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特种

330章 被拒绝了

330章 被拒绝了

其子在炼油厂里建了一个高六层的公寓,从表面上看是一栋普通的宿舍楼,可实际上里面的配套设施却极为完善。这儿本是其子为忘语等人准备的。而在最上面,还有一个专门为韩雨准备的套间,此时刚好给了两女入住。

忘语比韩雨早回来一天,韩雨见到他的时候,他正静静的坐在封闭的阳台上摸他的纸牌。

明晃晃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在旁边拖出一道影子。

“看看我算的这一卦怎么样?”忘语头也不抬的道。他的声音依旧有些低沉,厚重,带着一股子凛冽的金属质感。

韩雨笑了笑,坐在他对面,掏出一根烟来丢了过去。也不见忘语如何动作,只是手指那么一动,烟便被他的两根手指给夹住了。

韩雨用嘴咬了一根,点着,深深的吸了两口,目光才从他面前的牌面上移开,望着窗外晃动的白云,冬日的天空比起其他任何一个季节,都要干净,优雅的多。

“我这个人相信运气,却不相信命运。命运应该掌握在自己手中,由自己掌控!”韩雨吐了个烟圈,这儿才淡淡的道。

“我命由我不由天?”

“天?有天吗?”韩雨失笑道。

忘语抬起头,深深地望了他一眼,竟然笑了一下:“很狂妄,不过,我喜欢!”

韩雨忙做出一个怕怕的表情,小声道:“施主,贫道不搞基!”

忘语嘴角的肌肉抽搐了两下,他的房间中都有配置的电脑,平常没事儿的时候他也会上上网,看看各种新闻,自然知道搞基是什么意思。

他使劲忍了忍,这儿才没有理会这茬,直接道:“不过,你还是小心点吧,因为我从卦象上看出,你最近将会有桃花劫!”

韩雨眉头微微一挑,不由得想起了楚颜,想起了远在BJ的赵静汐,难道她们之间会发生点什么?

“行了,你少在这装神弄鬼的,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韩雨心中暗自嘀咕,嘴上却换了话题。

“只要我的手指头能动,便能够杀人!”忘语充满了自信的道。

韩雨一翻白眼,这儿家伙都赶得上李寻欢牛逼了!他深吸一口气,强行暗下试试的冲动道:“再有几天老大就要结婚了,或许你会出手几次,到时候可别掉了链子!”

“你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吧,我可是听说那个什么**杀手在找你的麻烦呢,你还没把他解决吧?”忘语低着头,继续摆弄着他的牌。

他这一说还真提醒了韩雨,他差点就将这个倒霉的**杀手给忘了!看起来自己这儿老哥的婚礼,安保是一大难题啊!万一要加薪那个小王八蛋在婚礼上突然蹦出来,那这乐子可就大了!

那狗日的,可是生猛不忌啊,他可不管对方是男人,女人还是老人,照杀不误!

“不过你放心,我刚才替他算了一卦,这儿小子命犯桃花,会死在女人的手里!”忘语头儿也不抬的安慰了一句。

韩雨对他这话自然是信也不信,女人?哪儿个女人能够要的了要加薪的命?别看着楚颜会两手,现如今,慕容飘雪也学了几手防身的功夫,可她们俩个绑在一起,估计也不够要加薪一刀的!

难道,要哥憋不住火,找了个小姐,结果一时**过头,那啥死了?韩雨心中恶毒的想着,不过他也知道这样的概率,只怕比让他自杀大不了多少!

从忘语那里出来,楚颜和慕容飘雪两个都说自己风尘仆仆的,得洗个澡,所以他便一个人回了家。

等到了家,发现老妈正在准备晚上的饭菜,奶奶带着小桐羽,抓了一大把的麦苗,正在那里喂兔子!

“哥哥,你回来了?你看,奶奶给我看她的小兔兔了,好不好看?”小桐羽颠颠的走了过来,伸手指着她的小兔子对着韩雨道。

韩雨笑着道:“好看,跟小桐羽一样好看!”他见小桐羽的手腕上带着个翠绿的镯子,不由得惊讶道:“哎,你这手腕上的镯子哪儿来的?”

“是妈妈给我的!”小桐羽指了指韩雨的母亲。

“那还是你姥姥传给我的,说是传女不传媳,你这孩子,既然认了小桐羽做妹妹,那她就是我的干女儿才对!你怎么也没给妈说清楚呢?”韩雨的母亲责怪道。

韩雨揉了下鼻子:“我这不是来去匆忙,所以没来得及给您说清楚嘛!”

“行了,我看你是故意瞒着我们才对!”韩雨的母亲不满的瞪他一眼,韩雨的奶奶也走了过来,低声道:“那两位姑娘呢?”

“噢,她们在收拾房子,今天忙活了一天也挺累的,就不来吃饭了!”韩雨找了个马扎坐了下来,他知道自己被问责的时候到了。

果然,韩雨的母亲一听说楚颜和慕容飘雪都没来,立即压低声音道:“那两个姑娘到底哪儿个是你女朋友?今天你给妈个准话!”

“是啊,小雨,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是该找个女朋友了。你看,你哥哥才比你大几岁?现在都已经要结婚了。我看啊,就那个楚姑娘就行!不仅人长的俊,还漂亮,一看啊就是个心地善良的孩子,不像有的丫头,眼睛都长到了头顶上去了!”韩雨的奶奶一开始还是劝说,到后面就变成了建议了。

韩雨的母亲也不甘示弱:“我倒觉得雪儿这孩子更好,是,按容貌长相她是比那个颜儿稍微逊色那么一点点,可她人文静,一看就是老实孩子,而且手底下的活利索,虽然只是擀饺子皮,可那双手灵巧的就像是自己会动一样,你若是娶了她,一辈子吃穿不愁了……”

韩雨的奶奶不满道:“我还是觉得颜儿要更合适些,咱们家雨跟小天不一样,他是个能在外面闯荡的人,娶一个能够落落大方,能够帮衬一下他的媳妇,你说他以后是不是也少挨点累,少受点罪?”

“妈,咱们这是娶媳妇,又不是,又不是找那个什么书……”

“秘书!”韩雨在旁边加了一句。

“啊对,又不是找那个秘书,要那么能干干什么?那个颜丫头一看就是个强势的人,这以后小雨要是给她吃点委屈,她还不得把家给拆了?”韩雨的母亲也有着自己的考虑。

韩雨的奶奶却不赞同道:“那也比找个保姆强,现在找个秘书一个月还得开人家五六千块钱呢,找个保姆才多少钱?”

“什么保姆啊,那人雪儿这丫头还是个医生呢,她才来咱们家,便忙着帮我看了手上的冻疮,抹了药,这以后要是咱们家里谁有个病有个灾的,有个医生不也方便吗?”

“噢,你为了预防生病就得准备给医生?那这儿家里有的时候还停电呢,你还要在家里备一个发电站吗?”

韩雨一听这儿都什么跟什么啊,这儿不抬杠吗?再继续下去,娘俩非吵起来不可,他忙出声阻止道:“奶奶,妈,你们这儿说的都什么跟什么啊?这儿不是说那两个人的吗,怎么又是保姆又是秘书的,现在连发电站都弄出来了,你们以为她们是什么啊?变形金刚啊?”

韩雨的奶奶和母亲倒并不是就看着慕容飘雪或者楚颜不好,只是她们在选了一个之后,自然想要加强一下自己的立场,结果说着说着就掐起来了。

“再说了,这儿是我找女朋友,你们还不知道我喜欢不喜欢她们呢,就在这儿里嚷嚷什么啊!”

“那你到底喜欢那儿一个,你倒是说啊?”韩雨的母亲着急道。

“就是,这儿是你的问题,是得以你为主,可你总得告诉我们一声吧!唉,你小子不会是喜欢,喜欢两个吧?”韩雨的奶奶被自己这个想法给吓了一跳。

“啊,你喜欢两个?”韩雨的母亲也跟着紧张起来了:“你这孩子,你说,你喜欢两个那算怎么回事,她们的家长知道了,能原谅你啊?不行,你这儿是脚踩两只船啊,你这么做,让人家姑娘以后怎么办?我告诉你啊,小雨,咱们……”

“哎呦,我的老妈,我的奶奶哎,你们这儿都什么跟什么啊,我什么时候说过喜欢两个了?她们这儿次来就是纯粹的散心,旅游来了,你们啊,别想太多了!行了,我去洗把脸,上床眯一会儿!你们有这心思,多想想我哥的婚礼吧!”韩雨急忙使了个觉遁,落荒而逃。

“这儿孩子,还没说清楚呢,怎么就走了?”后面还传来了奶奶不满的声音……

在家呆了一晚,第二天的时候,其子便安排人将家具,电器什么的送来了,韩雨指挥着人在那里帮着安排,楚颜和慕容飘雪则跟在旁边看热闹,他的大姑韩英和刘阳昨天拉了十吨饲料回了厂子,今天一大早的时候,刘阳便赶了过来,一早晨一直跟在韩雨他们身边,时不时的跟楚颜说几句话。

显然他还没有死心,而且将目标已经重点放在了楚颜的身上。他昨天便已经看出来了,其子对慕容飘雪似乎有那么点意思,而其子是他惹不起的,而楚颜就不一样了,她跟韩雨之间似乎有那么一点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不过在刘阳的心中,他比起自己这个表弟来,自然是要强无数倍的。

既然她能够喜欢上韩雨,那自然也就能喜欢他。只可惜,楚颜对他似乎并不感冒,一早晨给他说的话,加起来也不足十句。

刘阳也不气馁,看了看韩雨正在前面忙着,从兜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木头盒子道:“颜儿,哦不,楚姑娘,这儿是我以前的时候无意中得到的一对耳环,据说是清朝一个什么公主戴过的古董,呵呵,我看它挺合适你的,送给你,希望,希望你能喜欢!”

楚颜接过盒子,看了他一眼:“送给我?”

刘阳使劲点头,楚颜能够接受他的礼物,这儿就说明他还是很有希望的。看起来,自己果然是玉树临风,魅力无穷啊……

心中这个念头才刚刚想起,楚颜已经打开了盒子,拿出那一对大红色的耳坠看了两眼,笑着道:“你的这儿个东西哪儿是什么古董?分明就是两个小瓷疙瘩!表哥,这儿东西您还是自己留着吧……”

说着,将盒子又还了回来。刘阳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还想再说什么,却见到楚颜拿着一瓶水朝韩雨走去,不一会儿便见到韩雨拿着水瓶喝了起来,两人笑着对韩天的结婚照指指点点的,慕容飘雪也站在哪儿里,两女围着韩雨,一时间大有齐人之福的意思。

刘阳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低下头,瞅瞅自己微微前凸的肚子,叹了口气,转身就走。

嗯,后面再更一章,十五分钟后……