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26章 丈母娘的二十一条

326章 丈母娘的二十一条

有了阿龙的通风报信,等韩雨他们到的时候,人家已经在门外等着了。韩雨一见便有些傻眼,本以为只是他嫂子一家人而已,结果却见到了十几个。

“妈妈!三叔,二舅,大爷……”韩天一下了车,便开始笑着挨个的打招呼,把个韩雨看的暗自佩服不已。自己的老哥平时看上去挺木的,可是不成想到了这倒挺放的开。

韩雨跟在后面,叔叔阿姨的叫了一通,已然有些迷糊了。不过,他也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对。

自己老哥的丈母娘,面色阴沉,好像,好像很不开心。

果然,老佛爷开口了,一张嘴那便是带着毫不掩饰的雷霆之怒:“韩天,你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让你早点来的吗?怎么着,让我们这么多人在这儿里等了你这个小辈半天,你觉得很合适是吧?”

韩天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尴尬的道:“妈,我,我路上……”

“是我开车开的慢了!”韩雨目光一闪,上前一步,淡淡的回了一句,他冷不丁的一眼瞥见正猫在人后的阿龙,伸手一指道:“哦对了,刚刚他还拦住了我们,非要我们跟他聊天,也耽误了不少时间,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他!!”

韩天的丈母娘猛的回头,看见韩雨指的是自己的儿子,哪儿还有不相信的道理?刚才就是他说他姐夫要到了了的!

韩天却被韩雨给吓了一跳,本来还担心阿龙会趁机告状,却不想阿龙上前,一本正经的对他叫了声姐夫,掏出一包熊猫的香烟来,恭恭敬敬的给他递了一根。

然后,小心翼翼的走到韩雨面前:“二,二哥,抽烟!”

韩雨笑了:“既然是兄弟,那我就不客气了,谢了!”说着也叼了一根,阿龙急忙给他点上。

看的旁边的众人一阵惊讶,韩天的丈母娘忙惊愕的笑了笑,以掩饰自己的尴尬道:“你们看,想不到阿龙这孩子也长大了!以前我还总担心他不干正事呢!”

“哪儿能呢?孩子都是小的时候调皮,慢慢大了就好了,树大自直啊……”旁边,阿龙的叔伯舅舅们纷纷出声赞叹,这儿小子不由得悄悄挺直了身子。

想不到赞扬这种东西竟然来的这么轻而易举,那以前的时候,自己以前的时候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妈,刚才是我看见姐夫,所以跟他说了几句!”有了底气,阿龙也变得男子汉起来。

“行了行了,说了就说了,我也不过是随便问问而已。”韩天的丈母娘大概是不满自己的儿子站错了队,哼了一声:“走,都别在这站着了,去屋里说!”

那边,韩天径直去了一个穿着红色羽绒服,留着短头发,浓眉大眼显得十分干练的女孩面前,还冲她指了指韩雨。

韩雨一见便明白了女孩的身份,自己未来的嫂子。忙上前两步,笑呵呵的道:“嫂子好!”

他这位嫂子并不害羞,笑眯眯的打量着他道:“你就是韩雨吧?我经常听你哥提起你!说你是个当兵的,想不到今天你也来了,”说着她悄悄的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母亲,压低声音道:“我妈就是心直口快,你别在意!”

“怎么会?我其实最欣赏阿姨的那种脾气了!”韩雨忙笑了笑。这个时候,阿龙带头开始将车里的东西往下搬,有了那些三叔四婶子的帮忙,一车的东西很快便被搬空了。

见着韩雨提了一大块猪肉往家里走,韩天的丈母娘拉了一下他的胳膊,轻声问道:“你们开的这车是谁的?”

“俺弟他朋友的!”韩天憨厚的笑了一下。

“他会开车?”

“啊,在部队学的吧?来的时候就是他开的,我看开的挺溜的!”韩天笑了笑。

他的老丈母娘哦了一声,这才面无表情的道:“行了,你先进去吧!”

韩天有些嗫嚅的动了动嘴,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转身进了房间。他知道自己的丈母娘一直不太看的起他,觉得他没什么本事,年龄又大了点,当然,因为这都是事实,韩天实在是无从反驳。

所以,他一直逆来顺受,如果不是柳絮,他的这个女朋友实在是对了他的眼,而且小丫头从来也没有嫌弃过他的话,以韩天的性子,怕是宁愿不结婚,不娶媳妇,也绝不会受这份窝囊气!

韩家人的骨头,总是倔强而强硬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既然做了人家的女婿,那便受些气又能怎么样?不管怎么说,人家养了几十年的女儿,算是跟了你了!

韩雨在客厅里坐住,阿龙坐在他的旁边,他的那些叔伯舅舅的在外面的封闭那晒着太阳,抽烟。那些女眷则在点韩家送来的礼金,和东西。

“喝茶,兄弟!”柳絮端了几杯茶放在茶几上,将一杯送到韩雨面前。

“行了嫂子,你别忙活了!我叔呢?”韩雨随口道。

“噢,他去要菜去了,一会儿就回来!”柳絮知道韩雨问的是她父亲,回了一句。这个时候她的母亲在外面叫他,忙歉意的笑了一笑:“我出去一下!”

韩雨忙表示她随意,阿龙这个时候也跟了出去,房间中只剩下了他们哥俩。

韩雨瞄了自己的老哥一眼:“你的丈母娘好像不太喜欢你啊?”

“嗨,谈不上,不过就是不希望他们的女儿跟着我过穷日子而已!”韩天摆手笑了笑。

韩雨皱眉道:“其子不是弄了个炼油厂吗?你没进去干?”

“没!”

“为什么?他厂子的工资挺高的啊,而且活也不算累,也没什么难度,你……”

“就是因为太好了,所以我才觉得拿人家那么多钱,不合适!其子那样做根本就不赚什么钱,他这是想着法的在帮咱们村的人!”韩天抬头看了他一眼:“咱爸妈年纪大了,在里面工作也就罢了,可是我还年轻,哪儿能靠多吃多拿,让人家养着?”

“那咱爸妈赚的钱,总够你结婚了吧?”其子工厂里的基本工资在三千四五左右,提供原料等农户还可以额外获得补贴,加班的加班费,全勤加在一起,怎么也得有四千块。

从表面上看,这的确不怎么赚钱,可其子的这个炼油厂生产的花生油全部内部供给,被遮天的一干小弟发了福利,或者变成了特供品,少有的一些供给超市后,销量也很不错,从它产生的扩散效益来说,还算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怎么,全给我了,你就不准备结婚了?”韩天看了他一眼,笑着道。

韩雨一愣:“给,给我?”

“我知道,你小子是个办大事的人,日后,会赚大钱。不过,这属于你的钱,爸妈会一直给你留着。你要记着,若是在外面闯荡的累了,倦了,便回来!若是遇到了什么困哪,就开口,多了不敢说,但是你结婚的钱,却会一直给你留着的!”韩天拍拍他的肩膀,站了起来。

韩雨却微微愣了一下,幽幽的吸了一口烟。家,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他最后栖息的港湾,是他最后的一道屏障……

“好了,开饭了!”随着一声招呼,终于,柳絮的父亲回来了。韩雨收拾起思绪,随着张罗起来。众人安排好了座位,韩雨只记得自己一坐下,便开始被人灌酒。

韩雨是来者不拒,在他们这里,定亲,去日子的时候都是必须喝醉的,不然那便是女方的家人没招呼好。好在韩雨这些日子的确是练出了酒量,再加上柳家的前辈不愿意跟他这个小辈较量,所以才在他有五六分醉意的时候放过了他。

酒足饭饱,韩天的老丈母娘开口了:“小雨是吧……”

“阿姨!”韩雨恭敬的回了一声。

“你不是在部队吗?怎么有空回来了?”

“不干了!”韩雨随口道。

“复员了?”

“啊!”

“那你现在干什么的?”

“嗯,自己随便瞎干!”

“噢,我听说在部队下来的年轻人,都特别的有干劲,看起来你也是啊!那个,不过我觉得买辆车,不如盖房子的好。你想,要是让父母给你买辆车,在让他们给你盖房子,这对他们的负担未免太大了!”

“呵呵,”韩雨笑了:“阿姨,您是想说,外面那车是我父母给买的吧?”

“我没这么说……”

“阿姨,这儿是车钥匙,从现在开始,那车是我给我哥还有我嫂子结婚的礼物了。”韩雨说着,将钥匙拍了出来,递给了韩天。

“小雨,你……”

“大哥,拿着!当着,当着我姨和众位叔叔的面,收下!本来我想着送你一辆更好点的,可阿姨既然说了,我便先将他送给你……”

“行了,你喝醉了!”

“大哥,我的酒量你还不知道吗?一斤酒,还醉不倒我!”韩雨笑眯眯的一摆手,将钥匙放在了他面前:“拿着……”

“哎呀,既然让你拿你就拿着吧,要不这样,这钥匙和车先放在我们这里,等小天结婚那天呢,我们再让人给开回去,你说怎么样?”韩天的丈母娘一把将钥匙接了过去!

韩雨笑了:“那阿姨我,我和我哥怎么回去?”

“这不,定亲时候的电动车还在这儿呢,你们骑回去得了!”

“成!”韩雨笑着点了下头,别说自己的老哥结婚送他一辆车了,就算是给他整辆直升机,他也能办得到,就是怕柳家他们停不下!

“妈……”柳絮本以为老娘在开玩笑,可见钥匙都被她拿去了,忍不住出声劝阻!

“妈妈妈妈,妈什么妈?小雨人孩子懂事,我一看他就是个干大事儿的人,不像你!一辆车对于小雨来说,根本就无所谓,再说了,都是爹娘给买的,给谁不是给啊?”

感情她还在说是韩雨的父母给买的车,韩天皱眉道:“妈,那真不是我爸妈给……”

“哥,你不知道,这就是爸妈给买的,让我开来做聘礼的,我当时没有说,是怕你不同意!”韩雨笑着道。

“哎,这就对了,藏着掖着的有什么意思?阿天啊,他是个老实的孩子,这一点我们看出来了,柳絮跟过去以后,至少在脾气上不会吃亏。这个儿大不由爷,闺女大了心思就跟人去了,这个道理我们做家长的懂,不过,毕竟我们嫁的是闺女,这心里总是难免想要多为她的将来想一些……”

韩雨微微一笑:“阿姨,您还有什么要求就直说吧,我在这里说句大话,甭管您提什么要求,我们韩家都接受,我这个做小辈的绝不会说个不字!”

“我就是想问问,再有些日子她们就要结婚了,可这个家电,家具,房子的装修都怎么样了?”

“妈妈!”柳絮挂不住脸了,当着小叔子的面,老妈替她要东西,那她以后嫁到了韩家还怎么做人?

“你别说话!”柳絮的母亲瞪她一眼,继续笑眯眯的望着韩雨。

韩天这个老实人接过了话头,硬梆梆的道:“我这兄弟今天早晨回来的,家里的事情他不知道。房子已经装修完了,至于其他的,暂时还没开始买……”

“那怎么能不买呢?这样,我给你说几点最基本的要求,你听着,回去之后就照着我说的办:第一,要个柜式的空调,这个冬暖夏凉的,记得要名牌,第二,要四床被子,棉絮要崭新的,褥子要四斤以上,第三,要这个彩电,得四十二寸Led的,牌子我都给你们选好了,创维的就行……”

“第二十条:结婚那天的司仪,盈门,花炮必须准备好,地毯就要二十米就行。第二十一条,结婚的彩车不能低与十辆,嗯,车型可以凑合,不过必须要黑色的,也不能低与十万,最重要的是要找一辆奔驰做婚车,当然,你们要是实在找不到,可以去租一辆加长的林肯,我见在县城就有,哪儿天你们去看看?”

韩天的丈母娘说了半天,终于停住了,韩雨愣愣的坐在那,想笑又笑不出,半天才愕然道:“新二十一条?”

韩天蹭一下站了起来,张了张嘴儿:“妈,这,这婚我们结不起,我们就先走了!小雨,走!”

“韩天,你个王八蛋!你站住,你说什么?!”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韩雨眉头微微一挑,仿佛置身事外似得靠在了沙发上!

唉,深感结婚难的兄弟飘过,顶楼上,求楼下鲜花爆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