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24 -325章男人如剑

324 325章 男人如剑

“哪儿个小兔崽子在那里放屁呢?给我滚进来!”韩雨的姑姑,韩英眉头一挑,瞪眼就骂!

“刚刚您还叫我一声张总,怎么一转眼就变成小兔崽子了?”其子笑眯眯的走了进来。

“啊,是,是其子啊?你怎么来了?”韩英有些尴尬的愣了一下,急忙站起身来,脸上也迅速的换了一下表情,起来的时候使劲扯了一下刘阳,见他还坐在那里,立即在他脚上狠狠的踩了一下,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刘阳这才不清不愿的站了起来,韩英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嘴里却柔声对其子笑道:“你看,小阳,这儿不是你其子哥吗?小的时候你们经常一块玩的,这儿大了就多少有些生分了!”

“其子,这就是小阳,你们从小玩到大的,那个,你现在是大老板了,以后可不能只顾着自己发财,忘了我们家小阳!”

自己的儿子开的是马自达,可人家其子开的却是奔驰,而且是最好的那款,这儿是什么?差距!

听说其子现在也不过是给一个神秘的老板打工,如果自己的儿子能够结识他后面的老板,那……

就算不结识他后面的老板,那要让其子提拔一下,他们家也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啊!尤其是现在他们新开的养牛厂,跟他的炼油厂有很大的合作空间,比如,炼油废弃的豆渣,花生残渣,果壳等,这儿些对于她们喂养的那些畜生来说,都是很好的养料!

所以韩英一见到其子,脸上就笑的跟朵花似地,那是相当的灿烂。

“其子来了?快坐吧!”韩雨的母亲也热诚的招呼。在她和村里的人看来,其子为人很是随和,别看人家现在是大老板了,如今村子里百分之百十的人全都在他的厂子里打工,可是,他却从来不拿什么架子。

甚至不让村里的人叫他张总,说是生分。所以,大家伙还是其子其子的叫着,他也笑呵呵的应着。

现如今,其子在村里的威望已经是一时无两,村里人都说下一次选村主任的时候一定要选他。甚至,附近村里的人都想着请他过去,带领大家伙一起致富,他俨然已经成为了北关村人的骄傲。

“婶子,天哥和小雨都走了?”其子嘿嘿一笑,他没有穿的西装革履的,只是一件灰色的风衣,一条牛仔裤,脚下甚至蹬着一双村里年轻人常穿的运动鞋,显得干练而亲切。这也是村里人不疏远他的原因之一,他们觉得其子一直保持着很是纯朴的本色。

“啊,这不是小天去日子吗,他们就去的早了些!”韩雨的母亲笑了笑:“你,找他们有事儿啊?”

“噢,也没什么事!我就是来,来找雪儿……”其子稍微有些尴尬的摸了一下鼻子。

“啊,你找我?”慕容飘雪的脸微微有些红,她看了韩雨的母亲一眼,没想到其子竟然追到韩家来了:“你找我干什么?”

其子既然将目的说出来了,整个人反倒轻松了许多,他从容道:“他说你不是第一次来我们村吗?刚刚小雨让我领你四处逛逛,我这不就过来了,那个婶子,这个不妨碍吧?”

韩雨的母亲还没等开口,韩英已经笑着道:“不妨碍,不妨碍,不就是出去转转吗,你们小年轻的一起去看看刚好!”

“妈……”刘阳一听顿时拉长了声音喊了一句。

“妈什么妈?”韩英瞪了他一眼,随即目光朝楚颜那里瞟了瞟,那意思是说,走了一个不还给你留着一个的吗?

“那我也去吧,刚好我还从来没这么近距离的参观过炼油厂呢,不如我们到你的厂子去好好观摩一下!不知道张总方便不?”楚颜也笑着站了起来,她可不想一个人应付韩雨的大姑。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其子微笑着道。这可不是单纯的客套话,他知道楚颜的身份,更明白要不是韩雨,楚大小姐别说跟他一起随处转转了,就是见了他也不会正眼瞧他一下。

慕容飘雪见到楚颜也去,心里稍微松了口气。她们对着韩雨的母亲说了几句话,答应中午的时候回来一起包饺子,便要朝外走。

本以为这回耳朵根子可以轻松一下了,却不想韩雨的大姑韩英突然来了一句:“那个,要不让小阳也跟着去看看吧,你们年轻人多在一起说说话,聊聊天。”

嘴里是商议的语气,可是没等其子等人表态,韩英已经笑着对刘阳道:“小阳,你多跟着其子学学,看看人家张总是怎么说话办事的……”

其子跟韩家就在一个村里住,哪有不了解韩英和他儿子是什么人的?他知道韩英若是见了慕容飘雪和楚颜,那定然会兴起讨儿媳妇的主意,所以急惶惶的过来护驾。在他看来也就慕容飘雪有些危险,楚颜,那是韩雨的女朋友,他韩英再怎么着也不能将自己的侄媳妇抢来给自己的儿子做老婆的,而且楚家大小姐也不是个能吃亏的主儿!

所以他才想带走慕容飘雪,可没想到楚颜竟然也被韩英给吓着了,竟然要跟他一起去,更让他没想到的是,韩英竟然如此冠冕堂皇的将自己的儿子也给推了过来。

其子虽然百般的不情愿,可也只得答应下来。不管怎么说这都是韩雨的姑姑和表兄弟,比他还亲着一层呢,他若把这娘俩得罪了,谁知道老大会不会点他的天灯?

刘阳也老大的不情愿,本来他一个挑俩的,现在突然蹦出来这么一个给他抢食的,而起无论是实力还是,实力,他都比不上人家,眼瞅着的牛逼不能吹了,他能高兴吗?

“奶奶,小桐羽……”到门口的时候,慕容飘雪看了小丫头一眼。

小桐羽眼珠子一转,古灵精怪的道:“我在这儿里陪奶奶,姐姐去吧!”

“哎,乖孙女!”一句话让喊奶奶脸上的皱纹都笑成了一朵花般……

慕容飘雪和楚颜对视一眼,有些无奈的笑笑。几个人朝巷子口走去,等到拐角的时候,后面还能听到韩英那激昂的声音:“小阳,跟其子多学学啊……”

一离开了韩家人的视线,慕容飘雪脚步便加快几步,向前走去。

楚颜走过其子身边的时候,不动声色的点拨道:“你放心,黑咳咳,是个讲道理的人,你尽管放开手脚就是,怎么说你也是个堂堂的张总!”

其子忙点头答应,心中却苦笑道:你说的倒容易,那你怎么不做?只不过这话他只能在心里想想,他得罪不起刘阳娘俩,可更得罪不起这个很有可能会成为他们大嫂的楚家大小姐!

见到楚颜走到了前面,刘阳稍稍扯了其子的袖子一下:“唉,其,其子哥,你认识她们啊?”

“嗯,以前见过!怎么,你对她们还有想法?”其子睨了他一眼。

刘阳被他这种眼神看的很是不爽,不过碍于他的身份,他哼了一声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就算是对她们有什么想法,也不犯法啊!”

“得了吧你,还君子呢?”其子倒是没想到这个家伙如此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爽道:“你也不看看自己这身材,你君子的起来吗?”

刘阳顿时脸一红,争辩道:“我这身材怎么了?我又不胖……”

“是,你这不是胖,你就是瘦的不明显!”其子白他一眼,随即压低声音道:“小阳,咱们小的时候没少在一起甩泥巴,打瓦块吧?”

“恩!”刘阳愣了一下,不明白他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不过其子那时候便是他们这些人中的头倒是真的。

“那我说你一句,你可别生气!”其子淡淡的道:“你呀,有的时候真得多看看书,多学点东西,知识这东西就像是内裤,虽然看不见,但实际上很他妈的重要!你想,你若是不穿内裤便出来,这就容易暴漏短处!所以啊,前面这两位,我奉劝你一句,白想了,啊。”

“为什么?”刘阳不满了:“老妈说了,女人如衣服,只要有钱……”

“女人是如衣服!”其子打断了他的话:“但她们却是你穿不起的牌子,更是钱买不来的牌子!你若是不想以后捏着兰花指到泰国混饭吃,就听我的!”说完,不等刘阳反应过来,便忙凑到了慕容飘雪的旁边,低声说起话来。至于楚颜,他压根都不敢拿眼睛胡乱瞄人家。

刘阳眉头微微皱起,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两个丫头还有什么不一般的身份?这么一想,他突然发现这俩丫头的确跟他平时见过的那些女人不一样。

恩,怎么说呢,她们的神情,她们的微笑,虽然并不一样,却分外的神似,全都从里到外的透着那么一股子自信和淡然,仿佛浑然没有把他,甚至是旁边的其子放在心上似得。

这儿绝不是做作,而是一种自然的流露。用酸点的话说,这儿是气势,一种非同一般人的气势!刘阳轻轻的瞄了其子一眼,他虽然爱现,却毕竟不是个傻子,心中一有了判断,刚刚想要嘚啵几句的话便又悄悄吞了回去,脚步轻轻的跟在了后头。

算了,在摸清她们的底细前,自己还是先克制着点吧。先跟其子达成了合作的意向再说……

就当其子几个人朝着村一头的炼油厂而去的时候,韩雨他们也已经到了韩天他老丈人家。嗯,准确的说是他们在还离着他们老丈人家有着几道巷子的时候,就被人给拦上了。韩天他老丈人的家距离北关村也就六七里路,平时骑着摩托车有五六分钟就到了,并不算太远。

韩天刚刚在车上的时候,给他的未婚妻也就是韩雨的嫂子挂了个电话,可眼瞅着就到了,旁边的一个巷子里突然窜出个年轻人。

只见他那炮轰的脑袋上梳着道雷劈的缝,将几根毛染成了黄色,傲立街上,单手一指,厉声道:“停车!”

“不好,是阿龙,我那小舅子!”韩天的脸色微微一变。

韩雨一听笑了:“刚好,我正想找他呢!”韩雨说着,猛的挂档,加油门,车子不停反而一个加速,对着那个年轻人撞了过去。

韩雨了解自己的大哥,老实,敦厚,任劳任怨。即便是被人给欺负了,一般也绝不还手,更别说这人还是他的小舅子了。

可韩雨却不管那套,他只认一点,谁让他的大哥过不好生活,他就让谁永远也享受不了生活!

阿龙出来挡车,其实他也没什么别的想法,就是想从自己的便宜姐夫那里弄点钱花花而已,可没想到,车子竟然直接撞了过来。

原本他还硬挺着,以为对方绝不敢撞他,可等他发现车子没有一点要停的意思之后,这才吓的脸色煞白,扭身就想走,可这时候他却突然发现,他走不动了。

他的双腿就仿佛再也不属于他了似地,他使了半天的劲,那两只脚都仿佛是生了根似地,牢牢的立在那里,动也不动!

“啊!”他惊叫一声,噗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儿个时候车子也嘎吱一声停了!

黝黑的车身,就停在了他的膝盖上,他的两脚,已经伸进了车底!如果,他没有摔倒的话,如果车子没有停的话,那此时,他已经跟死神接吻了!

阿龙颤颤巍巍的从车子底下爬了起来,深深的喘了两口气才大声骂道:“姓韩的,你个王八蛋,你想撞死我啊?这亲家还没成,你想跟我做仇家是不是?”

韩天也被吓的快说不出话来了,直到阿龙活蹦乱跳的站了起来,他那几乎蹦到了嗓子眼的心才重新落了回去。

他想下车,却被韩雨给制住了:“大哥,我下去吧!”

说着他打开车门,笑眯眯的道:“哎呀,真是对不起,刚才我没有看清楚,撞上去没有啊?”

“怎么着,你还嫌没撞着怎么着?”阿龙火了,他向上一挽袖子,露出了里面的文青:“韩天呢,你叫他下来!”

“是我撞的你,有什么话你直接给我说吧!”韩雨点上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才道。

“你又是什么东西?”阿龙眉头一挑,恶狠狠的道。

“我跟你不一样,我是人!”韩雨笑眯眯的弹了弹烟灰,淡淡的道。

阿龙愣了一下:“你他妈的敢骂我不是人?”

韩雨将烟塞进嘴里:“骂你还是轻的,若是你敢动手的话,我还敢揍你,你信不信?”

“我信,我信你妈!”阿龙火了,他在自己的姐夫面前那一向是牛逼的很,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奚落?他骂了一声,舞动着拳头就朝韩雨砸了过来。

韩雨一把握住了他的拳头,五指暗自用力,阿龙疼的脸上的肌肉一颤,没等他叫出声来,韩雨已经一脚踹在了他的小腹。

阿龙蹬蹬蹬连退五六步,然后又坐到了地上,摔了个结结实实的屁股墩!

韩雨将烟夹在手里,笑眯眯的道:“如果你就这两下子的话,那你可就要为你刚才的无知而后悔了,你个小王八蛋!”

阿龙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气的脸色都变了。他想要上前,可他毕竟也是打过几架的人,一见韩雨轻描淡写的便将他揍倒在地,便知道自己不是对手。

可这么低头就走,他不甘心,也丢不起那人啊!更何况他竟然骂我是小,小王八蛋?

阿龙左右环顾,想找个比较有威慑性的家伙,可地上光秃秃的,就一个没有拳头大的砖头和一根拇指粗细,只能当一截双截棍用的树枝,除此之外,竟然光溜的就像是秃子的头顶一样!

就在他进退两难的时候,旁边的巷子里忽然响起了嘹亮的声音:“用废旧手机,换刀换盆,用废旧手机,换刀换盆!”

这儿是他们村里常来的一个做小生意的,平时就弄个大喇叭,弄辆三轮车里面放上菜刀,不锈钢的盆子,谁家里有废弃不用的手机便可以找他换上一件。

阿龙一听两眼顿时一亮,他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去,随手将自己的手机掏了出来,朝那人怀里一丢,大声道:“给我换把菜刀!”

那人拿过来一看,好的?有些不解道:“这个手机好好的,你不用了?”

“你管我那么多干嘛?我乐意换把菜刀,你给我挑一把,要能杀人的……”阿龙不耐烦的回了一句,眼睛还斜斜的盯着韩雨。

“啊?”那个小贩被吓了一跳,阿龙一把将他拨弄到一边:“啊什么啊?老子找你换把菜刀你就换,你管我换了干什么呢?”

说着,自己找了一把还算锋利的握在手里,做了一个劈砍的架势,这才大步流星的朝韩雨走来。

“孙子,你不是牛吗?有种你别跑!”阿龙一刀在手,顿时变的豪气干云。

韩雨失笑着摇了摇头:“人家拿刀那是真敢杀人,你拿刀,估计连鸡都杀不死!”

“我草你吗,找死!”阿龙气的眼睛一红,挥舞着刀便冲了过来。那边韩天可吓坏了,他一脚踹开车门:“小雨,住手……”

晚了!

韩雨正想着给这个阿龙一个深刻的教训而找不到理由呢,此时见他动上了刀,哪儿还有不把握住机会的道理?他身子一动,快速的迎了上去。

唰!

阿龙一刀朝韩雨劈了过来,不过这小子显然是没有胆子杀人的,他在挥刀之前,悄悄的转了一下,变成了刀背向着韩雨,刀刃朝上!

韩雨乐了,身手握住了他握刀的手,微一用力,摁着他的胳膊让他自己把刀放到了自己的脖子上,头向前一低,嘴里的香烟几乎都要撞到阿龙的眼睛了,吓的这小子左躲右闪,大冷的天汗一下就冒了出来。

韩雨眯着两眼,充满了杀气的道:“你信不信,现在只要我的手一抖,血,便会立即喷射出去,然后,只要五分钟,你便像那被割了喉咙的鸡一样,变成一具没有一点温度的尸体!”

阿龙看了韩雨的眼睛一下,整个人就仿佛被人用拳头狠狠的砸了一下似地,脸色煞白。冷汗像是不要钱似地一股股的往外直冒。

第一次,他感觉到自己的强大是那么的脆弱,他的生命就仿佛风中的火烛一般摇曳,这时候只要面前的人轻轻的一吹,他便会沦入永恒的黑暗!

“大,大,大哥……”

“叫二哥!”韩雨纠正道。

“二,二哥,我,我错了!”阿龙连忙结巴着道,他怂了,他忽然发现自己很怕死,真的!

不管眼前的生活多么的混蛋,多么的不如意,不管命运这王八蛋多么的不公,他总还是在活着!这里的阳光,这里的空气,这里的每一种鄙视甚至唾弃的目光,都属于活着,只有活着他才能拥有的一切!

韩雨笑了,没有人不怕死,尤其是像阿龙这样的人!因为他们更实际,在他们眼中,桌子上的一个鸡爪子也比天上飞的大雁要强的多,因为鸡爪子是能够啃到的,大雁却还在飞着,他很明白如果自己放弃了鸡爪子,那他可能连大雁屎也吃不上。

而活着,就是那个鸡爪子,死亡,却连大雁也算不上,顶多就是一只秃了毛的乌鸦……

没有人知道死亡到底是什么样子,是永远的黑暗,十八层的地狱还是充满了阳光,鲜花,美食和美女的天堂,所以他们宁愿选择美女不怎么多,鲜花也不怎么多,阳光也不怎么多可至少还会有些的这个世界……

这儿也是为什么那么多的人更恐惧死亡,害怕死亡的原因。

韩雨两眼微微眯着,淡淡的道:“你那儿错了?”

“我,我不该骂你,我,我不该拦车……”阿龙急忙道。

韩雨抬起左手拍了拍他的脸颊,淡淡的道:“你最不该的是,一口一个韩天的叫着。他是你的姐夫,从现在开始,你的亲姐夫,懂吗?”

阿龙急忙点头,这时候韩天才跑了过来:“阿雨,你胡闹什么呢?快把他放开……”

“嘿,哥,我这是跟阿龙兄弟闹着玩呢!”韩雨忙将阿龙拉了起来,惊魂未定的阿龙胆战心惊的看了韩雨一眼,吞了口唾沫。脑袋里正转着是不是该找姐夫控告一下他,韩雨忽然道:“我这个人啊,脾气不好,请阿龙兄弟多见谅!恩,还有,你还是把手机要回来吧,这菜刀也就能杀杀树!”

说着,韩雨手腕一动,菜刀顿时朝着路边一棵盆口粗细的白杨树飞了过去!噗的一声,刀身没入树干,直剩下了个把柄留在外面,树身被震的刷刷作响……

阿龙咕嘟一声吞了口唾沫,再也没有了半点报复的心思,就他那小身板,绝对没有那个白杨树结实!

“我,我这就换回来!”阿龙急忙站起身,想要去找那换刀换盆的,哪儿还能见着人?

“我草,我的手机,你他,他给我站住……”阿龙急忙跑到树边去抓菜刀想去找那人换回自己的手机,可使了半天的劲儿也没能将菜刀拔出来,自己却累了个面红耳赤。

韩雨径直去了旁边路基上将他的手机拿了起来,他刚才看见那个小贩拿了阿龙的手机之后便给他搁在了旁边,然后掉头就跑,显然是生怕担上个买卖凶器的罪名!

“诺,你的手机在这呢!”韩雨将手机递了过去,阿龙忙两手接过,韩雨握住刀柄微一用力,将菜刀轻松的抽了出来,看的阿龙两眼一凸:“谢,谢谢……”

“行了,以后都是一家人,那么客气干什么?”韩雨笑着拍拍他的肩膀:“等会,咱们兄弟好好喝两杯!”

“好,好,我,我先回去给我爸妈说一声,姐夫,你,你不要着急,慢慢的就行……”阿龙哪儿敢说不好?撒开腿就朝家跑!

韩天见了禁不住摇头:“小雨,你下手也太狠了,我见他刚才那腿还哆嗦呢!”

“这叫恶人自有恶人磨,像他这样的人,若是不给他个教训,早晚都要惹祸!”韩雨不在意的笑笑:“行了,大哥,走吧!”

韩天看了他的背影一眼,目光中透出一抹担心。他感觉自己的兄弟比上一次见的时候,似乎有了很大的不同,如果说以前的他是一块璞玉,光华内敛的话,那现在的他就仿佛一把带鞘的宝剑,他懂得了掩藏自己的光芒,更懂得了什么时候让自己出鞘,展现那无与伦比的锋利……

男人如剑!

韩天忽然想,他笑了笑,跟了上去。他不知道这种变化是好还是坏,可他只知道,这儿是他的兄弟,对他来说便已经足够了!

嗯,近七千字,够长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