈,我哥把烟买回来了!”韩雨一进门便大声道:“这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走了啊!”

“哎,”韩雨的母亲从房子中走了出来:“那东西都全了吧,看看,都放后面车子里去!”

“小雨,要不你开我的车去吧,怎么说我的马自达比那辆小炫丽要强多了!”刘阳忽然走了出来,笑眯眯的道。

“表哥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怕开小鬼子的车上路,会遇到冤魂啊!”

“小这孩子,大清早的不会说点好的啊,什么冤啊,魂的,快呸两声!”韩奶奶发飙了。

韩雨急忙呸呸两下,把个楚颜在那里乐的直弯下腰。她凑到韩奶奶的耳朵边上道:“奶奶,您真厉害,也就您能收拾的了他,我还从来没见他像现在这样呢!”

“那是,我告诉你,以后啊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就直接告诉我,我收拾他!”韩奶奶对她低声笑了笑。

楚颜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不过小丫头却并没有躲闪,而是微不可查的点了下头。

韩奶奶怎么说也是活了六七十岁的人了,哪还能从楚颜的这个动作里的,读不出她到底在想什么?她顿时便心领神会,笑的越发开心起来。

在韩雨的介绍下,楚颜和慕容飘雪都过来跟韩天见礼,说话。从来的时候她们一路上就听韩雨说过韩天好几回,知道他很是尊重自己的这位哥哥,所以她们也不敢怠慢。

韩天是个老实人,更是个普通人,只说了两句话,黝黑的面庞便更黑了。把个慕容飘雪和楚颜看的心中暗自纳闷不已,这可真是龙生九子,个个不同。

他这样老实的一个人,韩家这样老实的一个家庭,可偏偏生出了一个遮天的老大,虽说他不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人物吧,可如今也算是天水市乃至整个SD锋头最健的后起之秀!一个踏着累累尸骨走过来的暗黑君主!

旁边的刘阳看着连韩天这么一个木头人都比自己受欢迎,心中很不是滋味。不过这货到底不是人类,他颠颠的凑了过来,笑着道:“小雨,要我说你可太厚此薄彼了,我来的时候你也不说给我介绍一下,老大一来你看看,怎么说咱们也是哥俩吧?”

“行了,你身边那么多的红颜知己,还用的着我给你介绍了?雪儿,你帮我将那个东西递过来!”韩雨笑了一下,直接将他无视,然后开始朝车上搬东西。

雪儿,他叫这丫头雪儿?那意思是他跟这丫头比较亲,也就是说,边上这个跟他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了?

刘阳眼睛亮了亮,目光微微从楚颜的身上扫过。

这是越看越合他的心意,越看越心痒痒。太好了,现在看起来这个丫头比那个雪儿要有气质的多了,回头得给舅妈说说,大不了给她们点钱,韩天才刚刚结婚,肯定需要钱用……

正想着,冷不丁的听到韩雨又来了一句:“颜儿,你将这个拿下去吧!”

颜儿?刘阳抓狂了,好你个韩雨啊,你这是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你也太不厚道了,这样的两个极品,你也敢一个人吞,你就不怕噎着?刘阳咬牙切齿的望着韩雨,恨不得能上前与之拼命。

看着两女顺从的按照韩雨的指挥上前帮忙,他禁不住微微一愕,表弟他,不会是大小通吃了吧?

韩雨可不知道他心中转动着龌龊的想法,此时他正和大哥他们一起朝车上搁着东西!他们这边定亲需要送六样彩礼,分别是鸡,鱼,肉,粉丝,山药和锅饼!当然,去日子又不一样,放上艾草,筷子,红手巾包着的彩礼,当然了,最重要的是日子……

按照老家的习俗,结婚之前是要找个半仙,找了两人的生辰八字,照着老黄历查一下日期的,等定下来之后,用一张红纸将相关的注意事项抄下来,这便是日子,由男方送到女方家里,算做一个参考!

虽说这里面有迷信的成分,但是结婚乃是人生大事,图的就是个喜庆,热闹,韩雨当然不会煞笔到跳出来当这个卫道士。

可是他不当,却不代表有人不当!

“要我说,还去什么日子呢?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咱们就按照西方的那一套办就行,找个教堂,弄个神父,圣经什么的,事后再去酒店,直接结婚了不就行了吗?干净,利索还又时尚!”刘阳在旁边看着韩雨朝车上搬着东西,撇嘴儿道。

“行了,你大清早的的波的波什么呢?就你能了是吧?”韩爷爷忍不住骂了他一句。老人最忌讳的就是在清晨,有人说那不着调的话,尤其是在要去办事的时候!要不韩雨怎么赶紧呸了呢?那就是在去晦气!

“您这都是老思想,老黄历了,现在的女孩子都追求浪漫的爱情,时尚的婚姻!不信,你问颜儿,是吧颜儿?”刘阳腆着脸对楚颜笑了笑。

楚颜的目光微微一沉,她笑着道:“表哥,嗯,既然阿雨这么叫我也就跟着这样称呼了,首先,不要叫我颜儿,你要么叫我楚小姐,要么直接叫我的名字,楚颜,第二,我相爱那个问一下表哥,您属什么的额?”

“属,属牛……”

“这不就是了,既然您没说自己是什么星座的,至少就说明您更喜欢也更适合咱们老祖宗传来的那一套!你说的那个什么西式的浪漫爱情,流行婚姻,他们简单的近乎简陋的流程,是因为缺少一个文化内涵和底蕴造成的。

实际上,在他们的王室,就连马车,马夫甚至是走的道路全部都是有规定的,而不是像您说的那样去教堂找个神父,圣经的就能解决了!”

楚颜是谁?那可是留过学,当过集团总裁的楚家大小姐,她只是随口那么一翻篇,便将刘阳驳了个哑口无言!

韩雨的母亲微微皱了下眉头,她从心里不太希望自己的儿子找一个强势的媳妇,虽然她或许很有能力,可这样对于自己儿子在家庭中的地位会有很大的影响,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还要受自己媳妇的气!

韩妈妈扭过头,看了一直默默的微笑着矗立在旁边的慕容飘雪,暗自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